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太监】宦爱同桌的你

作者:野生一方块 来源:晋江文学城

张斯低头一看,发现她的东西果然不同,几样很精致的小吃中,他只认得虾仁薄饼卷,香芋糯米糕,还有些晶莹的水饺,看来很引人食欲。

“这些东西哪来的?”张斯疑惑地问,方才几人在各窗口绕了一圈,并未见过这些东西。

“食堂可没有,”朱红没解释,催促他,“快尝尝,凉了便不好吃了。”

张斯夹了一虾仁薄饼卷,送至嘴里,入口酥脆,清鲜味美,不禁点了点头:“不错,不错。”

朱红笑道:“好吃吧?那你把余下的都吃了,我刚刚吃了点,饱了,扔了又浪费。”张斯咽下口中的食物,说道:“这么照顾我?不会有什么企图吧?”

“有你个头啊!”朱红闻言,握着筷子来敲他的头:“不识好人心。”

张斯偏头避开了,问道:“你怎么一个人?宿舍同学呢?”

朱红重新坐正位置,白了他一眼:“还不是都怪你。”

张斯噎了一下,好奇地道:“这跟我又什么关系?”

朱红道:“我每天早上都按时回宿舍的,你在操场上缠着我,我到宿舍时大家都走光了。”张斯撇了下嘴角,说道:“缠着你?好像是你想趁机教训我,所以才迟了的吧?”见朱红又要伸筷子,忙转移注意力:“你们女生怎么走的那么早啊?”

“谁像你们,不打铃不到班,我们可是来学习的。”朱红语带鄙夷地道:“要是她们在这里,还有好东西给你吃?”

“这么说,我是沾了她们的光?”张斯问。

“感谢她们吧,”朱红笑着表示赞同,随即起身,“我得走了,你慢慢吃吧,记得要吃完,不然不准出食堂。”向王鹏打了个手势,便要走。

“你急什么,不能等会儿一起走?”张斯抬头问道。

朱红说道:“我可不敢和你们比,一个个都是油条,炸的又黄又老,早适应了挨批受骂,我胆小。”

“油条?”张斯苦笑,说道:“能换个说法么?”

“死猪不怕开水烫。”朱红如他所愿,立即说了一句。

“额……”张斯说道:“你说的有道理,你……还是先走吧。”

朱红闻言,格格直笑。

须臾,留下张斯一人,对着一大盘美食。

待她走后,张斯便端着餐盘又回到原来的桌。几人吃的已差不多,男生的速度就是这样,快起来的话,洗漱加吃饭,加飞奔到班,也不过几分钟而已。

“来,都尝尝,大班长请的客。”张斯把朱红的餐盘放在桌子中央。

王鹏笑道:“这不好吧?大班长请的是你,可不是我们。”

张斯叹了口气,说道:“你们这些小孩子,一天到晚尽想些乱七八糟的事,就不能好好学习?行了,快吃吧,凉了味道就不好了。”

“呦,我们都成小孩子了”孟远道:“要我说,女人就是种奇怪的生物,可以令男性极快的成熟,看看小斯,一下子就和我们拉开差距了。”大家闻言露笑。

“不吃?我可自己一个人吃了,那么多话。”张斯翻了翻眼。

“吃,吃,谁说不吃了?”几人的关系,自然不会在乎这些,纷纷下著,一时间风卷残云,筷影成片,很快便杯盘狼藉,露出碗底。张斯吃的不多,几个水饺而已,这副身体所需有限,若不是大家都在的话,他还真不知如何处理这些食物。

“小斯,我感觉你当小白脸挺有前途,真的。”王鹏抹了抹嘴,说道:“至少不用担心没饭吃。”

“额……这是夸我么?”张斯好奇地看着他。

“理论上讲,是的。”王鹏一本正经地说道。

几人又笑闹了一阵,方才出食堂,向教室进发。

班中尚在早读,张斯也装模作样地拿本课外书,夹在语文书中看。

刚吃完饭,得消化一下,还不是“创作”的时候,并且现在乱糟糟的,都是读书声,确实不很适合。

早读情形挺有意思,刚开始人少,都不好意大声读,只在下面轻声念,嗡嗡一片;若是有一人挺身而出,大声读上一句,大家便会抓住时机,一拥而上,哗哗一群;到中间时刻,气力不济,声音就会忽而高,忽而低的,时而嗡嗡,时而哗哗。最后就实在嗓干口疲,有气无力,声音拖得老长,有一句没一句的,跟老和尚念经似的。

张斯装了一会儿,见时间差不多,稍稍整理,便开始工作。

其实,既然是个异时空,没有撞车的可能,时间无所谓紧不紧的。这倒不是张斯心急,非要在短时间内写出《射雕英雄传》,而是除除此之外,他根本没事做,难道真的去好好学习?不可能!

