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专治邪魔外道[重生]在线阅读第四章

作者:琉小歌 来源:晋江文学城

晚上11点,闻离家里。

江翰飞给穆离越递了一杯板蓝根,“喝完去睡一觉吧,你从昨天开始就没睡过觉。”

穆离越没喝,转手放在桌上,熟悉的环境里,他嗅到了属于闻离的味道,“我等他回来。”

“他晚上不会回来了。”江翰飞告诉他,“我问过了,他去住酒店了。”

穆离越猜到原因,“他不想见我。”

抱住一个抱枕,他把脸埋进去,鼻尖的味道,让他有种回到闻离怀抱的错觉,“可我想见他。”

盯着穆离越看了会,江翰飞泄气说:“君悦酒店,3021号房。”

穆离越没动,“我不能去找他。”

江翰飞不懂,“为什么?”

“很晚了,阿离应该睡了,他心情不好,就会睡得很早。”抿了抿唇,“而且,他不想见我,我过去,他就会换酒店。

外面太冷了,他很怕冷,温度一降下来,就冻手冻脚,要捂半天。”

“停停停,我可不想听你跟我秀恩爱。”江翰飞打断穆离越,他实在不明白闻离到底给穆离越吃了什么迷魂药,不然穆离越平时那么冷漠一个人,一提起闻离,就像老虎变成家猫,所有戾气收的干干净净。

话也会变多,唠叨起来没完没了。

穆离越又继续拿手机拨打同一个号码,说:“你回去吧。”

江翰飞想说留下来陪他,然而还没说话,已经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他实在困得不行。

“行吧,我先回去。”

他拿上外套,说:“我明天早上再过来。”

这一晚,闻离睡得不好。

他昨晚穿着睡袍在沙发蜷到半夜,还喝了一瓶红酒,一觉醒来,头重脚轻,缓了半天才缓过来。

他刚洗漱完,就接到杜垚日常提醒的电话,“一星期了,记得发微博营业。”

闻离哦了一声,杜垚又说:“你这两天没工作,不要到处跑,好好把《我的男朋友》的剧本看了,听到没有?”

“知道了。”

“行,那你赶紧发微博。”

又叮嘱,“还有,从今天开始,禁止吃高热量、高脂肪、辛辣的食物,电视开拍前,你最好再减5斤,上镜比较好看。”

闻离嘴上敷衍,挂了电话就顺手点了外卖——蛋糕加奶茶。

反正他吃不胖。

穆离越就不止一次抱着他,跟他抱怨养不胖他,特别没有成就感。

靠靠靠,他怎么又想起穆离越了。

闻离暴躁地在客厅里转了好几圈,总算把脑海里某个名字压下去,拿起昨晚放在桌上的真人秀剧本,翻开看起来。

闻离本来还很担心,怕这种剧本会变态到连眼神、动作都精准要求,但他看完一遍,发现这个剧本,与其说是剧本,不如说是节目流程。

薄薄几页纸,只写了保持什么人设,录制的时间和地点,给出每次录制一个大致的相处模式。

他松了一口气。

幸好。

看完了一遍,闻离又找出《我的男朋友》第一季的视频,吃着蛋糕配奶茶,从第一期开始看起来。

既然已经接下来了,他得做好。

《我的男朋友》主打***爱,每季邀请四组嘉宾,一组真实**情侣,三组假装情侣。

它区别于市场上大部分恋爱真人秀,走陌生人相遇、相知、擦出火花这条路线,它一开始的设定,就是情侣。

录制节目,就是同居,着重点放在两个人恋爱后柴米油盐间的生活琐事。

非常接地气和生活化。

且一对真,三对假,在不失真、有真实秀恩爱的情况下,又能感受两个陌生人假装情侣后的尴尬、磨合,逐步走向融洽的相处日常。

就像刚刚恋爱的情侣,同样需要彼此了解、磨合一样。

闻离越看,越觉得要坏。

这节目的拍摄方式,根本就是他过去和穆离越的日常。

他们虽然分手了,可五年相伴,对方的生活习惯已经深深刻在生活里,轻易无法改变。

天真的要亡他!

闻离像条搁浅的鱼,抱着抱枕,蜷缩在沙发里装死。

瘫了半天,十点多,杜垚的电话又过来,吼道:“闻离!我让你发的微博呢!”

“发发发,立刻。”

闻离揉了揉耳朵,差点就要聋了。

他从沙发弹起来,冲进洗手间整理头发,又火速换一身衣服,拉开落地窗窗帘,循着阳光洒进来的位置,坐在高脚凳上,逆着光拍摄。

他的身后是大片的阳光,镜头有些反光,他的脸印在光影里,有些虚幻,可这样朦胧的感觉,更加吸引人。

登录微博,编辑文案,配上照片,搞定!

