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极品神医之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3)

作者:贱走偏锋 来源:纵横中文网

电光火石之间,堂下一阵慌乱,杂声四起。等凌霜反应过来,披风不知何时已经挂在身上,方宗主从人群里走出来,笑得有些轻狂。

“这是小儿新制成的武器,缚灵锁。凡入此锁,即便他有三头六臂,也断不能逃脱。”

凌霜看向堂下,一个门下弟子被缚灵锁死死束缚,不得动弹。凌霜仔细看去,对这东西实在看不上眼。缚灵锁叫得好听,说白了也就是个铁链织就的网笼,有什么大不了的!

“缚灵锁以陨铁造就,坚不可摧。堂下习武正盛,小儿一时兴起,使出了缚灵锁,让各位见笑了。”

凌霜不屑地翻了个白眼,这哪是一时兴起,分明是存心捣乱!不就是一张破铜烂铁的网,有什么好显摆的!早知道方老怪来这里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什么好心,原来是来炫耀自家兵器来了。在我们家的地盘上,炫耀他们家的武器,这是□□*的挑衅啊!

洛水一带,不只有凌家一个武学大家。沿着洛水往上游走,不出三十里就有另一个名门大户,方家。洛水一脉有两家江湖高手,谁正谁副,谁强谁弱,历来争论不休,两家暗地较劲,非要分出个高下。

凌霜看向凌霄,凌霄不动声色,冷冷地看着嚣张示威的方宗主。

叽叽喳喳不休不止的议论里,突然响起一个苍老却有力的声音:“我听说凌家传世武功里,除了天寒剑法,还有一个缩骨功。传闻缩骨功可使**身躯缩成五岁孩童大小,行动灵巧,轻松自如,或能破此器。”

“缩骨功?从来没听人提起过。”

“我听过,我听过!确实有这么一说。”

“当真?”……

江湖上确实有过这样的说法,只是天寒剑法过于宏大夺目,缩骨功又甚少为人所见,以至于江湖中人只认得天寒剑法,逐渐淡忘了缩骨功。如今再次被人提起,一些年长的前辈只用细想一番,就有了印象。

方齐山听到周围哗然一片,说有功法可破解自己的兵器,顿时失了注意,眼睛不知所措地四处探看,紧张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爹,这……”

“慌什么!”

方宗主从未听人提起凌家有过什么缩骨功,现在猛然被人说起,虽然面上不动声色,心下却有些慌乱。趁着周围一片嘈杂,方宗主得空理了理思绪。

他在江湖混迹多年,如果连他都没有听过,见过缩骨功,只能说明凌家隐藏极深。若当真的是什么高深的功法,怎么可能舍得不被人知晓!要么这武功邪门歪道,要么……

想到这里,方宗主的脸上再次浮现标志性的笑意:“凌家若有此等奇功,不如让大伙长长见识,也好让小儿甘拜下风。”

堂前众人少有见过缩骨功的,大多数人甚至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心上好奇,跟着起哄。

“是啊,凌城主,快让大家看看……”

“露两手让我们长长眼……”

看着众人纷纷起哄,凌城主的脸整个黑了下来,阴阴地盯着堂下还被困在缚灵锁里的人,一句话也不说。

凌霜看了看城主,不甚明白,也不敢声张,轻声说:“看看就看看呗,有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是……”

凌霜话还没说完,就注意到凌霄严厉的眼色,当下噤了声。凌霜看两人的反应,顿时明白,这缩骨功不是方老怪想看就能看的。

不管什么原因,只要凌霄不点头,他方老怪想看也看不上!凌霜这么想着,突然想起刚才燕老头的法子,心生一计。

凌霄怕凌霜说漏了嘴,又往后看了一眼,不想人已经没了踪影。不过当下,也顾不上他了。

方宗主见凌城主久没有反应,皮笑肉不笑地看向凌城主:“不知这缩骨功有何神通,凌城主连让我等看一眼都不愿意。”

凌城主顾不上得不得体,冷着语气说:“我这把老骨头,若真施展了缩骨功,怕要散了架。各位体谅我一把年纪,勿要勉强。今日是我的寿辰,总看这些打打杀杀的做什么……”

凌城主转移话题的本事着实不好,还没等他说完,就被方宗主拦下。

“凌城主若是不方便,可以让凌大公子来。我等素闻凌大公子继凌家绝学,一直未能得见,不如由凌大公子来带我们,开开眼。”

最后一句一字一顿,从方宗主的嘴里说出来,颇具威胁的意味。

凌城主听了不好发作,不由地握紧拳头,目光狠厉地盯着方宗主。

半晌等不来凌家人的反应,人群里一个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今日是凌城主寿辰,寿星最大,方宗主何必强求呢!”

