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那年夏天那么幸运世界不会因你而变

作者:凉拌的大白菜 来源:17K小说网

得找三桥过来……

不、谁都好,只要能去救伊藤的话……

真是没用啊,到头来还是指望别人来救、

就不能、比那个时候,稍微有所改变吗。

哪怕一点点也好,只要不再继续旁观着什么都做不到……

“……哥哥。”

“你怎么来了?难道是多摩雄他、”

“不,没人告诉我,手术的事。”

“别告诉爸爸妈妈。我不会有事。”

——因为我答应过知子,会永远保护好你。

不过是存活率不到30%的手术,怎么能把我从你身边带走。

对于她所身处的角色而言,时生曾经身患的重病,她无能为力。

尽管清楚他不会有事,看着他脱下白衬衫毅然决然地走进手术室,那一刻,她无法想像如果真的再也找不到他,她该怎么活下去。活在这个对她来说,旁观着毫无实感的世界里。

她眨了眨眼睛,像是从冗长的梦中挣扎回到现实。

最近总是梦到以前的事,那些明明没过多久却遥远得宛如不属于她的过去。

面对一个你已经知道事情发展来龙去脉的世界,你依然不会是全知全能的神。很多事你无法阻止,众多点滴你只能看着发生。这就是你的处境。诸如昔日的好友唯有为敌相对,缠身的病痛将你重视的人带到悬崖峭壁。又或者是谁的死亡,谁的离去,谁归来又误入歧途。

最开始想过还不如什么都不知道——这个念想一旦产生,便像顽疾一样在身体各处蔓延。直至无药可救,且越发病入膏肓。

可是你知道,你比谁都清楚啊。所以你没有这样假设的可能。

也就没有,视若罔闻袖手旁观的理由。

与大义情谊无关,与傲视众生无缘,只是再遥不可及又毫无实感的世界,手心传来的温暖,切切实实地传来。自指尖轻触随之紧握掌心,那样的厚重与暖意,找不到一丝一毫去拒绝和否认。

她顺着轻握掌心的手看过去,双眸刚触及到他的身影便安心一笑。辰川时生趴在床边睡着,宽大的手将她的掌心裹在指间,依稀感受到指节侧和掌心边缘的茧的粗糙。他依旧穿着熟悉的绣了名字的白衬衫,将上班要穿的西装外套披在肩上,枕着双臂睡下。

转头朝下望过去时,裹在绷带里的头上的伤口叫嚣起疼痛,她忍不住支吾一声。

“唔……”

“嗯?知子,你醒了。”

她还想赶紧收住声别吵醒他,结果他立马起身看过来,工作的疲惫和赶回千叶的匆忙,于他唇边下颚的胡须上表露无疑。他一向会把自己收拾得干净整齐,眼下这般可说是狼狈不堪。怕是接到她出事入院的消息就立刻赶来了吧。想到这,她有些不甘地皱了皱眉。

“哥哥,你怎么还在这?工作、”

“没什么比你更重要,知子。”

时生把凳子往前拉了些,伸手将掌心轻轻放在她裹在绷带中的额前。

“疼吗。”

“唔、说不疼是骗你的。”

“知子一直都不会对哥哥说谎呢。”

指尖摩挲过她脸颊上的伤疤,泛红的伤口还未完全结痂,狰狞的口子渗出血的鲜红。他咬了咬下唇,嘴边的温柔笑意顷刻间销声匿迹。但很快他又恢复令人安心地笑靥,注意力道轻轻揉了揉她的额发,边起身边说道。

“我去叫医生过来,你在房里好好躺着。”

“嗯……”

