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神话三国之无双天帝之被抓,奇怪?(6)

作者:浮生弱杀 来源:飞卢小说网

清河不净世

“我的天呀!这不净世也太宏伟了吧。”玉云若边走边惊叹。

“小云若,下次我带你去莲花坞看看。”魏无羡在玉云若耳边说。

“这些是大哥新加的护卫,自从岐山温氏派人前来传讯之后宗主就派人加强了防护。”孟瑶向聂怀桑介绍不净世最近状况。

“传讯?”聂怀桑觉得疑惑。

“二公子还不知道,最近温宗主派人前来传讯,说是要各大仙门世家至少要选出一位内门亲传弟子前往岐山听训,不得有误,否则就要…”

“就要怎样?”聂怀桑打断孟瑶的话。

“温氏就要派人来请。”孟瑶接着说。

“各大仙门世家?那就是说我们也在其中,他们蓝氏有听学,他们倒听训。”江澄看了看魏无羡和蓝忘机说,觉得温氏真是可笑。

“人家蓝氏听学可是各仙家子弟争着要去,他这个听训却是前来抓人,这哪是听训啊?分明就是抓人质。”魏无羡也清楚的吐槽道。

玉云若在一旁窃喜,幸好自己没入任何的仙门世家,果然不是主角的命呀。

“内门亲传弟子!不是,聂氏的亲传弟子就我一个人啊!这可如何是好啊,不行不行,我得去问问我大哥。”聂怀桑一听,害怕呀,他可不想去什么岐山温氏听什么训。

“问我什么?”一位男子从门口走出来,背上背着一把刀,气宇非凡。

“宗主。”所有人行礼,玉云若虽然不认识,但也很识趣的跟着行礼,聂明玦也回礼。

“不愧是赤锋尊,人如其名。”江澄在他们那一团嘀咕。

“无怪乎怀桑最怕他哥。”魏无羡也小声的说。

“怀桑,你刚才要问我什么?”聂明玦问聂怀桑。

“没,没什么。”聂怀桑怯怯地,不敢再说什么。

聂明玦跟魏无羡、蓝忘机、江澄寒暄了几句,便将他们请了进去。

聂明玦本是想将薛洋就地正法,但被魏无羡阻止了,魏无羡觉得事态未明,待查清楚之后再处置,薛洋也更是威胁道,若是动了手,不净世的下场可能会和栎阳常氏一般,孟瑶几句话说的条条有理,聂明玦便下令让人暂时先将薛洋押入地牢严加看管。

晚上聂明玦宴请大家,魏无羡拉着玉云若在蓝忘机房间的屋顶上喝酒。

“小云若,有没有觉得这清河的瓦片就是比姑苏的糙啊?硌得慌。”魏无羡躺在屋顶,动了动身子吐槽道。

“魏婴,你有没有什么害怕的东西呀?”玉云若喝了口酒,望着天空问。

“狗,我怕狗,小时候最深的记忆便是被狗追,所以一直都很怕狗,你呢?小云若,你最怕什么?”魏无羡也没有隐瞒她,而是选择告诉她,之后又看着玉云若问。

“其实我有很多怕的东西,我怕蛇,怕血腥的场面,怕……”怕自己在现实世界的家人过的不好,担心她,虽然来到这里已经十几年了,但仍是牵挂他们,玉云若看着手上的珠串回答着。

“这珠串居然有星点,好像星辰一般,真美,你说这是你从小戴到大,是师祖送你的吗?”魏无羡默默的将她害怕的东西记下,又见她看着珠串入神,那珠串在黑夜中发着青色的荧光,每颗珠子中有星星点点,甚是好看,笑着好奇的问。

“不是,但是它对我很重要,我施了道法在上面,它现在在黑夜里能一直维持光亮,也算是有灵力的灵器了,倒是你呀,其实狗很可爱的,你这是心理问题,童年对狗有阴影,下次你若是遇到狗,我会帮你的,但若是以后有血腥的场面,你要帮我遮挡,好不好?”玉云若摸了摸珠串,之后看向魏无羡,跟他约定道。

