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当直男遇上直男斩之章一·秋雨

作者:余缠缠 来源:晋江文学城

松风剑派,竟是松风剑派的人来找麻烦!

岳羲和倒是听过一耳朵,师父苏闻与松风剑派有些过节,却没细细打听究竟是什么仇怨。只是眼下看来,并不是什么小事,否则,人家怎么会不顾自己伤势也要孤身一人闯过去?

只是这侯月阁到揽月台,有上千级阶梯。对于武艺高强之人之人而言,不算如何困难,提气一纵也便上去了。但岳羲和不行。

眼见着揽月台就在眼前,然丹田处却蓦地传来一阵针扎似的痛楚,真气一滞,岳羲和便再也奔走不得,“扑通”一声跪在石阶上,若不是他死命按着地板,只怕要立时从上头滚下去。

“哪里来的小贼?还不站住!”“老五老六,你们去左边;老九你过来,抓住他!”“大师兄,这厮好厉害!”“老四呢?今天不是岳羲和守夜吗?人呢!”

上头忽然吵成一片,隐约听见有人叫他的名字,气急败坏的,一听便不是什么好事。

但岳羲和总不能充耳不闻,何况上头还有师父在闭关,总是大意不得的。他也想纵身而上,却始终提不起一丝力气,只好勉强站起身子,踉踉跄跄地往上走着。

这松风剑派,还真是仇怨不浅啊!

“何事喧哗?”一道沉稳的嗓音穿透风雨进到耳中,岳羲和精神一震,又担忧起来。师父正在闭关,却因为闯山之人惊扰而提前破关,也不知有没有妨害。

“苏闻?”模模糊糊的,应当是那蒙面人的声音,“老贼速速受死!”

“大胆,竟敢对师父口出狂言……”果不其然,那里又乱了起来。

简单过了几招,岳羲和对那闯山的黑衣人功夫如何心里也有底,轻功不错,拳脚却平常,也就比那些个废物师兄弟强些,连他都比不过,更莫说是他师父。

岳羲和终于踏上最后一级台阶,还未及看清形势,忽地面前就扑来一团黑影,带了湿冷凌厉的风雨,然后肩头袭来一股巨力,将他带得往后一仰。

啧,这姿势这动作,十分不体面啊。岳羲和还暗笑。

“师父不可!”一片惊呼声中,岳羲和忽觉自己腰上一紧,下坠之势顿止,反倒是被引着往反方向扑过去,跌入一个坚实的怀抱。

好不容易站稳了,岳羲和才看清到底是谁救了他,只是这一抬眼,就吓得连忙后退一步,单膝点地,“多谢师父出手相助,弟子惭愧。”

那一身着豆绿长衫、头束玉冠、面容清俊、颌下几缕长须的男子,可不就是他岳羲和的师父、明月山庄的庄主、方才那黑衣人口中的“老贼”苏闻?

“师父无事吧?”边上的一众弟子都围了过来。当先那一个还道:“快,把那小贼抓回来!敢对师父不敬,就该千刀万剐!”

苏闻扶起岳羲和,冷声道:“他已吃我两掌,够他受的。莫要再追。”

那名弟子心有不甘,却不敢反驳,只能回了声“是。”一抬眼又见了姗姗来迟的岳羲和,面上浮现不屑与愤恨之色,当即下巴一点,扬声道:“四师弟,今夜是你值守侯月阁吧?怎的还让那小贼闯上来?咱们明月山庄的师弟都知道,这一辈弟子里面就是你的武功最高,那小贼也并不是如何厉害,你也拦不住?你明知道师父在揽月台闭关,稍有差池就……”

“旧伤复发了?”苏闻根本就没搭理那弟子,只是盯着岳羲和上下打量几眼,便发现问题所在,关切地问了一声。

明明是兴师问罪的,打的就是师父的旗号,奈何师父根本不领情,那弟子脸色登时涨得绯红。后头的其他弟子也纷纷侧过脸,生怕被旁人看见自己脸上或是幸灾乐祸或是忿忿不平的神色。

岳羲和轻轻点了点头,再次单膝点地,向苏闻行了个礼,“大师兄教训得是,是弟子疏忽,才惊动了师父。还请师父责罚。”

“你旧伤复发,本该好生歇息,仍然能够坚持赶来,为师感念你一片孝心。”苏闻也肃了神色,“既然无事,那大家都回去吧,为师也要继续闭关了。”

被称作大师兄的那弟子大急,“师父,那小贼就……”

“是松风剑派的弟子。”苏闻望向黑衣人潜逃的方向,星眸半眯,“此事为师自有分寸,你们不用插手,待为师出关再议。”

“师父!”

苏闻这才回头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道:“常沂,松风剑派与我乃是陈年私怨,与明月山庄无关。你们年轻小辈,还是莫要掺和进去的好。你是大师兄,这几天你就好好看着师弟们,谁敢擅自去寻衅,待我出关后,定饶不了,明白么?”

