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我们,青春的模样之那天,现在。

作者:易晓千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七那天,现在。

文永乐!文永乐……我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害怕。

“呼……呼……”我一边跑一边扫视四周。

文永乐,文永乐,文永乐。害怕找不到他,更害怕找到的是他的冰冷的尸体。并不是没有目的的奔跑,而是朝着一个方向,那个地方,那个葡-萄架下。

离目的越来越近,我听见自己急促的脚步与心跳。再转个弯进一个小院子就到了,那座小废屋,上面有枯藤缠-绕。映入眼帘的并不是想象中熟悉的场景,周围的草木都被压倒折断,小屋不复只剩下一面矮墙,一切都被毁了,没有看到他,还好,他不在,那,他在哪?我喘着气,刚想离开,突然有声响,我心提了起来。

“顾正。”熟悉的声音传过来。

我屏住呼吸,一个人背着光从矮墙后面走出来,他的怀里抱着另一个人,怀中的人衣衫褴褛,伤痕累累,残破的身体,一条腿的小腿部位空荡荡的。我看不清,只能看到轮廓的剪影。

“顾正。”他又开口叫我的名字。平静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

“齐宁”我沙哑的开口,喉咙似火在烧。“你怎么在这里。”不敢开口问他怀里的是谁,那么脆弱的乖乖的躺在他怀里,头轻轻的抵在他的胸口,空荡荡的小腿看得我心慌。不敢开口,我怕我害怕的成为现实。

“他……”齐宁沉默了很久,直到他走出了黑暗,缓缓开口,思考了很久才组织起语言。

“我在找文永乐,他不在这呀,我走了。”颤巍巍的声音,打断他的话。快走呀,我在心里催动不了的双-腿,快走呀,快点离开这里,我只想离开这里,为什么动不了,为什么感觉不到心在跳动了呢。

“他,没有,呼吸了。”齐宁有些委屈的声音毫无阻碍的传到我耳朵里,与空气有丝丝摩擦轻微的颤-抖却一字一句清晰无比,嗡……耳鸣。我又开始什么都听不见,但是脑子里回响着那句话“他没有呼吸了。”什么意思,我笑了,还在欺骗自己让自己好过点,面对齐浩“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呀。”但是,为什么越来越堵的慌,我知道,那个人是他,那个毫无生气躺在他怀里的人是他。可就是不想承认,仿佛承认了就有什么再也回不去了。

“顾正。”齐宁变回了不带感情的平静语调叫了我一声,我看着他与他,他的腿空荡荡的,很明显是被怪物咬掉的,好想问他是不是很痛,努力挣扎然后他逃到了这里是不是很痛?是不是有一刻想起了我。逃到这里肯定是怀着希望的,但这里也被毁了,他被压在了废墟下,没有希望!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残忍。

齐宁没有再说,是想让我说吗?我该说什么呢?让我见见他?不行不行,我不想,我,不敢。

“他逃到这里来了。”齐宁接自己的话。

我知道!我知道!他逃到这里来了,从怪物嘴里逃了出来却永远逃不过命运。所以他现在现在还是这么安静的不说话,还是这副让人心碎的模样!

“为什么这个世界没有奇迹?”我悲戚的开口不知道在问谁。

“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没有奇迹。”他叙述着我的话,不知道在对谁说。

静静的,谁都没有再说话,风吹过,带来一阵阵让人反胃的血腥味。我忍不住的捂着脸蹲了下去,喉咙里发出压抑的哭泣。就那样蹲着,直到感觉夜幕的降临,直到感觉不到手脚的存在,我抬头,扯动了肌肉,才发现手脚完全麻痹了,我看着他依旧抱着他站在那里,我从他的眼里看见了哀伤,如这浓浓的夜色化不开,一颗泪从他波澜不惊的眼眸里砸在怀里少年的脸上,慢慢的,有呜咽的声音传来,在这夜色的笼罩下,他的眉毛皱了起来,抿紧嘴唇,表情渐渐变得大悲,毫无顾忌的释放自己的情绪。他很难过,很难过,难过到我惊讶的张大嘴-巴看着他,自己却忘了哭泣,难过到影响了我的情绪。

