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综主惊悚乐园]失乐·拟剧论之第一章

作者:纶朦 来源:晋江文学城

“你别走好不好...”伴随着女人带着哭腔的一句哀求,韩墨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腰被人抱住,他一睁眼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

眼前的女人皮肤十分白皙,一双柳眉下面是圆溜溜的眼睛,高挺的鼻梁显得十分好看。毫无疑问,这个女人长得十分好看。在韩墨看来,她的气质无疑是清冷挂的,像是高傲的雪山之巅。而这个看起来高傲的女人,此时却是以一副卑微的姿态在哀求韩墨不要离开...

韩墨没有说话,而是避开了女人,径直走进了洗手间。看着韩墨离开的动作,女人哭的声音渐渐加大,更显压抑与痛苦了。

而另一边,韩墨在洗手间里快速的接收着关于这个世界的信息。

////////

作为一个时空穿梭者,韩墨的任务就是完成时空管理局交给他的任务。而这次接下的任务就是拯救可怜人,洗白渣男,让她们获得幸福。

“001,快把资料传给我吧。”韩墨对和自己绑定的系统001说道,合作多年,他们已经有了很大的默契。

“好的宿主,本世界资料传送中...”

///////

这是一个言情文的世界,原身韩墨就是这个世界的男主,而刚刚哭泣的女人叫做简希,是这篇言情文的女配角。男主的初恋季婉则是这个故事的女主角。

原身是一个富二代,家里十分有钱。而他自己也是十分争气,在读大学的时候就进了家里集团旗下的**公司韩氏**实习。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他一步步从基层往上升,在大学毕业的时候就已经成了韩氏**小有名气的经纪人之一了。要知道,韩氏**是行业数一数二的公司,原身在隐瞒背景之下成了小有名气的经纪人已经非常厉害了。

而季婉就是原身带的第一个艺人。当年季婉大二的时候和韩氏**签约,韩氏**影后影帝都不少,更别谈小花了。于是毫无名气的季婉就分给了原身这个菜鸟经纪人。刚出道的季婉样貌突出,长相妩媚,可在帅哥美女遍地都是的**圈,想出头靠的不仅仅是长相,还有资源和机缘。于是原身这个菜鸟经纪人和季婉一起,跑了无数个试镜和商演,原身在酒桌上喝了无数杯的酒,可能就是为了拉一个电视剧配角的资源。

虽然行程忙碌,甚至有时候看不到未来,但是季婉和原身一起相互扶持,一起奋斗也坚持了下来。相似的年纪,他们也在这个过程中自然而然的相爱了。甚至在原身的记忆里,那一段奋斗的日子是他最美好的回忆。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季婉大三快结束的时候,拿到了一部大制作的女二号,那一天季婉和原身在一家餐厅吃了庆祝晚餐之后,她也成为了原身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

大四上学期剧播出后,季婉一夜成名,一跃成为了新晋小花之一,而原身身为经纪人也水涨船高有了名气。于是公司开始给季婉拉资源,配助理,原身也不用事事都盯着,开始带公司分配下来的新人。小情侣之间开始为各自的事业奋斗着。如果一直这样下去,也算是一对佳话了。可好景不长,季婉毕业的那天,原本约好庆祝的两人,最后却只有原身一个人赴约。

正当原身打了十几个电话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之时,手机收到了季婉和陌生的男人赤身缠绵的照片。原身当时就懵了,像丢了魂一样回到他们的房子坐了一晚上,房子里到处都是他们恋爱的回忆,而季婉一夜未归。

第二天当原身顶着有些青黑的眼眶来到公司,却是收到了季婉的分手短信和前来解约的律师。

季婉出轨了,短短一年的时间,她就变了一个样子。她嫉妒同剧组有后台的小花,可以不用努力资源就会送上门;她嫉妒同期签入公司的小花已经成为了一线...长时间的嫉妒让她的心态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挣扎过后她还是爬上了韩氏**对头晨星**公子的床。

