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万界之浪人逆袭在线阅读默契

作者:楚门的谎言 来源:纵横中文网

“别什么烂梗都接。”祝涟真嘀咕着,手肘轻轻撞向谈情,“就知道装傻充愣。”

现在Acemon已经全员到齐,制作人GK安排他们轮流试唱。原先的主唱范歌戎离队后,这个的位置就交给了付榕,两人声音都可以达到多个八度音程,不过音色差别明显,光是和声就跟以前的感觉截然不同。

录了几次音后,成员们都觉得整首歌缺了点儿什么,于是停下来跟制作人一起修改,午饭顾不上吃,一直到商讨结束才缓口气。

“我觉得最大的问题还是风格太有套路感,”Koty表情难得一本正经,“好听是好听,可Dubstep真的有点过时了,融合Trap,融合Glitch hop,都不新鲜。”

Koty近两年在国外专心Rap创作,又常混迹夜店,耳朵从早到晚都灌入风格各异的电子音乐,许多歌曲结构在他听来几乎是流水线产品。GK坐下来跟他聊:“是啊,但毕竟国内外的环境不同,你把元素搞得简单一点,内地听众反而更容易接受——这也是你们公司的要求,今年第一张主打歌必须靠洗脑旋律取胜。”

接下来,制作人和Koty又围绕着电子舞曲交谈很久。祝涟真旁听了一会儿,发现他们渐渐跑题,于是收回注意力,悄悄望了一眼谈情侧脸,发现耳机不知道什么时候摘掉了。

它确实是谈情曾经送给自己的东西,但祝涟真之所以对它有点执着,并非因为谈情。

耳机这种贴身物件,用久了难免会依赖。祝涟真每天至少听歌三四个小时,尤其在长途奔波的车上,闭上眼置身音乐,久而久之,自己就将各副耳机视为默契的同伴。

其中无线耳机用的频率最高,可这玩意算不上谈情的礼物,只是这人当初粗心多买了一副,所以拿给他用,本身没有任何特殊性。

倘若它真有生命力,那也该是自己赋予它的。现在看它被谈情霸占着,祝涟真有种自家孩子叫别人爹的屈辱感。

似乎感知到了他怨愤的视线,谈情转脸看过来,小声问:“哪里不舒服吗?”

祝涟真闷声答:“没。”

“那就好。”谈情向他投以安心的眼神,“是不是饿了?要不我们先让老师暂停一下。”

“不用,我喜欢饿着。”祝涟真紧抿嘴唇,拒绝交谈。

另一边的讨论进入尾声,GK笑着拿出手机,说:“Koty,你是太久没回来过,总忽略国内不同年龄层的听众喜好有多大差距,我先给你听我外甥的歌单。”

音乐一响,成员们都不约而同地说出一个韩国女团的名字,Koty甚至还能跟着哼上几段。

这首播到半截,GK悄悄点开朋友圈,找到自己二姨在早晨分享的《爱情很残忍(DJ劲嗨版)》,调大音量外放。K-POP舞曲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组44拍节奏型的套鼓,强烈的“动次打次”搭配合成器音色,让所有人都头皮一阵麻。

Koty脸色骤变。然而这还没完,表意直白的歌词紧随其后,什么“恋上你柔软的唇”“你却视我为瘟神”,瞬间给他造成文化冲击。

幸好GK心地善良,及时关闭了播放器。可那阵旋律还在Koty的脑子里挥之不去,他赶紧挪椅子凑向祝涟真,央求道:“你快说点脏话给我洗洗耳朵!”

