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惧寻龙在线阅读第8章

作者:孤星袭月 来源:纵横中文网

辅国公府的后院,依旧一片银装素裹的天地,整个院子上下被白色的巨毯包了个严实,照亮了天地间万物。

雪花轻轻的飘落到大地的每一个角落,落在屋顶上层层落落,窸窸窣窣,纯的洁白,粹的干净。

踩着青石板,穿过花园,花木都已凋落,树干上只剩下一片洁白,这般静悄悄的世界里,只听见雪花下落的轻拍声。

顺着青石板路,穿过四进四出的偏廊,九曲回廊过后,终于走到了楚府的后院,这是一片玉蕊檀心梅林,在这寒冷的冬夜里,朵朵梅花竞相绽放,在一片洁白中显得越发的红艳,肆意的享受着这里的独树一帜的恩宠!

梅林中央的几株开得正艳的梅花树下,一个七尺多高的雪堆傲然挺立着,仔细看,隐约可以看到微微蒙松的一双无神的眼睛,眸底满是绝望……

当楚吟钰看到雪堆的时候,脸色顿时释然了,轻叹一口气,终于看到了希望,但愿还来得及!

冒着严寒,赤手刨开积雪,许久之后,终于,一个面无血色的女婢露出面来,眼睛紧闭,唇早发紫,唇角有丝丝血渍已经干涸,发丝上沾满雪粒,楚吟钰小心的弹开她周身的积雪,轻声摇晃着呼唤:“春琴……春琴……”

春琴听到呼喊声,慢慢的睁开双眼,一张秀丽干净的脸庞映入眼帘,眉不画而黛,唇不点即红,脸像剥了壳的鸡蛋柔嫩滑致,如果不是看到额头间那显眼的青斑上的新痕,春琴一定不认识她,但现在她知道,这是她的主子,她们年纪相当,从小她就守护着这个可怜的主子,明明是颗掌上明珠,该受父母怜爱的命,却自幼受人愚弄嘲笑,只能处处受气,连带着她也跟着不爽,但是她不怨,从遇到她的第一次起,从被她救起的第一回起,她就发誓,她要好好保护她,守护好这个有些丑陋的小主子!

“小……小姐,真的是你,没想到此生还能再见到你,我怕是……怕是不行了……”春琴孱弱的声音瑟瑟发抖,全身的抽搐让楚吟钰不由自主的搂紧了她,心底满是心疼,声音有些哽咽:“春琴,不会的,我一定会救你的,你别怕……”

楚吟钰把身上的大氅脱下来严实地围住了春琴,然后慢慢的小心翼翼的把她移到梅林的亭子里,这个八角亭四面都挂着帷幕,亭内的气温暖和不少,春琴的面色渐渐的有些红润,身上传来的热感也支撑着她缓缓的回过神来……

“小姐,你让我好找!你吩咐的汤药,我已经煎好了,这鬼天气!”这时,青禾端着一碗汤药姗姗而来,抬着药的手被冻的通红,脸蛋也失去了平日里的玉润,满腹牢骚的她也不好发作,语气里透露着她的不满。

楚吟钰耳聪目明的虽听出了她的不满,却故作镇定,反正已经找到春琴,待会就先收拾你,这样的女婢是万万不可再留用了。

当掀开亭子的帷幕,看到楚吟钰身边的春琴时,青禾不由自主的愣住了。

“她……她不是……不是……”

不是已经死了吗?

在青禾的目瞪口呆中,楚吟钰沉稳的接过青禾手上的汤药,嘴角压住冷笑,立即喂服了春琴,然后让她靠着圆柱坐下。

待安顿好春琴之余,随即转身面向青禾,眼定定的看着,她倒要好好看看这个前世欺压了她半生的女婢怎样发横。

然后悠悠淡道:“不错,她是春琴!“

延伸阅读

欧帛品牌女装加盟  http://www.ortaweddingphotographer.com/ybm7.shtml
深圳市夫人服饰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历经数年的商业变革和市场洗礼,目前已发展成

全品源加盟  http://www.ortaweddingphotographer.com/g89n.shtml
QP-5010卧床大小便护理仪概述:QP-5010卧床大小便护理仪是一种全自动智能化

瑾秀加盟  http://www.ortaweddingphotographer.com/gboe.shtml
瑾秀化妆品,实力品牌创造商机。JINXIU瑾秀是形容女人像美玉一般的美,一种生活态度

酩冠原瓶进口葡萄酒加盟  http://www.ortaweddingphotographer.com/uzzf.shtml
酩冠(厦门)进出口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进口葡萄酒商品流通及运营的新兴企业,公司座落于美

一佳玩具加盟  http://www.ortaweddingphotographer.com/y3o0.shtml
一佳玩具成立于2006年,是一家集研发、生产、加工、销售于一体的综合性玩具企业。工厂

流明天地加盟  http://www.ortaweddingphotographer.com/x92o.shtml
流明天地机械设备是一家致力于安防看护的方案设计、工程施工及产品维护的系统工程公司。公

百加娜加盟  http://www.ortaweddingphotographer.com/pf6l.shtml
百加娜内衣项目介绍:百加娜内衣总部秉承“顾客至上、健康舒适”的经营理念,坚持“客户服

巧迈儿加盟  http://www.ortaweddingphotographer.com/yk4o.shtml
巧迈儿拖鞋总部一直注重产品创新开发,严把产品质量关,工艺精美、质量可靠,款式新颖而受

