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诈死后我翻车了在线阅读第9节

作者:七辞于箴 来源:晋江文学城

生肉的保存方法,晏冬青知道得并不多,从奚尧带在身上的肉类来看,似乎也就只有肉干这一保存方法比较持久。

但晏冬青看了看眼前的鹿后腿,又看了看边上似乎睡着了的人,咬咬牙,便决定先吃掉最肥美的位置,约是整只鹿后腿四分之一的分量,而剩下的四分之三,便是切成了容易保存的大块状,进行风干制成肉干。

要是有盐就好了,晏冬青禁不住这样想着,毕竟有了盐,不仅仅能增加肉干的保质期,还能改善一下生活。

但晏冬青也就这样想想而已,来到了这个世界这么久,他都没有发现盐这一种东西,基本上都是用其他植株的幼苗进行调味。

就晏冬青之前见到过类似姜和蒜这样东西来说,味道类似,但外形却是完全不一样,姜是一种葛藤类植株的根,也算是果实,外形和上辈子见到的差不多,但内里却是深紫色的。

蒜也是一样,并没有什么蒜头、蒜苗之分,而是一种绿色矮株结的落地果,撑死也就是半个手指甲那般大小,不大,但呛味却是和蒜一样的。

在晏冬青最开始吃到的时候,惊奇不已,忍不住翻弄了几下来研究,还被阿母斥了几声,后来晏冬青便下意识地留意了一下部落所使用食材方面的区别,还真让他寻到了不少味道相似的代替品。

当然,也有很多是晏冬青一点儿都没有接触过的,也都起到了类似除腥除臭的作用。

就像生肉晒成肉干的过程,部落都会在肉的外层包上一层紫色的叶子,来增加食物的抗腐性,晒了那么几天后才去除。

但这种叶子不仅没有味道,甚至有时还会将几分植株的苦味渗进肉里,可这些都不是什么大的问题,问题是即便加了这些叶子,肉类最长的保存期也就一个月而已。

这便是让晏冬青无比的怀念‘盐’这东西的原因,但在部落,却是怎么都寻不着影儿,似乎并没有在使用。

不过想想也是,放眼下去,都是一片茂盛得过分密林,之前晏冬青去寻水源,也走出了老远才寻到一条淡水小溪,在这样的环境下,又怎么能发现盐?

