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天乩白蛇传说之复归来在线阅读第四节

作者:贾西贝 来源:晋江文学城

暴雨倾盆。

临江村口,隐约走来两名模糊的身影。

“站住!什么人?”

在村口亭子里避雨的狗二,手里紧紧握住打狗棒,慌忙踢了脚旁人:“兄弟们快起来,小心是山贼。”

“狗日的,敢来咱们村闹事,找死也不挑时辰。”

“妈个巴子,这么大的雨,也不让人消停会。”

蹲在地上的众人懒懒散散站起来,稀稀拉拉站在狗二身后嚷起来。

雨幕中,轻盈的身影并未理会众人的呼喝,慢悠悠来到亭外。

透过雨帘,狗二看到是两名道士模样的人,心里犯起嘀咕:听说村长因为妖患,派人去请山上高人,莫非就是他们?

站在外面前个头稍高的道士,是位带着斗笠披着麻草蓑衣的中年人,打扮虽然稀疏平常,但是眼中射出两道寒光却让狗二直发毛,倒是后面那位容貌清秀的后生,zui角挂着浅笑,慈眉善目的样子反倒让人安心不少。

“这是临江村?”

中年道士阔步走进亭子,一屁.股坐到青石凳上,鹰眼环视,惊得刚才还狐假虎威的众人都低着头不敢接话。

“回,回道爷。”狗二趋步走上来,哆嗦道:“这,这是临江村。”硬挤出僵硬的笑容,摆手示意大伙赶紧过来拜见,而手里的那根打狗棍,早被他悄悄踢到桌子下面,生怕被对方瞅见。

“徐师哥,别吓着他们。”

李玄天轻步走进亭子,摘下斗笠将蓑衣的雨水抖落,他的轻言细语顿时大家悬着的心稍微松口气。

徐林不耐烦敲着桌子,哼道:“老子冒着大雨来降妖,你们倒好,让老子喝西北风,这就是临江村的待客之道?”

杵在徐林身边狗二,立刻shen掌轻轻“啪”的掌掴下黝黑糙脸,陪着笑脸道:“小人狗眼昏花,不识高人,您别跟小人一般见识。”

众人拥着二位道爷入村,村长老余头在祠堂里摆下酒宴,给他俩接风洗尘。

八仙桌上,星夜兼程赶路饥肠辘辘的徐林,哪里还顾得上仙风道骨,满手油腻的抓起只肥鹅腿就往zui里塞。

毕竟大战在即,保持充沛的体力才能增加胜算,况且山上哪有如此美食,zui里早就淡出鸟来的徐林,自然要大快朵颐。

“咳咳。”

李玄天悄悄shen.出脚尖轻点下徐林脚背,提醒对方收敛些,身为江南李家仅存的血脉,虽然下山后发现早已物是人非,但骨子里与生俱来的傲气,让他看不惯作风豪迈,大大咧咧的徐林。

“这位小道长,莫非是酒菜不合胃口?”

村长老余头见李玄天面带不愠,连忙举杯打起圆场:“招待不周之处,还望二位道长海涵,仅以浊酒一杯聊表心意。”

“干,干!”

徐林暗道:臭小子,不吃饱肚子怎么和妖邪战斗,真是愚不可及。他懒得理李玄天的臭脸,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后,抓起条清蒸鱼就往zui里塞。

陪酒的村民见状,各自举着筷子哪里敢多吃,生怕一桌酒菜还不够他塞牙缝的。

“村长,自下山以来,我看到各地房屋破败,田园荒芜,请问物产丰富的中原之地为何会落到如此惨状?”

李玄天沉吟片刻,问出心中的疑惑,听到此问,席间有人脸色微变,有人低头不语,有人埋头大口灌酒,捶xiong顿足者有之,暗自神伤者亦有之。

“我方才看到村里孩童枯瘦如柴,婴儿啼哭而母亲却无奶喂养,只能望天嚎哭”李玄天说道这里心如刀绞,他压着满腔怒火低声问道:“这桌丰盛的酒菜您是哪里来的?”

这?——

村长老余头如哽咽在喉,枯瘦干瘪的双手无力搭在桌上,肩头却忍不住微微震颤起来,深陷的眼窝中似有泪花闪动,却一直强忍着在眼眶中打转。

“李师弟,不得放肆!”