凌霄依旧不动声色地看着方宗主,墨色的眼眸里又染了一道阴晦,没有出声。

方宗主斜眼,瞥向人群中最亮眼的那抹鹅黄:“我这番提议可是为凌家着想。诸位英雄俱在,凌大公子若能在众位面前一展不世奇功,定能声名大镇,扬名天下。在下如此为凌家考虑,凌城主若执意推脱,莫不是……”

方宗主以为自己猜准了,正要戳穿,突然被院子里响亮的童声打断。

“大渔网!真好玩!”

一个七岁大的孩童看到了堂下的缚灵锁,欢欣不已,朝着缚灵锁跑了过去,左看右看。孩童注意到大网里的人,好奇地问:“你在里面做什么?好玩吗?”

里面的人阴着脸,默不作声。见里面的人不言语,孩童直接穿过缚灵锁的空隙钻了进去,还在里面四处张望,来回动弹。

孩童扭动了一会儿,觉得网里地方太小,又钻了出去,转过身对里面困着的人说:“什么破渔网,一点都不好玩!还是留你一个人在这里玩吧,我去别处了!”

说罢,孩童从口袋里掏出刚有人送给他的点心,咬了一口,蹦蹦跳跳跑远了。

“七岁孩童尚能来去自由,更不要提缩骨成五岁大小了。家父不是不愿意向众位展示缩骨功,只是想着方公子初有所成,不想打击他。公子毕竟年轻,来日方长嘛!诸位站了这么久想必是累了,家里备下了清茶点心,各位不妨听着小曲儿歇一歇。”

凌霄转过头,不知什么时候,凌霜已经回到了凌霄身旁,一番话说得滴水不漏,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点心已经上了来。悠长缓和的曲调抹去刀剑的锋芒,听得人倦怠疲懒,自觉无意,纷纷坐了下来。

方宗主没有料到这么一出,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心上仍有疑虑,却也不便深究,跟着众人一起坐了下来。

趁着众人落座,凌霄忙示意,解救堂下被缚灵锁困住的人。堂前,客人落座,点心上桌,乐舞同起,井然有序。凌霄眼看着这一切,猛然意识到,那个嬉皮笑脸,插科打诨的凌霜,已经不是原来,处处需要他保护的小孩子了。

或许,他可以……

凌霄抿唇,浅浅一笑,转过身去看向凌霜。

凌霜知道自己自作主张,打乱了凌霄安排好的宴席顺序,还以为凌霄要找他算账,吓得往后退了半步,身上的披风随着慌乱从肩上滑落。

凌霄眼疾手快,往前迈了一大步冲到凌霜跟前,单手接住了滑落的披风,往天上一扬,猎猎作响,划出一道利落的弧线,为凌霜披在身上系好。

“若为这个染上风寒,就不值当了。”

凌霜见凌霄并未责怪,知道自己没有做错,很是得意地说:“那你倒是说说,为了什么,值当呢?”

凌霄知道这是玩笑话,依旧回道:“你的身体最要紧,为了什么都不值当。”

凌霜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关键时候,还是要靠他这个不闻家事,连手下人都略有嫌弃的二少爷。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他凌霜不是不想管,而是懒得管。这才是真正的高手!大隐隐于市!

“大少爷!”白叔在不远处唤凌霄,凌霄赶紧走了过去。

凌霜正沾沾自喜,忽然看到了自己衣领前的披风结,心想,论起照顾人,凌霄也没有那么不堪嘛。

不知道什么时候,钟离秀凑到了凌霜跟前:“喂!凌霄哥哥跟你说什么了,傻笑成这样?”

