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万界之人族神帝第1章在线阅读

作者:给大佬递茶 来源:飞卢小说网

话说这民国年间,军阀混战,民不聊生,加上山东省遭了旱灾,于是乎一些胆子大,会一些武艺的山东大汉便决定去关外闯荡。我的太爷爷姚玉润就是最早闯关东的那一批人之一。

因为我太爷爷为人勤恳,加上东北的土地肥沃,所以到了东北没过几年,他老人家就置办上了一份不小的产业,娶了我的太奶奶。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可能我的太爷爷会成为一个普通的农民,满足于老婆孩子热坑头的生活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

然而幸福的日子总是短暂的,到了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变,东北沦陷,残暴的日本人夺走了东北的统治权。我家在辽东的一个偏远的小县,这小地方日本人犯不上派人来治理,更犯不上驻军。听说我的太爷爷在那一带素有威望,便任命他当村长。

县里的伪县长要求,下属各村的村长必须在年关前自己赶到县里报到。说是报到,其实就是让他们这些小村长表忠心,确认日本人对地方的统治。我的太爷本不想接这差事,便推脱不去。然而日本人说如果当地人不愿当村长的话,那就要派省里的人来管理。

乡亲们说与其让日本人派人来不如让我太爷爷服个软当这个村长算了。我太爷爷实在是推不下去了,只好自己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去县里报到。毕竟,如果真是不去的话整个村子都要遭殃,那就太不值当了。

东北这地界,一到冬天就是天寒地冻,更别说是年关底下了,说句俗的,尿泡尿都能冻成棍。在回来路上,我太爷大老远就看见前面趴着个东西,走近一看才发现是个快要饿死的老头。

这老头的胡子拉碴,干瘦干瘦的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灰色道服。当时已是三九天气,这小老道倒在这冰天雪地里,就算不是饿死的也要冻死了。

我太爷爷看了看,以为这老头十有八九是不活了。而且当时年景也不好,我家绝没有捡回来一个老头养的道理。

正当我太爷爷叹了一口气准备离开的时候,这老头居然发出了声音,似乎是在讨水喝。老话有个讲究,一个人如果还知道要水喝就还有救,我太爷爷毕竟是心善之人总不能见死不救。于是咬咬牙,把这老道搭上自行车,载回了姚家村。

还没等进家门,远远就看着自家院子里聚了不少人,隐约还有哭声。我太爷爷心念一动,估计是老太公也就是他的父亲我的曾祖父病故了。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老太公当时年纪已经不小,年前又得了重病。我太爷爷骑着车冲进了院里,把这白胡子老道交给当时的一个本家婶婶照顾,自己则冲进正屋,正看见几个一起闯关东来的本家叔伯在给老太公装殓。

此处太爷的悲伤之情和一应后续之事按下不表。就在整个姚家上下正在为老太公的丧事奔波的时候,只听得门外传来一声犹如鬼嚎一般的哭声,一个胖胖的癞头和尚不由分说的就闯进了姚家大院。

我太爷爷和众亲友们正在正厅守灵,听到吵闹,正要去问个清楚,那胖子已经闯进了正厅,立时就是趴在棺材边上痛苦,一边哭还一边喊着老太公的名字。我太爷爷当时只道是遇到了疯和尚,立刻与几个本家兄弟叔伯把这和尚架了出去。本来打算问个清楚的,谁知道这和尚刚被推出门就自己跑了。别看他一身肥肉,我太爷爷和几个兄弟竟然愣是追不上,追了几步,也就骂了句晦气回到正厅继续守灵。虽说这事儿透着古怪,不过当时光是忙活这丧事就忙不过来,大家也没有那个心思去细想。

到了晚上,亲戚们该散的都散了,那时候是要停尸的,晚上总要留一个人守着,自然留下的也就是我的太爷爷了。按说我爷爷作为老太公的长孙也该留下的只是毕竟年纪小,怕冲撞了,就让他早早回去睡下了。