晏冬青并没有什么处理这样大分量连着骨头的肉的经验,毕竟上辈子买来的肉类都是已经切好一块一块的。

但幸好的是,上辈子晏冬青并不是远离厨房的君子,正相反,在正式步入社会之后,他和众多人一样,不得不用自己并不算多的工资进行谋生。

厨艺也就是在那时候开始长进起来的,即便并不是什么大厨,但家常的味道还能做出来。

而现在,晏冬青更是无比幸运自己懂点厨艺,要是和一直蹭他吃的,只会弄出黑暗料理的同桌兼好友一样,重生到这个世界来的话,估计没有多久就得饿死。

大块的角鹿后腿肉在一开始有点难下手,但折腾了好一会儿,晏冬青便开始摸到方法了,首先是按照纹理将肉分切下来,留下等会儿要吃的,剩下的便切成块的保存。

洞穴里就有之前晏冬青在采摘苦藤的时候,顺手顺回来的紫叶,虽然量很少,就只有附着的几株,但省着用的话,应该够了。

包裹用不了多少时间,待将那四分三的鹿后腿肉给包好,放到阴凉的通风口风干之后,晏冬青便撸了撸袖子,开始收拾手中这块肉来了。

将鹿皮去掉,除去大部分的厚脂肪,便是顺着纹理,将肉分切成了块状,每个块状上面划了很多十字划口。

刀并不好用,切出来的肉有点参差不齐,但在这环境下,晏冬青的要求并不高,切好了,便是用在回程路上特意找来的紫色姜去腥。

晏冬青本来还打算找这世界的蒜的,但明显矮株要难找得多了,不像紫色姜这么辨认又好找,又急着赶回来,他便只挖了一点紫色姜。

捎去了皮,一点点切成粒状,做成蒜蓉。

准备工作便做得差不多了,而接下来的,才是最关键,最重要的。

部落里都是借用印纹之力生火的,生火是否成功,以及成功时间皆与印纹之力的强弱有关。

晏冬青曾看到部落里排名比较靠前的那几个战士,不过是一个响指,便能将火给点燃起来,而他的阿父阿母则要慢一点,得需要十几分钟。

于是,问题就来了,晏冬青几乎运作不起印纹之力,不论是在被驱逐之前,还是在被驱逐之后,一些部落很便利的东西,对于他来说,却是无比的艰难。

在今日之前,晏冬青都曾尝试过进行生火,但失败的次数高达了十三次,只有唯一的一次看到了一些希望,窜起了一星的火苗,虽然很快就灭了,但还是让晏冬青看到了希望。

而现在,晏冬青便是在进行第十五次的生火尝试,并不像部落大多数人的生火方法一样,就直接堆上一把干柴作燃料,而是尽量将干柴木弄成的小条木块,放上一些易燃的干草,另外还得多做几块形状有点不一样的木材。

一块成扁状,上面费力啄出了几个方面产生摩擦的小浅洞,而另外一方面,则是选取两根小木棍形象的,其中一根一端磨尖,一端在备具韧性的树藤幼条绕上几圈,绕在中间是未知,而树藤幼条的左右两端,则是接在另一根木棍上,做成了类似弓状的模样。

这个形象,其实大部分的人都很熟悉,是改良过的,用作钻木取火的用具,借用树藤的摩擦增加作用力,让木棍在木板上飞快地旋转起来。

这绝不是什么极为轻易的动作,它看似简单,实则要耗费大量的体力,再加上晏冬青年纪小力气不够,要生起火就更是艰难了。

也不知持续了多少,摩擦力越来越大,木棍尖端的那一段终是变成了类似碳黑的黑色,就是这时候了,神秘又生涩的咒语,从晏冬青的牙齿间轻吐而出,冷汗从额角滑落,脸色因为用力而开始发热发红,但转动着木棍的双手,终是开始脱力。

在即将失败的那瞬间,像是听到了什么殷切的召唤一般,在一下子,炽热的火苗猛地从木棍的尖端窜起。

不得不说,一次的成功让晏冬青的脸上忍不住带上了极为欣喜的笑容,他本以为至少得折腾上三四次才能燃气,毕竟上次能窜起火苗的时候,是进行了五次失败之后的事儿了。

火苗一旦触及干柴木,便已极为迅速地燃起来了,将有点阴暗的洞穴一下子给照得明亮起来了,这不禁让晏冬青最近压抑了良久的心情一下子变得愉悦起来。

而只要有了火,剩下来的就要好办得多了。

剩下来的鹿腿骨,晏冬青并没有丢掉,而是放入了一个用硬树果做成的锅,加入了水以及紫色蒜来熬汤。

硬树果是一种并不能实用的果实,但它们的外壳十分坚硬而抗高温,对半开,刮掉里面白色的瓜囊,剩下绿色的外壳就可能做成容器了,和竹筒容易的原理是一致的,部落里大部分也是用这种树果作为烹调容器的。

部落里也出过像是陶土造成的器皿,但因为经常需要迁移的原因,这种陶土类的容器烧制起来不仅耗时间,又重,最后还是得丢弃掉,那还不如直接用输果更为方便,久不久,也就没有什么人用陶土器皿了。

当然,这种树果的外壳相当的坚硬,部落里的人是直接利用印纹之力给切割开来的了,而就靠这晏冬青的力气,他压根就不可能打得开,也因此这些树果并不是晏冬青从树上摘来的,而是直接捡摔到地上给摔裂开了口的树果,正好能让他当作容器。