她本想说点什么,但最后所能想到的话语都堵在喉中。哽咽翻涌而上,一旦稍稍开口哪怕是气音,也能令酸楚膨胀到将泪水尽数推出眼眶。

她到现在都想着,她并不属于这个世界,毫无实感,知道一切又无能为力。

是辰川时生,是他第一个令她有好好活下去的想法,并直到现在都坚定不移。

他珍惜她,保护她,爱惜她。在父母对他成为不良有所失望之际,他始终没法放下一分一毫与她断开联系。初中的毕业典礼,即将从铃兰毕业的他特地回来看她,带着他曾经的初中好友和高中时的知己,把铃兰的校服外套送给她作纪念。每年的生日,他都会给她寄礼物,附上他想对她说的话,在彼此没能见面的这些时间里他对她的思念。

找不到自身定位的她,真切地感受到自己被重视着。曾以为这个世界没有属于她的角落,但想到他的话,会无法想象没有她之后他会如何。自作多情也好,无聊幻想也罢,就当是梦的延长线,将不知是否属于她,不知她是否有资格拥有的微小幸福延长些,再久一点就好。

倏尔响起门把被扭动的细微声响,她转头望过去一眼。下意识准备呢喃出的称呼,在眼前的身影闯入眸中的一霎,全然堵在喉中。

下一秒,几近本能地伸手去够床头上方的呼叫按钮,然而手腕一下子被攥紧并豁然按在她耳边的被褥上。她咬着牙想挣脱,可身上的伤沉淀下疼痛后,令身体变得钝重无力。包裹住伤口的绷带更是成了束缚。

“你怎么、在这……放手!”

“别乱动了,伤痕累累的能做什么。”

同样脑门上缠了一圈绷带,依旧剥离不了相良嘴角的嗤笑半分。他饶有兴致地看着身下的知子咬牙切齿瞪过来,声线低了几度。

“告诉你一件好事,小姑娘。”

“关于你打算用卑鄙手段对付三桥却被一拳揍晕,还是这之后开久因为条.子加强看守而没法放手行动?”

明明上一秒还本能地想摁响呼叫器寻求帮助,这下就变回那副目中无人不怕死的模样。要是像之前对峙,相良早就给她点教训。而知子早就要打尽管来的架势,朝他翻了个白眼。

不好意思,你以为你被三桥这么搞定这事只有你们当事人知道?

你在剧里每次怎么搞事然后作死玩脱的我都清楚得很。要我实况转播都行。

不知是碍于人在医院不能太放肆被抓,还是别的原因,总之,相良并没有因她故意激怒的话而立刻回以拳脚。他捏紧她的手腕,迫使她的手臂抵在床褥上无法动弹。倾下身打量着她这副在绷带纱布衬托下无助又逞强的模样,他挑了挑眉笑着接续故意吊她胃口的话。

“我可是真心打算和你分享,伊藤对我下跪求饶时的情景。你没看到他多有意思,为了心爱的女朋友,他都快哭着说请原谅我。”

“……你、”

“你拼了命拖住我,结果呢,没用的家伙依旧没用。”

如果说她冲上去挡下那啤酒瓶砸向伊藤,只是出于本能不想他继续受伤;那么拖住相良,确实有不想让她清楚会发生的那一幕出现——因看不下伊藤被相良痛揍到无法反抗,早川京子冲上去推开相良,但却被开久的人抓住拿来威胁伊藤。为了不让心爱的女友遭到这些家伙伤害,甚至按照他们说的被揍到脸变形,重伤不已的伊藤只能遵从他们的话,下跪求饶说原谅我。

可这一幕还是发生了。不管她是否试图拖住相良,又怎样努力想要扭转这一事件发生。

世界不会因你的出现而有所改变。哪怕丝毫。

本应发生的一切只会按原本的轨迹持续作祟。

“……”