傻笑?自己傻笑了吗!凌霜摸了摸自己高高扬起的嘴角,确实。

“没说什么……”话说一半,凌霜突然想起了什么,收起了笑意,“他说,感谢你刚才仗义执言。”

钟离秀听了,瞳孔骤然放大,眼睛里光芒万丈,照得脸上也明亮了起来:“真的吗!他真这么说!”

凌霜木木地点了点头:“当然。”

“我的心意总算没有白费!我就知道凌霄哥哥都知道,他只是害羞,不好意思说……”

后面的话,凌霜没有听到。凌霜知道自己平日话多,一刻也不得闲。这是他第一次觉得,原来有人,比他的话还多。

缚灵锁被孩童玩弄之后,方宗主的脸色一直不好看,从头到尾板着脸,连话也不多说。方齐山心上有火,碍于方宗主在侧,不好发作,也忍着。临走的时候,父子两个的脸一个比一个铁青,连招呼没打,扬长而去。

看着方家的车马走远,凌霜无比开心,笑声响彻院落,一路从前院而来。

“笑什么呢,这么有趣?”钟离秀不堪其扰,从房里出来问他。

“你是没看到刚才方老怪的脸,紫得跟猪肝一样,哈哈,真是太解气了!敢来我们家捣乱,进来人模人样,出去就让他们原形毕露,哈哈……”

钟离秀想起席间种种,也笑了起来,那个方宗主,道貌岸然,还总是为难凌霄哥哥,很是讨人厌。

“幸亏你机灵,要不然真的要让小人得志了。”

凌霜今日的行事得到了凌霄的默认,尾巴简直要翘到天上去,嘚瑟得不行。

“也不看看这是谁家的地盘,敢在这里撒野,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两个虾兵蟹将,连我这关都过不了,根本轮不到我哥出手!什么天寒剑法,缩骨功,要是我哥真的使了出来,还不得吓死他们!这是给他们留着情面,不识抬举……”

凌霜在院子里豪言壮语的时候,凌城主和凌霄面露愁云,气氛阴沉地聚在屋里,不知道在议论些什么。

方齐山从凌家出来,心里憋着气,上了马车就捶了窗户一拳,将窗框打落在地。

“爹!凌家哪冒出来一个缩骨功!我怎么从来都没听说过!”

“不要说你,连我都没有听说过。”

方宗主不断地在脑海中搜寻关于缩骨功的传闻,语气极为阴冷。

“连爹都没有听说过的功法?难不成是凭空冒出来的!”

听到方宗主如此说,方齐山一刻也坐不住,在马车上暴躁地来回动弹。

“急什么!给我坐下!你的性子太急,迟早要出事。”

“就算我不急,也已经出事了!这缚灵锁可炼造了许久,原想着一鸣惊人,结果呢!撞到人家刀刃上了!凌家平白出了一个缩骨功,还正好破我的缚灵锁,真是窝囊!”

方宗主嫌弃地瞥了方齐山手上的缚灵锁,随即收回目光,言语沉郁地说:“如果真是什么深不可测的正道功法,凌家会藏到现在?”

方齐山没有想到这一层,愣了半刻,随即压低了声音:“爹的意思是,这缩骨功是邪术?”

“不可妄下结论。这件事还要从长计议,若真的如我所想,凌家的好日子也算到头了。”

方齐山看父亲胸有成竹,把心放回了肚子里。

此事若成,凌家名声扫地,洛水一带就数他方家独大。到时候他方公子的大名,就要跟这洛水一样,传遍四方了!方齐山这么想着,刚才的憋屈失意一扫而空,竟然得意了起来。

凌家的缩骨功被人提起,一夜之间传遍了大街小巷。有的说缩骨功是凌家秘法,不可示人;有的说缩骨功神秘莫测,见过此功的人必死无疑;还有说缩骨功可以将人缩成婴儿大小,有返老还童的功效。