只有晚风徐徐吹来匀开一片枯草。有不知名的小虫在鸣叫,满天繁星,银河淡淡的在星空流淌。

两个人醒着一个人睡着。

“他,最后,说了……什么吗?”干涩的喉咙我吞咽到了血腥的味道。

“活下去。”齐宁抱着他慢慢的向我走近。一步一步沉重的空气都被挤压。原来他见到了他最后一面,或许是在他的怀里冰冷的,真是残忍。

“活下去”叫我们活下去还是自己也想活下去?他迈着步伐一步一步靠近我,窒息感向我袭来,感觉喉咙被谁掐住了喘不过气,我猛的跌在地上,完全不受控制的发抖向后退,好像向我走来的不是他而是死亡。惊慌的样子被齐宁尽收眼底,他停在那里,安静的看着我,不知道是不屑还是什么。风把他的碎发吹起来与还没有干的眼泪粘在一起。

“不要靠近,离我远点,求你了。”我目光不敢看那个方向,使劲后退,泪水又开始涌了出来,我讨厌这样的自己,胆小、懦弱、丑陋、悲哀。

我再抬头时看见的以后如浓墨一样的黑暗,只有我一个人,颤巍巍的站起来,迈着漂浮的步伐走向那棵葡-萄树,手拂在断根上,轻轻摩-擦,很奇怪的触感痒痒的又刮的手指一丝痛楚。我靠着矮墙席坐,侧头抵在墙上,眼泪又开始泛滥,在此之前我从来不知道原来一个人的眼泪可以那么多。

我没有问齐宁把他安置在何处,他也没有告诉我。

我总是会想像他最后的样子,暗红色的血液凝固在他整洁的衣服上,眉眼紧闭却美丽如画,乖巧的,温柔的,侧脸埋在他的胸前,头发却随着风张扬。

我很晚才到家,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去的,父母焦急的声音在我耳边“嗡嗡”作响,听不清楚好像很遥远。木然的爬上自己的床,这时才想起齐宁走的时候对我说了“他是笑着的。”抬起手臂压在眼睛上,脑中是他那日告白时的模样,倔强的抿成一条直线唇,微微上扬。

“战场上走神不要命了!前辈。”一个声音在我耳边炸开。我一惊,脸上有热乎乎的血,眼前一只陋虫在我面前倒下,祁簧还保持着挥剑的姿势没有收回。我扫他一眼,淡淡开口“谢谢。”随身向他侧面要冲上来的陋虫挥剑,干净利落的砍下它的一颗头,同时它的另一颗头被艾叶割断,“啧,被新人教导,好意思。”他慵懒的声音很快就淹没在刀割皮肉与惨叫声中。

我把目光从艾叶的身上移到祁簧身上,他虽然掩饰的很好但是我还是可以感觉到他的惊恐。我们说话归说话动作却一刻没有停,谁都不知道自己这一停还会不会有下次动手的好运。不停的挥动手中特制的刀剑。

“啊!救命。”很近的地方有人惨叫,我们立马脱身赶去,能救一个是一个,我们去的途中一只陋虫从侧面措不及防的撞过来,我与艾叶的动作比思维更快齐齐向后一跳,这是一种本能,也正是靠这种本能,陋虫锋利的爪子挨着肚皮擦过去。“不好!”我与艾叶同时反应过来,祁簧!他还是个新人肯定躲不过,我们立马展开行动,几乎飞速到陋虫的身边同时进行,在爪子进入祁簧肚子几厘米的时候成功将其绞杀。也是祁簧本身就比较机灵,不然此时肯定被刺穿了肚子,生与死就在一秒间。艾叶搂着祁簧,祁簧捂着流血的肚子喘息。“带他回去。”艾叶看也没看祁簧一把抱起,躲避陋虫一路向山上狂奔,我也果断放弃了一开始求救的那个人,我救不了他,只希望他附近有人可以把他救下来,我转头为艾叶祁簧他们两个打掩护。