小海螺婴儿游泳馆加盟  http://www.ortaweddingphotographer.com/rec.shtml
经济好了,需求也就多了。现代人宁愿多花点钱,也不愿将就。小海螺婴儿游泳馆,改变传统模

益民眼镜加盟  http://www.ortaweddingphotographer.com/biu9.shtml
益民眼镜加盟详情益明眼镜是郑州目前最大的专业化、规范化眼镜机构。公司集生产、销售、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超神学院之燃烧军团之余晓

    夏悦是九月份的生日,而当年封平学校严格的年龄审查机制使得并未早早做准备的夏悦没能提早一年上学,又回幼儿园去“享受”了一年无忧无虑的时光。当时他们幼儿园是有寄宿的,两个班是寄宿生,而且不分小中大班、全都混在一起,班里从三岁小崽子到适龄上小学的孩子都有。班上的孩子大半都是父母来这边工作,忙得很没空照顾孩

  • 重生之王府生存日常别说有多累

    我和汪若敏在快要放假前的两个星期在离市中心不远的一处较为偏僻的地方合租了一间小屋,因为酒店是不会给暑期工提供住宿的地方的,不过工资会稍微高一点.这样,我和汪若敏也就欣然接受了.周珊不知是从哪里听到了我和汪若敏要去市中心工作的消息,竟然缠着汪若敏带她一起去,汪若敏是个心软的人,经不起她三下两下的软磨硬

  • 导师,我还想留级十万年!在线阅读第二节

    这个**让吴晓更喜欢的是任务模式的选择,基本任务分为剧情任务和战斗任务两大类,一般来说女玩家喜欢剧情任务多些,而男玩家更中意战斗任务,而且任务之间有时候会交叉,需要两人或多人共同完成,而且每周更新限时任务、公共任务,随机接收隐藏任务,更增趣味性。吴晓为了熟悉地形,练习键控,先选择了最简单的收集任务来

  • 三界第一叛徒第九章在线阅读

    “快点哦!驭……”叶默随手给了小怪一刀,伴随着一声大叫小怪化成一阵白光,成了叶默的经验。红叶脸色难看,站在他前面替他开路,这王八蛋把她当成什么了,像赶马一样。要不是刚才不小心把他推到刀口上了,为了表现诚意,她早就爆发了,想到这,她不由在心里骂起自己,刚才脑子抽什么疯嘛!干嘛要推他。他们此行的目的是进

  • 炙热年华(老炮儿)第一章在线阅读

    天衍大陆,强者为尊!无数传奇在历史长河留下自身痕迹,万古不朽。不计其数的史诗故事被人铭记,经久流传。然,传奇始于微末,史诗诞于山野之间。青峰城,是天衍大陆中一座不知名的边陲小城。然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在其上盘踞着三大家族,以黎家为尊。其后为洛家与祁家,两家世代交好,互通有无。这一日,是青峰城的集市。

  • 沙漠狂想曲兼职

    苏糖,二十二岁,大学工商管理系二年级,眉清目秀,长相端正,父亲是外科医生,母亲是白衣护士,最近有望升护士长。子承父业,苏糖本来也该入这一行。劝人学医,天打雷劈。苏糖不需要人劝,从小便立志绝不跨入医护行列。这有很大一部分根源来自童年阴影。苏糖小时候不好好吃饭,她妈喂个饭要喂上一个多钟头,能把头皮都气炸

  • [法证4] 枝附叶著在线阅读第六章

    李峰现在不知道该怎么给他说。D国制造的那个水雷他之前也听说过,但是很明显他现在的这个水雷的设计图和dé国的是两码事。这系统30强国点兑换的水雷虽然设计的很精密,但是其中一些细节很明显设计的有点局限,影响了水雷的威力。但是具体是哪里,怎么改能够扩大这个水雷的威力,李峰凭借自己目前的机械,化学知识明显还

  • 没有完结的故事在线阅读第9章

    “宿主前往任何世界抓捕犯人的时间对比皆是一比一,滞留多久的时间,这边也会过去想要的多久时间!”“好吧,这里没啥好准备,鸟都没有一只的地方我也待腻味了,能早点过去就早点过去!”青禾说道。“那边虽然只是一艘飞船,好歹还有人不是!”“如你所愿,尊敬的大典狱长!三秒之后传送!”大典狱长系统话说完,三秒的时间

  • 末世风雷南下之行

    南御慠之满意的点头,笑着问道威严又有点慈祥:“你们认为派遣何人合适?”南御轩答道:“新科状元容肃宣合适,此人明察善断,为人清明正直,最是合适。”南御慠之却不以为然,摇了摇头,不赞同道:“此人品行太过端正,不知变通,而且,文弱不堪,若此时是真,他一个文弱书生,定然应付不来。不行不行。”南御轩苦恼,朝堂

  • 酷刑警与心理专家之二三事在线阅读第2章

    翌日清晨,林晏浑身酸痛地醒来,睁眼呆呆地看了自家天花板一会,才想起了昨晚发生了什么,蓦然坐起来,拉开被子——还是昨晚的衣服。没有被脱掉,也没有别的痕迹。“........还好。”林晏松了口气,想起自己光怪陆离的梦,伸手拍了自己一下,“真是见鬼了,怎么还梦到乔屿了——啊!”他瞪大眼睛和天花板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