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每天都要被绑架[快穿]在线阅读第4节

作者:春如酒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这次宫廷宴会,有一个人,一如既往的没有被邀请参加,似乎早已被遗忘;他正独自坐在屋内,屋子宽敞明亮,内设中规中矩,几处盆景植物长势、修剪、造型,给房间增添了不少雅致,在房间坐塌的后侧,数具精致楠木书架,到是十分与众不同,一看便知,是出自宫廷御用的名匠之手,书架上的书也都整齐而放,归类细致,细致到每本藏书,都一一辅有编码;书籍读取先后,出自何处,乃何人所著、记载内容,都早已被这屋内主人,烂熟于心;这间屋子坐落于宫城之外,一个王府内,虽是一做王府,但府邸规模,并非如其他王府浩大,住在这里的主人叫“元末”;

“元末”是当朝上皇与自己一位叫“敏妃”的妃子所生,他出生之日起,就先天带有奇病,四肢麻痹而畸形,浑身胎毛犹发黑重,犹如魔婴,吓得宫廷御用的接生阿婆都差点将他掉在地上;

本是遗弃之命的这个婴儿,因没有一声啼哭的乖巧,和当时还被上皇宠幸的母妃、以及在场仆人的死心劝谏,方才保住了生命;

但从这个婴儿出生之日起,宫城中就接连不断出现皇子暴病而亡,仆人宫女疯癫弑主,上皇花园出现毒蛇咬人致死、太母的宠猫夜夜狂叫不停等诡异事件;

宫廷之中的人,都暗中将这不祥之兆,归咎到这个出生便视为妖魔的婴儿和“敏妃”身上;

上皇元夌最终也未经受住宫中的流言蜚语,愈发惶恐之中,便随意起了一份罪责,将这母子二人和贴身老仆赶出宫城,以最底的皇子衔位,和生活用度,安置在如今的这座府邸之中。

在入住这府邸之后,“敏妃”全身心思,都用在精心照顾元末身上,不惜典卖自己陪嫁宝饰,重金遍请各界名医为其治病,不过都收效甚微,所付心血无处不体现她母爱的温润;

至于宫中这一年来所发生的诡异事件,她早已深知,是有人故意而为,力求排除异己,才使用这栽赃陷害的阴暗手段;

不过出了宫城倒也远离了是非,更让“敏妃”宽心的是,自己的孩子虽然身体缺憾严重,但智力聪慧无比,更拥有过目不忘、读人内心的神奇本领,这也是支撑自己就算万难也要将他抚养长大。

母子二人,就这样相依为命二十五多年,元末内心深知母亲这些年,为他所做的一切,这里面融含了无限屈辱、冷眼、嘲笑、自卑等世间所有的磨难,就连自己身上的血统都被人质疑和唾弃;

平日来往,除宫中派发各项用度之人,便也少有其他人员来往,也就是在这样的日子里,他坚强长大,但四肢缺憾依然,身躯萎靡如孩童,但面容俊秀,发冠干净利落,身裹宫廷料段制成的覆袍,也只是为了以掩盖四肢上的缺憾。

元末在屋内坐塌上平静的坐着,他心中已,经全盘知晓这次宫廷宴会上所发生的一切,包括阵营的形势,激烈的争辩的程度,都和他心中预想的一模一样;

仿佛自己就在大殿一旁,悄然的看着这一切发生,也深知在这满朝权贵之中,没有一个是能与自己相抗的对手,这样暗中斗而不破的局面,是该被打破了,天下的世界需要个新的秩序,自己就是谋划这一切的那个人;

想到这里他对着屋外喊“阿几,阿几”喊完后,立马一个壮实的青年从外面进到屋内,站到坐塌前方的位置,双手行礼做出请示吩咐的样子;

这个仆人叫“啊几”和元末年龄相仿,忠贞诚实,灵活稳重,是“敏妃”在被驱出了皇宫之后;

偶然再一次乘轿回府路上,通过晃动的窗帘缝,看到不远杂乱的巷口,有一只野狗在破旧的藤框前来回转圈,时不时嗅闻框内的东西;