为了写书,张斯特地去买了信纸本,在背面写东西,感觉很舒服。

一直工作到早读下课,感觉手腕有些酸楚,停下来甩一甩,将写完的东西整理一下,然后放进桌肚。伸个懒腰,打了个哈欠,对自己的工作效果比较满意,趴在桌上歇一歇。

“啪”的一声,旁边桌上有落物的声响。

张斯微惊,疑惑地抬起头,却见朱红坐在了自己身旁,桌上是她的学习用具。

“你怎么过来了?”张斯问道。

朱红笑道:“作为班长,关心每个同学是我的责任,我决定搬来这儿做,顺便督促你好好学习。”

“嗯?”张斯呵呵一笑,问道:“你感觉我信么?”

“当然不信。”朱红耸耸肩,说道:“不过你信不信,我不在乎,反正我就坐这儿了。”

“哦……”张斯点点头:“说的也是,不过,老师不会说什么?”

朱红一副不在乎的模样,说道:“放心,老师不会管我的。”

“为什么?”张斯疑问。

“就不告诉你。”朱红调皮地向他吐了吐舌头,坐下整理东西。

张斯不再多问,有人坐着也好,免得哪个老师没事做,忽然心血来潮,坐在他旁边,那可有些麻烦。况且朱红毕竟是位美女,看来养眼,说不定对视力好。除非来的老师是冯轩轩,但冯轩轩的脸有点冷,还是朱红坐这儿最好。

至于老师为什么不管,他懒的关心,跟他有什么关系?

课间不长,很快铃便响了。

接着是英语课,老师是个三十左右的女人,打扮很花哨,面容倒颇为俏丽,行为却嫌风骚了点。名叫李丽,传闻是留过学的,最喜爱在学生面前夸耀国外情形,简单地说,就是崇洋媚外。这是时下的特点,非只她一人如此,许多人或许感觉不这般,便不能显得自己有品位,真是奇哉怪也。

张斯对她无半分好感,因为这女人很歧视差生,常要给人带来一些难堪,而张斯同学便是差生中的一员。

也有老师觉得她的做法不好,却又不敢有所指责,因为李丽的地位很特殊。倒不是因为留学的缘故,而是在学校流传的风言风语中,年级主任陈吉与她的关系有些不清不楚。

不管是否属实,大家对会对她都会有忌惮之感。

为了教学方法得罪人,似乎无此必要。

张斯只开始时看了她一两眼,然后便埋首干自己的事了。

看不惯归看不惯,总不能主动去找茬吧?

何况,一个女老师而已,又没什么深仇大恨,以自己的特殊身份,去惹事的话,有欺负人的嫌疑哦。

只要不来找自己的麻烦,便不要理她。

先倚着墙壁,悠闲地看了会儿书。

“你不听课?”朱红看着他的行为,疑问道。

“听课?那已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张斯懒懒地回答道。

朱红有些皱眉:“你怎么越来越油嘴滑舌的,我问你问题呢。”

张斯转过头,望着她,淡淡地道:“你以为我在逗你玩?抱歉,这次还真不是。”

朱红学着他刚才的样子:“你感觉我信么?”

张斯耸了耸肩,说道:“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朱红依然皱着眉,说道:“我知道你爱看书,很博学,讲些历史故事很风趣幽默,但这毕竟是学校,学习依然还是要继续的”

张斯呵呵一笑,下意识地叹了口气:“在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事你尚不了解,所以遇着了,切莫急着下结论,不妨等等再说。”

朱红闻言,将脸转向一边,不再理他。

她本好意相劝,却见他一再搪塞,心中难免有些不舒服。平日里,巴结她的人多了,无论是因为班长的职位,或是她的美貌,还有她的成绩,反正她说一句话,即或听的人不喜爱,也不会像张斯这样爱理不理的。

哼,自己与他又不熟,何必这样关心他?

张斯看她的模样,似乎是生气了,呵呵一笑,并未去解释。

整理一下思绪,书也不看了,将稿纸拿出来,工作吧。

朱红有意不理他,过了一会儿,见他趴在桌上写东西,心中有又禁不住好奇,伸过头来探看:“你在写是什么?”张斯不抬头,却将已写好的一部分拿给她看。

朱红接过来,有些疑惑,见正中写着一行竖字:射雕英雄传

她倒不是全没见识,有些惊异:“你在写武侠小说?”