一时间传言四起,将缩骨功传得神乎其神,顺带着给凌家也笼上了一层神秘气息。

钟离一家早已远离江湖,不愿陷入这场口舌风波。待寿宴结束,宽慰了凌城主,钟离叔父顾不得钟离秀的苦苦央告,即日启程告辞了。

这些时日风声紧,连凌霜这种不甚在意的人都注意到了。觉察到城主和凌霄心神不定,家里处处有一种不安的紧张气氛,凌霜不知道自己可能捅出什么娄子,不敢添乱,竟然破天荒地在家里待了一个多月,令人称奇。

春日里的繁花大多薄情,来得快,走也快。眼看着街边的迎春开了又败,粉桃盛了又谢,杜鹃嫩颜娇俏,白樱枝头正盛,红杏初出茅庐。

在家的这些日子,可让凌霜错过了不少红妆。听说百花巷又有新人要来,凌霜心里直痒,恨不能冲出门去,留情于万花丛中。

凌霄倒是没有什么,只要凌霜开口,就没有他不应的。但每每看到城主板着的脸,凌霜就觉得,自己若没有个好由头出门,回来肯定会被打死。

千等万等,左等右等,他的好由头总算是来了。

这一天,凌霜兴高采烈,气势如虹地往门外跑,没两步,就听到一个浑厚的声音。

“干嘛去!”

凌霜的腿悬在半空,回过身笑嘻嘻地甩了甩手里的信笺:“陶大才子约我喝茶论道,总不好拒绝吧。”

江湖上的人就算偶尔翻阅书典,也是为了陶冶情操,一向不喜欢舞文弄墨那些虚招。对于读书人,一直保持敬而远之的态度。毕竟谁也不知道,哪个能不小心入了朝堂,翻云覆雨。

陶家是洛水城的书香世家,既然有书香熏染,让凌霜跟着学一学总是没错的,总好过跟那些狐朋狗友整日厮混。凌城主心里有这个想法,因而每回陶大才子来寻,凌城主都能放凌霜出门去。

不过多数情况下,两个人都是私下约着在外头见面,陶文曲传信来寻的次数屈指可数。凌霜深知陶文曲出门的机会不多,只当他感知到自己困于囹圄,求救心切,才传信前来。

“去吧,早点回来。”

“得嘞!”凌霜得了允许,飞奔着蹿出大门。

凌霜得了自由,心上舒坦,招摇地来到两人见面的老地方,一点也不顾忌旁人的侧目。

“陶大才子怎么有时间出门,不科考了?”

“好不容易偷得半日闲,凌霜就不要笑我了。”

陶文曲抬起头,面色发黄无光,眼角无力地耷拉下来,惨白的嘴唇撇了撇,苦笑了一下。陶文曲的衣冠端正,身上一针一线,丝毫不差地按着读书人的规制行事,青白的衣袍宽大整齐,将枯瘦的身躯困在里面,不得脱身。

“怎么了这是?跟死人堆里爬出来似的。这才几天不见,就弄成了这个样子,是不是你家老头又逼你来着!你呀就是性子太软,平白让人打压欺负。就算他是你爹,也不带这样的!要是我爹这样,我不得跟他闹翻天去!让我说,你也跟他闹一闹,闹他个天翻地覆,也让老头知道知道咱们不是好欺负的!老头不是喜欢瓷器吗,都给他砸了!那个整天盯着你的最是可恶,揍他!让他知道知道少爷的厉害!……”

陶文曲垂手跟在凌霜身后,听着他无法无天的构想,原本沮丧的心情竟然逐渐明亮了起来。他在家是个孝顺儿子,在外是个好好先生,但是扪心自问,凌霜说的这些事情,他不止一次地想过,而且在他的臆想里,那是一场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惨烈。

但是,他不敢。

陶文曲说起话来慢悠悠的,听起来气力虚弱:“真该让你去做老头的儿子,若非如此,他永远都不知道,家里的太平盛景是多么难得。”

凌霜嫌弃地瞥过眼:“让我去给你家老头当儿子?想都不要想!我要是有一个整□□我念书的爹,还不得憋死!不过,如果你来给城主做儿子,他肯定乐得不行,你看看我哥就知道了。要真是这样,城主的日子过得也太舒坦了,我可不能让他得逞,还是得让我来,经常给城主松松筋骨。这叫什么?这叫居安思危!古人云:居安思危,思则有备,有备无患。陶大才子,你说说,是不是有这句!”