她本无心想知道框内是何物,可就在这时,野狗将藤框倾倒,里面滚出一个衣衫包裹的婴儿,年龄和自己怀中的孩子相仿,且滚落到地上也不见哭啼;

“敏妃”此刻内心里联想到自己孩子的遭遇,母爱便促使她喊了落轿,让随行的贴身老仆将藤框中孩子抱起;

老仆环顾四周一看没人,将孩子抱到王妃轿前听从安排,“敏妃”看了看这个孩子,已经面容发黄,瘦弱不堪,也不哭闹,便知道是被人遗弃,想到刚好可以带回府中,陪伴自己的孩子一起长大,便安排老仆带回照料,后来发现这个孩子是天生不会说话,再无其他疾病。

元末看到阿几站在跟前,便指着左边靠窗的桌子说“到顶阁上去,按这个色块顺序,把色屏朝西面打开,半个时辰后准时撤下”

阿几看了一眼色块,熟练的拿起并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便退出元末的房间。

阿几其实对这样的操作,已经完全熟练掌握,虽然自己不会说话,但是心中明白主人这样做的原因,也愿意一生就这样跟着他,替他做好每一件交代的事情,哪怕是需要用自己生命为代价,他都心甘情愿的去付出。

元末也知道陪伴自己长大的阿几和母妃,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信任的人,也只有他们在自己的身边,才会有足够的安全感。

经过昨日宴会的惊险一幕,襄亲王元臻仍心有余悸,坐在房间内,心想幸好自己把王妃和孩子安排去了九川;

现在这宫廷之中断然无了后顾之忧,也深知有人忌惮自己在朝中的人脉关系,平常刻意避开与朝中大臣的来往走动,就是不想被认为会参与结党权斗,虽然朝中有大臣希望自己能站出来共同维护朝纲,但以前顾虑较多,担心家人卷入其中,便也不会故意得罪各方;

但如今,已直接感受到危险朝自己扑面而来,再不能只疲于应付,改主动出击以求自保,想到这里便决定夜间去一趟太宰屠松府邸;

晚上元臻换了一身便衣,带上一贴身护卫乘着夜色掩映,架着一黑色普通马车,悄然出了宫城“华阳门”;

在乐阳城中绕行了几条街后,才来到了太宰屠松府邸的后门,护卫停住马车前去扣门,一会儿门开后一仆人拎着灯笼照看了一眼门外护卫,没等门内仆人说话,护卫低声说道“襄亲王要见屠大人,不必通报了”开门的仆人一听便准备弯腰请安,被护卫赶紧用手阻止,并示意不要声张;

这时襄亲王下了马车进了府邸,当屠松看到襄亲王来到自己府邸,顿时心里一惊,赶紧行礼并说“不知襄王亲临,有失迎礼”襄亲王见屠松行礼便也出手握住屠松的手并说道:“屠大人不必行礼,半夜来扰,有事找你,进屋说话吧”屠松顺势请襄亲王元臻进屋,襄亲王回头对自己的护卫说到:“在外等我”,屠松对门外的仆人说道:“你们都退下吧,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能进来”说完随即关上房门,领着襄亲王到内屋坐下;

两人坐下后,屠松开口说: “襄王来我府邸,实为感激致敬,如今朝野动荡,身为太宰一职,有失职之罪啊”元臻随即说道:“屠大人不必自责,昨日宫宴辩论,你已尽力,如今,只怪朝野之上居心叵测之人实在太多,私欲横行啊”

屠松道:“亲王所言极是,尤其是首傅贾瑞,他身为当朝首傅要职,本应带领群臣辅佐上皇,然而他奢靡成性,贪赃枉法,结党营私,残害忠良,由这样之人占居首傅一职,朝廷焉能不乱啊”

元臻听屠松说完后,看的出来他对贾瑞是咬牙切齿、恨之入骨,说道“贾瑞是上皇亲定的首傅职位,背后的计谋手段我也知晓一些,如今他暗中培植势力,铲除异己我都有所耳闻,对屠大人也是视为眼中钉、肉中刺,预拔之而后快,你要多加小心才是”

看到亲王善意提醒自己,说道:“多谢亲王关心,我是上皇亲封太宰,官职与他平级,暂时他奈我不何,反而亲王要多加留意才是,他已被您四弟呈亲王收买,将全力助他夺嫡取胜啊”