“我们正向b大门靠近,请开大门。”我一边跑一边用戴在手上的对讲机说。还好离大门比较近。

“好的,请您清理好四周的怪物。”对讲机那头传来一位女声夹着丝丝电流。

她说话期间我已经干净利落的斩下了一只陋虫的头,它的另一颗头已经被谁斩断了。

“清理完毕。”我向对方汇报。然后一个不起眼的地方露出一扇门,一瞬那扇门就消失了,我们急忙跑进去门在身后再次关上,那扇门是透明的,用特殊材料制作而成,它的气息与大山的气味融为一体,所以陋虫根本就不知道,透明的材料刚好让人在里面就可以外面的情况尽收眼底。门内还有一个通道,是向上的,类似电梯之类的,方便我们上下山,不然单说等我们从山顶跑下来体力都消耗的差不多了,再者说我们还没下山呢,陋虫早就爬到半山腰了。

“麻烦你照顾好他。”说完这句,我与艾叶就重新投入战场,我拔出身侧的两把剑,寒光直直的打在我脸上,映出我不带感情的双眼。艾叶打了个哈欠,缓慢的拔出自己的剑,贴身在我左侧。

延伸阅读

小野人与机甲男神们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deaier.cn/x58g.shtml
轻轻的抚摸着蓝银皇,唐三似乎感受到了母亲的存在,就那么站在那里。保持着同样的动作。从

惊武纪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deaier.cn/gge5.shtml
“没错,”大师的表情有些苦涩,却极为温柔地摸了摸那个被称为三炮的武魂,而罗三炮显然极

圣之阳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deaier.cn/xe28.shtml
第七章第二天一早,成星是被敲门声给吵醒的。咚咚咚。咚咚咚。不紧不慢,不轻不重,从早上

娇软翦美人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deaier.cn/njvu.shtml
“您好,先生。”由两个圆形堆叠而成、长着金属臂的二号家政机器人杵在门口,电子眼蓝灯如

魔道祖师同人之不离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deaier.cn/6mlc.shtml
“这枚鸡蛋,你出个价吧。”“好啊,5个铜钱。”没有一句废话,双方爽快地完成交易。拿到

天谴令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deaier.cn/aeid.shtml
眼看着雾越来越大,哈特心里十分的着急,他担心的不是迪亚,自从知道了对方的身份后,他觉

俘获圣心后,我把皇帝甩了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deaier.cn/gcmj.shtml
最后二人选定了一部欢乐喜剧,暑期档,网上评分很高,都是一片笑到肚子疼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越女刀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deaier.cn/gnim.shtml
,025我虽常日里对她们这些人不大客气,但总归没动过手,眼见着方茴尖叫出声,伸手把那

优等生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deaier.cn/2j6.shtml
其他人见伊言把管家怼灭火了,大气都不敢出一下。众人原是不服这个不知道哪儿出来的少夫人

鸿蒙史书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deaier.cn/dcic.shtml
女子闻言,笑吟吟的问道“玄真一直和我说新来的这位师弟心思玲珑,我还不信,现在看来,果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回到小时候在线阅读第六节

    第六章改变恭喜宿主超额完成任务,杀死恐虐混沌武士一名,系统命运因果法则启动,篡夺气运成功,宿主继承混沌武士称号。萧易感觉浑身一热,身体充满了力量,他感觉自己最起码比之前强了一倍,同时身体内部好像有股未知的能量在涌动。开始发放奖励,停留在中古战锤世界的资格证,已正式绑定时空戒系统,系统更新完成。检测到

  • 汉鼎记易怒的院长

    “院、院长,这次银炽学院死了二十三人,区执行官要求您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学院的防御为什么会这么薄弱,竟然被大肆偷袭。”奥泽半蹲着身体,从门缝里观察下面的情况,院长驻着一根大魔法杖从篮球馆的侧门进入,身后还跟着一名带着眼镜类似助力的人,此刻他手上正拿着一块电子记录板,神情显得很慌乱。“解释就免了,都是

