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云中二三事之着急(5)

作者:Nu 来源:晋江文学城

在饭桌上,唐清灵怎么也没有等到程爽回来,便有些着急了,“程爽去了那么久,怎么还不回来啊?我去看看。”

说着,唐清灵就要站起来,要去找程爽,程业觉得还不是时机,如果现在唐清灵去的话,说不定正好碰上他们打架,所以,还是劝着唐清灵不要去为好。

“灵灵,不要担心,程爽是一个大人又不是小孩子了,只是打一个电话而已,在这里等着不是也一样嘛,程爽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程业意味深长的说道。

唐清灵听了程业的话之后,便想了想,觉得也是有一定的道理的,“也是,那就在这里等着吧。”

程业看了看包厢外面,并没有人来和自己发暗号,心里也是有些着急的,可是就算是在怎么着急,也要等到事情完成了,相信他们三个人的能力,一定能够将程爽给制服,哪怕是毁容了都行,只要他不在纠缠着唐清灵就好。

“怎么样,我给你们一个机会,让你们赎罪,不然的话,我今天就要你们的命。”程爽说话一副很认真的样子,几个男人知道失手了,如果不听程爽的话,说不定他真的会对自己动手。

“怎么机会,你说便是,只要我们能够做到的。”男人很诚恳的答应着。

“你们两个呢,要不要屈服啊?”程爽看向了一边的两个男人,那两个男人已经吓得浑身发抖,他们算是遇到对手了,看到程爽的功夫这么厉害,心里都没有底了,只能答应。

“我同意。”

“我也一样,只要不杀我。”

“很好,这样你们的命才会保得住,不然的话……哼哼,相信你们几个应该知道我要做什么。”程爽得意的一笑,没有想到几个男人这么惧怕,看来程业不是太专业,找人取自己的命也不能找这些没用的人,这不是瞧不起自己嘛。

“是是是,我们几个都听你的,你让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几个男人异口同声的答应着。

本来程业想要对付程爽的,却没有想到反倒被这几个人给出卖了程业,简直是太可笑了。

“行,你现在就去把程业给叫来,我在这里等着,如果看到你还没有来,你两个兄弟的命,就交在你的手上了,你自己看着办吧。”程爽话已经很明白了,相信聪明人多是能够听的出来的。

“行,我明白你的意思,放心吧,我一定会让程业过来的。”带头的男人差点没有和程爽发誓,那样子,简直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的可笑。

“去吧,我等你的消息,最好是不要让我失望。”程爽提醒着带头的男人说道。

知道这两个人是他的心腹,相信应该不会这样扔下他的两个兄弟的。

“大哥,我们的命可在你的手里啊,你可千万要办成啊。”两个男人一副很苦逼的样子,怕死的人或许都是这个样子吧。

“放心,我很快就回来。”说着,带头的男人从地上爬了起来,就往外走去。

程业这个时候早就急的只挠墙了,眼睛随时都盯着外面看去。

正当程业干着急的时候,突然看到包厢的外面有一个男人冲着他招手,他便站了起来,和唐清灵说道,“你先在这里坐着,我去帮你看看程爽来了没有。”

“行,你去吧。”唐清灵觉得这样也行,反正自己去了也不能进去男洗手间。

程业出来包厢,看到男人站在那里,脸色虽然不是怎么好,可是至少让程业看到他还没有被程爽给打死,心里便高兴的笑了,“你们是不是把程爽给杀了,或者是给毁容了?”