“好,一言为定,小云若,你真好。”魏无羡也看向她,眼里尽是柔情,心中则是暖情,他似乎越来越喜欢这个丫头了。

魏无羡和玉云若枕着手看着夜空,一会儿一旁的魏无羡的呼吸声变得轻缓,玉云若转头看向他发现他睡着了,轻唤了两声,没有反应玉云若觉得肯定睡着了,魏无羡长得俊俏,睡姿也是潇洒惬意,让玉云若看的入迷,她承认,这个男孩已经入了她的心,虽然每日打闹,但对他是心动的。

“魏婴,我师父和蓝翼前辈是挚交,蓝氏也算有我的一份义务,这珠串便送给你,让它能给你光明,即使是在黑夜中,也有一个能为你照亮的光芒,它对我很重要,我把它交给你了,这是我给你的星辰,也是我的星辰。”玉云若动作轻柔地拿起魏无羡的手,将珠串戴入他的手上,也算是将她的念想交在他身上了,附身在他脸颊轻轻留下一吻。

刚好这时蓝忘机的房门打开了,蓝忘机握着剑出来看向他们,玉云若飞身下去,两人互看了一眼便启程回云深不知处。

他们走后,屋顶上的魏无羡睁开眼睛,抬起手看着手腕处的珠串:“你就是我的星辰,更是我的阳光。”魏无羡扬起笑容轻声道。

蓝忘机和玉云若走后第二日,温晁便带着人来到不净世大开杀戒,聂明玦受伤,孟瑶因杀了一个一直侮辱他的总领被聂明玦逐出不净世,薛洋更是趁乱逃走了,魏无羡和江澄回了云梦。

路上,玉云若和蓝忘机赶着路,突然脚下一空,两人赶紧运用轻功飞起,又飞来几根铁链攻向他们,都敏捷的躲开了,蓝忘机被一个穿黑衣的男人一脚踹开,蓝忘机退了几米稳住了身子,玉云若赶紧飞到他身边警惕的看向对面的人。

“温逐流。”蓝忘机看着前面的人道,之后从路边的树丛中围上来了几个人拦住他们,温晁也在其中。

“蓝湛,你不是很嚣张吗?还不是落在了本公子的手里,这样,你跪下,乖乖把阴铁交出来,我就饶你们一命……你知道吗?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高高在上的样子,你以为你是谁?你不过就是我们岐山脚下的一只蝼蚁,温逐流,给我打。”温晁特嚣张的对着蓝忘机说,但蓝忘机根本没有搭理他,而玉云若则是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顿时怒了,指挥一旁的温逐流。

蓝忘机挥出一道魏无羡自创的破魔符咒攻向他们,趁机拉着玉云若走了。

云深不知处后山

在温旭用剑攻向蓝启仁时,蓝忘机抚着忘机琴,玉云若抚着玉清琵琶从天而降,将温旭击开。

蓝忘机一记弦杀术激起一段气流攻向温旭和温氏弟子,趁机扶着蓝启仁带着众弟子进入寒潭洞,因为寒潭洞内有封印,非蓝氏弟子没有抹额者无法进入,温旭便在洞外屠杀蓝氏子弟,苏涉怕死把方法都供了出来。

蓝忘机不忍,拿着阴铁欲出去。

“忘机。”蓝启仁叫住他。

“叔父,就是在这里,蓝翼前辈告诉我,为人处事当问心无愧!”蓝忘机坚定地说完正欲出去。

“蓝湛,等等,我与你一同去,我们在这里承诺过,你不能丢下我。”玉云若拉住蓝忘机,也很坚定,她玉云若虽没有什么拯救苍生的大仁大义,但承诺过的事,她一定要做到。

“嗯。”蓝忘机见她如此坚定也点头答应。

“蓝老先生,这是蓝翼前辈送的玉簪,其中有蓝翼前辈的灵力,现在便让它来保护你们吧。”玉云若取下发髻间的祥云玉簪,在玉簪上施法将结界加固,即是蓝氏的东西便应该用在保护蓝氏上。

