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河图在线阅读第3章

作者:夏槿幽 来源:飞卢小说网

翌日清晨,冷魅正在月无痕那蹭饭聊天,屋内就成进来几个御林军,然后成朝霞也进来了,看到冷魅毫发无损咬牙切齿,挥挥手让人抬进来一具尸体问责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在我东陵国行凶杀人?”

冷魅看看,不仅屋内,院子里也都是各国使臣吃瓜群众,这女人真是怕有人不知道她杀人。

“冷魅女王,你是不是该给大家一个合理的解释?”成朝霞将矛头指向了冷魅。大家都看向孤立在那里的冷魅和青古,难道这件事和她有关。

冷魅做起来,青古扶着她起身,来到尸体面前说:“公主要孤解释什么?”

“他昨天晚上跟你出去,今天就死了,你说你要解释什么?”成朝霞强势道,今天定要治她的罪。

“哦~想起来了,昨天就是他替小无情约我到琥珀湖的,结果小无情却失约了!”冷魅恍然大悟,然后疑惑道,“我记得昨天没碰到什么人啊?公主是怎么知道昨天是他和我出去的呢?”

成朝霞语塞,一不小心就说漏嘴了,然后她故作镇定道:“香草昨晚碰巧看到的,也许是你们走的太匆忙没注意到她!”

“是,是奴婢凑巧看到女王陛下和吴公公一起的。”那个刚进来的宫女赶紧帮公主圆谎。

“我从没约过你!”月无情冷冷地辩解。

然后大家就都明白了,有人想杀冷魅,就借着月无情的名意将她约了出来,结果冷魅没死,那个刺客倒是离奇死亡了。

冷魅非常冷静道:“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是情情让这个太监杀我呢”冷魅扯低领口漏出发紫的勒痕。

青古看到冷魅的脖子大怒道,“公主是不是该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我们都是这的客人,你们如此恐怕有违待客之道,有失大国风范,再者,今天你们借机关押我女儿国女王,明天会不会找借口砍了某国某位皇子的脑袋?东陵国的心思不得不让人遐想。”

青古三言两语就将整件事都推到了东陵国身上,暗指此事是东陵国自导自演的一出戏,有意陷害他们,而且还说东陵国居心叵测,想借寿宴之名扣押各国皇室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而且,青古的话作用很大,他国的人都开始警惕东陵国了,今天扣下个一国之主,保不准明天他们也会成为人质,难道东陵国真想用他们要挟他们的国家吗?如此一想,人心更慌了!

月无痕看向青古,感叹青古的巧舌如簧,本来此事最大的嫌疑犯就是他们,结果却成了东陵国栽赃陷害,意图不轨。要说东陵国意图不轨,他是不太信的,就算东陵国扣下他们这些皇子威胁各国,但各国皇帝也不会因为几个皇子就割地让国,大家僵持久了只会东陵国倒霉,引众国群起攻之啊!

“呵呵,青古公子说笑了,我东陵国又岂能是非不分?怠慢的各位友国的朋友。”成天傲一身官服,显然是一下朝就赶过来了,“出了人命皇妹也是担心,没查清楚就莽撞行事是她的不周,还望女王陛下不要怪罪。”

“哼,傲王道是每次出现的刚好,若是早来主持大局,也不用有诸多误会。”青古毫不相让的迎上成天傲,暗说他做事不公,自家人没理了才站出来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处事不公。

靠!一个小国家的人怎么敢这么嚣张?他不怕他们那个小小的女儿国被人家夷为平地吗?还敢要解释?

成天傲他们还真没想到青古会不依不饶,这个人未免太嚣张了吧?真把他们的客气当做软弱可欺了?

“凶手已经死了,青古公子还想怎样?”成天翔皱眉道,也觉得这个人在别人地盘上太嚣张了。

“自然是找出主谋,将其挂..........”青古露出暴虐的淡笑说出一堆丧心病狂折磨至死的话,“还有这个奴才,死的太便宜了,需诛全族,以儆效尤!”

众人恶寒,这也太残忍了吧?但看青古的脸色不像是在开玩笑啊!这个彬彬有礼的男人真是恶魔!

“你!”成朝霞吓得后退,主谋不就是她吗?这个男人明明就是在对她说,他居然为了这个丑八怪要这么残忍的对她,冷魅这种女人凭什么让他如此维护?成朝霞嫉妒成狂,“你这么在乎她,可她呢?哪有一点把你放心上过?整日里和其他男人厮混,像她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根本不值得你追随!”

“你的母妃还不是你那人尽可夫的父皇后宫里的一个J女!”青古更是毒舌,“你怎么还有脸活着?”

众人大跌眼镜,这个管家太放肆了吧,连皇上都敢骂!这…这么粗俗的词句也完全不符合他彬彬有礼的形象啊!

“咳,青古,注意形象!”冷魅都看不下去了,青古骂起人来也有泼辣的潜质啊!再这样闹下去就该两国开战了,咱们还是互相和解的好,“我们还是都别吵了,多大点事啊,和气生财!这事就此翻篇了,都别看热闹了!”