元臻略有几分黯然道:“元休的确已经拉拢贾瑞,朝野多半已经倾向于他,从昨日宫宴之处,便不难看出,这也让我替大人未来仕途,深感忧虑啊”

屠松此时也深知目前处境,也想尽力维护自己目前在朝野地位,便将心里,早已想说之话吐露出来:“亲王请恕我直言,虽然您也是上皇亲封的珠冠亲王,但您却手无实权,更无兵权,这让您在这权谋争斗中,已处于危险境地,对手势必会诬陷加害,而呈亲王元休不一样,他不但是珠冠亲王,还手握乐阳都城都尉一职,那可是乐阳城的护城军啊,要不然他昨日岂敢嚣张到当众为难于您,所以襄王现在,已深陷危险之中啊”

元臻料到屠松会这样说,于是说到“大人所言极是,平常你我表面疏远,但私下交情深厚,在朝中政务办理,也暗中于排忧解难,这一切我都铭记于心,当前能得到大人相助,实感欣慰,今夜来到府上,便是想与大人商议,如何应对目前迷乱局势,以及最近的一件大事”

屠松这时心中已彻底无了顾忌,轻声说道“亲王所说大事,是否就是谣传的禅位大会,我虽然身为太宰,也在上皇身边谋事,但没有看到正式谕旨,不过确实有人给我透露过一二,由于缺乏实据被我驳斥不要胡说乱讲,这人就是御案赵实,他在拟书朝廷发给凯城祥王您皇叔的一封密文中,洞悉到一句话,这话大致是:“坐久成疾,替新求固”;

结合密文整体是说,担心被取而代之,但是却被赵实曲解认为是上皇禅位,不过我已呵斥他,不让乱说,想必这谣言就是这样出来的吧,,要真是那样,我身为当朝太宰,上皇也会召我,听听举荐直言啊,但是目前没有任何消息,莫非襄王也是担心上皇真心决定禅位?要是那样我第一个举荐您为“暨”新任上皇,因为只有亲王您能重整朝纲,与诸侯纵横捭阖,得体斡旋吗,保我“暨”江山延续啊”

元臻听到此处赶紧示意屠松说话注意,防止隔墙有耳“大人,我何德何能担当重任,父皇身体无恙,禅位之事我看不实”

屠松头向元臻面前一伸道:“襄王早做绸缪,禅位之事迟早会来,眼下最重要之事便是手握实权啊,襄王啊”

元臻何尝不知需要掌握军权呢,这时他也想听听屠松的看法,便问:“请大人明示,本王愿洗耳恭听”

屠松便把心中所想一一道来:“既然亲王愿意听卑职谬论,那我就说一说,不对之处请不必在意,如果上皇真心禅位,能掌控真个禅位大会的安防的是谁,首先,乐阳实际军权有三处

第一是您六弟“元昭”越亲王,他独掌城外守备营虎翼军,如若城内动乱,他领兵前来完全可以控制外城,对宫城形成直接压力

第二”呈亲王元休手握乐阳城内都尉一职,虽然战力不如城外虎翼军,但在突发动乱时,能做到迅速控制内城和各处城门要塞,就算虎翼军强行攻城,也能守个一日不成问题,这一日,上皇宣布禅位举行加冕时间足够,一日后他已登基皇位,谁来攻城或取而代之,那便会招来早就虎视眈眈窥探皇位的各路诸侯王军,将对弑君篡位之人以兴师问罪的名义进攻乐阳,到那时谁还能保住皇位呢?

