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邪花葬神在线阅读第7节

作者:紫墨狂书 来源:纵横中文网

人逢喜事精神爽,程友泉近来双喜临门,情人生了个大胖儿子,向他撒娇要大办婚宴,于是广发喜帖,在本城最好的东坡酒楼大摆宴席,趁此机会向大家介绍新夫人。

他年轻的时候做过包工头,从老家带一帮民工来江城各大建筑工地上打工,后来赶上房地产暴涨的大好时机,趁此机会积累了原始资金,此后跟着江城有名的鹏程地产公司的吴为发财致富,日子日渐富裕,后来开始涉足餐饮业与**业,开过酒楼跟KTV,苗欣就是他开KTV的时候认识的女人。

苗欣二十八岁,生的丰腴娇艳,用黎秀敏在家暴怒之时骂的话来说,“浑身透着一股狐骚味,顶风十里都能闻得到”,没读多少书,倒是深谙哄男人的招数,撒起娇来程友泉无有不应。

她刚刚生了儿子,穿上婚纱丰润白嫩,再由请来的形象顾问化妆搭配首饰,最后拉开房门,向新郎展示成果,见到程友泉惊艳的眼神,形象顾问收拾东西离开。

苗欣就是这时候跟他提起黎秀敏母子三人:“我给赫赫妈妈也送了一张喜帖,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带孩子们来?”

她当然知道黎秀敏懦弱的性格,两人交手多少回,对方简直是望风而逃,正面交锋的机会实在少之又少,让苗欣只能绞尽脑汁使手段暗中逼迫这个老女人带着她生的俩崽子滚出程家。

苗欣不但得到了程友泉的人,还如愿以偿保住了他的大半身家,只除了留给她们母子三人一幢赖以存身的老房子。

程友泉有了新人巴不得旧人死在哪个犄角旮旯,提起来也很是冷漠 :“让她知道也好,正好死了心。省得每次见到我都哭天抹泪。”

事实上两人离婚大半年,连个照面也没打过,最后一次还是在民政局领离婚证,黎秀敏穿着条半旧的裙子,披头散发,泪眼婆娑,加之长久失眠的折磨,苍老憔悴,别提有多倒胃口了。

他以为,前妻是无论如何也没有勇气出现在他的婚礼现场,因此在东坡酒楼的大厅里见到特意打扮过的黎秀敏带着俩儿子,旁边还陪着一名身材高挑,面相看着就不太好惹的年轻人,极为意外。

年轻人瞧着还有点眼熟,情况复杂,他一时没来得及想起来这年轻人的名姓,准备先把前妻跟俩儿子解决了,省得丢人现眼。

“你怎么来了?”程友泉当着满堂宾客的面,勉强挤出一点笑意,眼神里却透着狰狞急促之意,不耐烦的压低了声音催促:“没事干就赶快带着孩子们回去吧!”

越快滚蛋越好。

朱霄冷冷瞟了他一眼,虽然表情漠然,但极难让人忽视他的存在。

程赫连爸也不肯叫,还狠狠瞪了他一眼,父子之间已经势同水火。

程旭从孟曲身后探出头,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越加肥胖的程友泉,总觉得这个爸爸跟他记忆之中的爸爸略有出入,不但体格胖出不少,连表情也很是陌生,一声“爸爸”卡在喉咙里,半天都没叫出来。

“尊夫人发喜帖给我,我们母子也不好不来吧?”孟曲挑剔的目光扫过面前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总觉得他像刚出炉的肥猪肉,油光水滑都是金钱打理出来的效果,多见几次都要腻味的慌。

苗欣闻声而来,笑着上前来拉她的手:“姐,你能带着孩子们来,我真是太高兴了!是吧老程?”

程赫扭头,不愿意看到苗欣那张志得意满的脸。

小哭包程旭朝她翻了个白眼:“坏女人!”他们同学都嘲笑他爸爸被坏女人拐走了。

孟曲温和可亲犹如亲姐姐:“既然你请了我们母子三人,我们无论如何都要赏你这个薄面。我就怕你一会知道了我的来意就高兴不起来了。”

苗欣肩头灰影一闪,有个小东西快速爬上她盘起的头发,伸出尖牙尝试找到下嘴的地方,朱霄惊讶——那不是噬魂兽吗?

