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真实虚幻之间的游荡者在线阅读分道扬镳

作者:辛统 来源:17K小说网

别人赶路,山重水复后必然是柳暗花明,我与白泽在晕头转向之后,看到的是横尸遍野。

先说晕头转向这事儿。出了梅林之后,我两竟然又走进了另一片梅林,梅林里有两条路,我也不大记得自己走过的是哪一条了,但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两条路,我都没走过。

白泽装模作样,五行八卦的掐指算了半天,终于憋出一句让人直欲一头撞墙的话。

“要不,咱俩剪刀石头布吧。你赢了,走左边这条,我输了,走右边这条。”

这个主意甚好!可就是听起来好像有点不对劲儿!

石头剪刀布的结果是,我赢了,他输了,于是问题回到了起点,到底是该走左边这条,还是右边这条?

纠结了半天,我忽然灵机一动道:“要不咱么分道扬镳吧!我走我的阳关道,你过你的奈何桥。”

没想到这个主意一拍即合,我俩各自选好了一条路,撒丫子开跑,连声“后会无期,一路顺风”之类的官方告别语都没顾得上说,生怕跑慢一秒,对方就会追上来,之后的此生此世,再想摆脱,恐怕就没有这么顺利成章的理由了。

前方的路,越走越窄,越走越深,终于在一棵合抱粗的梅树下,我俩再次不期而遇。

当时我们彼此互瞪了一炷香的功夫,眼珠子都瞪直了。

在双方终于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了彼此就是对方所认识的那个他(她)之后,不由得捶胸顿足,仰天浩叹,悲哉悲哉,这可真是万幸中的不幸!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殊途同归么?

然而,不幸之中更为不幸的是,我们发现前方没路了。我还特意到老梅树后仔细巡视了一番,发现真的不是它挡住了去路。

“现在怎么办?”我没好气的问白泽。

“还能怎么办,硬着头皮往前走呗!”

“根本没路,往哪儿走?往树上撞啊?”

白泽深沉的说:“世界上本来就没有路,走的人多了,自然成了路。”

我觉得这话很深奥,很有道理!

然后我俩走到了月明星稀,还是没走出一条路来,果然还是走的人不够多啊!

我死死挽着白泽的胳膊,战战兢兢的问:“咱来是不是遇到鬼打墙了?”

“不会,鬼才没有那么傻,就算是打你,也不会打墙的。”我严重怀疑,以一只白泽的智商,可能根本不明白鬼打墙是什么含义,以及他的可怕之处。

“我怎么总觉得这地方有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呢?”我掐着白泽的胳膊,有点踌躇不前。

“不会是你来葵水了吧?”白泽眼珠子滴溜溜的看着我的下面。

我一巴掌拍在他脸上道:“你才来葵水,你全家都来葵水!”

“啊!--”前方的梅树上,挂着一个黑影,我哧溜钻进了白泽的怀里,嚎出了个高八度。

“叫什么叫,见到鬼啦?”

“真的有鬼呀!好可怕呀!”

“是人的尸体。”白泽轻描淡写的说。

“啊哦!”死尸我倒是不怕的,怎么着小女子也在江湖上闯荡了三百来年,什么世面没见过,区区一具尸体,能奈我何呀!于是我又从白泽的怀里窜下来,很是凛然。

丢弃的盔甲,凌乱的武器,残破不堪的尸体,血,溅在雪地上,犹如盛放的点点红梅。这无休无止的战乱,该何年何月是个头儿啊!我心中一阵紧缩,胸臆间堵的喘不过气来。

“人类,为什么要相互残杀?”这场面对于白泽,恐怕更加难以接受,我又该如何向他解释,杀戮和争夺永远是人间不变的主题?

在一具七零八落,血肉模糊的尸体旁,白泽一脸悲伤,面色凝重,紧紧抿着嘴唇,似乎极力压制着心中某种即将一泻千里的情绪。

隐忍着,隐忍着,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口,吐了一地。一边呕,一边说:“真是,真是死的,死的太恶心了!”

果然是一点菩萨心肠没长啊!

延伸阅读

普丽缇莎加盟  http://www.hugeandhung.com/gmhn.shtml
普丽缇莎源自法国化妆品国内外集团旗下大型中医养生品牌,是一个集彩妆和护肤为一体的综合

新业盛宏加盟  http://www.hugeandhung.com/sjo9.shtml
新业盛宏加盟具有中国民间特色的手工艺品以其的艺术价值受到了很多人的喜爱,在国内外市场

兰州放下咖啡加盟加盟  http://www.hugeandhung.com/bizk.shtml
【兰州放下咖啡加盟放下咖啡终端产品定位于大中小城市中,追求休闲时尚、富有小资情调、独

本洲加盟  http://www.hugeandhung.com/g607.shtml

东南清大加盟  http://www.hugeandhung.com/sh7u.shtml
公司简介:武汉东南清大节能技术有限责任公司是一家专职从事化工、环保能源、节能产品等新

葆春加盟  http://www.hugeandhung.com/p9cg.shtml
葆春蜂王浆是集蜂产品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股份制企业,公司坐落于武汉市黄陂区武湖工

祥凤和玉工艺品加盟  http://www.hugeandhung.com/a238.shtml
祥凤和玉工艺品以仿造各朝代的青花仿古瓷为主,经过近十年的发展,积累了丰富的设计生产经