男人当然不能和程业说话,自己的两个兄弟还在那里等着自己呢。

“嗯,我们把他给杀了,我来叫你就是要你去看看。”男人嘴上却没有进展,程业也没有看出什么破绽来。

“真的,太好了,现在就带我去。”程业很开心,想到除去了心中的大害还怕自己得不到唐清灵嘛。

满脸开心的程业和呆头的男人往洗手间里走去,男人在后面脚步并不怎么快,知道程业一进去洗手间,就会被程爽给打,所以,他还是有所准备的,只要程业进去了洗手间,自己和两个兄弟就能够逃脱了。

“你快走啊,怎么磨磨蹭蹭的?”程业一边走着,一边转身说道。

“哦,没事,我刚才被那个臭小子给打的不轻,所以腿上有点受伤,事情我们已经处理好了,你是不是要把剩下的钱给我们啊?”男人也是试试的态度,如果程业是在不给的话,自己也没有办法。

程业也是太开心了,也没有多想,接着高兴的笑了起来,“行,这才的任务做的不错。”说着,程业便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支票给了这个带头的男人。

“你只要拿着支票去取钱就行了,上面是十万块,足够你们几个人吃喝玩乐一阵子了。”程业说着,便一个人前往。

男人拿着支票,想到等到自己的两个兄弟出来之后,立马走人。

“快走啊,快带我去,我要看看程爽到底是什么德行,本来还以为他的功夫很厉害的,却没有想到被你们三个人给打败了,果然不错,钱没有白花。”程业都高兴的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行,我这就带你去。”说着,男人收起了支票,便带着程业来到了洗手间的门口。

程爽在里面已经听到了程业的声音,便接着,放出去了那两个男人,程业看到两个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而且神情很紧张的样子。

“你们两个这是怎么了?”程业好奇的问着。

“这个,那个,你进去看看就知道了,我们都不忍心看了。”两个男人倒是挺会撒谎的,可是程业听了他们难道说话之后,乐开了花。

“行了,你们走吧,剩下的就交给我们了。”程业挥了挥手,而那个带头的男人,也拉着身边的两个兄弟一溜烟的跑远了。

本来程业以为程爽真的被他们三个人给打死了,却没有想到刚进来洗手间的门,就被有个拳头给达到在地上。

程业甩了甩头,接着看向了对方,这才发现,原来程爽还没有死,那几个男人这时在撒谎啊。

“妈的,太他妈坑人了。”程业不甘心的骂着。

“怎么样?你不是想要我死嘛,他们几个不甘心动手,你就自己来吧。”程爽得意的笑着,不管怎么说,今天程爽要给程业身上带点彩了,看来上一次的伤,还不是太严重,这一次要多给他带点彩才行,不然的话岂不是太不够意思了。

“程爽,没有想到你小子的命这么硬,三个打手都没有把你给打死。”程业咬牙切齿的说道。

看到程业嘴角流着鲜血,程爽的心里更加的心寒了,“我说你怎么这么好心情我和灵灵吃饭呢,看来还是有目的的,幸好我早有所准备,不然的话,岂不是让你得逞了,居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你还是不是男人了。”

程爽还从来都没有发现有程业这么狠毒的人,居然还要想毁了自己的脸。

“你说的没错,我就是有目的的,我就是要你死,如果你不死的话,我就永远都得不到唐清灵,所以我才找了打手,怪我太大意,居然相信了那几个男人,你想怎么样?”沉冤得雪心里还是有些惧怕的,想到上一次被程爽打的遍体鳞伤的情景,现在想起来还历历在目呢。

“我并不向你似得那么狠心,放心,我不会要你的命,不过我要给你带点彩,这样应该不会涉及到你的人身安全吧。”程爽笑眯眯的说道。

“程爽,你不要太过分,小心我要告你。”程业一副义正言辞的说道。

“行啊,你去告吧,就算是你告我也没有用,相信法律是需要证据的,本来就是你想要要我的命,如果不服气的话,可以告我,随时奉陪,我这里可是有证据的,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让那几个男人杀我不成,居然还要毁了我的脸,看来灵灵不喜欢也是有原因的。”程爽也不想在这里和他废话,尽快动手走人。

“你……你……”程业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毕竟是自己的错,这能怪谁呢。

“你怎么了你,我打你一顿是给你面子,要我打别人我还不乐意奉陪呢。”说着,程爽就动起手来。

拳打脚踢一顿下来,程业已经被程爽给打的不成样子,本来穿着西装的衣服,也看上去像是一个乞丐。

“行了,算是解气了,最好不要让我在知道你要害我,不然的话,我真的取你的狗命。”说着,程爽再次给了程业一脚,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就像是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