祝涟真不耐烦地贴到他耳边,小声说:“傻逼。”

“好优美的中国话。”Koty顿时神清气爽。

他这下承认自己见识短浅,不再拿受众群体的问题与制作人来回拉扯。

众人不同的意见磨合得差不多,整个下午就用来练歌,试唱,然后不停地重录。到了晚上十点才暂时收工,Koty留下继续录Rap,其他人回家休息。

祝涟真刚穿上外套,见纪云庭直接匆忙走了,临走前还捧着手机像是要给谁打电话。他一琢磨,想起裴俏上次说队长又跟前女友纠缠的事。

“哎,你最近跟庭哥联系得多吗?”祝涟真叫住谈情。

谈情简单回忆了一下,说:“你指的如果是私事,那他应该优先找你。”

祝涟真答:“他找我只会被骂,所以他现在什么事都不跟我说。”

自己早在小学就认识了队长,俩人一起进公司,算得上半个兄弟,以前常互相倾诉烦恼。可自从纪云庭陷入情感问题无法自拔后,祝涟真就越来越与他志向不合。

“你担心他感情用事?”谈情看穿祝涟真的想法。

“他感情用事不是很正常?恋爱脑一个。我更怕他又像那次假割腕似的丢人现眼,我妈过年都嘱咐我少跟他混……”

他话还没说完,付榕这时经过他身边,轻飘飘地丢下一句:“纪云庭可能打算破坏别人婚姻。”

祝涟真震住。

谈情虽然也面露惊讶,不过还是冷静地问付榕:“最近的事吗?如果裴姐知道队长心思不对劲儿,肯定早就出面劝阻。”

付榕一贯事不关己的随意口吻:“我只是不小心听过他打电话,说什么前女友下个月结婚,他想推迟工作时间。”

“合着‘破坏别人婚姻’是你猜的呀?”虚惊一场,祝涟真松口气。都怪付榕刚才的说法充满狗血伦理的意味,害他下意识以为队长跟哪个已婚富婆有染。

“那就别管他了,他不长记性,非一棵树上吊死。”祝涟真恨铁不成钢地说,“连Koty都比他强,起码Koty知道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呸,我干嘛拿Koty举例,又不是什么好榜样。”

像他这样话说一半突然反驳自己的矛盾态度,周围人好像已经见怪不怪。付榕冷笑一声,说:“别太义愤填膺了,同样的事要是发生在你身上,没准儿你还不如纪云庭呢。”

祝涟真不服:“你这人的想法真是泥心八糟的,看热闹不嫌事大就罢了,还见不得我好。”

谈情不动声色地挪了两步,挡在他们中间走,似乎是防止二人吵架动手。

“也是,我好像从没见过你跟女人亲近。”付榕很平静,“你对这方面不感兴趣吗?”

祝涟真有点敏感,不知道付榕是单纯提问,还是在怀疑他的性取向,于是只答:“我跟谁亲近还得让你看见?”

付榕轻描淡写:“我只是提醒你,以你的智商,带情人开房过夜肯定瞒不住的。”

祝涟真不假思索地反驳他:“我又不傻,住房记录一查就能知道,直接把情人带回家不好吗?”

他本想转头看付榕,结果一抬眼,发现了谈情一闪而过的笑意。

谈情长了非常标致的猫唇,嘴角天然上翘,笑起来更深,愉快的情绪总是会立刻从这里暴露。

祝涟真感到莫名其妙,自己刚才又不是讲了什么大尺度的**话题,至于偷着乐吗?

离开GK工作室所在的大楼,祝涟真看见路边熟悉的黑色轿车。他没急着过去,一边琢磨别的事,一边盯着谈情的背影。

考虑片刻,他“欸”了一声,问:“你礼拜六方便出门吗?”

虽没指名道姓,谈情还是自然地放慢步子,回答:“得看去哪里了。”

祝涟真犹豫着说:“来我家。”

冬夜晚风呼啸,谈情条件反射地眯起眼睛,这让他看上去相当困惑,“当情人?”

祝涟真微怔,“你……你这思路别这么承上启下。”

谈情点了下头,等他解释。

“反正咱俩营业已经是避免不了的事,与其过阵子被他们要求做这做那的,不如早点让粉丝觉得我们关系变好了。”

祝涟真走近两步,看着他说:“先私下有交集,让路人偶遇拍照,类似这种的话题度攒够了,之后咱们工作还能轻松点。”

谈情问:“你要为这种事耽误你的私人时间吗?”