“身为一国公主,言语粗俗,随意侮辱贵客,大不敬!应禁闭三年!”青古对成朝霞的骚扰不计其烦,希望让她永远在自己眼前消失。

“青古公子,你刚刚也很失礼,宽以待己严以待人可不是君子风度。”成天傲当然不会让外人在自己的地盘上横行霸道。

“依本太子看,刚青古公子也是被公主逼急了才食言,公主要付全责。贵客在东陵国皇宫险些遇刺,你们也要付全责,不要为了推卸责任去指责别人。”东方枭陌一来站在了冷魅这边。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时,又进来一群御林军,包围了这指名道姓地要找冷魅和青古。

“女王陛下。你的狗把皇上的御膳打翻了,还抓伤了很多护卫,皇上皇后请你们过去一趟!”这个好像是御林军的统领吧,脸上的爪子印很新鲜呐!

于是大家又集体迁移到了御膳房,一进院子,里面都是御林军,冷魅感慨,对付一条狗用得着这么大阵仗吗?皇帝也真是的,为了一盘菜,和一条狗过不去,真够有意思的!

其实真不是皇上要和一只狗过不去,实在是御林军统领抓狗反被狗抓了脸,他们一伙人对付不了一只狗,才惊动了皇上和皇后,本来皇上也只是好奇这只能打伤自己御林军统领的狗,所以来看看,皇后嘛,自然是来维护宫廷秩序的,上次狗进御膳房已经是她失职了,这次她非要宰了这只狗不可。所以两个大人物就都到了这里。

冷魅和青古穿过御林军,来到哮天犬跟前,看着一地的饭菜,终于知道哮天犬为什么这两天食欲不振了!

而哮天犬看到冷魅来了,更嚣张了,又开始摇它的大屁股了,鄙视御林军统领乃它不得!

御林军见状,嘴角抽搐的厉害,强忍着笑,他们的头还从没被谁鄙视过,今天不仅破了相,还被一只狗鄙视了三次,他们佩服这只逗趣的狗!

御林军统领气的面色通红,他从没像今天这样丢脸过!

冷魅瞪了哮天犬一眼,警告它:回去再收拾你!哮天犬立即放下屁股蹲好,耸拉着耳朵装可怜!

“皇上,哮天犬虽然贪嘴、调皮捣蛋,但也不会无故捣乱,一定是有原由的。”冷魅沉着冷静,见了皇上也不卑不亢,更有些内敛的嚣张,连头都不低一下。

“汪汪汪!”哮天犬也极力为自己辩解,可惜大家都听不懂狗语。

“皇上,这饭菜肯定有问题,哮天犬只是想提醒你们而已。”冷魅看了眼哮天犬,解释道。

“啸天犬?好嚣张的名字?”皇上让身前的御林军退开,走上前来,看着冷魅,想用气势压倒她,可冷魅和青古就这么淡淡地站着,纹丝不动。

“皇上还是找人验验地上这菜,早日捉拿凶手,让大家可以安心。”冷魅勾唇淡笑,一点也不相让。

“一条狗能懂什么,我看是有人想推卸责任吧?”成朝霞脸色暗沉阴阳怪气地说道。

“谁不信可以趴在地上尝尝。”冷魅微笑着看了无事生非的人一眼,扫视了想张嘴的那些人,这回安静了。

“这狗真这么有本事?来人,宣太医!”皇上也很好奇这只狗到底有多神奇。

一会儿十来个太医斜挎着药箱就跑进来了,气喘吁吁的还要先给皇上请安。冷魅再次感叹,这么点小事每次都弄的惊天动地!

“平身吧,去看看地上的饭菜是不是有问题?”皇上倒是不紧不慢。

经过十来个太医多次检验后,终于确定道:“回皇上,这些菜里确实有毒,经老臣查验,此毒人吃下后不会立即死亡,两三个时辰后才会毒发。”

“何人如此胆子?”皇上大怒,居然有人敢在他的菜里下毒,这还了得?

冷魅见事情弄清楚了,这里也没自己什么事了,就开口说道:“皇上,既然事情已经清楚了,我们就先告辞了!”

“父皇,这只狗这么厉害,不如我们将它留下来吧,这样日后再也不用担心歹人下毒了。”成朝霞站出来向皇上提议,成心要夺冷魅的东西。

“这………”皇上为难了,说实在的,他确实想要这个神奇的狗,但君子不夺人所好,他没脸开口。

“女王,你看公主如此喜欢………不如你就割爱,本宫将你的爱宠买下赠与公主以结两国友好之情如何?只要不过分,本宫一定会让你满意!”皇后果然是皇后,看出皇上喜欢哮天犬,就借着公主的名头,她自己出钱要买下哮天犬。

冷魅皱眉,她最讨厌这种用钱购买一切的嘴脸:“皇后娘娘,不是所有东西都能用钱买到,用钱买到的往往都是些不值钱的俗物!哮天犬从出生就跟着我,我从小把它当亲儿子养,而且我也从不拿感情做交易!”

“哼!说的比唱的还好听,还不是想要更大的好处,你就直说吧!”成朝霞不屑道。不就是一条狗吗?说的天花乱坠,最后还不是想狮子大开口!

