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冲喜小夫郎第4章在线阅读

作者:月清冷然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两人先去了剧组上午的拍摄现场。

“陈静当时就在那个位置。”慕祁指着路边的一块石头道。

宁若看向左右两侧。

“你找什么,我帮你。”

“给我根树枝。”

山里枯树枝还是很好找的,他在不远处捡起一根比较适用的掰掉上面的枝枝叉叉拿给她。

宁若依次戳了戳地上的几处草从,在最后一处蹲了下来。

“有什么东西吗?”慕祁凑在一边问。

“看叶子上面的白丝。”

“这是什么?和蜘蛛丝好像。”

“不是蜘蛛丝,这是魅虫分泌的唾液,能够麻痹人的神经,让人产生错觉。”

“魅虫是什么虫?”有这种虫子吗。

“从坟墓里出来的虫子,阴气很重。”

惊吓来的十分猝不及防,他立即丢开手里的叶子。

宁若见状轻笑一声:“怕了?”

慕祁脸发白,还是问道:“你不怕?”

“我比它们更可怕。”她站起身打量四周,“这里的山很有灵气,你们剧组选了个好地方。”

“村子里的人也这么说,还说山里有山神,一直保佑着他们安居乐业,村子里从来没有发生过不好的事情。山上还能挖到山参和灵芝,剧组的人有挖到过。”

宁若不置可否:“去你住的地方看看那张弓吧。”

“阿姨好。”进前院子的时候刚好碰到女主人,慕祁礼貌的打招呼。

“小兄弟没去集市耍耍?咱们这里三个月才开一次市,十里八村都来,热闹哩。”

“不去了,我招呼朋友。”

大婶探究的看了宁若一眼:“你朋友捂的可真严实。”

“她怕冷。”

“你们城里的娃就是不皮实,我们这山里再冷也没有戴帽子的,不兴这个。”

宁若向慕祁使了个眼色。

慕祁会意,问道:“阿姨,我看我屋子的墙上挂了张弓。您家有会打猎的人吗?”

“那个呀,就是个装饰,现在国家政策好,都能吃的上饭,还有什么国家保护动物啥的,早就不兴那一套了。”

“是这样啊。那不打扰您了,我们先回屋了。”

“哎,小伙子。”女主人叫住他,“我当家的问过村里的老人了,你们那几个人八成是被魅虫咬的,你跟你们组的人讲讲,后面一定要当心。”

“什么魅虫?”他道。

“就是从坟里爬出来的虫子,”女主人压低声音道,“这些东西晦气的很,不吉利。”

“我知道了,谢谢您。”

慕祁住的是后院靠近东边的房子,打开后窗,就能看到外面高低起伏的山峦。

“你先坐,我给你倒杯热水,喝了会暖和点。”

“我不喝热水。”

慕祁倒水的动作顿住,有些为难:“我这没饮料,你等我下,我去问问其他人有没有。”

“别去了,我不渴。”宁若走到弓箭前,细细看了看弓身,又蹲下身扒拉了下地上箭筒中的箭矢。“刚才那个人在说谎。”她拎出其中一根让慕祁看,“你看看这个有什么不一样。”

“箭头很光滑,好凉。”他手指就蹭了一下,就感觉一股子冷气窜进手臂,“久置不用的老物件保存的再好也会生锈,而这只完全没有,而且箭身颜色也深一些。”

宁若从他手上将其拎过来,闻了闻:“有血的味道。”

“什么血?他们这不让打猎,山上有守林员。”

宁若看了他一眼。

“难道他们偷猎?”他看了看外面,小声道。

“就当是吧。”只是偷猎的是动物还是邪物,十分有待商榷。

“要不要报警?”偷猎可是犯法的。

“等过了今晚再说。”

“为什么?”

“先把你的事情解决。”

“我真的是因为那方面的原因才做噩梦的吗?”

宁若点头。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你问。”

“你是做什么的?”

“自由设计师,偶尔设计些感兴趣的东西。”

“那你怎么会懂这些?”