“总比在镜头前照着台本演戏简单吧?裴姐说粉丝更吃这一套。”祝涟真捂着围巾轻叹一声,“而且,昨晚我助理登我号关注你,不知道怎么回事,连续关注十几次,被别人知道还以为是我亲自干的……你他妈又笑什么?”

“没事。”谈情耸了下肩,“我觉得你说的挺有道理的,偶遇路人不需要成本,就这么做吧。你是想逛街,还是——”

“陪我做个绝育手术。”祝涟真说。

谈情声音戛然而止,视线移至祝涟真腿间,蹙眉道:“小祝,你还年轻,未来肯定有很多变数……”

祝涟真一瞧他那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不禁愤然地扯下围巾遮住腿,“你有病吗!是我家猫要做绝育!”

他解释完,看见谈情舒展眉头,偏过脸掩饰笑容。祝涟真这才反应过来,谈情刚才是在戏弄自己。

祝涟真重新戴好围巾,说:“你帮我送它进手术室,我怕它记仇,以后不跟我玩了。”

“好。”谈情欣然同意。

当天一大早,祝涟真把奶司塞进猫包,拎出家门。他特意选了离家远的宠物医院,免得偶遇的人被猜到住址。

谈情开车来的,暖气开得充足,一见奶司还笑着伸手摸它脸。祝涟真侧了下身子,不让他继续碰,说:“你要送它进手术室呢,别对我儿子这么亲切。”

可惜祝涟真说话不顶用,奶司见谈情就像见了亲人,爪子不停地挠猫包,企图往谈情怀里扑。祝涟真在心里怒骂“小叛徒”,使劲关上车门。

谈情问:“带眼药膏了吗?”

“医生说术后基本用不上。”祝涟真瞥他一眼,“这你都懂啊?”

“昨晚临时查的而已。”

车内安静了下去,祝涟真讨厌气氛低沉,便漫不经心地望着窗外开启话题:“你下部戏拍什么?”

“没考虑过,听裴姐的。”

“上部电影给你圈了那么多粉,不好好计划一下以后立人设的路线?”祝涟真故意拔高了一点音调,余光观察谈情反应。

谈情从容地接话:“计划赶不上变化,把自己最真实的一面展现给观众看就够了。”

他这不卑不亢的态度着实令祝涟真佩服,明明公司隔三岔五就给他买通告上热搜,立的人设应有尽有,他却还能在照单全收后面不改色地谈“真实”二字,简直是超越职业素养的天分了。

祝涟真声音沉下来:“我还以为你是真心喜欢当演员,原来没什么事业心啊。”

“以前也没有吧。”

“是吗,我记得你以前团体活动都挺积极的。”

说完,他听见谈情笑了一声,话里有种无奈之下的轻佻:“那还能是因为谁呢。”

祝涟真毫无防备地被他的意有所指击中,眼皮疏懒下垂,置若罔闻。

车停在宠物医院附近,由于祝涟真常亲自带猫来检查,医生们都认得奶司,今天见它被谈情抱着上楼,不免惊讶。他参演的那部贺岁档电影实在太火爆,看过片子的人就算不认识谈情,也肯定叫得出他戏中的名字。

奶司被医生带去打麻醉,祝涟真不忍心看,就坐在楼道长椅上等。他十分焦灼地问谈情:“你说等它醒了,发现自己裆下少了串儿东西,会抑郁吗?”

谈情想了想,答:“你可以带它去见同样做过手术的同类,让它们交流一下。”

“猫还能互相分享被阉心得呢?它们会不会越说越自卑啊。”

“那你以身作则。”

“这怎么以身作则,”祝涟真觉得他又拿自己开玩笑,“难道你真想让我去医院割?”