到了半夜大概就是现在晚上十点左右,整个大院都熄了灯,只有灵前的长明灯还幽幽地亮着。正当我的太爷爷磕着瓜子打发时间的时候,就隐隐听见“咚咚咚”的脚步声一点一点的走进。听到脚步声,我太爷爷当时就是一个机灵,立时回头去看的时候才松了一口气,原来是那老道已经醒了过来。料是那本家婶婶给他灌了米汤,现在应该回过了元气。

“道长你这是?”我太爷爷疑惑的问。

此时这老道不知道在家里什么地方搞到了一大袋瓜子,此时右手提着一袋子瓜子,左手提着一瓶老酒,整个形象活似村西头的王老酒鬼。“呵呵,这不,岁数大了,睡不着。你这好心后生救了老头的性命,我就帮你守灵超度以作为报答吧。”这老头倒是不见外,把酒瓶和瓜子往桌上一放,又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个酒盅,自斟自饮了起来。

他这话说的,别提我太爷爷心里有多别扭了。你说你一个道士还给人超度?超度不是和尚干的活吗?再说了,就算是超度,也应该准备点经文什么的吧?你拿着个酒瓶子喝酒算是怎么回事?

“后生,回去睡吧,我一个人守着就行。”这老头瞥了眼棺材,随口说道。“没事,我不困,再说了,哪有自己家人不守灵的道理。”太爷爷话是这么说,人却是直打瞌睡。毕竟乡下人,平时睡得早。那老道听见这话也没有再劝,嘿嘿的笑了一声,就继续喝起了酒。

到了凌晨两点左右,就听见有“兹兹”的声音,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木板上划一样,初时声音还不大,已经处于半睡眠状态的太爷爷还没有醒来的意思。

又过了一会儿,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急,只听“吱啦”一声巨响,棺材板整个的滑了下来,已经去世的老太公尸体忽得坐了起来。

这一声可不小,我太爷当时一个机灵醒了过来。刚睁眼就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门口的门槛上,正对着已经不知是人是鬼的老太公。我太爷爷顾不得其他,立时就要往院外跑。哪知道刚要起来就被一只手强行按下,抬头一看正是那老道。

这老道笑呵呵的说:“后生,在这坐着看会戏,看看我是怎么帮你老父亲超度。”说完,拿起酒盅,在那装满了瓜子的袋子里舀了一盅瓜子泼向那已然诈尸了的老太公。

说时迟那时快,那尸变了的老太公可没有等着人念台词的耐心,轻轻一跃就从棺材里蹦了出来。就在这时,老道泼的瓜子刚好打在了他脸上。说来也怪,这尸体却没有像普通的尸体一样扑向活物,而是犹如活人一般捡起了地上的瓜子磕了起来。我的太爷爷经过了最初的惊恐,此时见自己的父亲犹如活人一般嗑起了瓜子,便以为是老太公复活想要上前搀扶。想起身却发现那老道的手像钳子一般按在自己的肩上,竟是一直没松开过。

“道长,我要去看我的父亲!”太爷爷这话已是有些火气了。

“那不是你的父亲,你的父亲已经去了阴间,你看到的不过是一具只会害人的傀儡罢了。”那老道一边解说,一边不停地把瓜子泼出去。眼看着这僵尸越嗑越快,离二人的距离也越来越近,我的太爷爷虽然是个有胆识的,可是看着一具已经死去的尸体距离自己不到三米在嗑瓜子,也是脸色苍白。

正当那尸体就要走到跟前,袋子里的瓜子终于用光了,就在这危急时刻,忽然听见一声鸡叫,几乎是同时的,东方本来的漆黑一片,隐约透出一丝光亮。这僵尸仿佛是抽干了力量一般,直挺挺的向前倒下,头刚好倒在了我太爷爷的脚前。“幸好幸好,不然就交代在这了。”那老道这时才收起他淡定的样子,长吁了一口气。

“这,,,”我太爷爷受了大半夜惊吓,眼下已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什么,后生,快把你父亲抬进去啊。老道我先睡了,记得今晚准备两瓶酒,两袋瓜子,你可以不用来了。”老道推了一下已经愣住的太爷爷,然后就自顾自地回到偏屋睡觉去了。

到了第二晚,仍是我太爷爷守灵,把准备好的东西放在门槛边上,自己坐在门槛上等老道。大概是晚上十点左右,老道从偏屋走出来。“后生,可以走了。”老道自己坐下,喝起了酒。