而出轨的那天,原身本来要告诉她自己可以接管公司,给她未来了。

//////

后来的故事也很狗血,原身颓废了一年的时间,每日酗酒。而这一年中,季婉凭着被李元包养换来的资源一飞冲天,先是成为一线小花搭上了一位国际导演的剧组,成功进军国际电影节。虽然没有获奖,但是凭借提名便可以在新一代小花中一骑绝尘,在后来的几年里,也一直在国外寻找机会,但没有什么建树。

而原身在颓废一年,季婉远走高飞之后彻底死了心。接过了韩氏**,开始拼命工作,在短短五年之内,就将行业巨头的韩氏**市值翻了一倍。

而简希就是在这季婉离开两年之后出现了,虽然简希和季婉的气质截然不同,但是他们的脸却十分相像,简希就是顶着小“季婉”名头出道的。在原身的攻势之下,简希很快就喜欢上了原身这个多金又帅气的男人。而原身则把简希当金丝雀养了起来,从未在别人面前承认过简希的身份,连一点小资源都懒得给当时三线的简希。在一起三年,简希靠自己的努力,爬上了二线前列,只需要一个机会就能上到一线。两人之间从来都是简希单方面的用心,除了在床上,原身基本上对简希不闻不问,但简希却在朝夕相处之间将一颗心全丢在了原身身上。

韩墨穿过来的时间点就是季婉重新回国发展,给原身发了短信,想要一起吃晚餐叙旧。在原本的剧情里,原身接到短信之后立马就犯贱地想赶去赴约,完全忘了当年被伤害的一幕幕。而简希拦着他不让他出门,他觉得简希无理取闹,毫无怜惜地将简希推到了地上,简希的胳膊撞到地上顿时划出一道口子血流不止,而比手更痛的是简希的心。

原身以为简希不知道他和季婉的事情,未曾想到在无数个水乳交融过后的夜晚,他梦里叫的都是季婉名字。再加上当年原身和季婉的恋情公司不少人都知道,简希很容易就能知道真相,于是才有了刚刚拦住韩墨求他不要走的举动。

既然韩墨代替了渣男,那就当然不会去赴约了。季婉愿意等着就让她去等着,刚被金主甩了就想再回头找原身这个被她戴绿帽子的蠢货富二代,做什么春秋大梦呢。

///////

韩墨走出了洗手间,一眼就看到了客厅的一片狼藉,地上的玻璃碎片是原身在拉扯之间生气摔在地上的。而沙发上的一小团正在一下一下地抽泣着,简单的家居服在女人身上穿的格外好看。

听到韩墨出来的声音,简希抬起了头。头发早就在刚刚的拉扯中乱成了一团,小脸布满了泪痕哭的皱巴巴的,圆溜溜的眼睛像个小兔子。看到韩墨站在面前,简希强忍住眼睛的酸意,小声的说:“早点回来。”

她不敢再阻止韩墨出门,她怕他永远的离开,说出那句分手。

韩墨看着眼前的小兔子,心软了软,蹲在了她的面前,把她光着的脚踩在了自己的拖鞋上。小兔子这么笨,满地的玻璃碎片还不穿袜子和鞋,受伤了可怎么办。

“我不去了,在家里陪你。”韩墨放低了声音,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温柔些,免得惊扰了小兔子。

简希一下子愣住了,似乎是完全没想到韩墨会这样说,随着停止了抽泣。

看到简希这样的反应,韩墨在心里叹了口气,这原主到底是多渣,多不上心,才会让简希这么不自信。在这段感情里卑微到了极点。

“真的..不走了吗?”简希尝试着开了口,声音小的几乎让韩墨听不见。

“真的,你不是做了饭吗?先吃饭,吃完饭咱们去看电影。”韩墨揉了揉简希的头,把她抱起来走到了餐桌。

三年的时间里,韩墨的第一次公主抱让简希的脸染上了一抹羞红,她把脸埋在韩墨的脖颈,闻着属于他的味道,终于开心的笑了。

看着桌上的一桌菜,韩墨心里更愧疚了。简希的厨艺可以说是非常的好,他们刚在一起的时候简希还什么都不会做,都是因为对韩墨的爱才让她心甘情愿的在繁忙的行程中挤出时间学做菜。可惜三年时间韩墨留在家陪她吃饭的次数都很少,今天也不例外,简希开开心心的做好饭菜却得知自己的恋人要去见前任,她又怎么能不难过呢?