玉云若和蓝忘机执剑一同出去。

温旭可不是什么善茬,并不打算放过苏涉,挥剑砍向苏涉,被蓝忘机一道法术将温旭的剑击开。

蓝忘机和玉云若走出来。

“蓝忘机,你终于出来了。”温旭瞪着蓝忘机说。

“放了他们,撤出云深不知处。”蓝忘机冷言。

“阴铁呢?”温旭给手下使了个眼神,温氏弟子便拔剑围住他们。

“撤出云深不知处,我去岐山。”蓝忘机依旧冷言。

“好,放了他……对了,你不是很厉害的吗?来,给我打断他一条腿。”温旭见他这么识趣,便把苏涉放了,正走了几步又想到什么返回来,让手下的人打断蓝忘机的腿,他一直不满蓝忘机这种态度,觉得他自以为高高在上。

“你有病呀!蓝湛!你们欺人太甚了!呃……”玉云若想去阻止,可手被温氏弟子扣押住,动弹不得,生生看着蓝忘机的腿被温氏弟子用剑鞘打断,蓝忘机单膝跪在地上,但面色却忍着没有发出喊痛声,阴铁从他怀中掉了出来,玉云若顿时急了,胡乱挣扎,被温氏弟子一个手刀打晕倒在地上。

“不要伤害她!”蓝忘机见玉云若被打晕,顿时急了,不顾伤势想要去扶她,但被温氏弟子紧紧扣押住。

“哼,看来蓝二公子很在乎这个女人呀,来人,将这个女人给我带回去,好好看管!若是蓝二公子有任何的不顺从,那就要小心这个女人的命了。”温旭见蓝忘机这么着急玉云若,顿时想到了什么,让手下的人将玉云若带回岐山,用来威胁蓝忘机。

蓝忘机只能顺从的跟他们走。

岐山

玉云若醒来发现自己身处在地牢中,地上全是干草,地牢的环境潮湿阴暗,而且旁边的一间封闭的房中传来犬吠声,她看了看自己身上,只有她的佩剑被收了,玉清铃和乾坤袋都还在,她无助的靠着地牢的墙壁,真不是主角,被抓了还要关在这阴冷的地方,还那么黑,她也担心蓝忘机,不知道温氏的人会对他做什么,还有他那受伤的腿,不知道怎么样了?她也摸清了这个世界温氏便是大反派,她真的很无助,该怎么办呀?逃也逃不掉,难道她玉云若就要在这里歇菜了吗?

各大仙门世家子弟齐聚于岐山,唯独不见姑苏蓝氏的人,魏无羡担心发生了什么事,江澄觉得蓝忘机可能藏起来了,毕竟阴铁还在他身上,但魏无羡就觉得不对劲。

“温二公子到。”随着一道温氏弟子的喊声,温晁从石阶上走下来。

下面的各世家子弟都懒散不情愿,魏无羡则是摸摸他的“随便”,又东张西望就是不去看温晁。

“瞅瞅你们一个个的德行,就跟没睡醒的癞皮狗一样……还不带他滚过来!”温晁见他们那副模样觉得不屑,之后又道。

众人往后一瞧,只见蓝忘机握着避尘步态缓慢且稳地走过来,让人看不出他的腿受伤了。

“蓝湛!”魏无羡见到蓝忘机又惊又喜,魏无羡还想问他什么的但被江澄给拉了回去,叫他勿生事端,其实魏无羡只见到蓝忘机一个人时心里尤生不安,为什么不见玉云若?但又想到玉云若不属于任何世家,没有出现在这里很正常,虽是这么想但心中的不安却越强。

温晁要缴剑所有人都不愿,魏无羡为了不给云梦惹祸便主动的第一个交,江澄虽有不服但也还是上交了,蓝忘机也主动的交了,魏无羡很是担心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倒是金子轩还挺有骨气的说剑在人在,温晁觉得他不识抬举正欲叫人动手时,绵绵上前言礼,温晁看她长得不错还识抬举便卖了个面子给她,没有动金子轩,绵绵劝金子轩以大局为重,金子轩才不情愿地的将剑上交。