“很多猫狗绝育后会性格变化,”谈情闭上眼深呼吸,浓密的两排睫毛交错,“你多陪陪它,医生怎么说,你就怎么做。”

“哦。”祝涟真多看了谈情几秒才挪开眼,两人之间的气氛平和得过分,反而给他催生出了局促感。

幸好手术十几分钟就结束了,他不用再刻意找话聊。医生抱着奶司出来,小心翼翼地送到祝涟真怀里,嘱咐他许多注意事项。

谈情的手伸过来,轻轻揉捏猫脖子。祝涟真低头观察乖顺的奶司,可很快就被谈情的手指吸引,看他骨节随收拢的动作缓慢起伏,指腹温柔地摩挲猫背,还偶尔勾几下尾巴。

祝涟真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儿,正常人摸猫就是摸猫,怎么谈情的手法像是跟猫调情一样,亲昵过头就是下流。身为奶司的主人,他觉得自己被冒犯了。

他搂着猫转身,隔断谈情的接触,说:“帮我把猫包拿来吧。”

诊所里还有其他顾客,见两个知名艺人在这儿,第一反应多半是惊喜地拿手机偷偷拍照。

祝涟真今天特意没戴口罩,不仅不怕素颜出镜,还盼着路人多抓拍他俩,最好传到网上去,让那些整天黑他捆绑CP吸粉的傻逼看看,他跟谈情的关系多平等友好,一只猫都能俩人撸。

忽然,他肩膀一沉,脖子微微往前倾了点。

“搂我干嘛?”祝涟真皱眉。

“有人在拍。”

所以得象征性地营业一下。

谈情对距离感把握得非常完美,手腕放松地搭在祝涟真肩上,此外便没有多余肢体接触,既不会刻意到摆明了是营业,也不会暧昧得让人怀疑他们真有一腿。

祝涟真发现自己心如止水,特别平静,好像身体已经对谈情这个人免疫了。

谈情搂着他出来,到了车前自然地分开。祝涟真不想被他照顾得太周到,便假模假式地客气:“别送我了,咱俩住得不近,你回去歇着吧,改天我请你吃饭。”

谈情回头看他,说:“可我想多摸几下猫。”

祝涟真倒是驳不了这个理由,索性上车,不满地嘀咕:“都摸多少下了,怎么占便宜没够呢。”

最近容港很少下雪,立春过后城市仍然呈灰调,大楼紧凑地排布在高架桥外,车开过去没半点喘息空间。

祝涟真哼起新歌,一段旋律结束,他又想起来谈情把自己耳机顺走不还的事了。不仅明目张胆地据为己有,还若无其事地显摆一番,太会挑衅人了。

祝涟真来回打量身处的密闭空间,问:“你这车几年没换过了?收拾得还挺干净。”

“一六年买的。”

阿斯顿·马丁Rapide,祝涟真记得自己也有一辆白的,很早就扔车库里落灰。他脑袋贴上座椅背,张嘴就是一张空头支票:“这么久都开不腻啊?要不明年生日我送你辆新的——”

他思维一顿,马上补充:“如果那个时候组合没解散,咱俩还是队友的话。”

“不用了,谢谢。”谈情目不斜视地开车,“这辆已经开习惯了,多少都有点感情。”

“我就特烦你这点,做作。”反正眼下也没旁人在,祝涟真面对谈情无需顾虑态度问题,“跟车能有什么感情?你别不是抠门舍不得花钱换吧。车又没思想,你把它卖了它也不会哭。”

谈情嘴唇抿出一点弧度,笑道:“人不就是喜欢给没思想的东西赋予生命力吗?尤其是常用的东西,用久了好像能培养出默契一样。”

祝涟真没理他。

谈情继续说:“我上学的时候离不开耳机,哪怕不听歌,也得戴耳朵上,不然会感觉心里缺了一块。”

祝涟真默不作声地听完,胸口莫名发闷。

谈情的话好像不能细想,一旦往深处琢磨,怪异感就开始在祝涟真心里扩散。

他认识谈情七八年,期间很少收到对方郑重其事的礼物。

哪怕在关系亲密的阶段,谈情给他的也几乎都是些无关紧要的日用品,像什么锅碗瓢盆乳胶枕,耳机键盘平衡车……平时用着不以为意,也不怎么惦记换新,于是无意间与它们建立起了深厚默契。

可它们毕竟也都是消耗品,总归会坏了、丢了。人在不习惯时难免怀念舒服的状态,也可能连带着想起与物品相关联的人。

前方路口红灯亮起,谈情慢慢停下车,看向右侧车镜。

“怎么了?”谈情转过脸,发现祝涟真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

祝涟真面无表情地与他对视,谈情没有闪避,还冲他笑了一下。

红灯的数字越来越小,祝涟真手指跟随倒计时轻轻敲着膝盖,问谈情:“你以前多买了一副蓝牙耳机,所以多余的那个就给我了,记得吗?”