第三,那就是上皇自己的御龙禁卫,也就是保护皇宫的禁军,这支军队只受上皇调遣,若能得到这支军队,便握住了一定的主动权,但是就算禅位以后,上皇也不会立马交出这支兵权,所以拥有这支军队才能掌握夺嫡主动权”

元臻细心听完屠松的认真分析,也着实认为不无道理,自己也早都意识到这个军权的问题,没有军权予以保障,的确无法在权谋争斗中占有一席之地;

尽管自己可以纵横捭阖,斡旋各路诸王,到最后也只有九川的诸王,自己的岳父共王能出兵帮助自己稳住目前阵脚,可是没有一个绝对的理由,岳父带兵进乐阳,是会遭到其他诸王的反对甚至讨伐,那将适得其反,虽然岳父的王军可以击败乐阳城外的虎翼军、城内的都尉部队,宫城内的御龙禁卫,但是不符合目前乐阳的整体形势;

想到这里略感焦急的说道“屠大人对目前乐阳军防之事分析实在细腻,考虑周全得体,不过每项动兵都必须得父皇许可,他们岂敢私自用军”

这时屠松感受到元臻有些为难,便继续说道:“襄王,你应该知道,特殊时刻,军令有所不受啊”

元臻当然知道这个道理,只不过他自己在以此安慰自己,今天来见屠松也是想与他有个商议,顺便看看他能否把解决方案说的与自己想的一样,便又问道:“大人鉴于目前形势,想必早有解决方案吧,要是信得过本王,可否为我出谋划策献一良计呢,不甚感谢啊”

屠松早就等元臻这句话了,于是说道:“襄王太过客气,于你献计献策,就是辅助我“暨”朝江山永固,那我就说说我的愚策;

如今都城兵力分部中您四弟呈亲王元休是一嚣张跋扈之人,也是您前进道路中明面上最大的敌人,他还想置您于死地,要得到他的帮助彻底是不可能的;

所以这条路实为不可取,宫城内的御龙禁卫军,是上皇的宫城禁军,只属于您父皇,是问都不问,碰都不能碰的大忌,所以也不可取;

现在唯一有希望的就是您六弟“元昭”越亲王的守备营虎翼军可以为之所用,从目前您俩的关系,我认为襄王可以一试啊”

元臻听到屠松说的和自己曾经的想法一样,心里有了想继续听下去的意愿,于是说道“屠大人,你这果然是一良策,我深感欣慰能与大人如此促膝而谈,可是,要接管六弟的虎翼军谈何容易啊,没有父皇的谕旨,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屠松揣摩到元臻有点这个意愿,便知道自己的希望也许就要来了,于是便用坚定的目光看着元臻说道:“襄王真心有意想接管虎翼军吗?说实话这虎翼军也只有在您手里,才能变成一支有战斗力的军队;

目前他在你六弟手里真是徒有虚表,并无实际战力啊,要想完成这交接转换,其中必然要用些手段才行,我当权力相助与您啊”

说道这里,元臻也已经明白,屠松是想让自己对虎翼军取而代之,这真是一个大胆的想法,不过从他嘴里说出来到也不奇怪,最多也只是说出了事实而已,但对于目前自己所面临的处境,这真是一个适合的机会吗?,暂且不管这些,先听听他是否真有万全,待他说完自己心里再做权衡取舍。

于是镇定的对屠松说道:“承蒙大人信任,我愿洗耳恭听”

屠松这时也想抓住这次机会,必定元臻此刻是信任自己的,于是便将自己的计划全盘托出:“前日,上皇拟旨,让我筹办每年一次的探春之节,时间定于半月之后,地点在乐阳城外的燕南山,举行游春赏景,与之随行的官员中,上皇让我先拟一名单,由他钦定,我只负责此次出行安排;

但全程的军事护卫,由上皇的禁军负责,而场地外围的安防还是给了虎翼军,而近年来,虎翼军没有出过太大的驻防失误,虽然小的纰漏有些,上皇也并不追究;

必定是由越亲王亲自统领,他又是上皇当今最信任的儿子,所以难得会有疏忽大意之心,而我们就是要利用这次难得机会,让上皇不再信任如今的虎翼军统帅,就而将其易主;

这改换之中,上皇绝不会把他唯一的大军交给外人,交给谁呢?肯定是目前几个亲王之中的一个,而目前亲王之中,我看再也没有比您更为合适的;

因为呈亲王已经掌握乐阳都尉部队,上皇不可能让他再接管虎翼军,否则庞大的军权过于集中于一人,那上皇岂能安坐皇位,其它几个皇子不是亲王,所以大可不必担心,所以您要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元臻认真听完屠松的计谋,心里隐隐觉得此人果然老辣,暗藏阴毒,越亲王于他并无怨恨,却也被他当棋子一样利用,可见自己以后还得多加防范;

