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江东双璧在线阅读第4章

作者:非天夜翔 来源:晋江文学城

“你说呢?”

平淡的语气,并不洪亮的声音,但在这一刻,却是盖过了在场所有的声音,像是有什么魔力,将其他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在地上挣扎的罗昂,瞪圆了眼睛,盯着那个少年的背影,那一道道缓慢消散的残影,狠狠的冲击着他的心神,这少年,当真只是个废物吗?那封推荐信究竟……

中年人刘华盯着丁隐的背影,整个人的脑袋都空了,完全找不出什么话语能够形容,这少年,这少年……院长的那封信,到底是因何给了这少年,此刻的他迫切想知道。

惨叫的停止了,求饶的也闭嘴了,所有人在此时此刻,脑子有瞬间的空白,根本无法相信,此时此刻发生在眼前的这一幕。

明明,那个学院的中年人都被困住了,那个资质高又有实力的少年也趴下了,为什么,这个之前被检测为三无的废物少年,却如此轻而易举的,走出了阵法,然后擒住了那个青年。

为什么?

这个问题的答案,青年也很想知道,分明就是个平平无奇的少年,怎么突然就变成了恐怖强者,而且强得没有任何迹象可循,少年的身上明明没有任何气息。

丁隐举着青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手刚要用力,准备将青年的脖子捏碎,却在这时,他眉头一皱,身子往旁边挪了半个身位,同时将手里的青年,填到了空出来的半个身位上。

“噗哧……”

一声闷响,伴随着飞溅的鲜血,刚获得自由的青年,整个人被飙射而来的箭带着倒飞出去,思维还没恢复的他,在一瞬间被剧痛充斥全部神经,惨叫着飞向了一个双手拍在地上,到现在都还没回神的守卫身上。

砰的一声,巨大的力道,透过青年传递到了守卫身上,两人的身体就像是泡沫般,炸碎,绚烂的血花绽放而开。

几乎是同时,处于阵法中的刘华,察觉到阵法消失的瞬间,身上气息轰然爆发,一个闪身,已经如同一道影子般,掠过周围所有的守卫,然后在丁隐身边站定,看向通天路的方向。

身上没了压力,罗昂勉强站了起来,看了丁隐刘华二人的背影一眼,转身跟刘华带来的那几个青年汇合,一起帮着处理受伤的少年们。

丁隐皱眉看着通天路的入口,一个两个的都不让人好过,不知道给人添麻烦是很不礼貌,也很让人厌恶的吗?

“等会儿你跟其他人找机会进通天路,这里交给我,”刘华目光锁定通天路,对着身边的丁隐轻声说道:“这里是他们的地盘,我们不能陷在这里,找机会走。”

看了刘华一眼,丁隐没有说话,走?看看来的是些什么人,这时候还想着走,我倒是走得了,你们其他人能走几个?

“没想到啊,三重天这样的地方,竟然也能够出这样的俊才,一个丙等资质,现在这一个,居然还是罕见的体修,难怪了,难怪不受阵法的影响。”

一个声音从通天路入口中传出来,话音未完,一行人已经走了出来,倒是不多,只有三人,可是这三个人的出现,却让刘华在瞬间脸色大变。

“他们怎么会来,他们这是要将我们这些人全部抹杀在这里么?”刘华难以置信的自语着,并不是来的这三人强到无法匹敌,而是这三人的性情,他们的残忍暴虐,让他对身后的少年们无比担忧。

为首的男子看了刘华一眼,目光放到了丁隐身上,饶有兴趣的说道:“不错的苗子,从你刚才能够轻松的躲过那一箭,你的实力就不会低于化界,倒是有点棘手了,体修完全不受天限影响,可以尽数发挥实力,这可有些难办哦。”

“大哥,这小子让我来吧,我还真没碰过这种实力的体修,现在的体修可是稀罕得紧,能碰上一个够格当沙包的可不容易,”男子身旁一个体型壮硕,赤着上身的汉子咧嘴说道。

“老三,见猎心喜的心情我懂,不过也要注意下场合,没看周围还有这么多人么,这要是跑了一两个,你回去要怎么交代?”另一边,一个面相阴柔,手拿折扇的男子不紧不慢的说了句。