“不可理喻!”冷魅感觉和这群冷血动物没必要说下去了,转身准备离开。

“放肆!我父皇还没开口,你敢走?”成朝霞怒喝道。

冷魅和青古充耳不闻地往回走,开始讨论中午吃什么好?

“皮蛋瘦肉粥怎么样?”

“我想吃驴打滚!”

“好,回去就给你做!”

“还有红烧狮子头、清蒸鱼、红烧鱼,烤鱼也要!”

“好好好,都给你做,小馋猫!”青古宠溺地牵起冷魅的手,刮了下她的小鼻子,连声答应。

“放肆!给本公主拿下!”成朝霞看冷魅如此嚣张,还故意秀恩爱,气的七窍生烟,指着冷魅大喝道。

皇上没有开口,只是皱着眉头,这两个人确实太嚣张了,竟敢不把他这个皇帝放在眼里,确实该敲打一番。

御林军通通将刀对准了冷魅和青古,当然了,他们还要提防这那条大黑狗。

可他们不管怎么样都进不了两人的身,就像有股怪力阻挡一样,御林军统领连翻被一条狗侮辱,也不肯罢休,举刀跃起就朝哮天犬砍去,结果被弹了回来,撞到了柱子上,又摔到了地上,吐血不起。

大家都咽咽口水,不敢上前。冷魅和青古就这样边走边说出了大门,临走时,哮天犬又对着众人摇了三下屁股,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在座的所有人都被黑线掩埋,他们居然被一条狗鄙视了!

下午,太后娘娘又邀大家看京剧,大太阳的,这不是找罪受吗?冷魅本不想去,但小庄子说各位美人都回去,冷魅立刻梳妆打扮,前往赴宴。

“快看!那个女王没穿衣服就来了!”那些人叫嚷道。

“真是不要脸,为了勾引无情皇子真是没脸没皮了!”女人们鄙视道。

冷魅身穿蓝色的乞丐超短裤,上身是V领白色衬衫,胸前绣着血红的彼岸花,马尾辫高高扎起,干练中又不失温柔。

“嗨!无情宝贝!”冷魅高兴地朝月无情挥手。

月无情尴尬地不敢看冷魅,这女人疯了吗?衣服越穿越少,还有没有羞耻心了?

月无情不理她,冷魅又屁颠屁颠地凑进美人堆里和他们打招呼。

“你怎么这样就出来了?”在这堆人里也就成天麒对冷魅有点真心。

“好看吧?我可是为了美人特意打扮的。”冷魅转了圈自豪道,“天生丽质难自弃啊!你们不用自卑!哈哈哈!”

大家一脑门黑线,她哪只眼睛看到他们自卑了?

“你穿………”成天麒还想劝冷魅换身衣服,可太后和皇后已经到了,他们只能行礼入席。

其他人都坐下了,冷魅见前排根本没有自己的位置,立刻不高兴了:“怎么没有我的位置?我要和无情宝贝坐一起,我要左拥右抱!”

“我就坐这!”冷魅一屁股坐在了月无情和月无痕中间的边几上。

“你!不可理喻!”月无情气愤,她丢人就是了,还拉着他们一起丢人。

“女人都是不可理喻的,这又不是你家,你管不着,哼!”冷魅理直气壮地说,揶揄道,“怎么,是不是怕自己抵挡不住本女王的魅力?”

月无情本来要起身的,但冷魅这么一说,好像自己心里有鬼似的,最终还是往后靠靠,当冷魅不存在。

戏台上咿咿呀呀地唱着,冷魅昏昏欲睡,青古一边给冷魅当靠背,一边为她撑伞遮阳。

“哈欠……”冷魅申了个懒腰,一手搭在月无情的椅背上,就好像就将月无情圈在怀里一样,“无情宝贝,你不觉得无聊吗?我都快睡着了,我们聊会天儿吧?”

月无情觉得羞辱,咬牙切齿地瞪着冷魅说:“手拿开!”

“呀!无情宝贝终于开金口了!”冷魅有恃无恐地说,“唉!无情宝贝,你会游泳吗?”

“不会!你再不走开小心我不客气!”月无情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呵呵,我建议你去学一下,因为我们马上就要坠入爱河了!”冷魅很喜欢月无情的表情。

月无情一愣,然后就要气炸了的时候,冷魅放过了他,搭上了月无痕的椅背说:“无痕宝贝,你喜欢什么季节呀?”

月无痕怕自己不回答冷魅会不依不饶,所以就敷衍道:“春季。”

“我喜欢有你的季节!”冷魅笑着撩道。

月无痕无语,这个女人的甜言蜜语怎么都不重样?还真没见过这么放荡的女人,简直就是东方枭陌的女版!

冷魅见月无痕“好欺负”就得寸进尺地调戏道:“你知道什么地方最冷吗?”