“从小就会。”

“好厉害。”

宁若有趣的挑眉,往往她这样讲的时候别人都当她瞎说,他还是第一个相信的。

“你怎么不做天师,一些人特别讲究这个,价格也给的很好。”

“天师?你从哪听来的这些词?”

“小说里都是这么写的,那些看风水的都是大师,你这种应该算得上天师也不为过吧。”

“我不喜欢和鬼祟打交道,碰上了恰好心血来潮就管上一管,没心情就视而不见。当个普通人挺好的。”她捂着嘴上的口罩打个哈欠,这里的山很有灵气,完全抵消了阳光带来的不适,舒服的让人昏昏欲睡。

“要是不嫌弃,你先在我房间里睡会吧。”从水城到这边,光坐飞机就要四个半小时,看到她因为自己的事情这么累,他心里十分过意不去。

“有没有洗漱的地方,我洗个脸。”

这里每个房间都有木质盆架,各配一个搪瓷脸盆。热水都在暖水瓶里放着,冷水也要自己到院子里的水井边压水。

“我去给你打水。”他还挺喜欢压水的,先舀点水倒进压井里,然**着压手快速的上下压,动作对了就能一次性的把水引上来,不然就得用第二次水引。

“水来了。”进门前他特地喊了声。

宁若转身,露出一张过于白皙的脸,她的五官生的很好,清冷剔透,最有特色的是那双墨黑的眼睛,幽冷神秘。

慕祁愣了愣,接着有股热气不受控制的冲上脸庞。

她有些奇怪:“你的脸怎么了,怎么那么红?”

他不自觉的抬手摸了摸,语气磕磕巴巴的:“红,红吗?是有些,有些热。那个你先洗脸,不用管我。”

心脏在胸腔里嘭嘭嘭乱跳个不停,他力持自然的走上前,放好水盆,提起旁边的暖水瓶倒了些热水进去兑好:“你试试温度行不行?”

宁若伸出的手指顿了顿,不着痕迹的收了回来:“你试吧。”

慕祁正不好意思,哪里敢看她,根本没发现她的动作:“你喜欢烫一点还是温一点。水有点温,你要是喜欢烫一点我就再加点热水。”

“温水就行。”

慕祁退到一边偷偷往她的方向看了一眼,又赶紧避开:“我先出去吧,你有什么就喊我。”宁若边擦脸边看了眼冷风嗖嗖的外面。

“没关系,我可以……”

“嘘,”她忽然示意他禁声。

慕祁轻轻关了门,两人躲在窗户后面,悄悄看着外面的人古怪的举动。

“你看他的手。”

“和陈静的症状一样。”那人手背上红肿一片,跟长了个血包似得。

“本公子天资过人,文武双全,出身名门,要钱有钱,要颜有颜,本公子眼瞎才会看上你这个混蛋!”

“呜呜呜,又是为别人的爱情流泪的一天,下半辈子我自己半死不活的过吧。”

“哈哈哈,你就像那一把火,火火火火火!”

“众位爱卿,平身吧!”

“慕祁,我要睡你!”

两人静静的看了会对方手舞足蹈的表演,默契的推上窗子。

慕祁还沉浸在对方那句气壮山河的呐喊里回不过神,万万没想到对方小小的身体里竟然藏着如此强大的灵魂。

世风日下,男孩子在外面也要保护好自己。

“能不能让她别喊了?”好尴尬。

宁若手指夹一符纸,上下晃动,符纸无火自燃,化作一缕灵气钻入水碗之中。

“冲入凉水,给她喝下,症状可解。”

“行,我知道了,我这就端给她喝。”

“保护好自己。”

慕祁跨过门槛的脚一个踉跄,赶紧扶住门框,这才稳住身形。“真冷的笑话。”他窘迫的低声嘟囔。

宁若眼中笑意一闪而过,这才是年轻人该有的样子嘛,她耸耸肩,正要悠闲的落座,一个突兀的声音猛然响起,它的主人把着门框,探出一个可爱的小脑袋:“符纸是朱砂画的,不会中毒吧?”

宁荣猛地转身,力持镇定:“不会的。”

原来吓人这么好玩,他忍着偷笑,一本正经的点头:“那好,我去了。”

宁若松了口气。

“宁若!”