这种感觉,不甘到极致又找不到一点点方法改变,她曾有过亦直面过。

那是她知道时生病情恶劣到唯有接受存活率低下的手术的时候。

她什么都做不到,只能看着他的身影逐渐消失在手术室的门关上的罅隙间。她无法扼制翻涌上来的冲动,一个人孤零零地蹲在医院幽深无人的走廊上,咬紧牙关竭力克制哭出声。

脸颊未结痂的伤口泛起一丝刺痛。她清楚发生了什么,潜意识地背过脸去,不想自己此刻的表情被捕捉到。

可惜在她身上俯瞰而来的,是那个卑鄙无耻还时时找机会报复她的相良猛。

他骤然伸手捏住她的下颚,迫使她顺着力道转回头去看他,泪水自眼眶满溢而出滴落。

相良得逞性质地摇摇头,指尖摩挲过她下颚的弧线,沉下眼睑感叹道。

“我得感谢你,让我有机会尽兴到这种程度。”

俯身凑近她的耳畔,他呢喃出的话语在呼吸作祟下显得忽远忽近。

“别怪我也会有所反应。毕竟,‘那里’确实温暖又柔软啊。”

话音刚落,她转头看过去,哪怕清楚眼角的泪花会进一步被捕捉到。

他的脸近在咫尺,能够感受到他轻笑时扑来的气息落在她的脸颊上。

两人四目相对,谁也不肯退让,也都不肯轻易放过对方丝毫。

直到他一下子被扯住后领,倾下凑近她的上半身豁然抬起。站在他背后的身影,知子再熟悉不过。她掩盖不了发话时还残留些许哭腔,呢喃出他的名字。

“时生……”

显然开久的二把手对突然出现的人没一点概念。然而对方并没有露出狰狞的表情愤怒以对,这个男人谧静得犹如一潭水,却是深不见底的可怕。

玻璃与瓷器因挥出的拳头带动而碎了一地,相良猛整个人摔了出去,脊骨硬生生撞在墙上,他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还未稳住脚步乃至稍微依靠墙壁撑起身子,眼前穿着白衬衫的男人一把扯住他的领口,将他提起来之际拳头已经朝着他的眼间鼻骨袭来。

几乎是一面倒的情况,相良完全没有时间和机会反抗,光是防守以减缓伤害就筋疲力尽。绝对的力量与经验压倒下,他所想到的方法皆是徒劳。卑鄙手段压根就没有时机用出,不这么护住自己被打死都快无暇自顾。

“等等、哥哥!”

知子几乎从床上摔下来,挣扎着上前扯住时生的袖子。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时生发怒至此,一霎间连她都吓得不知所措。

“这里是医院啊!要是被发现,你的工作会、”

“要我拼上这条命,和这人渣一块死都行。”

“那我怎么办!哥哥你又要丢下知子一个人吗?!”

抬起的拳头停在原地,辰川时生看了看揍得红肿的指节,以及衬衫上沾到的些许鲜红。

知子抱住他的手臂,感受到他因盛怒而体温渐升,肌肉绷紧与青筋暴露。她慢慢挪步上前偎依在他身旁,轻声说道。

“好不容易能在千叶生活,终于能看到哥哥每天那么开心,知子不想失去这些。”

这里有你牵挂的那两个人,有能让你无需再只是感叹失去而能珍惜眼前的一切。

时常聊起在铃兰作为乌鸦时的那些大小琐事,又或是初中时曾看到过的最美的夕阳。

关于你的所有。你所爱的,所珍视的,所希望永远不变的,我都想守护。

世界不会因我而改变。我知道了。比谁都清楚,比何时都明了。

但我发誓我绝不成为谁的累赘。再也不继续旁观着却无能为力。

最后相良猛几乎是被扔出房间的,轰然摔在走廊上,惹得周围的人好奇看过来。只见一个满脸血污的高中生跌坐在地,因为穿着远近驰名的开久校服而没人敢上前。当然,医护人员除外。

时生从房间那边探出脑袋,冲望向这边的护士回以阳光热度的笑容。

“护士小姐,这小子头又裂了。不过比起绷带,不如给他脑门来点万能胶?”