“那有啥,你和大哥两个人就够了,我这不是显得多余了找点事做嘛,”壮汉哈哈笑道。

“这倒也是,”阴柔男子笑着,目光扫视着眼前这些人,就像是看着货物般。

“真是没想到,赵家名声在外的幽冥三狼,竟然会屈尊来到这种地方,”刘华盯着这三人,平静的面容掩盖了紧张的心情,略带调侃的语气说道:“赵家对我们这些小朋友还真是很重视啊。”

“万一这个词发明得好,我们不过就是闲着没事来瞧瞧,你看,就被我们碰上这万一的情况了,”为首男子轻笑着,目光在刘华与丁隐身上来回走:“这些废物,有了阵法的辅助,也没能把事情办好,就算是多了个意外,也不该如此无能,死了好啊,省得浪费资源。”

“阵法?”丁隐淡淡的回了一句:“这种勉强算阵的东西,也能称为阵法?”

男子微微挑眉,看着丁隐淡笑道:“哦?那倒是要请这位小朋友,给我普及普及阵法方面的知识了。”

“白痴!”丁隐漠然的扫了对方一眼。

男子眼睛一眯,他身旁的壮汉却是炸了:“嘿,这小子还挺嚣张,皮痒了是吧,看你爷爷我……”

“呼……”

“小心!”

一阵疾风骤起,男子脸色一变,才喊出声,耳边已经传来一声沉重的闷响,身边的壮汉已然不见踪迹,取而代之的是那个少年。

“嘴巴臭就该自觉点的闭上,熏到了我,可不是简简单单道歉就可以解决的,”丁隐迎向男子的目光,语气平缓而淡然。

“轰……”

就在这时,一阵巨响传来,更有汹涌的沙尘向着四周肆虐,而与此同时,一声喷怒的咆哮若惊雷炸响,一股磅礴的威压汹涌而至。

“宰了你,臭小子!”

壮汉浑身冒着厚重的暗色光芒,像是披了一具能量盔甲般,整个人膨胀了好几圈,看上去得有两层楼高大,那硕大的拳头,泛着凝实的光泽,从天而降,砸向丁隐。

对于头顶上方即将落下的攻击,丁隐看都不去看,只是看着眼前这为首的男子:“既然知道我是体修,还敢这么直接跟我动手?”

“是啊,你觉得我们会这么傻么,”男子却是笑了,笑容很冷。

话音未落,男子已经飘然而退,双手快速结印,冷然大喝:“逆天灵覆阵,起!”

霎时间,方圆数百丈的地面,全部泛起道道光华,道道光华形成繁复的纹路,像是篆刻在地面上般,绚丽而又玄奥。

从天空俯视下来,便可以发现,以通天路为中心,一个半径两百丈的奇异阵图乍然而现,阵图上由光线勾勒出种种纹路,似有山,似有水,更似有一只巨大的手掌,托举着一切。

这个阵图出现的霎那,原本看上去就很高大的壮汉,在这一瞬间,整个人更是几何倍数的变大,一眨眼他周身的光芒已然形成十丈高大的巨人,他正指挥着巨人挥拳砸落下来。

“这是能将天限的作用局部抵消的阵法!”刘华感受到自己的实力,脸色更是难看了几分,若没有这个阵法,他跟丁隐还能周旋,甚至因为丁隐这个不受天限所制约的体修存在,还能够占点上风,但是现在,这三条恶狼也同样恢复了全盛的实力,真的要交代在这了么。

“死吧,小子!”壮汉怒挥拳头,朝着丁隐砸落,那巨人之拳,离地面还有好几丈远,其上携带的威势,已经化作汹涌狂风,扑击地面上的一切,大地隐隐有开裂之势。

“好好享受吧,谁让你激怒了他,”为首男子远远看着丁隐轻笑道。

丁隐悠悠抬头,感受着扑打而来的劲风,感受着那属于化界境强者的力量,星力与法则交织的力量,远比星元还要更强大的力量。

“我很久以前,就想要试一试,化界的力量到底有多强,”丁隐不紧不慢的说着,身体微微摆开架势,沉腰下马,双拳收在两侧,衣服无风自动。

“这小子想干什么?用肉拳接老三那能够轻而易举轰碎精钢的一拳?”看戏一样的另外两人,远远的注意到丁隐的举动,那阴柔男子不由愕然出声。

“也许是在三重天久了,都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广阔,”为首男子摇了摇头,但心中却没来由的升起一丝不安。