温晁给所有仙门世家子弟发了一本《温门菁华录》,要他们背诵,每日的清晨,晌午,日暮时分会找人背,背不出来家规处置。

第二日,温晁找人背,所有人都不背,然后就点了蓝忘机、魏无羡、金子轩,蓝忘机很冷的说不会,金子轩也很傲气的说不会,倒是魏无羡为了缓和气氛举了举手,活动活动了一番筋骨后给温晁背起《蓝氏家规》来,气得温晁罚他们去菜园——挑粪。

岐山菜园

魏无羡想向蓝忘机询问阴铁和玉云若,但蓝忘机明显为了不连累他而选择不说,正在魏无羡拉住蓝忘机时被温晁一鞭子抽开,之后魏无羡惹怒了温晁被温晁关去地牢。

温氏地牢

玉云若一个人坐在地牢数着枯草,突然听到外面有声响,便见到温晁带着魏无羡进来。

“看,你的老朋友,现在知道为什么蓝忘机这么顺从了吧?”温晁给后面带着铁链的魏无羡指了指被关住的玉云若。

“魏婴,你怎么会!温晁,你抓他来着做什么?”玉云若跑到牢门前问,想到那边的犬吠顿时慌了。

“小云若,你没事吧?他们有没有为难你?别怕,我来陪你。”魏无羡见到玉云若很是惊讶,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蓝忘机会这么顺从了,魏无羡也怕玉云若受了苦,站在她那间牢门前握着她的手问。

“想关一起?想太美了,去,把他带到那边去。”温晁邪笑一下。

“温晁,不要!不要!我去,让我去,我换他!”玉云若着急的喊,她不能让魏无羡去那边,如果她没猜错的话那里边应该是一只狗,而且块头还不小。

“小云若,别担心,这温公子给我特别准备了一间厢房,你别跟我抢。”魏无羡看出了玉云若的慌张,他猜到这里边一定不简单,但是他不可能让玉云若去冒险,故作镇定,还开起玩笑,但魏无羡一进去后便退出来了,眼里净是恐惧,身体也在颤抖。

“害怕了?哈哈哈,我们魏公子害怕了,魏无羡,你说说你要是跟它共处一室,还能看得着明天的太阳吗?”温晁嘲讽他,一把把魏无羡推进去,让人把门关上。

“开门!啊!开门呐!”魏无羡望着比他大好几倍向他张着獠牙的大狗,绝望的拍打着门。

“魏无羡,如果你能活到明天,我便放你一马,你若是死了,那就只能怪你那张自以为是自作聪明的嘴,你就乖乖待着,好好跟它享受这漫漫长夜吧。”温晁说完便带着人离开了。

“温晁,你个王八蛋,混蛋,老魏,老魏,你没事吧?”玉云若着急的喊着,她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而魏无羡那边传来惨叫声,玉云若想用玉清琵琶用音律击向牢门却发现根本没有用,那些门不知道是用的什么材料做的,根本击不开,而玉云若的音律攻击力根本没有蓝忘机的忘机琴那么厉害。

“小云若,别担心,我一定不会死的。”魏无羡虽这么说,但心里则是怕的要死,手无寸铁赤手空拳挡着那只大狗的攻击,身上早已布满伤口。

玉云若听得出来魏无羡是在安慰她,跪坐在地上,耳边都是魏无羡恐惧的闷哼声,狗的犬吠声,魏无羡撞到墙的声音,心里净是绝望、无助,看着自己的手抓着玉清琵琶咯吱咯吱响,心口则是传来阵阵疼痛,深呼吸却还是像缺氧一般,无人看到她的眼睛变得猩红,额间隐隐显现着一个红色的印记,身上的玉清铃响个不停,上面的灵力压制着她身上的戾气,因为魏无羡那边是差不多是封闭的空间,而牢中也无人看管,所以根本没有发现她这一现象。