陶文曲看着他频频点头,煞有介事地说:“左传……”

没等他说完,就被凌霜抢过话去:“你看看,你看看!左传那是什么人写的?那是圣人写的!我这是督促城主向圣人学习,良苦用心,容易吗……”

陶文曲听着凌霜的胡言乱语,表情逐渐滑稽,忍不住笑了起来。怎么什么圣言古训到他这儿就变了味道?为什么听着竟然还有点道理?

“凌霜说的颇有道理。”

“那是自然!我凌霜什么时候不讲道理过?走走走,我听说百花巷来了几个新人,正好今儿个上台露面,陶大才子闷了这么些日子,一定不能错过……”

陶文曲与凌霜碰到一起,不是去酒楼就是去百花巷。

醉意人生,红颜在侧,潇洒自在。凌霜得的是醉卧美人膝,而陶文曲求的,准确的说是陶文曲他爹让他求的,是醒掌天下权。他们两个走在不一样的路上,风景迥异,截然不同,却奇迹般地相识结交,十几年。

凌霜扯着陶文曲到了百花巷,迎面而来一阵温香软玉的暖风,吹的人心醉神迷,骨酥眼乱。红台上,罗纱下,乱红弄影,风帘勾情。新来的美人正扭着腰肢,娇软献媚。

知道凌霜要来,百花巷早早地备好了视线最好的高台。还没等两人坐稳,就有小二弯着腰上来,给二人斟满了珍藏的女儿红。

凌霜瞥了一眼台上有些眼生的姑娘,挑眉问:“台上这个是新来的?”

“昨儿个刚来,今天第一次见客。二公子若是看上了,等下了台,我让她来这里伺候您喝酒。”

凌霜远远看着台上的倩影:“身段倒是标准,叫什么?”

“海棠。”

陶文曲抿了一口杯中酒,眉头拧在了一起,果然他还是喝不惯这样的烈酒。陶文曲这么想着,抬起头笑着说:“海棠这个名字倒是清雅,与那些叫牡丹百合的不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听了这个名字,凌霜的脑海里总能浮现家里的那棵海棠树,以及那树下曾经发生过的,不大愉快的往事。

凌霜饮了一杯酒,淡淡地说:“名字好,也得要配得上才合适。她既要独树一帜,就唤做丁香吧。”

小二弯着腰,脸上笑开了花:“丁香得二少爷提名,也是她的福分。”

“海棠不惜胭脂色,独立蒙蒙细雨中。海棠这个名字,确不是这里的人能配得上的。许久未见凌二公子光顾这里了。”

台阶上走来一个锦缎华服的富家少爷,先声夺人,微笑着朝凌霜走来。凌霜见他是常来玩的,赶忙邀他同坐。

“原来是宋兄,快坐!前几日家里事忙,抽不开身,这两日才得闲。”

凌家只是个小门小户,那点名声连洛水都传不出去,更不要说办什么寿宴了!要不是凌家祖坟冒烟,得了凌霄这么个天纵奇才,哪能有今日的盛景!

宋公子祖上赫赫有名,打心眼里看不上这样半路出家的“名门望族”,却还是笑着说:“你自然是忙。前些日子凌城主的寿宴之盛,不可比拟。洛水已经有许久,不曾有过这样的车马往来。况且我还听说,寿宴上出了凌家的绝世武功……”

没等宋公子说下去,凌霜赶忙打断:“都是些场面上的东西!宋兄,说笑了……”

既然是出来玩的,凌霜不愿意提及这些东西。这些不是他该操心的,有凌霄在,这件事会有个明明白白的交代,或早或晚,总会有的。

凌霜言语未尽,红台上曲更调换,一青碧美人衣裙摇摆,步履轻盈,应歌而舞,颇有一种异域风情。

凌霜看着台上千娇百媚的人,勾起嘴角:“这个还不错。”

宋公子笑意盈盈地看向凌霜:“凌兄若是喜欢,今晚留在这里又有何妨。”

凌霜摆手道:“今晚还要回家,算了吧。”

“这有什么的,凌兄一句话就可以领回家去,还能有不应的道理!”