“干什么?”这家伙玩上瘾了吗?

“院子里没有其他人在,她一女生,我不太方便,你把她弄到房间去呗。”

“人呢?”

他让开身:“在地上躺着呢。”

宁若朝远处看去,女生果然直挺挺的躺在院子里,手背上的血肿已经消退,她正要答应,女生自己坐了起来。

她立即眼疾手快的将慕祁拉近屋内躲好。

“什么情况?”慕祁小声问。

“人醒了。”

“我好端端的怎么会躺在地上,哪个不讲公德的把水泼地上,害我抓了一手泥巴——”

“她自己醒了,咱们就别多管闲事了。”

“你是怕她骂你吧?”

“我救了她,她为什么要骂我?”

“谁让你把人扔在地上不管。”

“这也太不讲道理了吧,大家都不熟,我救了她不就行了,男女授受不亲。”

宁若闭了闭眼。

“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你还是先去休息会吧。”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一会的功夫,她的眼下多了大片的青黑,他有点担心。

宁若交给他一串小巧的琉璃珠:“把这个挂在门口,山鹞就不敢再来作怪。”

“好,你赶紧去休息,我就在门口守着,晚饭再叫你。”

宁若点头,到床上躺好,慢慢闭上眼睛。

慕祁则搬了把椅子到门口,边守着门边研习剧本。

延伸阅读

馨兰芙曼窗帘加盟  http://www.nanobionexus.com/6rnd.shtml
馨兰芙曼窗帘拥有资深的设计师、工程师团队,新颖的设计和独特的理念让消费者更加关注品牌

台北小站加盟  http://www.nanobionexus.com/n02j.shtml
台北小站情怀是源自台湾道地的特色小吃,集合台湾小吃当中的经典之搭配阿里山的旺车文化的

云星加盟  http://www.nanobionexus.com/nizj.shtml
云星机械设备采用国内外出众的生产技术和管理经验,生产各种高性能的干洗设备和水洗设备,

paiter@ 百特电器加盟  http://www.nanobionexus.com/so7i.shtml
百特品牌,是现在小家电行业的又一颗新秀,有国外品牌10余年的odm经验,产品远销世界

易笔畅作文加盟  http://www.nanobionexus.com/up7v.shtml
易笔畅作文是智慧多教育集团旗下的主打品牌,智慧多教育集团秉承着弘扬中华文化、传承传统

SMIC加盟  http://www.nanobionexus.com/gl34.shtml
SMIC医疗器械是上海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的产品,其公司是上海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旗

爱情面膜加盟  http://www.nanobionexus.com/g9la.shtml
招代理,兼职,加盟,有意者电话联系,或者qq1246920256,微信:a16789

美雕加盟  http://www.nanobionexus.com/yn3x.shtml
美雕创意有限公司是由一批丰富经验的雕塑师组成的雕塑制造商,专长雕塑各种板模型、LOG

锦天翔太阳伞加盟  http://www.nanobionexus.com/x51y.shtml
锦天翔太阳伞主营雨伞定制、休闲雨伞、户外帐篷、手提袋等。在家居家具-雨具、太阳伞行业

盛洲加盟  http://www.nanobionexus.com/g4hu.shtml
盛洲奶瓶夹是一家从事硅橡胶制品开发与生产的企业,成立于2006年。工厂位于东莞市樟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全星际等我出新歌在线阅读第6节

    枫只觉得这次醒来之后,我爱罗变得比以前更沉默寡言了,也跟之前不一样了。之前我爱罗盯着自己都是悄悄看一眼又悄悄看一眼,现在之间就光明正大一直盯着一直看着,把枫看得头皮发麻。回过头问他,怎么了,发生了什么,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我爱罗又不说话。自己都说了这件事好多次真的跟我爱罗没关系,只是自己单纯技不如人

  • 五行之赤焰在线阅读第十章

    “你刚刚话里的意思是现在宋先生不打算跟她订婚了?那岂不是恰好坐实你第三者坏人姻缘的罪名么?”“他应该本来就没打算跟她在一起,不然我不至于一点都不知情。他的婚姻大事,我也干涉不了。何况,就算他俩订婚了,不也同样坐实我第三者罪名么!”说到这里,戚茗再度充满了无力感,她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宋时与可能已经