温宁来到地牢时看到玉云若独自一个人抱着一把琵琶跪坐在地上,眼神空洞无神,而走廊尽头传来打斗声。

“玉姑娘,玉姑娘!你没事吧?”温宁着急的跑到玉云若牢前喊她。

玉云若没有回答温宁,而是抬头看了他一眼,温宁看到玉云若的眼睛闪过猩红,但很快又恢复了平常的瞳色,但还是被吓了一跳。

“温宁?温宁你快去救魏婴!”玉云若看清前面的人是温宁,在云深不知处接触过他,知道温宁是一个单纯善良的好孩子,她现在能求助的只有他了。

“好……魏公子,你没事吧?”温宁用蟾酥针从门下方的一个用来送吃食的洞中飞针刺中那只大狗的神经,倒在了地上,之后再从那叫魏无羡。

“温宁!”魏无羡看到那针还以为是温情来了,但后来发现是温宁,便尽力挪到门边去。

“魏公子,你的伤,哦,我给你带药了,这是补气丹可以帮你固本培元,还有这个,这是凝血草,外敷的不可内服。”温宁将他带来的药都一一交代给魏无羡。

“魏婴,你怎么样?还好吗?”玉云若能从那边看到靠在门边的魏无羡,脖子上都是血,着急的问,而且听他的的声音就能感觉一定很虚弱。

“小云若,你不用担心,我魏无羡命大着呢,不过是受点伤而已,温宁你先回去吧,别让他们发现你了,我魏无羡先在这谢过你了。”魏无羡吃了一粒补气丹,再回复玉云若,但又担心连累温宁,便向他抱拳行礼致谢。

“魏公子,你不用跟我说谢的,那我先走了。”温宁也怕被发现,说完就离开了。

“小云若,你怎么哭了?没事的,我经常受伤的,而且温宁不是给我送药了吗?没事的,别哭了好吗,怪丑的,嗯~”魏无羡看着玉云若跪坐在地上,抱着玉清琵琶哭着不说话,看着怪心疼的,他从没见过这样的玉云若。

“魏婴,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今夜的你我救不了,之前蓝湛被温旭打断腿时也救不了,觉得自己真的丢我师父的脸,丢我晓师兄的脸。”玉云若真的觉得自己很没用,她很难想到若是今夜没有温宁,魏无羡会怎么样?

“小云若,你先别哭了好吗?蓝湛他怎么了?还有为什么你会被抓到这里?告诉我好吗?”魏无羡轻声的安慰她,不想让她再哭下去。

“温旭烧了大半个云深不知处,杀了好多蓝氏子弟,温旭还打断了蓝湛的一条腿,云深不知处多好看的地方呀!就这样被烧了一大半,蓝氏的弟子多好呀!现在……”玉云若想起她看到的一幕幕,眼泪止不住的流,这个世界太可怕了。

“什么!怪不得蓝湛会那样,云若,你别哭了,等我们出去会变好的。”魏无羡终于明白蓝忘机为什么躲着他,原来是害怕连累他,但是看着玉云若还在那边哭,心疼的想过去为她擦眼泪,抱抱她。

“魏婴,等我们出去后将温旭和温晁套麻袋,一个打断双腿,另一个则把他关狼窝里,给你和蓝湛报仇好不好?”玉云若用手抹了抹眼泪,看着魏无羡邪恶的一笑。

“小云若!你!你怎么了?”不知道为什么魏无羡看着她的眼神觉得脊背发凉,而在她眼中似乎闪过一片猩红。

“我怎么了?你怎么这么看着我?哦,我这里还有药,给你吧,你伤的这么重,一定很疼吧,我跟你说啊,一定要把这只狗给灭了。”玉云若奇怪的看着魏无羡,如果她没看错的话魏无羡是用被吓到的眼神看着她,她怎么了嘛?可是没有什么异常呀,刚刚似乎温宁也这么看着她,但是怎么想都没办法想明白,倒是想起自己有随身带药的习惯,拿出来想扔给魏无羡。

“不,不用了,温宁的药很好,你的先留着以备不时之需,还要留给蓝湛呢…小云若你不是会弹琵琶吗?能不能弹给我听?”魏无羡发现她似乎并不知道,觉得奇怪,但是并没有说出来,而是转开话题。

“好,我给你弹《琵琶行》。”玉云若很听话的给他弹她很拿手也很喜欢的曲子。

第二日,温晁把魏无羡带走了,魏无羡在温晁没发现时把蟾酥针给拔了,那狗也就醒了,没让温晁发现异常。

再过几日,温晁不知抽什么风让各世家子弟去暮溪山夜猎,玉云若也在其中。

“我的天,也真是够了,好不容易能见着阳光,却又是去送死的,蓝湛,你的腿怎么样?我这里有伤药,我给你上点药再走吧,不然拖了这么多天伤势会恶化的。”玉云若扶着蓝忘机走在队伍后面,玉云若担心蓝忘机的腿会越来越严重,毕竟在岐山肯定不会有人给他上药的。