谈情视线偏移,回想了一下,“我好像没印象。”

“我有印象就够了。”祝涟真脑袋倚靠着车窗,“要不是你刚才提了一句耳机,我还想不起来这个问题……”

谈情好奇地看过来,“什么?”

“既然你给我的是多余的,”祝涟真盯着红色信号灯,“那为什么我当时从来没见你戴过你自己的?”

延伸阅读

古丽池化妆品加盟  http://www.atouchoftorah.com/dv8l.shtml
古丽池化妆品公司以“专注少售商。美丽为众生”为核心理念,围绕少售商事业发展过程中遇到

高德厨卫材料加盟  http://www.atouchoftorah.com/na8y.shtml
高德厨卫材料是中国重量级厨卫品牌,传承欧洲精湛工艺,融合国内外科技,产品性能卓越,品

雅芳婷床上用品加盟  http://www.atouchoftorah.com/sgdg.shtml
雅芳婷床上用品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雅芳婷布艺实业(深圳)有限公司隶属香港雅芳婷集团,是

深领航加盟  http://www.atouchoftorah.com/g500.shtml
深创新品牌导航仪经销批发的汽车导航影音、汽车用品、汽车音响、电子产品、汽车用品、汽车

中粮东海加盟  http://www.atouchoftorah.com/pcvt.shtml
中粮东海少售,产品同步投放市场。面粉厂全套引进瑞士布勒公司的生产工艺与设备,全自动配

钻道加盟  http://www.atouchoftorah.com/alb8.shtml
钻道家纺布艺总部自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以抱枕类产品、套件类产品(含枕套、被套、床单、床

海信玩具加盟  http://www.atouchoftorah.com/del3.shtml
本厂生产各种规格的万向车轮,齿轮,拥有多年的制造经验、的生产设备,支持生产高质量的产

麦纳品牌加盟  http://www.atouchoftorah.com/gd9e.shtml
麦纳卫浴——面向各省市诚邀代理麦纳(MYLOVE)公司成立于1908年,总部坐落于内

布朗幼儿英语加盟  http://www.atouchoftorah.com/xst5.shtml
布朗幼儿英语(KidsBrown)由美国布朗大学针对2--6周岁的儿童研发,韩国IE

维奥加盟  http://www.atouchoftorah.com/a52m.shtml
维奥车饰是汽车摆件、装饰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经销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他活在梦里在线阅读第9节

    转眼间,与玉谦约定的日子已经到了。云华来到玉瓷轩,吴老早已在门口等候。“姑娘,我家少主人在二楼等您,请跟老奴来。”“好的,劳烦了。”吴老将云华带到二楼,“少主人,人到了。”话落,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了。玉谦今日换了一身靛蓝色长袍,镶着银丝流云纹的滚边,头发以玉簪束起,脸上带着温柔笑容,翩翩君子,云华虽

  • 复仇进行中。在线阅读第二节

    “嗖!”本来古朴无华的指环,突然闪烁了一下,一道光芒从指环中射出,进入到了方浩的体内。恍惚中,方浩的意识来到了一个奇异空间!空间四周白茫茫的一片,没有起点,没有尽头……在方浩的身前,正站着一名仙风道骨的老者,老者一手背在身后,另外一只手轻捋着胡须,笑眯眯说道:“吾乃上古丹皇,自今日起,汝便为我真传弟