徐林一抹油zui,拍拍鼓胀的肚皮,瞟了眼面有戚戚的众人,淡淡说道:“你是来降妖的,修道之人不问俗世。”说罢,起身拱手吟道:“世人多苦命中照,我自修道乐逍遥,酒足饭饱睡大觉,他日斩妖定不饶。老子好睏,要去睡觉,诸位请了。”

“多谢道长,多谢道长。”

村长见徐林xiong有成竹,yin郁的心情好转许多,他立刻安排村人准备房间。

连年灾害、匪患、苛捐杂税、再加上吃人的妖孽,已让村里处于崩溃的边缘,如果妖患不除,秋收就会遭殃,待来年闹起饥荒,大家易子而食的时候,临江村恐不复存在。

徐师哥,你?

李玄天没想到徐林竟当面训斥自己,心高气傲的他,何时受过此等委屈,只见他脸色发白,眼中带着复杂的情绪,愤然起身离席。

臭小子,你这单纯的性格,迟早会害死自己。

徐林叹口气,也跟着走出祠堂。

祠堂外,月明星稀。

李玄天撇下徐林,xiong中压着怒气,顺着山间疾走,乡野里清爽的雨后空气,带着油菜花shi润的味道,让他低迷的情绪为之一振,多少舒缓去心中的不快。

即将入秋的村落,静寂无声,偶有几声清脆的蛙鸣,让李玄天感到心旷神怡,他站在田埂上,看着一望无际的玉米地,心中释然道:乱世之中,没想到还有这片安宁地,真希望临江村能够渡过难关,也许徐师哥说的对,我们能做的,就是帮助村子荡平妖邪,让大家ting过艰难时期。

“娘,娘!”

李玄天正感慨间,忽从田边高耸的玉米地里,传来急促微弱的女童声,他立刻收回心意,顺着声音的方位飞身没入玉米从中。

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道直扑李玄天的鼻腔,这种人血的味道,就像在山上吃的腌臭鱼,那种带着淡淡腥臭味的感觉,浓郁而令人作呕。

味道越来越近,拨开眼前的玉米杆,出现一幕让李玄天倒吸口冷气的场面。

眼前跪着位满身血污看,面容肮脏的妖童,正把半只人类的断肢残骸,吃力的往地上蜷曲着身体,被打的血ròu模糊看似人形的zui里塞,而那人形之物毫无气息,披头散发仰面躺在玉米地中,周围都是喷洒出来的黑色污血。

妖邪?

李玄天被这种类似人类舔犊之情的景象给震撼住,在他脑海里曾对妖邪有过上千次臆想,可当他真正面对时,却无法把它们和凶神恶煞的魔鬼相提并论,然而女童手里的人类残肢却在提醒自己,对方的绝非是普通村人,

“吃,吃!”

妖童没有理睬目瞪口呆的李玄天,用绿色的双眸看着地上气绝的娘,手里一遍又一遍将食物放到她zui边,却一一次失望。

它眼里射出的幽暗之光,充满绝望,却让李玄天欲罢不能,他脑海中猛然浮现出没有rǔ汁哺育幼儿的母亲影子,竟和眼前妖童重叠起来。

杀。

李玄天身为剑阁弟子,是自幼就被灌输妖邪必须斩草除根的名门正派,即便是妖童,也是妖邪之后,今夜不除,他日必会害人无数。

啪嗒。

妖童眼中滚下两行浊泪,混杂着呜咽低鸣声刺透漆黑静寂的黑夜,在月光冰冷的照耀下,显得凄凉无助和悲苦。

李玄天不能再犹豫。

南冥剑,出鞘。

剑在手,气贯长虹。

妖童敏锐的触感意识到危机来临,她立刻叼着残肢弓起身体,趴在女尸旁喉咙里发出“咕噜噜”的嘶吼声。

我在害怕?

李玄天手中的宝剑迸射出死亡的光芒,可剑尖却在微微抖动,这细微的变化,让他始终无法挥剑斩妖邪,一人一妖就在十步的距离上僵持着。

妖童露出利爪和獠牙试图威吓对方,可她实在太稚嫩,在李玄天面前都是徒劳。

“你要放她走吗?”

月光下,隐秘的玉米林里传出熟悉的声音,徐林冷酷的面容浮出来,用剑锐利的目光直刺入对方内心rou软之地。

李玄天觉得口干舌.燥起来,虽然意识在拼命让他出剑,但身体却无动于衷,就在此刻,他的RouTi和灵魂居然产生冲突。

心魔已生。

常年在山下“办事”的徐林非常清楚,杀妖这件事的沉重,虽说正邪不两立,但真要手起刀落诛杀邪魔,那种恐怖yin冷的感觉和杀人无异,毕竟妖魔中也有人类堕入邪道而成,像李玄天这种单纯而善良的人,让他真下决心去杀妖,谈何容易。

一旦他突破不出心魔的束缚,徐林的任务便是善后,而李玄天会被安排去“舒心阁”修道,从此不再下山“办事”。

咕噜。

妖童见对方人多势众,心生胆怯,开始慢慢往后挪动,还死死shen手抓着女尸的手,试图将它也拖离这片玉木林。

“闪开!”