程业被程爽这样拳打脚踢,就连起来都有困难了,出来身上有伤以外,脸上倒是和原来一样,并没有多大的改变。

在包厢里着急的唐清灵,已经从里面走了出来,四处看看有没有程爽的影子。

程爽大老远就看到了唐清灵,便快步的走了过去,笑着说道,“你吃好了没有?如果吃好了的话,我们可以走了。”

唐清灵很好奇,刚才明明程业去找程爽了,怎么光见程爽没有见到程业人呢。

“程爽,你看到程业了没有,刚才他说要去看看你的。”唐清灵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注视着程爽。

本来程爽是想说的,可是话到了嘴边又打住了,“我并没有看到程业的影子,可能是有事情先走了吧,我们也该走了,时间不早了。”

延伸阅读

综我要离开这个无情无义的港黑第二章  http://www.mn66.cn/g281.shtml
晚上八点,已经喝得醉醺醺的林尘收到了东方唐传来的资料:陆氏集团市值1000亿,每年面

日光曲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mn66.cn/gnln.shtml
貂蟾一路快马,一路上对师傅说的半信半疑,不过一路回家居然跟往常一样,县城里还是那么平

我的硬核系统之空口污蔑  http://www.mn66.cn/p67q.shtml
墨长歌眼眸微垂,掩去眼底那一丝寒光。过了一会儿,才回头对云南启说:“我没有写过什么信

17次好运之后[快穿]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mn66.cn/ysum.shtml
也许是因为之前遇到的事情,颜婳这一夜噩梦缠身。冰凉的匕首紧紧抵着温热血管,她突然又回

莫文的修仙生活之真令我失望,你太弱了!(4/11求鲜花月票支持)  http://www.mn66.cn/g6si.shtml
此时正值夏季,炎热当头,晚上温度接近二十七八度,林浩和林婉清穿的都是清爽凉快的服饰。

鸿蒙飞升录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mn66.cn/ptjo.shtml
神界之中没有传送阵的这种存在,诸神不能允许一个人随时可以到达自己家门口,那简直一点隐

七零败家日常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mn66.cn/b1dx.shtml
缘分这件事情说起来也实属很奇妙,于一个微妙的巧合之中,怦然心动,由喜欢慢慢转换为深爱

电影世界之盗神系统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mn66.cn/diwy.shtml
这是什么情况?安以沫看着自己被拷在床脚的手,大脑一时间转不过弯来。她以为这一切都是梦

幻视手表被期待的鸣人  http://www.mn66.cn/aery.shtml
发完试卷之后,不出名人所料,伊比喜说出了和原著中一样的威胁话。诡异的气氛逐渐转变成了

无始无终仙界篇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mn66.cn/ut1n.shtml
正文第六章九重巅峰虽然李青十分感动于爷爷的决定,但是他现在丹田非但已经好了,九重灵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玄幻之无限蓄力在线阅读第一节

    空气中湿漉漉的,偌大的洗澡间显得异常安静,当然,如果排除掉浴缸中的雪白身影的话。那身影一只手搭在自己胸前,另一只手搭在浴缸边缘,白色的地砖上,还有一只破碎的手机。忽然,那只手动了,细嫩,柔白的指尖微微颤抖了两下,接着猛地一个激灵,像是做了噩梦的人突然从睡梦中惊醒的反应,在空中挥舞了两下,踩在浴缸中的

  • 两秦相悦穿越(3)

    白渃离望着黑漆漆的一片,这迷雾也太迷了吧!根本就什么都看不见!伸手不见五指的!比起夜晚的黑,这样的黑更纯粹,也更令人惊慌!大门猛然关上!白渃离眸子微微一闪!属于黑夜的慵懒和恐慌慢慢开始扩散!白渃离试探性地迈出了一步,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咋这么吓人的啊!突然,一股阴风从里面传来!阴嗖嗖的!似乎好像有什