“道长,这,为何今晚要双份呢?”我太爷爷虽说年纪也是不小,被这老道一口一个后生叫着却怎么也发不起火来,索性便装作没听见,问起了心中的问题。要说普通人见过鬼神灵异之事毕竟是少数,在经历过最初的惊吓之后,普遍还是很好奇的。

“呵呵,你想知道的话,今天陪着老道不就好了。”那老道说着就开了一瓶白酒,喝了起来。那年月的白酒也是不便宜,这老头今天却带了一个海碗,喝的这个爽快,我太爷爷看着都心疼。我太爷爷一听这话,咬了咬牙,说道:“道长无需多言,去世的是我父亲,我这做儿子的必须尽了孝道,就算是父亲变成了僵尸,我这当儿子的也没有自己躲起来让外人守灵的道理。”

“哦?不错,是个孝子!老道很佩服你的勇气啊,那就陪陪老道吧,正好夜里无人陪着说话,太无聊了。”老道睁大了眼睛看了看太爷爷,发现太爷爷并没有开玩笑,便和太爷爷聊起天来。不知不觉间,夜已经深了。也不知道今晚又会有什么幺蛾子。

延伸阅读

差转优加盟  http://www.howfoodswork.com/xk56.shtml
【玉成简介】玉成教育是经北京市工商教育管理部门注册备案成立的一家集心理干预、行为规范

环球国际英语加盟  http://www.howfoodswork.com/65sg.shtml
环球国际英语(GlobalEnglish),隶属于海南环球东方投资有限公司,是专业从

万尚加盟  http://www.howfoodswork.com/apv8.shtml
万尚玉镯经销批发的diy半成品、水晶饰品、摆件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

气模加盟  http://www.howfoodswork.com/pydr.shtml
广州气模卡通玩具厂是一家集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厂家。本公司拥有创新的设计人员和高

韵楠加盟  http://www.howfoodswork.com/yf57.shtml
韵楠家纺总部是沙发垫、沙发巾、沙发覆盖物、沙发夏季凉垫、沙发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

OUSU欧素首饰加盟  http://www.howfoodswork.com/sps2.shtml
广州蒂法妮商贸有限公司旗下拥有欧素(OUSU)、蒂法妮(TFN)两个时尚品牌,本公司

春姜加盟  http://www.howfoodswork.com/n6as.shtml
变频水泵哪家节电省能?变频给水设备哪家性能?无塔供水设备哪家价位?水泵变频控制箱哪家

一度风行水晶烤肉加盟  http://www.howfoodswork.com/uo9g.shtml
一度风行水晶烤肉加盟。一度风行特色水晶烤肉引进韩国烧烤的先进技术、日本料理方式,融合

龙聚德烤鸭火锅加盟  http://www.howfoodswork.com/61zv.shtml
龙聚德烤鸭火锅,是重庆龙蜀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旗下倾力打造的新派时尚餐饮品牌。其结合了南

毫发康神加盟  http://www.howfoodswork.com/a2vt.shtml
东莞市豪发生物工程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莞豪发公司)成立于1995年4月,是一家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红楼)雪莲重生之扑朔迷离(10)

    翌日古烈早早来到了烈焰阁,将一切都准备妥当。现今的烈焰阁都是由古烈早早前来开张的,随后他再将后房入定修炼中的烈焰叫起来,日日如此。“那颜驻守的万合丹顺利送到了吗?”烈焰问道,随后慵懒地伸了个懒腰,而诱人的曲线并未让古烈有什么反应。过去这么久了,古烈早已对烈焰产生了一定的免疫力,已然不是当年的小毛孩动

  • 我变成了前夫家的狗在线阅读第二章

    胤禩感觉到自己的神经已经扭曲到了一个无法估量的程度,胤禛的吻一个接一个烙在她的肌肤上,滚烫的,热度从皮肤一直渗进了骨子里去。心里的冷慢慢渗出,让他发毛。手段不错,胤禩冷冷地想,五阿哥竟然得了四哥的真传,一样是个闷葫芦。只是不知,四哥在床上也是这般冰冷毫无人情味。胤禛一心只想完成传宗接代的任务,于美色