在鹿腿骨放进去熬汤的同时,晏冬青便已转身将那些切好的肉块用树枝一块块地串了起来,抹上一点紫色蒜制成的蒜蓉,靠着火堆,斜着插进了地面,不是用直火直烤,而是利用火堆的余火直接将肉给烤熟,不然的话,直火很容易会造成外面熟了,里面还是生的状态,就像是当初猎得的磷鳄直烤时变成半生熟的情况。

奚尧不怎么懂烹调,于他来说,只要将食物弄熟了即可,并不怎么介意食物的味道,要是条件不允许,生吃也没有多大的问题,但他并不笨,看着晏冬青像是这样斜着插的做法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可这样的做法是在哪里学来的,部落里并没有像是如此烤熟的做法,不,应该是说,像是这样直接用火用具体将食物给弄熟的,部落里基本没用,想要控火,只要运用印纹之力便可以轻易达成了。

并不需要花费这样大的功夫,也就只有部分印纹之力比较差的,对于直接用印纹之力控火感到吃力的,或者想调节生活**的,才会像这样工具将食物给烤熟。

难倒说那孩子的阿父阿母印纹之力并不怎么强,这是他向他阿母学来的,也就只能这样解释了。

晏冬青以为奚尧睡着了,其实并没有,奚尧顶多也就只是半眯着眼在假寐而已,不仅仅是因为身体时不时隐隐的作痛,更是因为脑海里不断浮现不久前的那一幕:

碰触过对方印纹的那只手,手心的余温久久都没有能散去,更是烫得奚尧怎么都无法入睡,更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他的视线便禁不住跟着某个小不点的身影走了。

小不点并不高大,似乎比之前上来搭话的软弱的小雌性还要矮上一点点,但与之相反,他似乎很有活力,似乎从刚刚开始起,他就没有停下来过。

更是借用了奇奇怪怪的方法,将他们需要很多人运行印纹之力才能点起来的簇火给点燃了起来,这不禁让奚尧有那么几分讶异,可却在每次他的视线快要对上对方之时,猛地将脑袋给转了过来,闭上了眼睛,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当然,忙碌中的晏冬青,并没有时间去关注某个躺在地上的家伙是究竟醒来了有没,甚至是说,当香气弥漫了四周,他将烤好了的烤肉给吃了半根,饥饿的肚子终于有点东西下胃的时候,才想起边上还有一个人在,自己奢侈地用了四分之一的肉,就是怕对方伤势太重,营养跟不上才弄的。

不舍地将手上的那根烤肉给啃完,回味了两秒,晏冬青才拿起另一个同样是硬树果做成的容器,盛了一些汤,汤有点烫,晏冬青也不敢盛那么多,也就只盛了小半碗,便小心翼翼地端了过去放在了边上,然后才折返了回去,一手各握了两串烤好了烤肉走过来,才将人给唤醒起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晏冬青总觉得对方的脸色似乎要比以前红了不少,几乎是下意识地想伸手探一探热度,谁料对方却是猛然避开了。

说实话,这样感觉真的十分不好,尤其是前不久自己确实发生了一些半强迫对方的事儿,但这也不用纠结都现在吧,伤不是都已经敷好了么?他也没有占对方便宜啊!

感觉自己的自尊心再三受伤的晏冬青忍不住磨了磨牙,狠狠地瞪了对方两眼,当然,晏冬青他也没有做些什么多余的事儿,只是将弄好的食物放在了边上,便回去火堆旁继续啃他的烤肉了。

不得不说,晏冬青这样一瞪,奚尧内心破天荒地竟有那么几分不知所措起来了,知道是刚刚这一转头避开视线的动作并不太好,只是,奚尧早就板着脸惯了,竟是一时之间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表情是好,不禁有点怔怔地看着晏冬青的背影好一会儿,视线才落在了弄好的食物上。

之前就说过,因为自小的生存环境和习惯,奚尧并不是一个对食物有什么执念的人,然而,这一次,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却是发现自己已不知不觉以着最快的速度将食物给清光了,还没有觉得饱腹。