可面对如今的局势,屠松必定是和自己一个阵营,还的让他为自己出谋划策,而眼前这计策也确实是一个方案,

至于怎么具体实施安排,想必屠松也早有计划,至于听不下去,元臻还是选择先缓一缓;

于是借故说道:“大人不亏是我“暨”国当朝太宰,审时度势之才却是堪称无二,这后续安排还得从长计议,万万不可大意啊,今日你我谈话,只可烂于肚内,不然将会大祸临头全家性命不保啊,时间不早了,打扰大人休息,本王深有歉意,计划之事等我消息”说完便起身准备离开

说完心中计,划屠松已经知道,如果这个计划一旦被开启,自己将会*上全家人的性命,但只要襄亲王愿意相助,那势必将事半功倍,自己离扳倒首傅贾瑞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听到襄亲王元臻对这次密谋的如此慎重,也起身回到“亲王放心,今夜密谈,只有你我二人知道,请襄王放心回宫歇息,没有您消息我不会轻举妄动。”

说完便恭送元臻出门,元臻示意屠松不必相送,随即走出门外和自己贴身侍卫开了屠松府邸;

在回宫的路上,元臻都一直在揣摩与屠松这番谋谈,在自己脑海里预先重复推演,到底这个计谋会被推向哪里?

延伸阅读

利特尔加盟  http://www.jardinsromans.com/pomm.shtml
利特尔汽车用品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鑫似锦加盟  http://www.jardinsromans.com/s396.shtml
免费加盟承德建材生意好吗?现在的中国各个城市都是大兴土木的时候,似乎开建材店创业赚钱

意大利优尼干洗加盟  http://www.jardinsromans.com/yztc.shtml
意大利优尼干洗创建于1976年并在其后几年中迅速成长为行业出众品牌,当时其他各类干洗

力喜加盟  http://www.jardinsromans.com/yq10.shtml
力喜休闲食品是一家专门从事海苔产品生产及销售的企业。公司位于美丽的海滨城市连云港市,

迦南加盟  http://www.jardinsromans.com/p9es.shtml
迦南工艺品总部坚持“品质至上、信誉为本”的原则,坚持“质量,用户至上”的经营方针以可

金玉阳光酒店加盟  http://www.jardinsromans.com/xztg.shtml
酒店于2005年4月8日开业,楼高7层,共有客房总数154间(套),标间面积25平米

华亚橡塑机械制造加盟  http://www.jardinsromans.com/yeby.shtml
青岛华亚橡塑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主要从事三pe防腐设备,新型塑料机械、橡塑机械的研究开发

华集基金加盟  http://www.jardinsromans.com/gwu0.shtml
华集基金由我国金融投资界人士、北京大学公司上市培育工程导师曾文虎先生,偕同几位高校教

金奕加盟  http://www.jardinsromans.com/yvds.shtml
金奕饰品建于1996年,于国内外商贸城——义乌是一家自研开发、生产、销售为一条龙的制

双鱼服饰加盟  http://www.jardinsromans.com/69xm.shtml
广州双鱼体育用品集团有限公司是中国比较大的体育器材和设备生产商之一。主要产品有乒乓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当伪玛丽苏穿成库洛洛第五章在线阅读

    来到千山城,叶影万万没有想到洪道人说的“分部”其实是一家肉铺!看着铁钩上挂着的各种各样的肉,叶影直接傻眼了。这差别也太大了,修者,不应该都是仙风道骨,潇洒自如的吗?他们住的地方,不应该是灵鹤仙兽成群、奇花异草丛生的吗?“师父,你确定你没有走错地方?”叶影摸了摸后脑勺,胆怯地问着。“你想象的是什么地方

  • 与权臣为邻之阵法之威,秒杀影武者【8更求收藏和鲜花】

    “林晨,考虑得怎么样,还不把种灵药的方法告诉我!再这样撑下去,你顶多撑三分钟。”影武者一边攻击林晨,一边得瑟着,他认定,不管怎么样,林晨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林晨焦急万分,他终于知道,武者之路自己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怎么办,该怎么办。”一边硬扛影武者的攻击,林晨的大脑快速的转动,思考了起来。“影武者