低头看了看穿的像花蝴蝶的自己,韩墨摸了摸脑袋坐在了简希的身边。

这一顿饭,简希开心地笑弯了眼。韩墨不停给她夹菜,她就像个进食的小仓鼠,腮帮子鼓鼓的,别提多可爱了。

吃过饭,简希连忙跑进房间换上了衣服,好像生怕韩墨反悔一样。而韩墨在她换衣服的时间顺手把碗也给洗了,等到简希出来,就拿上东西一起出了门。

开车到电影院,韩墨先下了车,走到副驾驶那边帮简希打开了门。或许是这个原身不会做的举动,简希有片刻的愣神,韩墨轻轻的用手指弹了一下她的脑门。

“想什么呢,快下来了。”听到韩墨温柔的话语,简希终于回过神,笑眯眯的下了车。习惯性的挽上了韩墨的胳膊,随后又回过了神,慌忙松开了手。心里暗暗对自己说道:别太得意忘形了!

韩墨他,最讨厌她在外面挽他的手。

//////

走进电影院,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简希才发现:她没带口罩。而韩墨说过,他们之间是不能公开的关系。

简希低着头站在电影院大厅的角落,丝毫没有注意韩墨去买了爆米花和可乐了,等到韩墨拿着一大桶爆米花和两杯可乐站在她面前,她看着眼前的情侣套餐,又一次笑弯了眼睛。

韩墨看着她的眼睛,突然觉得简希的笑甜滋滋的....

延伸阅读

可欣家纺加盟  http://www.top10escort.com/bl6a.shtml
可欣家纺加盟详情北京可欣阳光工贸有限公司,创建于1997年,公司生产基地位于首都北京

茶友轩加盟  http://www.top10escort.com/dizx.shtml
茶友轩家具总部成立于2009年11月18日。工厂坐落在中国中部家具茶叶基地江西南康龙

豫岷机械设备加盟  http://www.top10escort.com/a00r.shtml
豫岷机械设备本着打造产品、提供服务、营建企业的宗旨,致力于为木材加工企业提供高品质、

格律诗加盟  http://www.top10escort.com/x84h.shtml
格律诗音箱营销部是吸顶喇叭、定压功放、室内外音柱、壁挂喇叭、会议音箱、会议话筒、定向

航星洗涤设备加盟  http://www.top10escort.com/blhc.shtml
航星洗涤设备隶属于上海航星机械(集团)有限公司,公司创立于1986年,航星洗涤机械产

巨海加盟  http://www.top10escort.com/adrf.shtml
巨海胸针总部所经销批发的胸针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并且公

木子加盟  http://www.top10escort.com/av4o.shtml
木子时尚童装总部经销批发的童羽绒服、连衣裙、棉服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

米度加盟  http://www.top10escort.com/g49w.shtml
米度灯饰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照明灯具生产企业。自成立以来,我们旗下的产品

嘿鸭肠烤鸭肠加盟  http://www.top10escort.com/bzik.shtml
重庆喜百味餐饮公司:烤鸭肠又名铁板鸭肠,是一道火遍全国的街边小吃,鸭肠先经过卤制再在

龙凤珠宝加盟  http://www.top10escort.com/sf43.shtml
品牌文化龙凤珠宝总部位于深圳市水贝国际珠宝园,主要经营的产品有黄金、铂金、钻石、翡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滴泪寒冰之魂之座(1)

    uc0093年,巴拿马上空1000km处,小行星阿克西斯的残骸正在缓慢的脱离运行轨道,朝着那颗蔚蓝的星球坠去,阿克西斯原本位于火星和木星轨道之间的小行星带,是吉恩公国军为弥补资源不足而开发的小行星,而在‘某个人’的计划中,它是至关重要的一环。围绕在阿克西斯四周的战斗已经结束,失控的小行星正在以极高的