张斯点点头,“嗯”了声,继续写。

这次朱红没有任何不悦,心中十分惊奇,高中生写作,谁见过?至少她没见过。

传说中是有这样人的,可那毕竟是传说,现在事情就发生在自己眼前,感觉完全不一样。她想起一件事,于是又问道:“语文老师说你看武侠小说,是真的?”现在市面上有许多武侠小说,流传极广,但校园里却是禁止的,须得偷偷地看,若是被抓到,定然被处罚。

“比真金还真,而且远比她想象的还要多的多。”张斯坦诚地答道,当然,说的不是这一世的自己。

“你不怕被发现?”朱红问。

“看着我的表情,”张斯抬起头,对着她笑问:“像是怕得样子么?”

“嚣张。”朱红嗔了一句。

张斯说完又将头转回去,继续“创作”了。

朱红好奇地将稿纸翻开,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第一回 风雪惊变

钱塘江浩浩江水,日日夜夜无穷无休的从临安牛家村边绕过,东流入海。江畔一排数十株乌柏树,叶子似火烧般红,正是八月天时。村前村后的野草刚起始变黄,一抹斜阳映照之下,更增了几分萧索。两株大松树下围着一堆村民,****和十几个小孩,正自聚精会神的听着一个瘦削的老者说话…………”

“嗯,写的挺像小说。”朱红口中喃喃地道。

昨天的语文课,她已知道张斯挺擅长写东西。可听人读,与看到文字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因为读的好坏常常影响听到得感觉。

文字不一样,是自己在看,看到什么就是什么。

她感觉自己与张斯之间相差很大,这些东西不要说自己写出来,根本是连想也想不到的。可张斯就这么顺顺溜溜地写下来了,而且还写的这么好。

一个个人物开始出现,活灵活现,仿佛在眼前一般。那些风俗景色,历史传闻,拳脚功夫也次第涌现,井井有条,似模似样。

越看越佩服,朱红想:“他从哪知道的那么多?真是奇怪。”

张斯昨天才开始写,故而直到现在,也不过堪堪将第一回写完。手写不同于电脑打字,即算他能力过人,也实在无法获 那样的速度,并且这一回足有万余字,可不能算少了。

朱红看着看着便入迷了,她平日不接触什么闲书,也一向没什么兴趣。这也是很多人的特点,不感兴趣只是因为完全没接触,心中完全没有概念,而兴趣的诱发,往往只需要一个简单的接触。如今由于张斯的原因,她开始接触了,并且接触的还是金庸先生的作品,岂有有逃脱的道理?

于是,她义无反顾地陷进去了。

延伸阅读

皮皮酷儿婴童生活馆加盟  http://www.blogdoanhnhan.com/waa.shtml
皮皮酷儿婴童生活馆主营婴儿游泳、儿童理发、婴幼儿纪念品、产妇熏蒸、母婴护理中心等项目

DZXY加盟  http://www.blogdoanhnhan.com/xgy7.shtml
DZXY车载用品总部是车载、蓝牙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瑷伦美肤品加盟  http://www.blogdoanhnhan.com/ad9g.shtml
瑷伦美肤品着眼未来,不断引进各人才,真正做到用的人做的事,实现企业核心竞争力的不断提

西部大盘鸡加盟  http://www.blogdoanhnhan.com/u7cx.shtml
西部大盘鸡大盘鸡的配料选用二十多种稀缺草药,使鸡肉不但能够甜而不腻,香辣可口,而且还

潍县萝卜食品加盟  http://www.blogdoanhnhan.com/xves.shtml
潍县萝卜食品伴随着人们生活质量的不断提升,人们对吃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既要美味又要健康

泡沫坊化妆品加盟  http://www.blogdoanhnhan.com/d9m0.shtml
泡沫坊化妆品是一家集研发、生产及销售为一体的化妆品OEM/ODM加工企业,在行业内颇

龙凤珠宝加盟  http://www.blogdoanhnhan.com/g8zq.shtml
珠宝珠宝加盟店珠宝龙凤珠宝,品牌名称源自于中国传统文化中四大瑞兽之“龙和凤”的结合,

u鼎冒菜加盟  http://www.blogdoanhnhan.com/uo3i.shtml
优鼎优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4月25日;主要经营快餐,传承正宗冒菜做法,以

强盛劳保手套加盟  http://www.blogdoanhnhan.com/6huc.shtml
强盛劳保手套隶属于南通强盛劳保手套有限公司,是如东县知名公司,我们以生产加工的方式主

麻省理功烤鱼加盟  http://www.blogdoanhnhan.com/uk9r.shtml
麻省理功创始人漆春华先生来自四川,深谙川菜(麻省)烤鱼的功夫料理精髓,曾走遍川湘鄂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聊斋异版之红莲第十章