  • [综影视]另一种结局第六章

    村子里的孩子都不大看得起唐三,嫌贫爱富不只是在贵族中才有,平民之间这种情况反而更加明显。而唐三本身是两世为人,实际年龄早已超过了三十,自然也不愿意与这些孩子打交道。对他来说,有多余的时间还不如用来修炼。因此,他并没有童年的玩伴。直到,唐念银的到来……小孩们却很喜欢唐念银,因为她是整个村子里长的最好看

  • 你才是小可怜[综]之龙

    陈皮作为一个盗墓贼,平日里做的事情自然少不了盗墓。前几天他从下边的人那里接到了消息,据说有个地方出现了一座墓,一座用巨型兽骨搭成的墓。然而几天以前,那个地方根本就不存在巨墓一说。也就是说,这座墓是凭空冒出来的。陈皮得了消息自然要去探上那么一探,凭空出现的墓,很有意思。他带了几个人和家伙,便向那座巨墓

  • 祈愿者—魅步杀伐在线阅读第九章

    一阵轰隆声中,清剑观那脆弱的大殿顶棚很自然的做了个卧倒姿势。幸好房梁不是全塌,当然,也相差不远。青天等道士高声怪叫。苏慕容等徒弟面部表情神经再次失控。肇事者苍云惊得鼻涕都留下来,又流进了张得大大嘴巴里。直到所有尘埃落定,清剑观众师徒才回过神,冲向大殿,当天剩下的时间众人也没继续演示剑法符道,都去抢救

  • 我总在春天想起你在线阅读第10节

    左右手的两人配合着点点头。好吧,看样子大家都不信......“有可能是你日有所思也有所梦。”林美伊猜测道。“或许还真的是,我前两天听某电台节目,正说到步非烟传,”又道“其实我也不信,但是梦里的感觉太真实了。”“我晚上梦见自己吃了整只北京烤鸭,醒过来也感觉很真实,”陈圆圆小声的咕哝着。好吧......

  • 心事·初恋爱之生活不易

    眨眼睛,卫临已在这个小乡村呆了将近一个月,越相处,越觉得离不开这个温暖的家.从日常生活中的旁敲侧击,发现这个世界并不是之前的世界,毕竟虽然不是历史学的学生,但是高中是文科生的卫临对朝代虽不能一一复述,但是有所耳闻应该也是可以的,但是从仅有的少数信息中发现目前的朝代是大盛,完全未曾听说过的朝代,看来自

  • 末世之封少宠妻手册修炼的小猫咪

    小猫咪听到声响,动了动耳朵,缓缓睁开了眼睛。看到师修卓手里的猫罐头后,小团子“咻”的一下,飞了出去~“喵喵喵~”给我的吗?虽然比平时吃的肉罐头小,但有得吃,本喵也不会嫌少的~师修卓抬手,轻轻地弹了弹小猫咪的额头。“你怎么就那么爱吃呢?”就算真成精了,也是只只会吃吃吃的傻猫啊。小团子吃着夜宵,感觉世界

  • 听风城往事在线阅读骚包不成,令人失望【第一更,求收藏】

    “创建公会的话,公会会长需要拥有至少B级及以上的实力哦,如果没有问题的话请把您公会的名字,公会会长的实力,人数还有预计公会地址跟一百万J交付给我就可以了。”接待员听到洛风的话之后就是职业性的笑了笑,对着洛风介绍起来,看着洛风的眼神当中时不时的闪过一丝奇异的神色。都已经是来到妖精的尾巴世界的第二天了,

  • 千年偶条件

    当天晚上,涅亚没有立即进行冥想,而是去到了隔壁爷爷的房间。进去时,瓦力正坐在桌子前,有一口没一口地抽着烟,房间里烟雾缭绕,有种刺激性的烟草味。“爷爷,都说了要少抽点烟,抽烟有害身体健康。”涅亚捏着鼻子,一脸的嫌弃。瓦力哈哈一笑,将烟管中的烟灰倒掉,一时间倒也没有再抽烟。“这才对嘛,嘻嘻。”“爷爷,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