这玩意儿长的像阴沟里的老鼠,偏偏长着一张蝙蝠的脸,又没有蝙蝠的翅膀,脚爪尖利,足可撕碎生魂,脚趾之间还连着薄薄一层膜,能在忘川河里泅水。

孟曲用力回握苗欣的手,生生把她面上虚伪的笑容给捏散了,让对方都怀疑自己的手指骨要被捏断了,不由尖叫:“你做什么?”

“不做什么,你肩上有个东西。” 孟曲在她肩上轻拍了两下,从她脖子后面拉出来一只噬魂兽,那小畜牲在她掌心瑟瑟发抖,还试图呲牙吓唬她。

苗欣看不见她手里捏着的噬魂兽,只感觉肩膀要被她两巴掌卸下来,疼的抱着膀子尖叫不止,连忙向程友泉求救:“老程救我——”

此刻婚礼快要开始了,司仪已经上台,近处的宾客从孟曲带着俩孩子跟朱霄进来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已经在窃窃私语,苗欣的尖叫如同骤然炸响的鞭炮,将远处宾客们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众人发现居然是程友泉的前妻与现任的大戏,都竖起八卦的天线,纷纷看好戏。

程友泉恼恨不已,环顾左右,笑脸都快陪不住了,宾客们的目光如同戳在背后的暗箭,他都觉得自己快被扎成了刺猬,暗暗埋怨苗欣多事,非要给前妻送喜帖,更厌恶黎秀敏竟然敢跑到前夫的婚礼现场大闹。

凭什么啊?!

谁给她的胆子?!

“你够了!”程友泉心疼的扶起苗欣,小声呵斥孟曲:“没事儿赶紧走,别在这捣乱。”

“不不,我还有事儿呢。”孟曲伸开掌心给他看,对方露出被戏弄的恼怒:“什么啊?”

噬魂兽是地府至阴之物,凡人的眼睛自然看不到。

“算了。”孟曲也不是什么善心鬼,手掌松开,噬魂兽顺着苗欣的裙子又爬到了她肩头,很快顺着她祼露的脖子钻了进去,藏进了她的皮肉之中。

苗欣总觉得后脖子有些痒痒,好像有什么东西顺着皮肉钻了进去,她不自在的摸了一把,什么东西也没摸到,重整战力再次炮轰孟曲:“你到底想做什么?”

孟曲弯眼笑:“我跟程总离婚的时候,他说做项目把家中积蓄全都赔尽了,还倒欠了几百万的外债,没想到才过了半年,程总就能有这么大排场办婚宴,因此请了一位律师,就夫妻共同财产的分割再行追诉。”

这些东西还是近几日朱霄向她普及人间律法,顺带着教给她的,孟曲自己可是一窍不通。

不但如此,朱霄还对黎秀敏与程友泉离婚之时的详细状况做了深入的调查,凭着自己的人脉掌握了第一手的证据。

“来来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请的律师朱霄。”

“朱律师?”

程友泉久在江城,不比孤陋寡闻窝在家里做主妇的黎秀敏,对朱霄的大名可谓如雷灌耳。

朱霄是江城最有名的霄汉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之一,举凡他接的案子从无败绩,这就导致他的律师费以分钟计算——奇贵无比。

江城的富豪们遇上离婚或者争遗产的问题,都喜欢请朱霄做代理律师,图的就是个安心。

程友泉倒是想打进江城的富豪圈子,可是以他目前的身价还差的太远。不过这不妨碍他闲时做美梦,在了解江城有名的富豪之时,顺带着了解一下他们的御用律师,于是对朱霄这张脸也有些印象。

“哎呀,如何敢劳动朱律师大驾?”经前妻介绍,程友泉好像见到了久别重逢的老友一般,熟稔的上前搭话:“我前妻这里有点毛病。”他指着脑袋示意:“我不知道她是怎么请动朱律师的,但还是要跟朱律师说一声,以她手里的那一点存款,恐怕连付朱律师的律师费都不够。”

朱霄面无表情,说出了踏进东坡酒楼的第一句话:“我看脑子有病的是程先生吧?”作为对热情的程先生的回报。

他个头太高,站在程友泉面前,居高临下的藐视着这个肥胖的男人,看到他印堂之上红光渐退,这也预示着程友泉的十年大运已经走到了头,接下来便要行霉运,便懒得费话,迈开长腿踩上红毯直接向着典礼台而去。