“我国的仙女峰常年积雪不化,是全天下最冷的地方。”月无情客观地回答。

“不对!”冷魅反驳道,“是没有你的地方最冷。”

“女王陛下,我们言不对答,真的不合适。”月无痕有点不好意思,他还从没被谁调戏过,真是有羞又恼。

“怎么会?我可是百搭的!和谁在一起都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冷魅自信满满地说道。

月无痕嘴角抽搐,你是百搭的为什么不去找个百搭的人?纠缠我作甚?月无痕眼睛一斜,看到和皇太后很说的来的东方枭陌,又对冷魅说:“我觉得你和东方太子应该会更合适,他也是百搭的。”

“红狐狸不行,他什么都好,可惜已是残花败柳,出去拿不出手啊!”

月无痕无语,你还挑剔上了!他又开口道:“我还听说你和麒小王爷很投缘……”

“小麒我是很喜欢,可惜他爹不是个好东西,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我可不想成为第二个雪妃娘娘。思来想去……你们都非良人。”冷魅真的在认真思索,失望道,下一刻两眼放光地看着戏台问月无痕,“哎哎,台上的美人你们谁认识?帮我引荐一下!”

月无痕顺着看过去,是戏里的主角,大花脸能看出什么美丑?刚刚还对他死缠烂打,现在就......月无痕有点小气闷,说:“一个戏子而已,本皇子怎会相识?!”

“就是,女王陛下的眼光有待提升啊!”刚还和太后套近乎的东方枭陌突然坐在了月无痕旁边的座位上。太后旁边换成了悄悄到来的皇帝。

“红狐狸,我敢打*,他一定是个美人!”冷魅摸着下巴色眯眯地说,“是去调戏一下呢?还是去调戏一下呢?”

东方枭陌被打脸,这个丑女居然宁愿选择一个低贱的戏子也不愿给他一个机会,他堂堂太子......东方枭陌还没想完,冷魅就起身往戏台去了。东方枭陌一肚子火说道:“*子无情,戏子无义!女王可别被骗了!”

“你偏见太深了。”冷魅没有回头。

冷魅兴冲冲的去了,不知后台怎么回事,冷魅突然摔了出来,打断了戏剧,像小丑一样引的大家大笑,冷魅毫不自知自己出丑,很自然的站了起来对台上的戏子说:“我对你一见钟情,请允许我唱歌一首表达我的心意。咳咳,戏一折,水袖起落...........”

一首【赤伶】过后,大家感触都很多,尤其是戏子,这种公认的低贱活儿,他们被人瞧不起,没想到还有人告诉他们是多么的有意义,理解这份感情,尊重他们。

“戏曲美人,虽然我不太懂,但你真的很厉害,我支持你!”冷魅略崇拜道,“可以和我共进晚餐吗?”

“多谢女王陛下抬爱,草民万分荣幸,但还请赎草民恕难从命之罪。”这个戏子也有些骨气,从不卖身。

冷魅将他扶起来说:“拒绝也是你的权利,干嘛要让我赎罪,你又没错。我最受不了你们这动不动就下跪的习惯,快起来吧,别人还以为我欺负你呢!”

戏子意外,本以为最轻也得挨顿板子,毕竟他忤逆的是一国之主,没想到她这么和蔼可亲,这么尊重他。

插曲结束后,大家继续听戏,冷魅再次失恋,看着台上的美人时不时叹气:“哎,美人怎么都名花有主了呢?哎......”

“女王大人,他是知道自己身份卑微不敢高攀,女王大人应该多注意身边更匹配的人才是。”东方枭陌说道。

“更匹配的人?你吗?”冷魅嘲讽道,“别开玩笑了,我家很小,可没地方给你绿化出一片草原!”

“女王大人这是何意?”东方枭陌不解冷魅后半句的意思。

“哼,你的德行我算是知道了,和你在一起,我想想脑袋都快绿了,要真娶了你,我头顶还不被你绿出一片草原?我的心可没有那么大!”

“噗嗤!”月无痕被她有趣的话逗乐了,笑道,“女王陛下圣明.....哈哈.....明察秋毫。”

“你还说我?你也没好到哪里去?我们不是正好般配吗?”东方枭陌反驳道。

“谁要和你这种人渣一样,我对恋人可是很忠诚的,从不脚踩两只船!”冷魅没好气的说,“谁像你一样三妻四妾,不知羞耻,没有下线。我可是信仰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圣神爱情的人。”

“就你?”东方枭陌才不信,谁不知道她是个色女,见到男人就像勾搭,还好意思讽刺别人,“也不知道谁整日里跟在男人后面花痴呢?”

“这是无主之人的权利。不像某些人,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烂草在盆了也不安分。”冷魅鄙视道。

“你!”东方枭陌气急,还没人敢说他是烂草。

“哼,我不想和你说话。”两人冷战。

听戏确实不适合年轻人,所以皇太后放过了他们。

男人们都喜欢骑马射箭,早就坐不住了,得到特赦后就告辞了,女人们想追随仰慕的男子,却放不下矜持,只能继续看戏。

只有冷魅兴高采烈地追了出去,一群人开始打马球,台上的观众吆喝叫好。

“好!”冷魅也吆喝,眼睛一转对青古说,“青古,你回去看看哮天犬乖不乖,有没有偷吃,然后给我榨杯橙汁!去吧谢谢!”