闻离发完,顺手给杜垚截了张图交差,又缩回沙发上,点开微博评论,看了会粉丝的彩虹屁。

【啊啊啊啊,哥哥盛世美颜!】

【天啊,这角度太好了吧,太会拍了!】

【美死了,可哥哥为什么不红呢!我好想大声告诉全世界,快!来!看!这里有仙男!】

……

闻离出道以来,一直只接戏,踏踏实实地拍完,基本没有其他活动,粉丝并不多。

微博一共五十几万粉丝,其中还有二十万是杜垚给他买的,然后也有平台送的粉丝,活粉不多。不过也是因为这样,他基本没有黑粉,所以,他开开心心地刷完了彩虹屁。

心情美好不少。

他挺简单的,被人夸就会开心。

翻完粉丝的评论,他又去刷了刷其他热点,页面刚刷新,就跳出一条新闻。

【天娱**V:#穆离越半夜被紧急送医#,凌晨4点,穆离越被紧急送进医院,据悉是因为半夜突发高烧……】

闻离脸色一变,猛地站了起来。

穆离越身体特别好,一般不生病,可一旦生病,就来势汹汹,特别严重,上次生病是三年前,缓了整整半个月。

这次又生病了,是不是跟上次一样严重?江翰飞能照顾好他吗?他现在怎么样了?

闻离脑袋里瞬间塞满各种关心。

他要不要,去看一下?

可他们分手了!

他犹豫的在客厅里绕了一圈又一圈,不自觉开始啃指甲,眉头皱得很紧。

五分钟后,闻离冲进房间抓起一件大衣,又找到围巾、帽子、口罩,带上房卡匆匆出门。

不管了,先去看一眼再说。

最近B市大降温,又下了雪,闻离把自己裹成粽子的打扮并不稀奇,在医院门口蹲守的娱记们并没有多看他一眼。

他顺顺利利就进了医院。

来的路上,他已经跟江翰飞打听到穆离越所在的病房,这会直奔顶楼的vip间。

走出电梯,他先是四处检查了下,确定没人,才敲开病房门。

江翰飞开了门,面无表情看他,“他还在睡。”

闻离很早就知道江翰飞对他不待见,刚和穆离越在一起的时候,他试过想跟江翰飞缓和关系,可江翰飞不领情,那他也就算了。

他看一眼江翰飞,淡淡“哦”了声,说:“我进去看看,一会就走。”

说完就要越过江翰飞走进去。

“要分,就分的彻底,你来看他,又给他希望,吊着他好玩吗?”他听见江翰飞说。

闻离侧过身,缓缓说:“就算我们不是情侣关系,我们也认识了六年多。”

他平静的目光直直望着江翰飞,“倒是你,你为什么一直看我不爽?难不成你暗恋他?”

江翰飞面色一沉,压低声音低吼:“你胡说八道什么!”

闻离只看了他一眼,就不再理他,转身走进病房。

病床上,穆离越睡得很熟,四周全白的医院病房,将他的脸色衬的越发苍白憔悴。

闻离站在病床旁边,低头注视穆离越,他有两个月没见穆离越了,穆离越瘦了好多。

“他怎么瘦了这么多?”他问。

“拍戏。”江翰飞说,“导演觉得他的角色应该再瘦点,让他减10斤。”

他忍不住又开口,话里全是指责,“他杀青完就赶去美国准备试镜,刚休息一天,你又跟他提分手,然后好了,他待不住,戏也不试了,着急忙慌赶回来,2、30个小时没闭眼,在你家一直等你。

后面你就知道了,他把自己作病了,高烧40度,直接昏迷了。”

闻离听完,小指蜷了一下,重新看向穆离越,正要开口,就听一声特别微弱的轻语。

“阿离。”

闻离目光一点点往上,最后停在穆离越脸上,跟他睁开的眼睛对个正着。

穆离越深深地望着闻离,视线一动不动。

江翰飞见他这样装可怜就想翻白眼,转身走出去,掏出烟在安全通道口抽。

穆离越想坐起来,闻离拦住他,“你躺着吧。”

“阿离,你来了。”他勾起唇,“我就知道你心软。”

闻离皱眉,想到什么,口吻立刻变差,“你故意的。”

穆离越坦然承认:“嗯,我故意的,我想见你。”

闻离烦躁,“你神经病吗?拿自己身体开玩笑?你不知道你一生病就特别严重吗?上次就差点弄成肺炎。

这次高烧40度,再晚点,也得烧成肺炎!”

“你不肯见我,我只能用这种办法,”穆离越说,“你看,你来了,证明很有用。”

他又笑,“你关心我。”

闻离想干脆一拳打过去。

什么狗屁歪理。

深呼了一口气,闻离说:“我是来了,但我不会跟你复合,你死心吧。”

气氛安静下来。

穆离越紧紧抿着唇,压下心里想抱住闻离亲吻到他无法开口拒绝的想法,低声说:“阿离,我错了,我向你道歉。我发誓,以后再也不跟你吵了,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好不好?”