“无碍。”蓝忘机没有推开玉云若,但是他也怕会因此惹到温晁而连累玉云若,他看得出来玉云若明显比前几日瘦了很多,可想她受了多少苦。

之后所有人分散开来找,玉云若便一直扶着蓝忘机走。

魏无羡见蓝忘机这般想上前帮忙,被江澄拉住,但魏无羡可不是那种会怕事的人,过去要背蓝忘机,可蓝忘机不愿意,魏无羡只好去求温情,温情以让大家休息喝水为由让蓝忘机能歇息一下。

玉云若扶着蓝忘机到石头上坐着,蹲下要给他脱鞋擦药,魏无羡则是去打水了。

“做什么!”蓝忘机赶紧护住自己的鞋,惊讶的看着玉云若。

“擦药呀!还能做什么?你这样不行的,要是恶化了腿可能会落下病根,我跟你说呀,别拦着我,一会就是把你压地上我也要给你擦!真是的,你说长得这么帅的这么完美的一个人要是有缺陷了那不可惜了吗?”玉云若挣开他的手,威胁他道,不顾他同不同意扒下他的鞋袜,卷起裤腿倒了些药在手心,耐心的帮蓝忘机擦药。

蓝忘机哪被女子这般对待过,脸刷的红了起来,不自然的轻咳一声。

“怎么了?弄疼你了?我不是医师,我不敢断言你的伤势如何,所以我会很轻的,你忍一下,一会儿就好了。” 玉云若以为是自己弄疼他了,就放轻了手中的力度,专心的为他擦。

蓝忘机没有啃声,眼睛看着玉云若那认真的模样入了神,心中很暖。

“好了,一会儿我扶着你走,你尽量减少这条腿的着力度。”玉云若收好药后很贴心地为他穿好鞋袜。

“谢谢。”蓝忘机很真诚地说,心里很感动。

“我们是好朋友,之前不是结拜过了吗,别见外,再说了,我不比老魏他们,需要顾及那么多,我现在也算是孤家寡人的,连累不到谁的,所以别想着怕连累我哈。”玉云若坐在他身边笑着说,她知道蓝忘机是怕连累到她和别人,但是她在这个世界中除了她师父和晓师兄,便只有后来认识的魏无羡和蓝忘机他们了。

蓝忘机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她真的很好。

温氏的人找了四周都没有找到藏妖邪的洞穴,但魏无羡一道符咒便解开了迷雾,发现了藏在云雾中的洞穴。

温晁兴奋地叫他们进洞,洞内黑漆漆的,拿着火把才能视物,石洞内的环境险峻,绵绵一脚踩空差点摔下石坡,温晁嫌她叫的太大声,怕她的声音惊动洞内的妖邪,便一鞭子抽向她,被金子轩拦下来,温晁就又来了一大波什么所有的人都是他脚下的狗什么的,反正特嚣张的话,之后让他们继续走,但前面根本没路了,石坡下一片漆黑,根本看不到底。

“这下面根本就看不清,你以为我们是夜视眼呀!你要是那么厉害自己下去呀,躲在背后算什么呀!啊!”玉云若觉得温晁过分了,正抗议呢,被温晁一把推了下去。

“小云若!”一旁的魏无羡赶紧跳下去护住她,两个人一起滚到石坡底下停了下来。

“小云若,你怎么样?”魏无羡忍着自己身上的疼痛,赶紧去扶起旁边的玉云若。

“没事,比之前在寒潭洞好多了,至少这次有你陪着我嘛,你看,珠串多亮呀!”玉云若扯了个笑容给他开起玩笑来,尽管身上很疼,她也不想让魏无羡担心。

“你怎么还开起玩笑来了?疼就说嘛。”魏无羡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珠串,确实是挺亮的,但意识到自己被玉云若带偏了,心疼地摸了摸她的头,这姑娘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让人心疼了。