“这一拳,升龙,送你上九重,”盯着那落下的巨拳,直到那巨拳与自己的距离不到一丈时,丁隐的拳头才缓缓的推了上去。

拳头很慢,任何人都能看清楚,可是,明明很慢的拳头,拳头四周的一切,却都变得模糊,就仿佛这拳很快,周围的都是快速后退的虚景般。

一快一慢,一大一小,威势完全不等,甚至是悬殊巨大的两拳,转眼便碰到了一起,并不是撞,更像是两个拳头互相轻碰了一下,很诡异的视觉观感。

“不过如此!”

伴随着丁隐那淡然的声音传来,紧随其后的,是惊天巨响,以及极具视觉冲击的一幕。

旋风自拳头相抵之处出现,自下而上形成一个漩涡,将空中的巨人完全吞噬,撕扯着、切割着其中的巨人,巨人的身体不断陷入漩涡,仿佛坠入深渊。

漩涡高高飞起,直到离地十多丈才停止,而后慢慢消散,直到整个天空恢复清明,仿佛天空一切都是如此,但在场的人却像是被点了哑穴般,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直到一个声音响起,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拉了过去。

延伸阅读

易润加盟  http://www.usine-opera.com/gc7c.shtml
石家庄易润节水技术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科研、设计、制造、销售于一体的专职生产滴灌带,滴灌

好君加盟  http://www.usine-opera.com/gibs.shtml
好君挂历是平阳县达氏无纺布制袋厂经销商品,总部成立于2007年,多年来服务于银行、电

亿昊加盟  http://www.usine-opera.com/dnmu.shtml
亿昊环保技术工程倡导“、务实、效果、创新”的企业精神,具有良好的内部机制。优良的工作

琅岛加盟  http://www.usine-opera.com/av45.shtml
琅岛酒店位于湘潭市建设南路芙蓉路口海关对面,地处桂林市繁华地段,交通十分便利。酒店是

冒菜先生加盟  http://www.usine-opera.com/u2vt.shtml
成都鼎康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是一家专业从事冒菜文化研究、生产、传播、销

洗迎门加盟  http://www.usine-opera.com/gxv8.shtml
权威数据显示,各省市私家车、小汽车等机动车辆已很过3.2亿辆,且每年新车在以20%的

青丝俏养发馆加盟  http://www.usine-opera.com/66u4.shtml
青丝俏隶属于青丝俏商贸有限公司,位于哪里,创始于哪年。青丝俏自成立以来,公司一直秉承

翊美健康中心加盟  http://www.usine-opera.com/6ytn.shtml
品牌简介:翊美健康***药浴中心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大健康行业,以现代医学、再生医学、

四海渔具加盟  http://www.usine-opera.com/ucuo.shtml
四海渔具主要经营的有鱼竿、配属渔具等,不论是从产品的品质上还是服务上,四海渔具在行业

黄金山加盟  http://www.usine-opera.com/akhh.shtml
黄金山瓷砖始终秉持“质量,客户至上,开拓创新求发展”的运营方针,客户可以选择我们目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妙手医仙第三章在线阅读

    第三章“你随便坐,不用客气,我这房子比较小,平时也不爱收拾。”林杉招呼沈季坐下,然后就去冰箱里找有没有水果。结果自然是没有,她平时周末都是用来补觉和放松的,根本没有心情屯水果。林杉也不尴尬,倒了一杯水,坐在沈季旁边,准备开启叙旧模式。沈季端着杯子小酌,好似喝的是蜜一般,眼睛滴溜溜转了一圈,说:“我觉

  • 我有一只时空虫在线阅读第4节

    “抱歉,慕小姐恐怕是不能陪夏小姐两位午餐了,因为我跟慕小姐已经提前约好了!”声音传来,不止是慕珂,几乎是所有人都朝后面声音来源处看了过去。他们现在所在毕竟是夏氏集团的门口,自然是不止他们几个人,但是因为有夏曼妮在,倒是没什么人敢来上前打扰,最多也只会在边上围观。围观的人虽然不太清楚慕珂夏曼妮沈飞扬三