说实话,对于食物的分配,在被驱逐出来了之后,奚尧基本上都是占主导的,基本上并不会出现不饱腹的时候。

而且……以着晏冬青那样的身高体格,像是最一开始的那样,将食物全都抢夺了过来简直是轻而易举,但几乎是下意识的,奚尧并不想这么做,至少在现在,他并不想对那一个小不点说‘你打不过我’。

他甚至破天荒地觉得,和这样的一个小不点呆在一起的感觉似乎也并不是那么的糟糕。

比如说,在他狩猎猎物的时候,自己可以帮他获得食物,又比如说,在他力气不够的时候,自己也能够出上一点力。

但是,现在这样的情况明显对奚尧来说甚是陌生,他甚至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去谈‘给予’,但幸运的是,晏冬青从来都是一个眼见力十分好的人,几乎就在下一刻,那个矮他一个头的小不点便已给他送上了新的食物。

微一抬头便是对上了一张被火熏得有点黑的娃娃脸,眼神里带着几分他从没见不过的悠然自得。

在那一刻,奚尧竟觉得自己刚喝下去的热汤异常的暖胃,禁不住,展开了笑颜来。

延伸阅读

Hoyou加盟  http://www.gainesfarmandkennels.com/g2nr.shtml
针对户外健康设计产品,公司不断研发新的产品。

黄连大头华烧鹅加盟  http://www.gainesfarmandkennels.com/b6lq.shtml
黄连大头华烧鹅的金牌烧鹅非常独特:顺德黄连大头华烧鹅餐饮管理有限公司采用古法瓦缸,炭

耀途加盟  http://www.gainesfarmandkennels.com/xy9s.shtml
耀途电动平衡车项目简介全新理念,全新时尚,重量级技术,科技产品,撬动亿万市场。自动平

美日健身加盟  http://www.gainesfarmandkennels.com/6u7r.shtml
美日健身隶属于赛亿美日体育发展有限公司,位于宁波,创始于2009年,拥有保健器材最完

亮拓电子加盟  http://www.gainesfarmandkennels.com/xg40.shtml
深圳市亮拓电子有限公司本公司经营的铝板种类及合金型号,规格多样,除重量级的进口(韩国

吉屋地板加盟  http://www.gainesfarmandkennels.com/sdns.shtml
上海吉屋木业有限公司位于上海嘉定区吴淞江经济开发区,离F1上海国际赛车场6公里,地理

宜尔橱柜加盟  http://www.gainesfarmandkennels.com/nrb8.shtml
宜尔橱柜,是一家集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的家具企业。公司一直坚持以人为本的服务理念,

创元加盟  http://www.gainesfarmandkennels.com/y63y.shtml
创元手机套是东莞市创元塑胶制品有限公司旗下产品,是手机钢化玻璃膜、手机保护套、移动电

WINK琥珀加盟  http://www.gainesfarmandkennels.com/avvk.shtml
深圳祺瑞珠宝饰品有限公司是国内创新推出融西方设计与东方文化、集设计与定制为一体的琥珀

颖创地板加盟  http://www.gainesfarmandkennels.com/sdp7.shtml
颖创地板加盟_公司简介上海颖创木业有限公司坐落在松江大学城附近的全国卫生城镇洞泾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快穿攻略:男神投喂日常之囚徒(8)

    人生很多时候就像蒲公英一样,看起来自由自在,往往却身不由己。冬花虽然有预感自己会再次穿越,但没想到会穿越的这么猝不及防。不过看看周围的环境,这熟悉的画风,这熟悉的味道,分明还是和原来没太大区别啊,估计还能和卖药郎不期而遇。早知道这样我为什么把话说得那么不留余地啊,冬花简直想泪奔。不过,这还不是重点,

  • 赵西子在线阅读第4章

    乔荞松了一口气然后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你到底……为什么喜欢我?”他不明白他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大学老师如何能让樊仁这个天才爱慕真是不可思议。樊仁和他对视起来,然后来了这么一句奇怪的问话:“三年前的七月十三日,你有没有去过京城万岁河边的桥上?”乔荞仔细的回忆了一番,他好像真的有和乔薏一起去过,那时他们准备