  • 三国之开局有个挂第2章在线阅读

    老宫人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公子哥好一会儿,不禁摇起头来,也是,这么一个俊秀的公子哥,做起事来却是这般的粗糙,衣衫脏兮兮的,还皱皱巴巴污脏不堪,灰尘也是清晰可见,好好的一个披风也不正正经经的系在肩上,非要像和尚系僧袍一样,一肩一腰的斜着系在胸前,手里只顾拍打着他那宝贝一样的白玉箫。老宫人伸手将公子哥身上的

  • 我创业的那些年在线阅读第七节

    神父的女仆长,伊斯塔,是一位高大而细心的女士。她善于将一切打点好,好让我们虔诚的神父没有后顾之忧。现在神父要交给她两个孩子,一个是引人注意的黑小子,一个牵着神父的袖子,只露出半张小脸。“喂喂好了安西尔,别这么黏人。”艾伦笑嘻嘻地朝安西尔道,“神父可不能去哪儿都带着你。快出来吧,伊斯塔说要拿蜂蜜做的甜

  • 五零小时光哭哭啼啼的老夫妻

    王阿婆声泪俱下,语调抑扬顿挫,堪比戏台子上的老旦。林清嘉最见不得人哭,更何况是两位年迈的老人家。她赶紧递了张餐巾纸过去:“王阿婆,你先冷静一下。”王大爷摇头叹气着:“林律师,我家老婆子这都是被我那不孝女给气的。”林清嘉悻悻然,翻开案件资料,又快速的扫了一遍,说道:“两位的情况,我基本上了解了,但还有

  • 其凡传之念师在线阅读第八章

    小雅眯着眼喊了我一声:“胖佬。”我扭头看着她。“小雅,你别管了,这件事没什么好说的,我弄死他!”我盯着手里的纸条内心的怒火在不可抑制的燃烧!“你怎么就不问下我的意见的,万一我眼瞎就看上他了呐?”小雅这句话的威力堪比一盆冰水。“那特码也不行,你是我,我兄弟的女人!”说实话,刚才小雅说万一她看上那个人的

  • 终极三国之桃花朵朵出生

    木叶35年!木叶医院产房门口走廊,此时只见两名黑发红眼的青年正焦急的徘徊着。这时其中看着年纪稍大的青年突然走到门焦急道:“怎么美子进去这么久了还没生。”原来这青年的妻子正在产房里分娩。而另一个青年把手按在他肩膀上笑道:“当心吧大哥,大嫂和孩子都会没事的”这青年正是他的弟弟。说到这不得一提两人的身份,

  • 重生女配的逆袭人生第5章在线阅读

    自视甚高与胡思乱想是人类通病。因为对恶鬼的恐惧和不信任,所以清水谷玲子接触了鬼杀队。又因为对恶鬼的恐惧和对鬼杀队的不信任,她看见我的时候第一反应不是逃跑,而是放低姿态,做出了顺服的模样。她是知道上弦鬼有多难对付的,这种关乎她性命的事情,她调查的隐蔽又清楚。何况我眼中的“上壱”从未在她面前遮掩过。所以

  • 女主夸我演技好[网配]在线阅读第八节

    苏漾坐直身体,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冰凉苦涩的液体滑入喉间,总算让她感觉舒服些。奥萝拉世界,她成了那场**的胜利者,也是有史以来唯一一个女性胜利者,在奖金和合作者之间苏漾毫不犹豫选择了后者,留下来继续参与新的策划和猎杀。花费两年多的时间一步步成为核心人员,最后亲自操刀策划了一场**,地点依旧是在伊甸岛,

  • 白曲情世之彼岸花谢在线阅读第9章

    因为秦牧俊美如妖,有招蜂引蝶之嫌,引起夏婵和唐豆豆强烈的不满。夏婵不满是因为秦牧现在名义上是他的男人。唐豆豆不满是因为...没有因为。所以,两人决定捉弄一下秦牧。这种捉弄人的坏事,肯定是唐豆豆想出来的。要是搁以前,夏婵绝对不会。现在可能是因为夏辉煌伤势痊愈,她的压力小了些,心情不错,竟然鬼使神差的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