  • 末世之撩娶小狐狸治病还不简单吗

    第一章人命关天第一章人命关天盛世皇朝ktv。宋宇是这里众多保安中最不起眼的一个,当然,这是在没有人知道他经历的前提下。此时的他,斜靠在椅背上,手里捧着半个西瓜,边吃边盯着眼前的屏幕骂道:“靠!这导演是拍爱情片出生的吗?男主人公的一个表白,弄得拖拖拉拉,黏黏糊糊的,这他妈的还是男人么!要是换成老子,先

  • 三把剑在线阅读第十章

    入夜时分,酔欲楼后花园再往后的亭子中,灯火通明,这醉欲楼本就是个不夜楼,到了晚上会越发热闹,可这里虽然灯火通明,旁边服侍的佣人丫鬟不少,但是却格外安静。两位公子哥刚刚对面而坐。一位脸色不好的公子哥身后还站着一个怀抱棋盘的美丽女子。一位公子眉清目秀,皮肤白皙,从眼神中能看出一丝狡黠,身穿极其昂贵的狐裘

  • 全职猎人之静止第5章在线阅读

    数十日后“季子我教你武功好不好啊”白须老头讨好的看着懒散躺在椅上的季璎珞“不要!”季璎珞直接拒绝道“季子~~~你看,你一身骨骼惊奇,是练武的好材料,只要我指点你一些你就有可能成为武林第一呢”老头继续狗腿的说着“没兴趣!”“季子~~~”老头开始撒娇,从来到蓬莱第二天季璎珞从白须老头手里坑了点钱想去下山

  • 舍狐套住狼第4章在线阅读

    唐令见到她的那刹,有什么被狠狠被拉扯了一下,是心头刺,是朱砂痣。缝线部位隐隐有裂开的趋势,是女嫌疑人划伤的,用她家的菜刀,不久前,她用那把刀杀了她丈夫。很爱她的丈夫。他问:“你为什么杀他?”她理所当然的眼神,“我不爱他。”“但他爱你。”她鄙夷地望着他,“你懂什么是爱吗?”接着她嗤笑一声,意味深长地盯

  • 渡谁的劫第5章在线阅读

    “它们的名字是叫勿怪啊……不是妖精小姐吗?”我和柚木司闲聊。“明明很小心保管的东西却不见了,一直都在的东西偏巧要用的时候不见了,有这种事吧?那一定是「妖精小姐」做的——大概就是这样子说的吧。好像是很久以前就有的怪异传说。”我一边回忆一边说。“唔,的确是很久以前就有的。妖精小姐只是怪谈给它们的另一个名

  • 影视小说同人文推荐苏律师

    唐明宛刚想说什么,苏墨清朝她笑:“唐小姐,坐下谈。”“不必了,我有权利选择自己的代理律师。”她要走。“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苏墨清摊手无奈。唐明宛看她一眼,还挺能装无辜的一人呢,抢电梯,抢男人,抢专栏,一出出戏风生水起的,她倒是跟没啥事儿一样。然而,不想有关系的人,唐明宛无意多周旋,尤其过了二

  • 看电影超神之点心

    米佳提着大包小包回了家,还拜托李嫂帮忙把出租车上的淡奶油和鲜牛奶拿了下来。李嫂帮着她把东西搬到厨房,一时间操作台上堆得杂乱无章:“夫…小米这是做什么?”“买些材料回来做点甜品看看哪一个口感好一些。”米佳道,“李嫂你晚一些再回去吧,帮我试试。”“好,好的。”米佳以前兼职时特意给老板交了学费做甜品,因此

  • 都市之无敌仙少在线阅读第六章

    “我回来了。”叶妮嘉把皮包随手扔在沙发上后就瘫倒在叶裳的旁边。“怎么样怎么样?在这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文巡有没有对你做出一些很禽兽的事?”叶裳挤眉弄眼地推搡了几下一动不动的叶妮嘉。“别说了。”叶妮嘉摆了摆手,满是疲惫地偏过脑袋,“分了,我们分了。”叶裳诧异:“好好的怎么忽然分了啊?可别告诉我是你怕连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