常沂无奈,只好道:“弟子遵命。”

“天色不早,你们也都回去吧。为师要继续闭关了。”说罢双袖一拂,举步踏入揽月台,并重重关上了门。

“恭送师父!”门外大大小小的弟子连忙跪了一地。

揽月台里再无动静,岳羲和才慢慢站起身来,暗自运气,却发现丹田仍旧滞涩,不由得苦笑一声,只道是这么长的石阶,须得自己一步步走回去了。

方踏出去两步,就有人阴恻恻地叫他,“四师弟,留步啊。”

完了,他就知道,方才师父那几句话,只怕是气得大师兄恨不能一剑刺死他。但众目睽睽之下,一走了之未免也太不给面子,岳羲和哀叹一声,还不得不打叠起笑容,“大师兄有何吩咐?”

常沂身量与岳羲和差不多少,却要硬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下巴扬起,皮笑肉不笑,“四师弟旧伤复发了?有什么大碍不曾?你也不早些言语一声,早知如此,便不该让你去值夜的不是?”

“大师兄说的哪里话,师父定下的规矩,明月山庄弟子人人轮流值守,若非重伤重病,不得调换。”岳羲和一边说着,一边思索着对策。

常沂冷哼一声,“既然四师弟这么说,那就表示你是同意值守的。师父还说了,值守就要有值守的规矩,四师弟入门三年,该是记得很熟了吧?”

又不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对他的言外之意岳羲和十分清楚,也懒得听他废话,直截了当地道:“是我疏忽坏了规矩,险些让师父置身险境,请师兄责罚。”

“诸位师弟都听见了,可不是我逼他的。”常沂立刻指着岳羲和向其他弟子道,“岳羲和玩忽职守,怎么说……也得思过半月吧?七师弟,库里的药材有什么短缺,正好让你四师兄一并给补了。”

其他弟子对这场景都见怪不怪了。却只有一个身形矮小的弟子稍稍踏出半步,小心翼翼地道:“大师兄,这不妥吧?别说师父没有责罚羲和的意思,就算真的要罚……采药原本是药奴的活计……”

“三师弟是不同意了?”常沂并不惊慌,似笑非笑地瞪了他一眼。

那弟子果然被唬得缩了缩脖子,说话声音更小,“之栋不敢与大师兄顶嘴,只是……不合规矩。”

常沂哼道:“规矩?三师弟不妨回去将门规抄上几遍,免得你还记不清我们明月山庄到底有些什么规矩。都让小贼闯到揽月台了,不该罚?至于采药,我们明月山庄原本是靠医术立足于江湖,门下弟子采药识药性方不忘本,只知耍凶斗狠算什么本事?”

那弟子还要说话,岳羲和却扯了扯他的袖子,轻轻摇了摇头。他这位大师兄,资质平庸,偏偏自矜身份又舍不得权势,故而时时刻刻要摆足姿态,对手下诸位师弟动辄责罚,岳羲和深得苏闻喜爱,自然是他的眼中钉,也不知被为难过多少次。而三师兄郭之栋,虽然生性仁善,却软弱胆怯,斗嘴更是说不过常沂,再让他说下去,只怕自己都要搭进去。

“大师兄说的是,羲和受教。”岳羲和连忙告饶。

常沂气顺了,脸色也好看些,“既然知道错了,那就值守完今夜之后,明天一早就搬进药谷的幽月居吧。对了四师弟,你是去思过的,兵刃就不必带进去了吧?”

此言一出,四下皆惊,连岳羲和都目光灼灼地望了回去。

脸色多少有点不自在,但常沂还是强撑着道:“兰摧剑乃是明月山庄的镇派之宝,师父是给你了不假,只是你去药谷半月,宝剑随意放在弟子房也不像话,还是拿给我帮你保管。等你从药谷出来,我就还你。”

还真是蹬鼻子上脸了!岳羲和自问不是什么好性之人,这些年常沂对他明里暗里使绊子,他并不是怕了,不过是这些微末伎俩并不放在眼里罢了。只是他是个什么东西?凭他也配打兰摧剑的主意!

深吸一口气,岳羲和也扬起了下巴,呵斥的话还未出口,就感到丹田处又是一阵灼痛,使他深深皱了眉。

罢了罢了,和他争这长短有什么意思?他想要就让他拿两天,等自己出来之后且看他还有没有拿住的本事,眼下赶紧找地方调息才是最要紧的。

可再让岳羲和拿出那谦恭的态度却是不能了。他轻哼一声,将袍袖一甩,双手背在背后,转身就往石阶走去,“兰摧剑便在我房中,大师兄自请代维照管半月,羲和感激不尽。”尽管发丝衣衫都沾湿了,甩起来也不甚飘逸,却丝毫不减潇洒。

“你!”常沂气得脸色发青,想把他叫回来,可当着一众师弟,也不好表现得太过盛气凌人,只能恨恨跺脚道:“都还在这儿杵着干什么?明天的早课不想做了?散了散了!”