青古看看下面,就知道冷魅打什么主意,也没捅破,乖乖榨汁去了。

青古一走,冷魅立刻跑下去:“我也要玩!我也要玩!”

“你一个女人瞎参合什么?很危险的!”成天麒不同意冷魅加入。

“你少瞧不起女人,我一定会赢的!”冷魅非要玩。

冷魅意气奋发地骑上马,加入了马球塞。可半天她也没抢到球,冷魅很生气,一直追着球,突然,她的马疯了似的横冲直撞,口吐白沫,冷魅被摔下马背,球场上“兵荒马乱”,冷魅此刻十分危险,可没有人在乎她,甚至有人想故意置她于死地!

“小心!”成天麒见状掉头跑了过去,但鞭长莫及,要看冷魅就要被马踏到了……

冷魅就地一滚,虽然狼狈,但躲过了这次危机。冷魅向往外围跑,但却无济于事,只能在马蹄下挣扎。

一个人拿球棒砸向冷魅的头,冷魅一把抓住球棒将拿人甩下了马,自己跳上了马,若无其事地继续打球,最后终于进了一球,冷魅开心地举手喊道:“我进球了!我进球了!”

“你把球打进自己栏里了!”成天麒捂脸。

“啊?不是进球就算赢吗?”冷魅立刻被浇了一盆冷水。

“多谢女王陛下帮忙,我们赢了!”东方枭陌得意洋洋地说。

“哼!胜之不武得意个什么劲儿?我们再来!”冷魅斗志满满地挑衅道。

成天傲让人清理了球场,将那个被冷魅甩下去让马踩成肉饼的人和中毒身亡的马抬了下去。

马球打累了,大家又开始比试箭术和武术。

“哇!无情宝贝又正中红心了!”冷魅两眼冒粉色心心,手舞足蹈地为月无情呐喊,“无情宝贝,我爱你!”

月无情一个心性不稳,射偏了!月无情狠狠瞪了冷魅一眼,下了台,不想看那个疯女人一眼!

“无情宝贝,你箭术真好,教教我好不好?”冷魅撒娇。

“哼!”月无情甩开冷魅的手,避瘟疫似的远离了她。

冷魅要追过去,青古正好来了,递给她橙汁,还拿了些糕点,冷魅暂时放过了月无情。

“青古公子,要不要和我切磋一下箭术?”成天傲提出了向青古挑战的邀请。

“抱歉,我还要照顾我的女王大人!”青古拒绝了他。

“青古公子,你的女王大人又不是小孩子,大家难得一起切磋,就不要推脱了,你的女王大人在这不会有事的!”东方枭陌想将青古打发的远远的,和冷魅套套近乎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是啊,青古公子的武功不俗,我也想见识见识你的箭术,你就不要扫大家的兴了!”月无痕也附和道。

青古皱眉,不喜被强迫。冷魅开口道:“青古,去吧!让他们这些眼高于顶的家伙见识见识你的本事!”

“遵命,我的女王!”青古答应了下来。

既然是成天傲邀请的,他第一个,差一点就命中红心了,接下来是青古,他搭上两支箭,拉弓,射出,一气呵成。

东方枭陌不去,慢慢凑到冷魅跟前说:“女王陛下,我物色了几样好菜,今晚要不要到我那去尝尝?”

冷魅看到东方枭陌话里有话的贼样,就知道他饭的内容不单纯,说道:“本女皇只对美人感兴趣,要是你的饭没有月家的好吃,那就算了吧!”

“保证有过之而无不及!”东方枭陌说道。

“哦!”众人惊叹!因为青古的两支箭正好劈开了成天傲和东方枭陌的箭,射在了靶子上。

“啪啪!”成天傲拍手说,“好箭法!”

“呵呵,没想到青古公子武功了得,箭法更是出神入化啊!”月无痕也赞不绝口,惭愧道,“本来我还想凑个热闹,但跟青古公子比起来,实在拿不出手,我就不献丑了!”

“大皇子赞谬,身为女王陛下的管家,这些都是最基础的东西。”青古谦虚道。

“你们那的管家都这么厉害吗?”成天麒问道。

“当然,身为主人最贴身的人,各种技能都要会,以便更好的为主人服务。”青古大方地回答道。

“青古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文韬武略无所不能,我的事都是青古帮我做!”冷魅为拥有这样的管家而自豪!

“那你干什么?”成天麒好奇,管家都做了,主人干什么?

“我?当然是吃喝玩乐啦!”

“切!原来你就是个空架子!”

“怎么会是空架子呢?别人听青古的,青古听我的,最后我还是老大!”

“女王陛下,说句不该说的话。”成天麒说,“要是哪天他有异心,别人都听他的了,你可就成孤家寡人了。”

“不可能,青古不会背叛我!”冷魅绝对信任青古。

“请麒王不要挑拨离间!”青古十分不喜成天麒的话,“我绝对不会背叛我的女王!”

“我绝对信任你青古。”冷魅完全不在意别人的话,就是信任青古。

青古单膝跪地,吻了冷魅的手说:“我是只属于您一个人的,永远!我的女王!”