“你做不到的。”

闻离油盐不进,他告诉自己,不能退让。

“你的控制欲已经变得越发病态了,除开这个不说,我们之间,也存在很大的问题,不单单是你的原因,也有我的原因。

记得吗?我曾经告诉你,我想要的爱情,是像我父母那样。

我想要朝夕相伴,想要对方能陪着我,而你办不到的。

五年来,我试着改变自己去配合你,你忙,那就打电话、视频,远距离恋爱,我逼着自己做。可是,五年了,我累了。

我想要你、想见你的时候,你不在我身边,我需要你的时候,你也不在。

我想去旅游,想跟你一起去,想跟你照很多照片,想跟你做很多事,但你没时间,也不能。不过不能怪你,最初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就知道会这样,就是久了,又觉得难受。这是我的原因……”

他忽然停下来,叹了口气,“其实没什么好说的,就是走到头了,再回顾这些,也没什么用。”

“阿离。”穆离越伸手想去握闻离的手,被闻离避开。

没给穆离越再说话的机会,闻离站起来,“就这样吧,你好好养病,再见。”

他逃似的跑出病房,碰见江翰飞时顿了下,说了一句“照顾好他”,又迅速拐进电梯。

背靠在电梯墙壁上,他抬头,用手背挡住眼睛。

半天,才放下来,又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把伪装的口罩、帽子、围巾统统戴上。

病房里。

穆离越坐了起来,面无表情,脸色虽然还是苍白的,却全然没有了刚才的病弱。

“他走了?”

“嗯。”

江翰飞拿个苹果削,“你故意声势浩大的弄个热搜出来,就是为了见他一面,就让他这么走了?”

“阿离说的是对的。”

穆离越说完,安静下来,许久才哑着声音继续说:“我昨晚想了很多,我确实错了。他毕业以后,我就一直在担心,怕他出了学校,被外面花花世界吸引走。

我担心他会离开我,就想紧紧抓着他,不让他接触其他人。

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在回避我自己存在的问题,忽视了阿离的感受,伤害了他。”

“我确实有病,并且病的不轻,我得先改好,才能再把他追回来。”

他目不转睛盯着窗外,终于下定了决心,轻声说:“帮我找个心理医生吧。”

与此同时,一个普通粉丝刚发的微博被营销号轮了起来,挂上了热搜尾巴,且在迅速往上爬。

——#闻离低调探病穆离越,二人或将合作?#

延伸阅读

五术玄师之又穿越了?  http://www.bokor.cn/pmjn.shtml
疼!好……疼!浑身的骨头好像被一寸寸地打碎,经脉好像被一寸寸地斩断,疼,钻心的疼!成

飞行幻想战记他说我资质太差(2更)  http://www.bokor.cn/b2ki.shtml
“钟无忧这都快十一点了你今晚不回宿舍了么?”“我在我的宗门里修炼啊!”钟无忧刚刚跑出

[霹雳]玄膑太子成长史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bokor.cn/1o1.shtml
谭舒同深深地看了一眼这些小伙子们,又将自己的视线转到了选择留下的人。留下的人要比离开

兽破苍穹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bokor.cn/uv8c.shtml
对于济维来说,生活是样很简单的东西,之前,学校睡觉,养老院看曾奶奶,家里打**,三点

异世双魂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bokor.cn/btac.shtml
第四十七回一丈青单捉王矮虎宋公明二打祝家庄---------------------

亲爱的鬼王大人再见西门飘雪?  http://www.bokor.cn/6upw.shtml
望着那名满脸惊恐地女子张民智也是微微一叹,便轻轻的走向那名女子的身前!“你…你想干什

魔炉炼心天降厄运  http://www.bokor.cn/ddu.shtml
辉煌的灯火透过窗纱照进我的卧室整个房间都笼罩上迷人玄妙的色彩沙拉酱慵懒地趴在我的枕头

三十八年往事集(HP——伏地魔之子)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bokor.cn/p5k3.shtml
“好了,我们一起度过了三年的兄弟们,姐妹们,不论我们今后去向何方,但是我相信我们都会

红尘剑心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bokor.cn/6d6t.shtml
已经入了秋,锦书坐在窗前的葡萄架下,手里拿着一个绣棚,做着针线。低头时间太长,锦书有

穿越神农架无人区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bokor.cn/6k47.shtml
第六章月老的烦恼不过天佑有了透视眼,赚一些小钱当做自己的本金还是非常容易的。而距离天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在都市登入仙侠大号在线阅读第一节