白衣天使有点被吓到,赶忙转身走远,估计是去拿绷带药物。

相良勉强撑起身子,瞥见到这对兄妹正居高临下从房间那边望过来。

“哥哥,这种人打一顿是不长记性不吃教训的。”

“说得也是。那么你想怎么做呢,知子。”

他的掌心落在妹妹的肩上好将她揽入怀中,而她则靠在哥哥身上以勉强站着。

辰川知子俯瞰着一时间没法动弹的开久二把手,和她哥哥一样瞳中只剩凝聚的骇人。

“打到他再也不敢随便乱来。”

打到他没脾气不敢再搞事作死。

“那么,好好养伤,相良同学。新的伤,可是迫不及待想挂满你身上。”

话罢,辰川兄妹俩微笑对视。

房门一下子带上关紧,简单明了。

延伸阅读

花都侠盗行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gzfanchen.cn/sc46.shtml
妖虫?何为妖虫?陈旦一头雾水,现在变成小鸡了,首先要解决便是肚子的问题,不像在鸡蛋里

从抗日神剧开始之酒楼干架(1)  http://www.gzfanchen.cn/nm03.shtml
东楚国,靳都。薄暮下的余晖,洒落在街道两旁色彩鲜艳的楼阁飞檐之上,给繁华的靳都城,蒙

坠灵公约(全)我不会再瞎了  http://www.gzfanchen.cn/a9eh.shtml
“贱人!”“升米恩斗米仇,你的孩子才是他容不下你的理由!”男人绝情的声音和女人恶毒的

生化危机大逃亡之第七章  http://www.gzfanchen.cn/a6lt.shtml
因为顾眠抢角风波而热闹了一阵的微博,因为她经纪人李南迅速而有力的举措,及时将她所有的

次元天庭之神级熊孩子事故  http://www.gzfanchen.cn/w7b.shtml
清灵扩魂散。这毒方还要追溯到两百七十年前,皇城鞠家的外姓次席炼丹师偶然间灵光一闪,想

我的世界开始下鱼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gzfanchen.cn/dwzc.shtml
“太后娘娘,您等等奴婢啊!小心别跌到了。”青时边喊便边跑了出去。宁安坚信那黑影跑步了

诸神的夜晚偶遇明星选手(1/5)【求收藏】  http://www.gzfanchen.cn/yps8.shtml
网管屁颠屁颠去开了两台机器给沈澜二人。一边忙活着,一边还不忘问道:“沈老弟今天要玩点

末世之活着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gzfanchen.cn/akh2.shtml
雪萌新收拾好自己之后,看了看镜子,嗯多么俊俏的小公子。这时天还未亮,走在人烟稀少的街

他的心尖宠[校园]坐镇王家  http://www.gzfanchen.cn/sj69.shtml
“你们也不必如此悲春感秋,我真身早已飞升成仙了,如今你们见到的也不过是一道化身罢了。

她只是想生个孩子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gzfanchen.cn/sgk6.shtml
chapter06崇明的疯狂周考最后一门来了。一大早,每个班在轰轰烈烈地搬桌子。“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成反派的锦鲤王妃之第七章

    大难不死的劫后重生,樊胜美从来也没像此刻一样觉得空气是那么的清新。电梯外果不其然的站了一群围观群众。不过也是,发生这么大动静如果一个人没有倒是奇怪了。“小王,你看到了啊。这电梯出了这么多次事故你倒是修啊。今天要不是我们三个命大就出不来了。要真出什么事你们付得起这责任吗?这里面还有业主呢,你知道吗?是

  • 捕获一只铲屎官[快穿]在线阅读第8节

    “主人,这剑尊数万载未出世,甚至有传言他已经步入大罗金仙之境。”先天灵根苍梧神树所化的沐仙子说道。九霄剑碟所化的剑尊,与她们其余八人不同,为顶尖先天灵宝所化,这样的生灵,极有可能有着完整传承。踏入大罗金仙,也并非不可能。“若真有大罗金仙实力,那再好不过了!尔等随我前往这剑尊洞府。”昊天不忧反喜,能靠