  • 拯救舔狗系统在线阅读第十章

    晚上的时候,清女给他们送来了两碗素面,清水寡汤,只有面,连个菜叶子都看不到。穆棠风肚子确实饿了,用筷子戳了戳碗里的面,看着对面的凤临没有要动筷子的打算,开口道,“凤公子,你不吃吗?”凤临摇摇头。“吃饭才有力气逃跑。”穆棠风试图劝他。见劝说无果,穆棠风就不说了,自己开始吃起了面。虽说面是素了些,但是清

  • 职业魔法师在线阅读第8章

    次日一早,我和父母便驱车前往外祖父家。到达后发现,正巧碰到了顾老来找外祖父下棋。说起顾老和外祖父,两人自幼做邻居一起长大,后来又一起当兵,可以说是有六七十年的交情。顾家有一门绝学,那就是茶道制壶,古时顾家所制茶壶皆是宫廷贡品。时至今日,顾家的名声于茶道一界仍是威震八方,其中顾老尤擅紫砂,所制皆为稀世

  • 夫人我们官宣吧之穿越新的世界(2)

    “唉~今天也太倒霉,要不是我跑的快,我早在刚才那洞穴里挂掉了”在下山回家的路上礼堂翼气愤的边走边自言自语的说这,这时一个黑影在礼堂翼的背后悄悄的跟着他……“啊!终于到家啦!”礼堂翼迅速的甩掉不爽之后高兴并悄悄的来到了家门口,就在他想要进门给家人们一个惊喜时后面跟着他的黑影迅速的用了一个瞬移来到了礼堂

  • 偏执温柔[快穿]净身葡萄

    大约三点多钟的时候,朦胧中的李小塔惊醒过来,黑暗中他感觉女人已经起来了。“哼!指望你叫醒我估计太阳就照屁股了,你叫什么名字?”“干啥?要对我先奸后杀呀?我还小呢?”李小塔的话把女人气笑了。“咯咯!小家伙你还挺有意思的,虽然你人不大,但鬼挺大的,好了,我走了后会有期!”乌韵说完就从李小塔家窗户钻了出去

  • 乌鸦变凤凰传奇人生三)

    当林沿捡起手电筒的时候,夜不语说话了。“你无须救我。”林沿没有回答,只是抱起她就跑,因为他嘴里咬着手电筒呢,这样才能照亮前方的路。夜不语也不再说多余的话,安静地查看自己的角色信息。——生命值掉了40%,体能值几乎耗尽。因为额头伤口还在流血的原因,所以她的生命值还在持续扣减着,这就是【流血】状态。林沿

  • 穿越后我把自己攻略了在线阅读虎形鹤形

    晨光微曦。风祥云早早地来到演武场。演武场就在王府内,是他父亲十二年前所建,地方不算很大,但用足了功夫。地面用一块块青石砖砌成,鳞次栉比,砖面和地基间夹了层木藤,用漆水浸泡过以防虫蛀,而且韧性好,还保存了些微弹性,使得演武场上震足发力不伤脚。正中是一尺三分的高的圆台,三丈方圆,用于比武较技,圆台周围贴

  • 坐等魔王上线第九章

    时海看着吃饱了肚子,正在梳理毛发的小兽,并未有所动作。黑尾猫把毛毛全都整理了一遍,有些不耐烦的抬起了头来。准备时间需要这么久吗,面对谨慎的人类,它是不是要主动一点?黑尾猫踮着脚尖钻到了那名男人的怀里,把小脑袋乖巧的往对方手下凑。被摸过了头,就是它的人了!这个奇特的场景,被通过水晶球观看直播的人们收入

  • 今天也等主角哭[快穿]在线阅读经年不见

    国庆前两天的时候,林兮从机场接回了爷爷奶奶。听说孙女要去参加同学聚会的事情,两个老人都选择保持了沉默。当年的事情闹的沸沸扬扬的,老人们曾一度害怕孙女会走不出来,但是后来哪怕出院回到校园,也不曾听孙女提起过那个人,再加上后来孙女又有了男朋友。他们就以为孙女已经走出来了,可是没想到,时隔多年,那个人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