  • [综漫]荒川之主在线阅读第3节

    易尘看着眼前的宝贝,很是好奇,笑着道“送给我的嘛”,心中好奇,拿在手中一观,感觉甚是美观,三寸长的器身,不长不短,泛着幽幽的寒光,见其材质,不像凡铁,应该是宝器。易尘觉的,只许给一些肉食,便收获了一件宝器,实属赚了,易尘拿在手里挥舞了一会,心中甚是满意,虽不知其品级,回家拿给父亲一观,应该就知道,易

  • 看一眼获取系统第10章在线阅读

    买了衣服饭点都已经过了,简黎也不太想去外面吃,“不然我们回去吧,我想张妈了。”这一路简黎没少让齐啸琰侧目,可能是没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他有些放松了,放松之下就露出来了本性,懒洋洋的,不可避免的就说了真心话。原主在齐啸琰面前向来都要装大人,这种想啊爱啊是绝对不会在男人面前说。齐啸琰掉转车头,把手里的

  • 攻略极品在线阅读9-【碎灵级】

    0009-碎灵级另一边,自子回离去之后,丑鬼就继续主持这神圣而庄严的初灵激活大典。每年一度的初灵激活大典是最值得关注的事情。对于达官贵人来说,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更上一层楼。而对于一般百姓来说,没钱读书,只能把希望寄托于这大典,上香祈求自己的孩子能够顺利通过激活仪式,进入神殿所分管的学院进行学习。如果能

  • 幽世天地第9章在线阅读

    印阳华操控着他的武道意志,施加在了两人身上,犹如惊涛骇浪一般冲击着他们的心理与意志。这时的单明远与陆晶两人,只感觉自己的精神仿佛被套上了沉重的枷锁,犹如置身水底一般,充满了压迫和窒息的感觉;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感觉越发的严重。两分钟过去,单明远与陆晶的额头已经开始冒汗,沉重的精神压力使他们的身

  • 三国之美人策之第六章

    “孙悟空,你不是和玉帝击掌为誓不管此时么?怎么要出尔反尔么?”二郎神到是很准时,微生川手中宝莲灯出现,不管怎样,先保护好自己。“悟空也没管啊。”凰煦站在悟空身前,手中的星光扇指着面前的杨戬“没想到不过几年的功夫,你这讨凰厌的气质真是与日俱增!”“太子殿下,杨戬今日是公事,还请太子殿下不要查收的好。”

  • 完美老爸之全能天王之第一章(1)

    (一)林婉做了个梦,有个黑衣魔头要杀她,她用古琴打了他额头逃跑了。*那个梦里,她起先是在一棵树下睡着,忽而醒来坐起,看到身处一个山坳里。四面开满了樱花,有白的,有浅粉的,落英缤纷,如若仙境,许多穿着汉服的女子坐在草地上谈笑嬉戏。她好像睡过去很久了似的,脑袋空茫一片,心口都发凉了,用手捂上去才逐渐回温

  • 一吻定情之一刀师(二)

    夏伏渐进,苦热更甚,蜃楼上方日日缭绕着淡薄水雾,将毒辣日头稍作阻挡。小妖们闲暇时间都聚在流水边,只求一刻清凉。谢真住进无忧的水阁已有小半月。每天的安排十分简单,早起练剑,用过饭后稍作休息,待赖床赖到中午的二公子起身洗漱,下午陪他对战,晚上则看些近年来的书。无忧只读闲书,院子里收藏的都是些风月故事、仙

  • 不做玩家之感情急剧升温(6)

    下午,按照剧情发展,陆狩早早的来到酒店露天浴场,看到马克躺在休息躺椅上,悄悄的低喃:二叔,对不起了,抢了你的名号,还要抢走你的女人。来到他右边躺椅上睡下。半晌功夫,王小米穿着花色泳装,带着耳机,一边自拍。走过陆狩身旁,径直来到了右边的空躺椅上。游泳池边有三个猥琐小青年,眼睛都看直了,品头论足。“极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