  • 天将龙时寒潭约定 密林截杀

    寒潭灵鱼果然是“灵鱼”,二女只第三日清晨伤势便已好了个七七八八。此时三人已从寒潭洞天出来,叶观也在二女的‘相助’之下告别了这个关了自己三年紧闭的伤心地儿。从破旧的登山包里拿出两张趁二女不注意时用相机拍下的两张照片,电量已尽的照相机则被叶观留在了寒潭,作为现代人最后的痕迹,两张照片本想自己偷偷带着,不

  • 我是一只猫天师祝福之音

    听到那话,苏晨才反应过来。魔法除了常见的元素魔法,既光火水土风雷六种以外。还有由暗影系、亡灵系、毒系构成的黑魔法;祝福系、心灵系、治愈系、植物系构成的白魔法;空间系、召唤系、混沌系、音系构成的次元魔法。这么想的话,其实苏晨的天赋不是一般的好,毕竟能在初阶觉醒出像次元魔法这类的稀有魔法。是大有前途的。

  • 快穿之从微而终之爱演的黄子稻!【求鲜花、评价】

    与从立项开始,就备受关注的创造101相比,MM视频的存在感无疑低了许多。李默也就是吩咐了龚雨花费一定宣传费用购买了各大手机商城的推荐位置,除此之外,就没有了任何宣传。也就是最初得知,创造101综艺会在MM视频上独播,这才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但也仅仅只是注意,并没有太多的感受。因为如今进军互联网界的资

  • 下堂弃妃不好惹冷面阎罗

    张磊、孔玉洁他们在外面等的焦急,只听到教室里面一阵桌椅倒地的声音,却不知道里面情况如何了。而十三鹰人员一个个都信心十足,或许他们对老大太自信了吧。大约过了几分钟的时间,教室里突然就宁静了。这时门缝一开,路小海从里面走了出来。只见他满身的尘土,眼圈处有一个明显的黑圈,应该是被击打造成的淤血。孔玉洁见状

  • 八十年代嫁糙汉在线阅读第二节

    却不想沈媛柠让两个嬷嬷来,死死的把她按在地上。沈媛柠摸了摸元湛的脸,笑道:“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只可惜投错了胎。这样,下辈子,你来做我的孩子好不好。”边说着,沈媛柠的手从元湛的脸上移到了元湛的脖子上。沈云容看出了沈媛柠的意图,惊怒道:“你想干什么。元湛是元明涣的嫡长子,你杀了她,你也不会好过!”沈媛柠

  • 请和我在一起在线阅读第六节

    全息投影画面中,一个老态龙钟的白发老人隔着护栏,向情绪高昂的人群挥手。防爆警察努力推着护栏,不至于让人群涌过来。“从这十七秒的视频中,分析出的这四名嫌疑人。”文莺暂停了画面,自动切换成热影像扫描和立体矩阵定位。“请仔细看,这个和这个,”她放大了两个人的脸。“虽然他嘶声竭力,但瞳孔微扩,脸纹平皱;这是

  • 所幸糖炒栗子+烤地瓜

    旁边拐角的早餐味道一绝,左前方的这家干锅味道也特别的好吃,尤其是他们家的干锅土豆片加五花肉。稍远一点的地方有一家鸡公煲,也是特别好吃,不过他家的量比较大,一个人吃会吃不完,当时都是跟室友吃一份。右边以前还有一家砂锅,可是现在已经找不到了,估计是关门了,他家当时的招牌是砂锅肥牛,赠送一个花卷,季缘也是

  • 纨绔王爷凰者归来在线阅读第3节

    朱由校茫然:“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也想知道为什么。”女皇塞勒红樱娇媚如花的俏颜一片迷茫。宝来王朝皇帝顿行恭锊着花白的胡须:“或许是国运?老夫自一年前侥幸得生龙魂归体后,举全国之力在王朝疆域遍寻术士古籍,集王朝百万智者之力得出些许猜测。”几名国君不约而同的提起精神,凝视顿行恭。顿行恭丝毫不受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