众人无语,怎样的驯化才能训练出这么忠心耿耿又得力的手下啊?

“看起来蛮简单的,我也来试试!”冷魅好像对什么都感兴趣。

冷魅有模有样地搭箭,拉弓,射出,结果:没射中。冷魅气愤:“这怎么可能?一定是这弓箭有问题!青古,给我换把好的来!”

青古给冷魅重新拿来了弓箭,在冷魅射出时,青古手指一谈,将小石子打在她的箭上,冷魅正中红心!

“耶!我就说很简单嘛!”冷魅高兴地跳了起来。

下面鸦雀无声………这么明显的作弊,她高兴个什么劲儿?

冷魅更加有兴趣了,其他人却失去了兴趣,没人想和出老千的人一起玩。

冷魅次次赢,心情好的不得了。

“嗖!”一支箭对准冷魅的脑袋射了过来,冷魅还在认真地瞄靶子。就在箭离冷魅的太阳穴一厘米处时,青古单手握住箭原路甩了回去,箭插在了那人的脑袋上。

“怎么没中?”冷魅不满地扔了弓,“一定是这弓坏了!青古,换一把!”

冷魅射不中就要一直霸占着靶子。成天傲命人将尸体抬了下去,并不想伸张,其他人也只是感叹冷魅太不招人待见!

天渐渐黑了下来,大家也就散了。第二天,大家被一声尖叫惊醒!

“啊!”成朝霞一睁开眼睛就看到枕边放着一颗死不瞑目的人头,正是她的贴身侍女--香草!她的尸体七零八落地扔在她床上,十分恐怖!

与此同时,宫里还死了五六个人,都是相同的手法,一大早就鸡犬不宁!后来宫外也传来相同的惨案。

宫里人心惶惶!大理司大肆排查。

“昨晚死的人都与白天刺杀女王的刺客有关,爹娘和兄弟姐妹都无一幸免,上至七旬老人,下至襁褓孩童,都被碎尸!”暗卫向成天傲回报。

“昨天青古没有追究,本王还以为他不追究了,没想到是真恼了!”成天傲丝毫不在乎那些死去的人,说道,“昨天的事,我那个皇妹有参与吗?”

“公主被禁足后到是安分,一切都是香草那个丫鬟自作主张想讨主子开心,唆使那名侍卫做的。”暗卫回答道,欲言又止,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她要是参与了,今天就是她的尸体了!青古这人真是太放肆了,丝毫不将皇室放在眼里!”在自己眼皮底下发生了这种事,这是***地挑衅,任谁都不会高兴!

“主子,还有一件蹊跷的事。”暗卫说道。

“说!”

“回主子,不仅京城死了人,而且禅城、宁城也死了,全是和那名侍卫沾亲带故的………全族被灭,都是相同的手法,而且所有人的死亡时间都在半个时辰以内,更像是这些人同时都被杀了,像被极细的丝……非常奇怪!”暗卫说着都觉得毛骨悚然。

“最近出现了什么新势力吗?”成天傲也有压力了,青古他们身后到底有着怎样的势力?已经遍布天下了吗?

“属下无能,没有查到!”

“继续查!下去吧!”成天傲让人下去了,开始重视冷魅和青古了。

成天傲查,东方枭陌他们当然也查了一番,结果让他们畏惧,不仅东陵国死了人,其他国家地方也死了人,而且时间几乎是同一时刻被大卸八块!

事情已经过了三天,自然没有丝毫线索,冷魅每天还是没心没肺地勾三搭四,丝毫没被影响。中午,太后请冷魅过去吃饭,还特意说还请了月无痕他们,有美人,冷魅当然乐意,还特意打扮了一番,只是衣服又少了,上身换成了玫红色漏脐背心,大摇大摆的赴宴去了。

冷魅一进门,月无痕他们已经到了,冷魅高兴地坐在月无情身边说:“你们都在等我吗?太开心了!”

太后对冷魅如此没规矩的言行举止很是不喜,但也没说什么:“大家都尝尝,昨儿宫里新来了厨子,哀家觉得他的菜很合哀家胃口,就请你们这些孩子尝尝鲜,你们都别拘谨,就像自己家一样就是了!”

太后先动了筷子,青古拿出一副碗筷替换掉了冷魅面前的餐具。所有人都看向冷魅,她这是什么意思?故意给太后脸色看吗?

“嘿嘿!我有洁癖,不喜欢用被人用过的东西,美人们别介意哈!”冷魅解释道,“太后刚刚不也说像在自己家一样吗?我没做错什么吧?”