“你不也这样吗?上次的伤还没好,现在会不会扯到伤口了?”玉云若担心地去摸他身上,自己身上没受伤都这么疼,那他身上应该更严重,而且刚刚滚下来时都是魏无羡把她护在怀里。

“好了,我没事,我是男人,而你是姑娘,是用来疼的不是用来逞强的。”魏无羡抓着她那乱摸的手放在胸前,眼中的深情即使是在这么暗的地方玉云若都能感受得到。

玉云若很感动,还想说什么时,其他人都顺着绳子下来了,玉云若赶紧挣开他的手,脸红的站一边,天呀!美色误人,被魏无羡这个帅哥男神撩拨的不要不要的,真的是要醉入他的温柔乡了。

魏无羡也没说什么,低头微笑着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看到江澄就跟他开玩笑去了。

“你没事吧?可有伤着?”蓝忘机走到玉云若身边着急地问。

“没事,就是衣服脏了,你得把你那件很仙的衣服做一件同款给我,我也要穿,穿上我就是小仙女了。”玉云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笑着拍了拍蓝忘机的肩说。

“好,等回了云深不知处便做给你。”蓝忘机没有拒绝,而是答应她。

延伸阅读

聆听雨落之声之周岁  http://www.shshafa.cn/gc3h.shtml
赵昭琉和赵昭离生在同一天。即使再不乐意,为了显示她做嫡母的大度,周岁宴的时候,王氏还

元灵至圣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shshafa.cn/pobc.shtml
古都长安,这个在后世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伟大古城,现在就屹立在自己面前,它是中华名族最

大道独尊世界通告(第6更,求鲜花、求收藏,感谢支持)  http://www.shshafa.cn/g7j8.shtml
“打开世界频道!”戴着AR眼镜的李辰,很快在世界频道输入了这么一句话。“高价回收各类

末世最强召唤之杀羊(4)  http://www.shshafa.cn/ncg8.shtml
新手期,相对于玩家来说是比较枯燥的,因为作为一个临时过渡的独立小世界,大多**系统是

我家妖妻生了七个儿子第3章在线阅读  http://www.shshafa.cn/yfop.shtml
武界大陆,强者为尊,习武也是整个武界世世代代所遵循的法则。初识武道,修炼体魄,随着习

迟归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shshafa.cn/g3d0.shtml
在与青狼对战掉落悬崖的雨晨忽然在半空中消失不见了?当雨晨出现时,周围像是一个古老的房

借天改明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shshafa.cn/ss03.shtml
小六伸出黝黑的大手捏住吕天磊的衣领,直接把吕天磊从地上提了起来,另一只手捏起一个硕大

灵祯传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shshafa.cn/xcbn.shtml
几个月后,中考早已过去,迎接南孝琳的是全新的校园生活——议政府通讯情报高中。“真的不

穿越之刁蛮千金在唐朝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shshafa.cn/6wj3.shtml
“你,认识我?”黑袍人周身气势凌冽,凝如实质,黑袍猎猎作响,篝火剧烈摇晃着。原先因为

征途之雄霸天下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shshafa.cn/p3as.shtml
宇智波神月说这个氪金系统坑爹,不是没有原因的。如果按照常规的忍者收入,宇智波神月他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曾经爱做梦的我们大都平凡之第五章

    屋子不大,进门之后走不了几部就可以撞到墙壁,左边是一张床,右边是一张桌子,应该带着卫生间——房间就这么大点!此时,卫生间和浴室的门轻轻地打开了,温度的极速变化让整个的屋子顿时间水汽弥漫。“最烦这个了。”她低声说,紧接着就从水汽之中走了出来。没办法,穿衣服的镜子在自己的卧室里,她想整理衣装只能出去,尽

  • 绝世宠妃升职记第五章

    周念一瞬间很慌。这种无法踏实的慌乱,在她发现营地里只有王禾一个领队时到达了巅峰。她拨开围住王禾的团员:“迟队呢?”没过大脑脱口而出的问句,在短暂的几秒钟里还来不及理清思绪。王禾收起吊儿郎当的状态:“出什么事了?”听完周念的话,王禾起身的同时关掉瓦斯炉,跑进领队的双人帐篷里翻出一个工具包,同时嘱咐团员