    这一顿饭吃了很久,钟明烛一边帮长离布菜,一边和她说些吃食相关的事。溪里钓来的小鲫鱼体小刺多,肉质却格外鲜美;这野山鸡是吃林中的菌类长大,下锅前在酒里泡一会儿,香味更浓;蒸糕里混了剁碎的荸荠,所以绵软中带着脆爽清甜。连哪里能吃哪里不能吃都说得很详细。她也不知道长离听进去了没有,全程只有她一个人在絮絮叨

  • 异界轮回眼在线阅读第9节

    于是我拖着疲惫的身体陪林薇薇去拿了快递。“婷婷,你干嘛这么无精打采啊?”“我累啊!”“哎,你这就是缺乏锻炼。”我靠!这个女人,我可以打死她么?“我这是缺乏锻炼么?是快递点太远了,好吧。还有我原本这会应该在床上的。”“好了好了,我们家婷婷最好了。”哼!这个女人就知道这样!“婷婷,你们家是常州的?”“对

  • 我和死对头互换身体了第三章

    3山路本就湿滑崎岖,小孩儿步履又不大稳,连下个石阶还得小心翼翼地侧着身往下迈步。这路要好好走,若是一个不留神崴了脚,别说登岛,怕是连停火宫都走不出去了,可不能在这地方耗太久。鲜钰仔细看着路往下走,一时未注意到迎面而来的三公子风翡玉。风翡玉比她年长不少,早早就开了灵海,受风停火点拨便开始自行修炼。这三

  • 紫色恋人第六章在线阅读

    高手都喜欢C字楼,更是喜欢选择1好跟3号楼。杨明烁昨天晚上自己玩的时候,很喜欢跳几场,因为几场搜索起来快,并且物质丰富,一旦人走出机场,吃鸡的概率会大大提升。因为走出几场就说明大部分物资都不会缺,手上我这的也是最好的标配。昨天晚上不仅自己玩了,还看了许多厉害的主播玩**,从他们那里学来的东西也不少,

  • 失忆的异世是末世拉拢(三更完)

    赢都城,大致分作内中外三层,其中内层方圆千里之地,是赢国王室所用,平民不可进入。中间一层,则为朝中大臣的官邸所在,其中巫家大将军府,显然最为抢眼了,殿群房屋延绵数里地。此外还有富商大贾的府邸,以及一些高档的消费场所。至于外层,除了平民的居所,各种坊市之外,还有一个个气势不凡的军营。如此布局,可谓是牢

  • 末世触手奇遇

    许青云打开电脑,开始搜索蓝太阳公司,赫然发现,这是一家有三百多年的公司,跨越了新旧文明时代。“听那个老博士所言,难道Z病毒也是这家公司制造的?”许青云盯着网页上蓝太阳公司的介绍喃喃自语。蓝太阳公司,以生物技术为主打的超级巨大国际公司,主营生物开发,智能科技为主,旗下有几**分公司,遍布整个地球。“看

  • 我的虚拟提取在线阅读第四节

    “承伤100……承伤100……”巨大的痛苦中,巴顿的身体一时间彻底麻木。“该死的白皮猪,现在是谁的屁股朝上!”唐纳德恶狠狠的骂了一句,同时踢了一脚巴顿的‘尸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大海里的鱼已经饿了!”巴顿被七手八脚的装进麻袋,然后被几个人拖到海边,直接扔进了大海。“警告,目前处于窒息不利状态,无

  • 姜子曾曰在线阅读第一节

    陆执以为自己死定了,死在一个满目疮痍的世界,那么多流石滚下来将他埋没,他不可能还有活路,毕竟他只是异能者,又不是不死之身。而且,他在完全失去意识前,看到了自己短暂的一生。陆执出身书香世家,祖上以书礼传家,又从小在身为国学和历史学教授的爷爷身边长大。因为家学渊源,到他18岁的时候不说对四书五经、历史传

  • 破灭废墟妃子被密纸捂死

    充盈沉香的宫殿里,不时传出男女的低喘声。男子修长的手指爱惜的抚摸这女子的背部,声音慵懒至极,“朕的爱后,果然当得起天下第一美人的称号。肌肤似雪,莹然生香,朕爱的紧。”“皇上,你好坏。轻薄臣妾,臣妾不依。”女子眸子带着妩媚,越发的曲意奉承。一袭如火云霏赤色银纹蝉纱丝里衣,似是鲜血,透着甜腥。微微敞开的

  • 魔兽争霸异界争雄之3E考试

    “惨败,这真是意料之外的惨败!”兰斯洛特痛心疾首地说,一群狮心会的成员蔫头耷脑地围在他身边,“本来这次‘自由一日’在奥列格副会长的参与下本是可以取得胜利的,但是这个突然冒出来的‘S级’,”他说着显示出路明非傻不愣登的大头照,“就是这个开黑枪的人让我们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惨败!”突然站在被训话圈外的奥列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