  • 白龙鱼服逢奇缘之治疗高烧有妙招(1)

    南阳市第一人民医院儿科住院部内,下午六点二十分左右,第三号病房内,围着一群秃顶医生和护士。而病床的主人大概是个只有五六岁的男孩,原本白嫩的脸现在异常的红润,一双眼睛紧紧的闭着。这时病房的门被打开,进来一位五十上下左右的中年人,穿着医生的服装,一双浓眉大眼,但此时却充满了焦急与紧张。“李院长”!所有的

  • 梦回武唐春在线阅读想要和解,门都没有

    不得不说,程依依实在是太气人了,哪怕事情已经过去一个下午,我的心里仍旧很堵。恶语伤人六月寒,说得就是这个意思。我在宿舍躺了几个小时,气也没顺过来,到快下班的时候,周晴突然打电话来,问我还生气呢?我当然生气。不过当着周晴的面,我也不想说太多,就握着手机没有吭声。周晴又劝了我几句,说程依依就是那样的人,

  • 以貌诱君之大机缘

    李洛衡,正是白晴即将嫁给的对象,是一个三品世家的公子,三品世家,也不过稍稍强过一些黑铁势力一点,但是李洛衡天资卓越,与十五岁便入了气旋之境,是极其有希望突破气旋境而踏入化象境天才。化象境,对于一个青铜势力来说也是顶尖的存在,一些强大一点的黑铁级势力的宗主,也不过堪堪化象境而已。李洛衡如今十七岁已经是

  • 青衫浅影碧空尽在线阅读第10节

    星期四的下午,一下了课,五个人个人就开始向河边出发。易巴市是准确的说是偏西南方的一个小城,位于长江下游的一个分流出,城市沿着河流向两边曲折的延伸。举办灯会的地点就在河边的滨河路,滨河路上边靠着易巴市中心,易心广场。出校门的时间不到六点,看了看大家,晋南直接提议道,“我们先去吃晚饭吧,”“好吧。”“我

  • 我的姐姐是八云紫在线阅读第七章

    第二天一早,在等电梯,我盯着自己的脚尖神游,一双锃亮的皮鞋走入我的眼帘,整栋写字楼上下班都是坐这个电梯,所以来人有可能认识,我神思涣散不想理会,仍是低着头。不多时,电梯就来了,我率先走进去,刷了门禁按了楼层,我上班向来早到,所以等电梯的就我和他两个人,他进来以后径直站在了我旁边没有按楼层,我们办公的

  • 混沌之平乱诸天章 :木叶の卷轴

    忍术卷轴开篇(忍术难易程度:D下忍级别,C中忍级别,B上忍级别,A禁术、超高等忍术,S绝招秘术奥义级忍术.注意是难易程度,通常大部分忍术难度越高,威力会相应提升。)——術的威力,由使用者能力的强弱决定,而使用者能力的强弱則取決於对查克拉性质的掌握。“能力不同的人使用出的术,威力和效果不同,其实是查克

  • 无有门第一章

    “安南,你太让我失望了”失去意识前,耳边一直响起这句话。心里刺痛想抓住什么,却坠入无尽的黑暗中。安南醒来是在一个空间中,中间是一所小木屋,屋前一川溪流,周围种满了竹子。望不到的地方便是一片混沌。唯一有生命的大概就是门前这只优雅的坐着的喵星人了吧。“这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是谁”一连串的问题

  • 重回青春年少第十章在线阅读

    “之所以是匿名的,是为了保护我们所有人的身份,这样可以避免你们说出关于杀手的线索而被杀手刻意追杀的可能。”匿名“虽然我知道这样做的话,另外两名杀手也会加入到这个群里,但我觉得,这是现在唯一交流信息的办法了。”匿名“我先来吧,昨天我在某房间找到了一张纸,上面只写有“出狱证明”这四个字”不知道这个对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