笑迎加盟  http://www.hugeandhung.com/xbcd.shtml
笑迎内衣总部经销批发的女士内衣、女士内裤、文胸、内衣裤套装、其它女士内衣销量节节高消

可煊加盟  http://www.hugeandhung.com/po20.shtml
可煊女装总部是孕妇装、时尚女装、情侣装、亲子装、运动装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天上人间KTV加盟  http://www.hugeandhung.com/6fqh.shtml
天上人间KTV加盟,天上人间KTV大厅的音响是英国原装进口的并由原厂专业音响师设计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民间诡事薄在线阅读第八节

    “好了,你也行走江湖多年,这些基本知识,答对了也没什么可骄傲的,参与蓝氏听学,最重要的还是有真才实学,可为小辈们传道授业解惑,立下修行之本。”“哦”,魏婴低头应到。“你的课准备的如何了。”蓝启仁问道。“已经准备好了,先生。”魏婴答道。“那就来讲讲吧!”蓝启仁虽然语气中带着一丝怀疑,但这么多年来夷陵老

  • 养蛊笔记之我只对你这么笑(7)

    “门口,拿东西。”季千星第一次在她面前露出懒洋洋的模样。好吧,就这张脸,她也不忍心咬下去。拿回食材的叶笑秋再次默默流泪感慨,有钱真好。电梯里的小刘扼腕叹息,完了。叶笑秋是想做点什么的,可惜她天生和厨房不对盘,很久以前就规划好了买房不要厨房这个环节。被玻璃们隔着,叶笑秋没有形象趴在上面看着季千星,移不

  • 鬼神传说在线阅读妖尸

    《韩绍洋探险笔记》作者ZJ杨绍洋《韩绍洋探险笔记》仙山玄墓第一章妖尸八年前,我国聚集了全国考古专家对贵州省三穗县的一处古墓进行发掘,这座古墓位于县管辖区内一个叫“野鸡冲”的山区,离那三公里外就有个叫“赖洞”的村庄,古墓是被一个村民挖草药时偶然发现的,墓碑已经裂开翻进泥土里,很难看到,根据碑上内容可以

  • 浮世孽镜录罪书觉醒

    星元十纪元,域外天魔入侵神界,神界最强实力之主地府阎君率领九百万地府神兵,力战天魔,历时一个纪元,终于把天魔打回域外天,但是此时的地府已损,面临着随时有可能崩溃的危险,伤势危在旦夕的地府阎君用他最后的神力封印了地府和里面的剩下的一百万重伤的地府神兵,可是想不到地府在封印之下化为神器即将产生器魂,如果

  • 依依阳柳岸在线阅读第六节

    “5月8日,天气应该不错吧,晚霞挺好看的。关掉‘铃铃’作响的闹钟,我坐起身。从来不会把自己喜欢的歌曲当做闹铃,不然会毁歌的。我拉开窗帘,斜斜的夕阳映照出一种昏然的感觉,嗯...就像jolin与jaychou的《布拉格广场》中唱到的一样:...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唉!过一会儿就要上夜班了,每次见到

  • [综英美]纽约鬼怪日志在线阅读第4节

    见到以前的老朋友简沐白也很开心,本就好看的眉眼染上笑意,让喻昔都忍不住晃了晃神。喻昔上下打量简沐白片刻,这才回神,忍不住道:“你这六年好像过的可以啊。”简沐白笑:“天天除了上课就是唱歌,肯定过的可以。”今天来W工作室也多事跟喻昔聊天,简沐白许久没见老朋友,自然有一堆话要聊。但简沐白突然想起早上的事,

  • 拜见死神大人第二章在线阅读

    “师兄,发什么呆呢?师尊还在等着咱们呢。”星月叫醒正在发愣的天帝。“嗯,走吧。”天帝回过神来。朝清宫只见殿内站着一位白衣老者,手拿浮尘,容光焕发,鹤发童颜目光炯炯,一身白纱随风荡漾,广袖无风自起。好一个仙风道骨的世外高人啊!“徒儿拜见师尊。”师兄弟二人恭敬地朝老者行礼。“嗯,你们来了。”白衣老者现过

  • 星辰灵之第八章

    卫一栾的确没想到司年这么干脆利落的给她道歉,虽然不清楚她怎么改主意了,但到底她没有之前那么生气了。想到这儿,卫一栾抬起脸,露出那双漆黑透亮的眼睛,眯起来问她:“你说什么?”司年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你别装!你肯定听见了!”卫一栾勾起一边的嘴角:“听是听见了,就是还没想明白”顿了一下,又说:“怎么出去一

  • 十年鬼域整这么花里胡哨

    他那时,除了教练规定的训练以外,一个人自己加训到凌晨四点,每天睡五六个小时。别人可能吃饭花十几分钟,而他总是花五分钟吃完饭,只求比别人多训练十分钟。日复一日,寒来暑往,秋来春去,他凭着执念,凭着对梦想的执念而去努力,拼了命地训练。终于,从一个战队替补,得到了站上KPL职业联赛舞台的机会。他常说,他没

  • 乱世诛妖第2章在线阅读

    “听说了吗,镇南大将军以下犯上,伤了当今圣上,皇上一气之下将他关进天牢了……”京城消息最灵通的“八海茶馆”内,中年布衣男子边喝着茶边小声同身边的友人说道。友人问,“镇南大将军和当今圣上不是总角之交吗,怎地会?”中年男子给了友人一个“鄙夷”的眼神,绘声绘色地说道,“这你还不知道啊,还不是因着永乐宫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