台上举起话筒正要说话的司仪看到朱霄走来,比肥胖的新郎程友泉还更像新郎,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他离的太远,刚才还忙着跟同事调音箱对流程。

朱霄睥睨台下宾客,步伐不停,很快就站在司仪面前,向他伸手:“麻烦给一下话筒。”

司仪傻愣愣递给他,俊美的年轻人难得露出一点笑意:“多谢。”却用眼神示意——你可以滚下台了。

司仪晕晕呼呼下台之后,才后知后觉想起来,特么这是哪家的婚庆公司派人来抢活儿,也太无耻了吧?

但对方气场十足,导致他未战先怵,正站在台下发愁,只听得台上年轻人开口:“各位来宾大家好,我是程友泉先生的前妻黎秀敏女士请的律师朱霄,她对离婚财产有点异议,本着替程友泉先生认真负责的态度,在他再婚之前先把前面一段婚姻的离婚财产分割清楚,并祝程先生与苗女士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全场来宾连同新郎新娘都傻住了,好像没反应过来要阻止他讲下去。

还有认识朱霄的激动不已,悄悄向朋友普及:“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朱律师,替林首富打赢遗产官司的那位朱律师啊……”

“真的?”

朱霄不紧不慢的打开文件袋,又对着话筒补了一句:“哦说错了,两位已经生了贵子,那就祝新郎新娘三年抱俩。”

延伸阅读

BCTC加盟  http://www.poetryblogrankings.com/gq47.shtml

美丽妈妈加盟  http://www.poetryblogrankings.com/g6jj.shtml
“美丽妈妈”是上海壹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产后健康管理中心品牌,这是国内家从事产后

小绵羊家纺加盟  http://www.poetryblogrankings.com/spqs.shtml
小绵羊家纺加盟_公司简介小绵羊家纺成立于1995年,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小绵羊家纺已经

帝肯饮水机加盟  http://www.poetryblogrankings.com/nx4c.shtml
帝肯饮水机销售商用沙冰机、现磨豆浆机、炸炉、扒炉、煮面炉、保温柜、汉堡机、商用电磁炉

三分饱烩烧饭加盟  http://www.poetryblogrankings.com/unvm.shtml
三分饱定位为“线上+线下的现做快餐”,主打外卖市场,目标是实现全城30分钟送达。三分

梦典卫浴加盟  http://www.poetryblogrankings.com/3lu.shtml
佛山梦典卫浴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生产、研发、销售、服务为一体,专业生产厨房、卫生间系列

水晶之恋KTV加盟  http://www.poetryblogrankings.com/uc56.shtml
水晶之恋KTV娱乐场树立良好的企业精神和风范,为宾客提供优质的服务文化。绚丽激情的视

群晓加盟  http://www.poetryblogrankings.com/nxih.shtml
群晓健身器材总部主营保温杯,厨具,等一系列产品,经工商部门批准注册,永康市群晓五金制

艺达加盟  http://www.poetryblogrankings.com/ny1j.shtml
中山市艺达灯饰制造有限公司座落于中国经济发达的珠江三角洲地区,被誉为“中国灯饰之都”

贵州海洋宝宝加盟  http://www.poetryblogrankings.com/g3ce.shtml
贵州海洋宝宝婴童服务有限公司,是安子集团(深圳)在贵阳成立的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品牌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夫人,我们一起蒸包子之进入**(2)

    由于等待时间太久太无聊,舒航有些迷迷糊糊的,就快要睡着了,这时只听“叮”的一声,**正式开服。开服的声音使舒航的的脑子清醒了很多,意识也随之沉浸到了**当中。“请选择你需要的职业!”一晃神,整个人便来到一处大殿之中,大殿两侧共有八座雕像,对应的职业分别为战士,骑士,射手,法师,刺客,牧师,猎人,器械

  • 不止喜欢之二重山(2)

    长阳修士开始主持比赛;“我安排弟子带你们参观长春道的二重山,参观完以后,正式开始比赛。”他卖着关子,神秘的笑着。“我可以提前告诉你们,这次考试的答案,就藏在二重山!祝你们好运!”说完,一位名叫‘孟道’的弟子,带着新生进入二重山。(注释:孟道是第二代弟子、华一横他们这批新人,也属于第二代弟子)(注释:

  • 孟婆的假期在线阅读道经

    第十章:【道经】朗朗晴空,偶尔飘过几朵白云,在通往仙踪林的道路上,有一老一小不知在争论着什么?只见……“怎么样,要不要买”老头继续蛊惑着燕飞,“只需十块下品灵石而已,要知道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燕飞摇头苦笑,这老头还不死心啊!“我说老人家,你怎么证明给我看,这本书是不是真的?“这个简单”老头随手

  • 邵小姐和保镖结婚了分歧

    三人一同看去,见半老女人已从地上坐起。她小心拨开耷在额前的一缕乱发(沾有玻璃碎渣和血渍),一边整理粉紫色带浅白条纹的对襟睡袍,一边继续幽幽地说:“我洗完澡正拿吹风机吹头发,它突然从镜子里出现。”“它说它是Satan的使者,要带我接受什么审判,边说边拽住我的头发死命往镜子里拖。我听到玻璃碎裂的声响,紧

  • 胖倾一世在线阅读第八章

    被卡普训练了三个月后,陆恒道就被卡普带着出海追捕海贼进行历练,在卡普的关照下陆恒道随着一天天的残酷训练和历练,从开始的畏手畏脚的性格变得狠辣果断起来。一年后陆恒道的战力也达到了这个世界的中等水平也学会了说日语,期间陆恒道跟着卡普去了趟东海探望了下这个世界的主角卡普的孙子路飞,见到路飞的时候路飞才五岁

  • 陛下别低头啊之第一章(1)

    轻盈的飘落下来的优雅之花,在落地的瞬间迸发成漫天飞舞的粉色花瓣,在微光中慢慢显示出身形的男孩缓缓地睁开了眼睛,那炯炯有神的双目衬托出他的爽朗和阳光,他微微勾起嘴角笑着,缓缓抬起了左手扶着刀,用洪亮的声音告诉了所有人关于他的名字——“咱的名字是陆奥守吉行。没错没错!就是作为坂本龙马的佩刀被人所熟知的…

  • 重生之被迫争霸第一章在线阅读

    1991年九月一日国王十字火车站9¾月台,一身保守紫罗兰色长裙,黑发及腰仅以单根紫绸轻束的少女康妮在自家小精灵的带领下突然显影。霍格沃茨特快喷出的蒸汽,让一直认为活在书里世界的康妮这才有了几分真实感。“我亲爱的小小姐也到了去霍格沃茨念书的年龄了,尼亚真是太高兴了!”穿着洁白茶巾的家养小精灵闪着那双含

  • [HP]命运·千年后第8章在线阅读

    第八章潜伏者的计划!嗒!嗒!嗒!那种脚踏地面的响声越来越响,已经渐渐的能够感到他们人的气息了,斯沃特的表情也一下变得凝重起来。那男人虽然挡下了斯沃特的一击,不过却也是狼狈的向后退了数步,站定脚步后他没有选择再次和斯沃特交手,而是选择了保持距离,等待着外面的人进来,然后再将这个地球人抓住。他耗的起,斯

  • [肖战]追光者第七章在线阅读

    伴随着龍尘的修行,他的剑招越发不凡起来,虽然都是基本招式,可是在他的不断参悟下,原本普普通通的剑招,变得招招致命,更有甚者,可以堪比灵阶下品秘籍“狂风斩!”龍尘猛然拔剑,一道青色旋风快速凝聚,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激射出去,所过之处,狼藉一片。狂风斩,清风剑派五大秘籍之一,灵阶上品,放在外界,是人人都

  • 墨舞风清之他是“老实王”的后代(2)

    眼见胖墩儿举起步枪要崩了王酒贵,社员们都吓的屏住了呼吸。大伙儿都知道,胖墩儿十三岁上就参加了白洋淀里的雁翎队,烧过日本鬼子的炮楼,刀劈过好几个狗汉奸;他平时疾恶如仇,最恨这些背地里使阴招的小人。尤其像王酒贵这种人渣,外加上他媳妇儿“毒蘑菇”,都是村儿里有名的“万人腻”,平日里狗眼看人低,瞧不起这群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