  • 我在异界捡垃圾招魂

    试卷下面的桌面上贴着一张小广告,被精心压平了却还显得有些皱皱巴巴。像是被人从墙上小心撕下来的,上面写着“大同诊所”。他伸出手在小广告上虚虚拂过,指尖聚起一小团阴气。封泉轻声道:“好像……也不止是和人有关啊。”泪眼朦胧的二胖看不见封泉指尖的灰色,只是觉得封泉的动作和神态有点奇怪。而一旁倚在床上的易佰看

  • 白云野心在线阅读第10章

    叮咚~叮咚~叮咚~白彦有些奇怪,苏然前脚刚走,后脚就有人按了门铃。“嗯?谁啊?”zui上虽然这么说,但还是接通了可视电话。“先生你好,我是住在隔壁的严松,冒昧打扰,还望海涵。”可视电话中露出了一张年轻的脸。白彦略一沉吟,给这个年轻人开了门。有朋友上门来,当然是不亦乐乎。就像总喜欢出风头的小王说的一样

  • 【家教27】 幸福跟王爷走!

    宰相府的大堂中,宰相紧蹙眉头.坐在客堂上座的是一位二十一左右的风度翩翩的美少年,举手投足之间都散发着皇家的风范.白衣黑发,衣和发都飘飘逸逸,不扎不束,微微飘拂,直似神明降世.他的肌肤上隐隐有光泽流动,眼睛里闪动着一千种琉璃的光芒.每一个举止,都显出高贵但却温和的气息.素白色的衣衫衬托出他俊朗的面孔.

  • 暗夜在线阅读小巷(其三)

    “你......你......是不是疯了!”过了一段时间后,豪哥艰难地开口说到,这时他的手脚已经呈现不太自然的形状,就像是被人硬生生折断了一样。混迹江湖多年,豪哥还是第一次见到有这样的人,这个年轻人不要钱财,不为利益,就像是纯粹按照自己的喜好在欣赏他人的绝望,这简直就是一个疯子!“疯子吗?你可以这么

  • 超级英雄附体在线阅读摸够了吗

    他的气息喷撒在她耳畔,令她感觉痒痒的,禁不住耳根一红,却无处可躲。竟然被壁咚了!“我……我……”余晚红着脸,思绪被完全打乱,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她的手抵在他身前,极力想要推开他,可是此刻力气却小的可怜,怎样也推不开,活像一只被囚禁的小猫。“小家伙儿,你摸够了吗。”南景耀出声。余晚听到这话,低头

  • 都市的贴身高手在线阅读第五章

    第三章晓风干泪残痕情难断第二天清晨,司机已经在门外等候。欢莹,陆南站在门口,欢莹递给陆南一张纸条“我叫蔡欢莹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怎么称呼你?”“陆南”“陆南,谢谢你这几天的照顾,算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喜欢欠别人的,以后有需要我的地方,给我打电话,必当赴汤蹈火。”“没那么严重““那我走了““医生说你的病

  • 都市之无声天王在线阅读第四节

    不知道是哪一方得手了,反正等陆清绿从世界频道猛然炸开的回复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围着的人已经四散,被围的人也已经悠悠然地准备离开了。……等一下,好像走得离自己有点越来越近了。周泽楷一低头就看到一个无比圣洁的女性牧师猫着腰蹲在土坡后面。《荣耀》这款**的牧师绝对是**开发公司的亲女儿,纵然是系统自带的套装

  • 星际我只是个美食搬运工在线阅读第一章

    做相师,别以为背几本祖传相术,再由上辈言传身教就可以,这样理解就错了,做相师必须得有双好眼睛,可以洞察细微的眼睛。这双眼睛不是与生俱来,而是要靠某些神物来养成。比如瞳眼,是用一种岩壁上的神晶来养,这种物体肉眼是看不到,只有具备瞳眼的人才能分辨。打一岁起,爹就经常上山去找神晶,用来给常致金洗眼,十六岁

  • 恐怖片里的道士在线阅读汝妻……

    “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我是谁的人,这重要吗?”“不,这不重要,不管我是谁的人,我张然都是天剑王朝的子民,和你这个与意图对太子妃不轨的贼人有关系的男人不同,我的心是属于天剑王朝的,我绝对不允许任何对天剑王朝有歹意的恶徒从我掌管的这一扇城门进入,除非我死……”张然口若擂鼓,十分傲然的说道。这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