众人哑口无言,太后都感觉自己把自己的嘴堵上了。

“哀家听说你们是来自女儿国,哀家还从没听过这样的国家,你说给哀家听听怎么样?”吃了两口后太后说道。

“呵呵,太后娘娘真会说笑,您怎么能没听过女儿国呢?难道白雪柔没告诉您她就是来自女儿国吗?”冷魅用骨扇掩嘴笑道。

“哗!”太后面色全无,筷子掉在了地上,在座所有人也随即变了脸色。

“哎呀!看来白雪柔还真是一个字也没外传呢!”冷魅扫视四周,合上骨扇,敲击着手心说,“白雪柔在我们女儿国那可是风云人物!出身高贵,本事过人!青丘的三公主,未来的青丘女帝,可真是万千宠爱于一身!可惜自己不自爱,和一个有妇之夫纠缠不清,成为了全天下的笑话,受千夫所指。”

“孤还记得,十五年前白雪柔为了那个男人盗取了我女儿国的至宝----还魂丹,真是气死我了!”冷魅拍桌而起,义愤填膺地说,“还魂丹那可是能让人还魂的灵药啊!她居然把孤灌醉偷了去,亏孤还一直当她是挚友,没想到却是个吃里爬外的贼子!”

“陛下息怒!我绝对不会让陛下有用还魂丹的机会!”青古劝慰道。

“呼!世界如此美丽我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不好。”冷魅平复情绪坐了下来继续说,“哼!孤不和一个小偷计较!白雪柔名望再高又如何?怎么能比的上孤世界第一美人的万分之一?”

“陛下说的是,一个不自爱的女人怎配和您相提并论?”青古顺着冷魅的话奉承道。

“你住口!”成天麒愤怒地吼道。

“怎么?她犯贱还不让人说了?”冷魅蔑视道,“以前白雪柔名扬四海,现在臭名昭著。我就说嘛,男人哪个靠得住,玩玩儿也就罢了,那么认真作甚?”

“哀家累了,扶哀家去休息.”太后很不对劲,让宫女扶了起来。

“太后娘娘,大白天的您怎么就累了呢,莫非是晚上睡不好觉?”冷魅冷笑道,“也是,连自己刚出生的亲孙女都能沉了琥珀湖,念再多经文也得不到佛祖的保佑,自然夜里是睡不安稳的!”

“你!”太后娘娘大惊失色,嘴角颤抖着,强作镇定道,“胡说八道!雪妃当年生下妖孽,早已火葬,什么沉入琥珀湖,哀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绿蓝,扶哀家回宫!”

皇太后神情恍惚地走了,成天麒着急地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我怎么从没听雪妃娘娘提起女儿国?”

“十五年前她就被逐出国去了,哪有脸败坏我国名声?”冷魅说道,“最后搞的这么狼藉,还不是灰溜溜的回来了。脸都丢尽了才知道家里好!我就说嘛,男人是永远不值得投资的,注定亏本。”

“你的意思是雪妃娘娘还.....还活着?!”成天麒激动不已,期待着冷魅的回答。

“我刚好来找她算账,顺手就带回去了。”冷魅看成天麒说,“你也别想着再见面了,她现在家庭幸福美满,儿女双全,不会再回来了。”

“哦。”成天麒开心道,“我可以去看她吗?”

“不行。”冷魅无情地拒绝了。

“恐怕是女王陛下交不出吧?”成天傲不相信冷魅的话,知道当年的事也不代表她说的都是真的,当年的大火烧毁整个天雪宫,他不信她有多大能耐能不声不响的将人救走。

“我干嘛要你们相信。”冷魅满不在乎地起身离开了。

延伸阅读

红楼之一梦一杀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cnk88.cn/x1ex.shtml
感受到来自远古凤族的气息,两个净华山的弟子很快便找上门来。“敢问阁下可是凤族中人?”

网游之大航海之暴风雨来临(一)(10)  http://www.cnk88.cn/arbi.shtml
那天华菀在王家吃的很开心,唐原在王家玩的也很开心。只不过到最后华菀要带唐原离开时,王

婚色撩人:总裁一遇污终身第三章  http://www.cnk88.cn/6br6.shtml
书房的门是实木材质,过去的做工比如今的精致扎实,姜郁只听见席振群严厉的训斥声,并没有

承神魔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cnk88.cn/xwud.shtml
回到公寓,简单的洗了一个澡,换好睡衣,韩星宇才静静的躺在chuang上,开始查看系统

圣魔世纪.天宇之第四章  http://www.cnk88.cn/nc1.shtml
“三小姐,二小姐来见你了”墨雪从外间进来,脸上带着几分得意的笑,墨雪得意的斜了一眼瑶

HP颠倒的世界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cnk88.cn/ayiu.shtml
魔青蚺的灵智不同一般凶兽,如果林星加入战斗就展露出威胁到它的战力,那么它很有可能会立

网游之举国飞升莫名因果(下)  http://www.cnk88.cn/drf0.shtml
“这是警告吗?”无劫平淡的仰天说道,言语中难掩轻蔑。上苍仿佛也听到了这充满挑衅的言语

重生修道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cnk88.cn/yb16.shtml
吕秋也知此时不宜走神,便将心中疑惑按捺下,全力助他:“石老儿,看你这五短身材,怕是眼

镜灭天骄在线阅读必要  http://www.cnk88.cn/d6ma.shtml
蓝义也不再说话,努力的平复着心情,刚才听到的事情让她火气直窜,她对宇文拓虚伪的言行非