徐林不能再等,一旦放虎归山,这小畜生定然会卷土重来,届时,临江村上下将尸骨无存,血流成河。

噗。

只见一道yin柔的剑气划过,将漆黑的夜空点缀着银光四射,剑光闪耀,照射着李玄天苍白而平静的俊郎面容。

好一招“落叶飘”,当真是片叶不沾身,花过残香不留名。

徐林都看得有些痴入痴,心中赞道:果然是掌门关门弟子,此招的功底已不在我之下。

随着剑光消逝,一切又趋于暗淡。

妖童的人头飞溅而起,滚落到数丈外,而她还未反应过来的稚嫩身躯,还在残存意识的驱动下,继续拖动着女尸,数秒钟后,才“扑通”一声歪倒在女尸身边。

两行热泪夹杂着满天的血污四散,空气中残留着血腥与暴戾的味道,气氛压抑得令人窒息。

哼,为敌人流泪的刽子手,这就是你的道?徐林抹抹油zui,啐口吐沫在泥土上。

“徐师哥。”

李玄天轻轻走到女童瞪着双眼的头颅旁,shen手替她合眼,小心翼翼把它摆回残躯,将尸体和女尸并排躺在一起,让母女安静的享受死亡的恬静。

“怎么着,你还想念段往生咒超度它们不成?”

“我饿了,有馒头没?”

李玄天用手抹去脸上的血污,神情冷峻的接过徐林扔过来的冷馒头,大口吃起来。

埋妖——

可是力气活。

延伸阅读

[红楼]侯爷宠妻日常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0chang.cn/yxuf.shtml
任长东昨天晚上是一晚没睡。他觉得跟顾华躺在一张床上,他就没有不想岑司宇的时候。所以一

第二地球之穿越时空复仇之工藤新一  http://www.0chang.cn/xnd4.shtml
东京广场宾馆外挤满了兴奋的媒体和戒备的警卫,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拉风出场又潇洒离去的怪

抗战之抽奖就变强之接纳与遇见(8)  http://www.0chang.cn/xfbl.shtml
杨婧婧带刘蔓文走到学校附近,在不远处聚拢了很多人,通过人群间的细缝,刘蔓文隐隐约约看

战国之易统天下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0chang.cn/xq79.shtml
清晨,天刚刚蒙亮,空气中弥漫着清新的气息,令人心旷神怡。安逸的早晨只听见清脆的鸟啼,

尼古拉斯赵刚离婚协议  http://www.0chang.cn/bypp.shtml
医生看着冷若欢苍白如纸一般的脸上浮现出的倔强的表情,又是重重的叹息一声:“好吧冷小姐

[综]星际考古直播小队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0chang.cn/ns85.shtml
第六章脱险求收藏,求鲜花。虽然是新书,但是沙子也需要这些。来吧,跳动你的手指,给沙子

能不能做我的猫在线阅读捡来的弟弟  http://www.0chang.cn/a73n.shtml
随着轿子外面一会比一会安静的情况下,赵哲华终于被带到了这次出将军府的目的地,只见一对

凉城客栈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0chang.cn/pym1.shtml
邱凌被王嬷嬷带到舱中洗了澡、换了衣裳又重新梳过头之后,便被带到了黛玉的舱中安顿,算是

快穿之恶人自救攻略第7章在线阅读  http://www.0chang.cn/p92v.shtml
第二天商上上终于钓到男神去他们寝室玩了,可男神一进门就对着坐在床边看书的袁明卿叫了一

乌鸦嘴穿成炮灰花瓶[穿书]之机缘(2)  http://www.0chang.cn/ptc9.shtml
一进门,看见张博宇正在卢会计桌边,弓着身解释。这小姑娘在林小英手下,还算好说话,只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女装大佬万岁第1章在线阅读

    “亚梦!起床了!”小兰叫了起来。“让我再睡会儿!”亚梦昏昏欲睡。“还睡。”小兰嘟起了嘴。“我来吧!”戴雅说,“唯世君来了!”“什么!”亚梦赶紧起床,换好衣服,说,“在哪儿?”“哈哈哈!”甜心们笑得合不拢嘴。小兰说:“戴雅这招真好!”亚梦发现自己受骗了,又躺下睡觉了。“别睡啦!7:40了!”甜心们大叫