陶文曲看了凌霜一眼,温声道:“宋兄说这话就是要害他了。玩归玩,带回家可万万不能。”

宋公子轻声一笑:“怎么,凌城主管这么严?”

凌霜端起酒杯:“倒不是城主。我若把她们带家去,我哥肯定饶不了我。”

“凌霄?他这么不解风情的人,当然不懂这些。”

酒杯遮住了凌霜略显锐利的眼神,言辞却出卖了他的不满。

“我还在这里,评断凌霄为人如何,轮不到你吧!”

凌霄是他凌霜的哥哥,就算要说,也轮不到姓宋的一个外人!况且,连他都不曾对凌霄说过半个不字!因而在凌霜面前,没有人可以说凌霄半点不是!

因为凌霄,从来没有错过!

记忆里的海棠粉妆玉琢,云雾朦胧,在凌霜眼前蒙上一层回忆的轻纱。

从前的凌霜也算得上是放浪形骸,恣意洒脱。什么体统,规矩,统统不放在眼里!看上的美人就要厮混一起,心悦的姑娘就要千依百顺。只要璧人开口,二公子即便一掷千金散尽家财,也在所不惜。就连百花巷的姑娘,带回家去的也有十之八九。

那时候,有一句话常挂在凌二公子嘴边: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这些事凌霄一直知道,却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他去。

但是那一次,有客人造访,撞见了海棠树下行为不检的凌霜。凌霜正是年轻气盛,目中无人,又加上美人在侧,得意忘形,便显得行事张狂,不知轻重,语气轻薄,出言不逊,气得客人甩袖而去。

凌霜至今不知道那人是谁,甚至连他的模样也不记得,只一个模糊的影子,疾步而去。

但他记得很清楚,闻讯而来的凌霄连客人也来不及送,绕过长廊快步走到他身前。

凌霜甚至记得,那张温润的面孔泛着微红,薄唇轻颤,浓眉低压,透着凌霜不曾见过的锋利,墨色的瞳孔如同被风云搅乱的暗夜,漂浮着不知来自何处的阴霾,连月光都被吞噬了进去,不见清明,不见光亮。

凌霜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眼睛只盯着那张熟悉却陌生的脸,脑海里一片空白,愣愣地站在那里,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僵在了上一刻,血脉凝滞,无法动弹。

凌霄气急了,再也不顾平日的怜惜,走到凌霜面前,扬起胳膊,反手给了他一巴掌,下手极重,不留情面。

强势的力道冲击到凌霜脸上,清亮又沉厚,将他掀翻在地。凌霜只觉口中一阵腥甜,身子随着力气向后仰去,趔趄了一步,瘫坐在凋败的海棠落花上。

凌霄猛地转过身去,像是不想多看他一眼,语气极为冰冷,比凌霜见过的天寒剑还要冰冷。

“若我再看到这些人,这个家,你便不要回了!”

话音还没尽落,凌霄就抬起脚,匆匆迈步而去。

凌霜在万花丛中流连惯了,对他来说,在美人面前颜面尽失,狼狈如此,简直是奇耻大辱!如果他面对的是城主,那撒泼打滚,胡搅蛮缠,打砸踩摔,什么赖皮的闹法,凌霜都能做得出来。

可是这次,不是城主,是凌霄。

他不知道为什么,当那一记带着怒火的巴掌,在外人面前,落到凌霜脸上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委屈和埋怨,也不是屈辱和丢脸,而是深深的自责和悔恨。

是我错了。

这样的想法萦绕于心,无可挣脱,经久不散。

他凌霜,什么时候觉得自己错过!

但是凌霄永远不会错。

那只能是,我的错。

现在回想起来,凌霜依然觉得不可思议。这样的逻辑,严丝合缝,就算是现在,凌霜依旧是这样想。他只是惊讶,当年那个冲动莽撞的自己,为什么在刹那间缜密如此,连反驳的意向都消失不见。

凌霜想不透这一点,就像陶文曲想不透凌霜。管教不严的富家公子多了去,为什么只有凌霜长成了现在这样风流潇洒,却知书识礼的模样。

如果一个人肯在你面前肆无忌惮,无所顾忌,那他定然拿准了,不管他做出什么,说出什么,都不会失去你。

如果一个人在能够肆无忌惮的时候,偏偏敛去了一身的戾气,你要知道,他不是不想,也不是不敢,是不舍。

这个道理,凌霜从来都不明白,或许永远都不会明白。

宋公子倒了杯酒,一饮而尽:“是我多言。看来,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前些日子,我爹发现我冒用铺上的银票,把管事赶走了不说,还把我关在家好些时候,大家都不容易!”