  • 树荫下走过的年华在线阅读第2节

    朱红大门‘吱’一声开了,持盈搀着封氏进府门。门房老朱躬身喊:“持盈姑娘。”碰上洒扫的嬷嬷,丫鬟,侧立一边,同样福身向她问好:“持盈姐姐。”“持盈姑娘回来了。”“持盈姐姐和夫人一处,我才知道什么叫红花绿叶,嘘……”“持盈姐姐。”“……”这一路走来,得到的礼遇,持盈懵了。怎么回事?出门一天不到,一个个见

  • (火影)当L穿成佐助在线阅读第5章

    顾念谨不敢再耽搁,连忙跟系统求救:“霸霸救命!”系统内心十分苍凉并冷漠地提出了建议——500积分换一支无副作用的特效抑制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顾念谨也顾不上心疼积分了,眼下他手里没有抑制剂,一时之间根本没办法解决安小白的问题,难不成要让人标记他?无论是秦释还是他自己都不可能,况且……还有世界意识虎

  • 雪辰砍的就是你

    出了小巷,依然是喧闹的街道,此时林峰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便追了上去,进入一片小区中,林峰站住了脚,他找不到他的影子了。““臭小子,老跟着我干什么?””熟悉的声音出现,林峰转过头来,发现鹤风云正盯着他看,林峰抱住鹤风云却被推开,鹤风云摇了摇头,看着林峰说。“你个臭小子多大了,不嫌丢人的,你不回家跟着

  • 暗之公主第3章在线阅读

    由于这个身体的体质很特殊,影舞在几天的修养之后,身体已经快完全的好了。不过月瑾瑜他们几个人好像有点儿紧张过头了,所以从影舞醒来到现在已经快一个星期了,除了去厕所的时候,剩下的时间一直都是在床上度过,就连吃饭的时候,月瑾瑜也未让影舞下地行走。现在,影舞只好百般无奈的坐在床上,观察着这个屋内的东西。在突

  • 查理九世之海国奇缘之出口(10)

    “白钰,你看前面是不是有一个坑?”宋宜颤抖着声音,指向前方黑魆魆的地面。白钰闻言瞥了一眼,快步朝前走去。宋宜虽是畏惧,但也缓步慢挪,尽量跟在白钰身后。白钰往坑前一站,瞧了一眼便俊眉浅蹙,狭长的丹凤眼流露出一丝震撼。宋宜借着白钰挡住视线,见着白钰身子微不可闻地颤了颤,宋宜心头猜测定不是什么好事,又耐不

  • 长生砚憋气

    米乐跟左丘明煦到排球队的时候,就看到排球队的成员全部躺在地上,摆着统一的姿势,看起来特别妖娆。所有人的身体躺在地面上,一条腿勾起摆在另外一条腿上面,用手按着膝盖的位置,如果露个肩膀就是电视剧里典型的诱惑姿势了。“好像是在肌肉拉伸。”左丘明煦见米乐愣了一下,小声解释。“我知道。”依旧是面无表情。“虽然

  • 医女贤妃在线阅读第十节

    明景见了这女子,气焰一瞬间便熄灭了,他仰头直直的将她望着,嗫嚅道:“师……师姐?你怎么会在这里?”明画和明春似乎有些畏惧这个女子,声如蚊呐般问道:“师姐,你为什么偷袭师兄。”灰袍女子仍然抱着肩膀,冷笑道:“偷袭?要不要现在给你们四人一个与我正面交手的机会?”齐湘连忙退离他们三十尺开外,连连摆手道:“

  • 穿到古代扫大街在线阅读第一节

    夏日炎炎,天气往常一样闷热,江月坐在自己的电脑桌前发呆,算上今天,他已经整整毕业了一年了,可是还没有找到称心的工作。刚刚放下电话,女朋友也一直催促他,说想要结婚,这也让他感到十分的头痛。江月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在一次车祸中去世了,所以他在福利院中长大,从小被人欺负,长大后更是受尽了嘲讽和白眼。不但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