  • 三国第一人慧眼神通

    烈日在上,英杰馆前来客络绎不绝,城中不少少年子弟期待着在英杰馆的比武场地一战成名,被城中势力看中收入门下。英杰馆也有自己的规矩,不入流的势力,只能在馆外招收弟子,一品势力可以在馆内一楼招收弟子,二品势力可以在馆内楼上雅间招手弟子。像魏索这种连不入流都算不上的,只能在馆外招手弟子。但馆外可能招到天赋上

  • 翻盘2002在线阅读第九章

    萧妈妈让人安排的是楼里最上层的一间,钟全将门一关,外头嬉闹调笑唱曲声,瞬间就隔去了大半。确实比较清净。沈青洵四下环视一眼,过去倚窗而坐。此处较高,透过敞着的窗看下去,便是潇香楼后头的后院偏房与回廊。有三三两两端茶送水的小婢快步经过。“少爷,潇香楼在此处的名声颇大。京里不少贵族子弟也爱来此寻欢。”只打

  • 霸业可图第五章

    工部的事情已经忙完,这段时间贾政轻松了不少,而贾珠的病症也开始好转起来。贾珠在学习上的事情从来不需要贾政操心,只是这宝玉贾环……贾环还好说,才四岁年纪尚幼,可这宝玉已近六岁,还在女儿堆里厮混,贾母又护着他胡来,让贾政每每想起真是又气又怒,难不成就一直任他这样?这日贾政去跟贾母请安,却听昨晚守夜的丫鬟

  • 无限生涯第10章在线阅读

    川名绫子是个嘴甜的小姑娘。只要她乐意,随时能扬起张花儿似的笑脸,用一通天花乱坠把你夸得飘飘欲仙。这让小姑娘尤其招长辈喜欢。中也曾被绫子硬拖去一家街头的铜锣烧小店。那是场漫无目的的散步,也是绫子最爱做的事儿。若是在东京,中也压根懒得管她。然而在小姑娘人生地不熟的横滨,中也只能无奈地跟在后边儿,生怕她出

  • 女尊之潇潇雨歇第六章在线阅读

    此刻陈宁感受到周围众人的目光,以及青衫男子脸上讥笑的冷意,心里说不紧张那是假的,虽说上辈子在干过几年营销,口才了得,但这种动辄要人小命的事还真没碰到过,目光看了看一脸讥笑的青衫男子,又用余光扫了扫两位冷酷的中年玄师,不禁咽了咽口水。但事已至此,开弓没有回头箭,便抬头挺胸硬着头皮道;“是我叫的,黑豹大

  • 猎师不安的决定

    一天傍晚,哲源坐在门市外正听P3。冯烁走到他身边温和地说:“叫你呢!”哲源起身随冯烁进了屋,以为有货要发往物流中心。谁知恰恰相反,冯赋林对他说:“张子,你发错货了,武安彭辉要的货你发到成安了。”张哲源突然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会出错,在文字上他还是有自信的,怎么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但是冯赋林说得很肯

  • 君御九洲穿越重生

    “天宇,你回来了,工作找的怎么样?”陆天宇刚刚进门,一个坐在沙发上的可爱美女便问道。“美嘉,别提了,我真不知道为什么我之前会来上海,我只是一个初中毕业的人居然想来上海混饭吃,看来我应该去检查检查是不是我我有病了。”陆天宇垂头丧气的坐在沙发上说道。陆天宇看着坐在对面沙发上的三个极品美女,最左边的是一个

  • 梨生缘又死人了

    “嘿,兄弟。看你气宇轩昂,他日必成大器啊?”一个穿着一身白衣服的家伙朝我们这桌走了过来,拍着我的肩膀,对我说道。“你是?”我感到疑惑。“呵呵,兄弟,我是谁不重要,正所谓有缘千里来相会,这不,我就跟你来相会来着了?这不出门手头没带钱,来这了吃了顿饭,钱给不上了,你看,这钱嘿嘿?”“你特么谁啊,要我逸哥

  • 永恒圣者在线阅读第七节

    【消失的他】你终于攒够了足够的资金,也成功通过了视频面试获得那份工作,花了数月时间说服了养父母,把所有一切安排妥当后,你迫不及待的购买了车票,奔赴那个你失约已久的约定。抵达车站后你甚至没去放行李,提着大大的箱子就招了出租车去那个很多年没能回去过的地方。那扇巨大的铁门还跟一切一样锈迹斑斑,按下的电子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