[综英美]我开口你们都得死住所  http://www.cnk88.cn/gy9z.shtml
“呃……”梅洛从昏迷中醒来,身体没有浸泡在冰冷海水,而是感觉很柔软,眼前是从未见过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JOJO]人行道上并不宽敞之蝼蚁的尊严

    之后的一节课李明朗七人排成一排站在国旗台下面思过,下了课他们并没有第一时间就来找叶凌的麻烦。直到下午都没有找过。可越是这样叶凌越发感到难以心安,从李明朗几人看向他时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凶光中,他知道李明朗对这件事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下午最后一堂课过了就到周末的双休日,叶凌只想放了学尽快回家,要是这个时候被

  • 贾寻忧的通灵体第八章在线阅读

    “小孩子的脸,六月的天——说变就变。”加西亚熟稔的做着平日里在心里想了不知一万遍的动作,捏捏暖暖挺翘的小鼻子。戚小暖一愣,两朵红晕飞上了脸颊——她还没有被摸过鼻子呢!看着自己的小妻子越来越可爱,加西亚自然对于暖暖的任何要求都是同意的——“我让omega学院那边不暴露你的个人信息,但是,有机会带你见见

  • 阴神崛起在线阅读第二章

    “Uhey…这是在干什么?”姜新禹看着在化妆室着急得团团转的Uhey,猜测着她此刻慌张的理由。忽然,他一个闪身躲在了墙后。等他再探出头的时候,Uhey已经走出了化妆室,站在面前的楼梯上。刘爱仁看着眼前陡峭的楼梯,眼神闪了闪。在穿越前,刘爱仁只是一个普通的音乐学院大学毕业生。有关之前的记忆,她只记得是

  • 这个公子,本将军包了在线阅读第四节

    有外人在场,再加上邵英梅表态及时,舒杰面对妻子也是焦头烂额,既没心情安抚,也没能力改变。看到舒好那张与前妻及其相似的脸,没来由一阵心虚。从头至尾,林越余却并不表态,他看着面前混乱场面,竟是平生未有过的懊恼,冲动,荒唐似乎都在今夜发生。事情却渐渐冲往脱轨方向。他决定要结束这一切,于是很干脆地拔腿离开。

  • 幻燃之上山

    “那我们就分两路,等我见了师父再去太华山找你们。”桃夭不舍得的看着暮夜稀连连点头,就差眼里没滚出泪珠。云笙歌看不得这样婆婆妈妈的暮夜稀,将桃夭拉过来,连道:“好了好了,什么时候你也这么磨叽,我和桃子妹妹可要走了。”云笙歌拉着桃夭转身便走进了林子的小道,暮夜稀也不做逗留,坐上青鸾,青鸾长鸣一声朝着天际

  • 钻石王牌之王者归来在线阅读第九节

    铭净的话让让北凯很是无语。哪有在别人的至亲不明不白得死去后,见面就问别人的看法的。在北凯眼中铭净要么是性格耿直要么就是脑子缺点什么。当然这是不能表现出来的。北凯假装寻思一会,面色阴沉得说:“这是谋杀,披着黑色势力马甲的谋杀。”嬴迹对与北凯的话露出些许赞赏的神色,但很快恢复到面无表情的神态,沉声说:“

  • [综]阿纲今天砍鬼了吗?在线阅读第一节

    刘仲心,一位出生在21世纪的青少年,因从小就热爱看金庸古龙写的武侠小说,被其中的各种各样的神奇武功所吸引。便在他13岁生日的时候向父母提出让他去学武。刘仲心家中也是较为富裕的,而且他的父母也认为练武总比整天报着手机好多了。想着练武一方面能强身健体,让他有自保之力。另一方面也能锻炼意志。也就通意了。于

  • 我夺舍了阳顶天在线阅读第4章

    “还有几分钟才到9点半,你再检查检查一下吧?”叶凝珊终于回过神来。“我已经检查过考号和姓名无误,其他的就不用了,我有信心不会错的。”当然他剔除掉那几句恶搞的诗词,默默在小姐姐面前装个逼。叶凝珊深受打击,现在的高中生太可怕了,为什么我要选择当老师了?“那也不行,没到半个小时是不能交卷的。就算到了半个小

  • 网游之亡灵第8章在线阅读

    等待太宰晕晕乎乎醒来的时候,脑袋都还有被敲击之后的昏沉,因为异能力对他没有用,于是虎口对付他采用了最原始的方式,就是把他给敲晕。蓝色的火焰。太宰又看到了似曾相识的场面,之前也是如此。蓝色的火焰就像是无尽的黑暗一样迅速的笼罩了世界。真是漂亮的颜色呢。太宰这样感叹着。就像是晴川光的眼睛一样,那么的绮丽。

  • 我去这系统在线阅读切磋

    看台上,上官透摇着纸扇,在梅怀霜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还冲着她微微点头柔和一笑。事实上,他帮这位莫名出现素不相识的姑娘说话,除了一点儿善意的举手之劳外,也有那么点儿算是感谢的意思。上官透是受林畅然所托为重雪芝而来的,如果不是这位姑娘突然出现搅了夏轻眉和重雪芝已到了尾声的比试,他本来是要亲自下场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