    序章千叶市,市中心,千叶西综合医院,是日本最大,世界第三的医疗集团——德州会集团旗下的一家综合医院,以心脏内科的介入导管治疗最为出名。在这里,许多有心脏有关的疑难杂症都可以解决,也因此,这所医院变得越来越出名,吸引了许多有心脏问题的患者。心脏科办公室,一个五十多岁的医生坐在办公桌前,手里拿着一张检查

  • 网游洪荒之柳神第8章在线阅读

    苑之大会观众席上,御风津津有味看着台上的战斗,说实话,用华丽的招式战斗真的是别有一番味道!“先生,有人找。”“嗯?是谁?”“他说你看了这个就知道了。”说着亮出了一个标志,“嗯,我马上来。”“希罗娜,我有事出去一趟,等下给羽柯说一下。”说完,不等希罗娜回应便向场外走去。“御风?久仰大名。”“你是?”“

  • 天行健在线阅读第一节

    整整看了大半天的台本,下午三点,易晨揉了揉僵硬的眉心,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这时,敲门声响起。易晨:“请进。”“晨哥,我们刚开了个会,秦哥让我跟您汇报一下最近两周的通告。”助理小俞推开门探头进来。小俞见易晨点头,才走进房间关上了门。从口袋里掏出笔记本,边看边念:“后天上午九点半,是给您的MZ运动品牌代

  • 泾渭情殇回头1

    吵吵闹闹半天我和秦时终是睡着了,本想去丁尚房间睡的,但是秦时不撒手,拉拉扯扯我恍惚间就倒在床上睡着了。睡得正香时,被电话声吵醒了。挣扎着接起电话,公式化的口齿不清的说;“你好,我是萧月满。”无意间瞥了一眼手机,整个人就惊呆了,顾不上电话里的人的问话,急忙挂断了电话,我竟然接错了手机,压根儿就忘了我昨

  • 向往的生活:湘西蛊神在线阅读第十节

    虽然不知道湛源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但苏致看见他也受伤了,心里还是有些担心。明明不想跟这个人有任何牵扯,但身体还是不受自己控制地上前查看湛源的情况。“你要不要紧?身体还能动吗?”苏致将车门打开,解开湛源身上的安全带。苏致的气息扑面而来,湛源不自在地紧紧靠在椅背上,耳朵也染上了红色,“没,没事。”“除了这

  • 真武济世在线阅读第1章

    ——世界,在排斥我!仿佛终于得到了确认一样,李浩仰头望着一望无际的碧蓝天空,仿佛欲看到什么,不由愤恨地说道。这并不是在开玩笑,不知何时起,灵敏的他,只觉得无时无刻在周围排斥着恶意,不断地向着他袭来。甚至,衍化出的霉运,让他不停的倒霉。出门掉下水道、被狗追、随便平地摔、断水、断电、断网......,都

  • 剑语风寒在线阅读第十章

    她说什么李重绫都不在意,符显厉行,都是一眨眼的瞬间!一眨眼之后,她就会赢。可她没有想到,卓涅心比她的动作还快,在符咒发出的刹那弹跃空中!卓涅心的招式极为粗浅,但谁也不敢信在符咒灵压的面前,她竟然跳得轻盈,甚至把她那把不起眼的破剑举过眉间,她迎着符咒来的方向不闪不避,就这样扑了过去,挥剑下斩!剑刃贯入

  • 明末求生记在线阅读第6节

    “你说什么?一个恶魔?”金碧辉煌的大厅中,一个外貌刚强冷峻的男子身坐于最高处,低沉着嗓音,说到。此人正是邻冬城城主,王虎的父亲。王腾龙。“是……是的。这是教廷那里公布的消息,而且他们说已经尽可能地派人来搜捕了……”在下方的明显是下人身份的一人有些害怕地偷偷瞄了瞄面色平静的男子,不禁将身子欠得更低了。

  • 捡回一只炮[末世+剑三]第十章

    权至龙要她张开嘴的时候,朴智妍很听话地就照做了,然后整个口腔里看就溢满了淡淡的烟草味。直到权至龙有些凉的指尖从她的衬衣下摆探进去时,朴智妍才猛地回过神来。她的手不知从何时起已经攀上了他的肩。权至龙一下一下地吻着她的脖子,感觉酥酥麻麻的,眼看着就要刹不住车的节奏。“不....不行.....”朴智妍推拒

  • 吾为创世父神之赫尔卡星保卫战(10)

    NO.10赫尔卡星保卫战“他怎么样了?”兰特望见布莱克抱着昏迷的卡茨向这边走来,不禁问道。“没什么,只不过是伤心欲绝,晕过去了。”布莱克轻轻地将卡茨放下,说道;“这小家伙的体质确实非同一般,他的体内似乎存在着另一股异常强大的能量,让他总是无法控制自己。”“你让他看见什么残忍的场面了?这是……在将你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