凌霜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你还敢用账上的钱!我们家账上,我连碰都不敢碰,我哥这么精明的人,肯定一眼就看出来了。”

宋公子颇有些得意:“奈何我跟管事关系好呢!我用钱,他只管把账做平,在他手下,家里铺子的营收翻了两番,根本不会有人注意。说起来,这小子也算是个人才,只是可惜了!”

管事?凌霜依稀记得白叔提起过这件事,随口道:“我家正好在招管事,你不妨让他来试试。”

实际上宋公子对这管事的去处不甚上心,他爱去哪去哪,跟自己有什么关系?不过话赶话说到这里,宋公子只能客套地回道:“那感情好。有二少爷举荐,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凌霜看了他一眼:“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家里的事都是我哥拿主意,你只告诉他去找白叔试试,成不成还要看我哥。”

“有这么个信儿就够了,成与不成,看他自己的造化。来,喝酒!”

延伸阅读

深圳胖爸健康科技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ac-technologie.com/gqme.shtml
暂无

蜂妃化妆品加盟  http://www.ac-technologie.com/xj5.shtml
对于任何一个品牌来说,被消费者们认可的品牌才能称得上是一个好的品牌,要想自己的加盟店

puraspace加盟  http://www.ac-technologie.com/do8t.shtml
puraspace家纺是英国纺织采购与供商VisionSupportServices

绿芝岛家具加盟  http://www.ac-technologie.com/ssuf.shtml
绿芝岛家具加盟_公司简介北京新发盛家具有限公司前身为北京新发家具厂,工厂创建于198

鹊巢24H无人售货机加盟  http://www.ac-technologie.com/she5.shtml
鹊巢24H无人售货机让你货源有支持,不用压货,产品随时调换更新,本公司产品品质支持,

中阿远洋加盟  http://www.ac-technologie.com/btgn.shtml
中阿远洋加盟详情中阿远洋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与阿根廷进行远洋贸易为主要业务的进

亚恒加盟  http://www.ac-technologie.com/dyu7.shtml
亚恒手机壳总部将是个性化定制的蓬勃发展期,会有越来越多的创意在个性化定制领域崭露头角

腾跃喷雾净化科技加盟  http://www.ac-technologie.com/g4fg.shtml
东莞市腾跃喷雾净化科技有限公司是从实各类工业喷嘴和过滤器研发、制造的性企业,公司在与

安创加盟  http://www.ac-technologie.com/apo5.shtml
安创仪器是实验室仪器设备供应商,涉及生命科学、食品安全、环境保护、生物制药、日用化工

罗曼蒂珠宝加盟  http://www.ac-technologie.com/gkxt.shtml
1.公司业务代表进行咨询洽谈2.初步确定合作意向3.填写加盟申请表3.公司总部进行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道师伏魔在线阅读第五章

    汽车停在徐择身旁,车窗摇下来,谢成洲斜过身笑着招呼徐择上车,他笑颜张扬,好的家境让谢成洲眼底眉梢都是普通人比不上的绝对自信。拉开车门坐上副驾驶,徐择伸手把安全带扯过来系在自己身上。“谢谢,麻烦你特意跑这一趟。”徐择向谢成洲道谢。徐择眉眼含笑,桃花眼漾着春色,今天有个好天气,天朗气清,用来约会最合适了

  • [网王]切片后的我被迫打工在线阅读地下基地

    在黑暗阴冷的通道中,一盏灯光在慢慢地前行着。在走了十几米后,吴小兵的声音响起,只听他小声的问道:“邪少,我们都走了有二三十米了,这通道怎么这么长啊?怎么还没到头啊?”说着还拉了拉衣服,缩了下身子,感觉有点冷。吴小邪有点无奈的声音道:“这里又不是我家,我怎么知道啊!可能在走一会就到了吧。”手里的灯光往