  • 玉镯姻第十章在线阅读

    “那走吧大哥哥!”女孩冲我甜美的笑了笑。“好的,在后面跟紧我,森林里豺狼虎豹可是很多的。”我语气深长的说道。“切!我面前不就有一只吗?我还怕啥!”我去,我有那么猥琐么!说起猥琐我又想到了胖子,也不知道他在**中过的咋样了……林荫两道上时不时有小兔子冒出,不过它一点都和可爱挂不上钩,长长的门牙爆露出了

  • 完全侵噬第2章在线阅读

    与其说是叶文复活,更确切的应该是叶文穿越重生了。叶文穿越到了一具新的身体之上,这具身体的主人的名字,也叫做叶文,和之前死去的自己的名字,一模一样。在穿越到这具身体之后,短短几分钟,叶文就适应了这具身体,而且还搜索了这具身体的记忆。这具身体的名字,也叫做叶文,不过他和死去的叶文不一样,他的智力方面,是

  • 和虫皇谈恋爱你想修仙吗?

    万锦KTV,位于中心商业街,是新安最豪华的KTV。叶辰出了电梯,迈步往里走,门口站着两个年轻漂亮的女孩穿着制服。见他衣着寒酸,两个女孩的眼中含着轻视,不过还是躬身欢迎。叶辰微微皱眉,径直走了进去。大厅金碧辉煌,优美的歌声在其中回荡,身穿制服的男服务生站在大厅中,接待光临的宾客。叶辰走进大厅的时候,男

  • 重生蓝色生死恋之芯爱邻居

    作死已经成为本能了的青峰大辉成功激怒了那须。就算真是个矮子,说了一次也就罢了,两次三次可就真的过分了。不能忍。一点都不!已经明白了篮球规则的那须,顶着那副瘦弱的身子,硬是表现出了非凡的身体素质和庞大气场。没有青峰大辉个子高,那就比他更能跳,没有他的篮球技巧,那就速度比他更快。那须总能找到碾压他的地方

  • 放弃不了的爱在线阅读第9章

    藤冈浑浑噩噩的回到了自己的家中,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回忆着今天发生的事。那个绫小路告诉自己关于这个世界的世界线以及维护者的事后,就干脆利落的死在了自己的眼前。绫小路死后,藤冈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守在他的尸体旁守了很久很久,直到绫小路的家人满脸悲痛的为他收了尸,藤冈才恍恍惚惚的离开了。绫小路的家人,准确

  • 被迫和变成傻子的反派结婚后在线阅读罚跪

    您罚我跪在山外吧,跪多久都好,只要别驱赶九漓离开。纵然是死,也请让我们在一处。我还有太多太多愿望没有说出口,师父……思绪已经模糊不清,只觉眼前世界一黑,九漓虽有不甘,终是昏了过去。“九儿,明天就要期末考试,你要负责陪我去求神祈福。”“平时不烧香急来抱佛脚,平时你有好吃零食时怎么不见你想到我?我才不去

  • 香蜜之玉润琼华第四章在线阅读

    夜深了,海风像丝绸一样柔和,轻轻的吹抚着树林的每一片树叶。浩瀚无边的海面上海浪时而汹涌,时而平静。一道道波浪不断涌来,撞击在岩石上。不时还有海鸥的嘶鸣声传来,此刻的美景,真叫人好不惬意。只是无奈又疲倦的伏啸天沉沉的睡着没有一丝察觉。。。仿佛是过了一个世纪。伏啸天终于醒来了,他缓缓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

  • 穿成病娇真爱第10章在线阅读

    庆山是邻市的一个著名旅游景点,在它的山脚下有一座古朴小镇,游客们除了登山,还能在小镇里游玩。这样的双重组合吸引了不少人前来。桑婉婉和顾泽一大早就出发。车上待着的时间未免有些无聊。桑婉婉吃完了一包零食,又开始翻看着手机,有一搭没一搭地跟顾泽聊天。不知不觉中,她竟然睡着了。等到顾泽把她叫醒时,她才发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