  • 一不小心成了男孩林浩爆发、杀怪升级

    第5章:林浩爆发、杀怪升级第二天清晨,林浩就准备好一只匕首和一些干粮前往后山。后山之中,树木众多,常有野兽出没,特别是后山深处,常有发出野兽那嚎叫的声音。不得不说,去后山的人还真是稀少,除了一些上山打猎的猎人之外,就没见到其他人。林浩正往深林深处走去,突然,眼角一瞟,发现右边的丛林之中似乎有东西在动

  • 夜色撩人第2章在线阅读

    陈念他妈也是拉不下脸来,拽着陈念的裤衩子回家去,还要一边训给陈念听一边给邻居们展示一下她的威严,“写日记可以!但是不准再做这种梦了!”陈念:“……哦。”我也不想啊,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天知道我一个铁棒笔直的直男为什么会做这梦。明明初中的时候还给小女生写过情书的!情书被撕又是另一回事。陈念回到家,房门一

  • 天启星河小心肝

    第一章小心肝西门飞雪穿了一件白色T恤,那T恤上印有两颗骷髅头,呈十字交叉形,看起来很是让人觉得有些恐怖的。背后一挎包,两眼直往街道上美女身上瞄。忽然,从他身边走过一个二十多岁,杨柳腰,大长腿,肤色胜雪,容颜绝美的大美女。西门飞雪冲着这大美女说了句:“小心肝!”大美女回过头来,恨恨地盯了他一眼,那双劲

  • 八零锦鲤小甜妹第10章在线阅读

    “爹,我和姐姐想去桃花庵看清尘姑姑”主厅里头,君徽涛正在想着昨天看的那份文案,里头是大有文章,表面上是那庸官胡乱定案,可是那似乎提到了前朝遗孤。这便是不简单了!想当年先皇打下这天下时那亡国皇帝将自己已有身孕的陈贵人秘密送出宫外,这本来是没什么,但是被有心人利用了,定能引起打大乱,暂且不说那遗孤是男是

  • 影后作妖日常[重生]之寻得偷药贼,为晏珂伸冤

    “今日天气如此甚好。”贤弟看着万里无云的天空说。“是啊!”我把莫老前辈赠予的赤丹红颜扣在腰间说:“我要出去一下。福来你跟我走!”“大哥你要去哪?”贤弟问。“先父有位朋友现在前部大书做官,我要去拜访一下。”我说。“那好,你去吧!诶福来你还看什么赶快跟将军去啊!”贤弟看着福来说。“哦!属下明白!”福来心

  • 妖魔横行之美食殿堂(2)

    傍晚,莱德索尔某旅馆。可可萝:“不可入住?为什么呢?”“本旅馆规定不会给无正式公会的人登记入住,因为没办法查证入住者的信息。”旅馆前台答道。“怎么会这样……”“算了,可可萝我们先去找个地方解决晚饭的问题吧,刚好我有点饿了。”————————自动寻路的分割线—————————“本次大胃王大赛的优胜者是

  • 开间面馆渡亡灵在线阅读第五章

    两人在车上聊得“火热”基本就是赵海棠在那里叭叭的讲,然后易晓星发出“嗯”“哦”的敷衍的声音。可就是这样赵海棠还是十分“热情”的给他介绍魔都科技大学。殊不知面前这个人研究在魔都科技大学呆了近十年,比他熟悉太多。“易教授,你保养的挺好呀!怎么这么年轻看着都跟我差不多。”介绍完魔都科技大学,赵海棠还一副意

  • [海贼王]翻糖蛋糕第2章在线阅读

    Chapter2詹姆“喵~喵~”波特小姐蹙起眉尖,半分钟后噪音还未消除她不得不睁开双眼,月亮已经隐在云层,不再明晃晃地挂在空中了。她的视线搜寻着噪音来源,不必费任何功夫便在占星塔台的阴影处发现了林妮(Linny),因为它的眼睛在黑夜中发着光呢。她来到占星塔,双脚触及地面时她的猫就朝自己奔来。那敏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