  • 捕月亮的少年第七章在线阅读

    回到王府以后,萧毅仍然让陆婉清住在玉笙居,很庆幸萧毅没有让她再回到之前的清凉轩,可能是因为腹中胎儿的缘故吧。她后来才听说,清凉轩其实是王府的“冷宫”,那里地势偏僻,极为阴冷,长期久居会对身体造成损伤。这一天,陆婉清起床后觉得身子不适,便让小莲去请大夫。可是小莲去了许久都未曾回来,便下床去寻找。却发现

  • 龙骨焚箱在线阅读计划开始

    赵良玉回到了宋朝末年,他本是四川人,但自幼家贫,在2019年的中国,他算是穷八代。在北京读大学期间,失恋了,而且还是初恋,被一位操东北口音的富二代抢走了。赵良玉在宿舍伤心难过了半个月没出门。半个月后,在室友李潇苦口婆心的规劝下,决定出门散散心。吃完火锅,然后他们又在潘家园逛了一圈,临走之际,赵良玉被

  • 大叔别爱我在线阅读第五节

    索菲继续问候着素衣,语气如春风般温和,只是话语中的怀疑和尖刺却越来越明显:“苏伊,我可以这样叫你吗?苏伊,你是西瑞雷蒙郡的人是吗?你不知道,我半个月前才去过雷蒙郡呢。天哪那时候我怎么就没遇见你呢,这真是令人遗憾……”素衣立马捂着头,看着王子的方向用眼神说:这里好闷,我的头好疼……一旁的王子立刻打断了

  • 您的定制男友已送达之无理取闹

    苏浅雪本以为就这么走了,百里星辰会暴跳如雷。结果他却安静得连一个电话也没有给她打,有些不可思议的笑了笑。这样也好,她并不喜欢听他像个智障一样乱吼。她从医院直接回了家,明天还要上班。她希望百里星辰最好能多安静一会儿,如果非要找她麻烦也尽量是在休息日,不要影响她工作。晚上沈沐做了不少吃的,他是知道苏浅雪

  • 女娲时代第一章

    天空乌压压的一片,雷声轰鸣,时而闪电瞬现,劈向大地。绵连不绝的雨水滴打在白色的雨伞上。略显苍白的手指紧握伞柄,粉色的嘴唇因为太过兴奋而抿成一条线,眉眼弯弯。另一只手握着手机正在接电话。“妈……”“都填好了?”“嗯”“没有错吧?”“没有……我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女生收起挂断的电话的手机,继续前行。路

  • 百川归海我归你在线阅读第3章

    詹姆斯醒来的时候,脸上还挂着大大的微笑。在梦里,他成为了叱咤风云的骑士,身后跟着一群手下。每经过一个地方,所有人都要出来迎接,就连瓦西利亚的国王和伊尔玛瑞的大祭祀都要视他为上宾。他亲自斩杀恶龙,拯救公主,俘获无数少女的芳心。他在自己的领地里面进行改革,均田免赋,所有人都对他抱以尊敬。战场上他奋勇杀敌

  • [网王/三国杀]你打球来我打牌之归来(3)

    ARE只是个脾气较为暴躁但我看来为人不错的领导者,现在它和其它几个护卫儡杀者就我这次的侦查到的情况商讨着对策,口气相当的焦虑:“伙计们,属地边上的(没蛇的概念)长虫比上次遇到的那条更大,这东西力大无穷,口中有剧毒,皮肤又滑又硬,极难对付,上次的长虫损失了好些弟兄,才驱赶走,而山那边的食物非常丰富,寒

  • 夫人中毒后不爱我了在线阅读第1章

    仙界三十三天之上,万千星辉洒落,璀璨迷.人。然而此时,这个地方,却集聚了无数大能,他们实力之强,一股股浩瀚的气势直充云霄,无数星辰都为之臣服。如果让仙界其他人看到的话,一定会情不自禁的惊叫出声。整个仙界自远古开始到现在的所有的仙尊在此时竟齐聚一堂!青云仙尊,浮生仙尊,轮回仙尊,九龙仙尊,顾乏仙尊,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