一众弟子也是敢怒不敢言,应了声“是”,便各自撑伞去了。

* * *

茶水也不知道煮过多少道,颜色都开始发白,想来也是无滋无味的,围坐桌边的两人却浑若不觉一般,一杯接一杯地往口中送去。

终于,隔壁房间的窗户“吱呀”一声,动静虽轻,却瞒不过耳聪目明的习武之人,两人不由得对视一眼,同时霍然起身,举着灯烛往隔壁去了。

那个浑身湿透的黑衣人正悄悄地褪着夜行衣,刚把上衣扒下,房门便被破开,惊得他下意识抓过放在床边的长剑,一个翻腕就要拔出鞘来。

“阿澄,你去哪儿了?”白衣男子当先出声。

黑衣人听到熟悉的声音,才放下剑,扯过一边干净的内衫披上,口中不满地道:“师兄,你们大半夜不敲门就闯到我的房间,是要干什么?”面巾已去,露出一张嫩生生的脸,竟是个难得的美少年。

穿蓝衫的女子仍旧别开了眼,玉面上泛起两片红霞,指着少年身上因肌肤白皙而映衬得越发狰狞可怖的伤口,“这是怎么了?”

少年眸光一闪,心虚地觑了一眼那白衣男子的脸色,“就是……出去走走……被野猫挠了……”

白衣男子当即冷笑一声,“走,你速速带我去将那只能挠出这么深这么大伤口的野猫抓来瞧瞧。”

少年心虚,不敢作声。

白衣人却不依不饶,指着他胸口的掌印,“这个呢?野狗踹的?”

“师兄,你也……忒瞧不起苏闻了……”少年原本是在笑,却忽然惊觉自己说错了话,脸色大变,连忙捂嘴。

那蓝衫女子也变了脸色,“苏闻?阿澄,你是不是闯山去了?我与秋山与你说了几次,叫你不许轻举妄动,你……伤得重不重?快让秋山看看!”

“看什么看?他不是能干的很吗?受了伤就自己去找大夫。”白衣男子双手环胸,“为所欲为,不知天高地厚,还不都是韩师姐惯的?”

少年闻言撇了撇嘴,“萧师兄你好意思说!要不是你那老相好下手这么狠害得我抬不起胳膊,我也不能白白挨了两掌……哎你干什么!”

白衣男子毫无征兆地逼近,居高临下地望着少年,面色阴沉得能滴下水来。他定定地望了少年许久,直到他开始心虚,才厉声问道:“你方才说谁?”

延伸阅读

植.美秀子加盟  http://www.sistershealthclub.com/6qc5.shtml
日本植·美秀子化妆品集团(香港)公司中国区总部,2002年由日本正式进入中国为了更好

佳宜酒店加盟  http://www.sistershealthclub.com/uv2i.shtml
颇具特色的风格和灵活的空间设计代表着佳宜酒店变与不变,与您方便的全新理念。作为个性化

祥旗机械加盟  http://www.sistershealthclub.com/xq1y.shtml
重庆祥旗机械厂位于重庆市巴南区花溪街道花溪村七社,现有技工10人,工程师1人,以蜗杆

火丰加盟  http://www.sistershealthclub.com/nm6r.shtml
火丰庄园野生蓝莓果汁以“合作共赢创新发展”为经营理念,本着“互助共赢创新成长利润共享

爱冰妮港式甜品加盟  http://www.sistershealthclub.com/u4lx.shtml
核心理念:行之以德,馈之以赞!广州德赞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是一家以人为本、用心服务的公司

绿深环境加盟  http://www.sistershealthclub.com/gxlm.shtml
广东绿深环境工程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大气事业部主要从事挥发型有机化合物VOCs

溪洁洗涤加盟  http://www.sistershealthclub.com/xcu6.shtml
溪洁洗涤设备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专职从事新型洗涤设备的研制、销售,技术培训、技

鼎泰恒源水净化加盟  http://www.sistershealthclub.com/xu6l.shtml
鼎泰恒源水净化将不断挑战自我,勇攀高峰;我们将一如既往地以“质量、信誉、服务”为宗旨

名品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sistershealthclub.com/6isu.shtml
名品皮具护理是隶属于珠海名品汇皮具护理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澳门首间名牌皮具专

宝仕图加盟  http://www.sistershealthclub.com/nmiu.shtml
宝仕图啤酒是一家集批发、少售为一体的酒业公司主要代理及销售法国葡萄酒韩国啤酒各种威士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开局变成大粽子101号

    黎小离喘着粗气推开幸福公寓破旧大门的时候,耳边恰好传来系统机械的电子提示音:101号试验载体失去基本生命体征,试验判定失败。黎小离闻言还扶着幸福公寓大门的手僵在上面,随后又有些颓然的垂了下来,说好的这一次也一定要是系统判定失误呢?怎么会在这么多次误判之后,就在试验要完成的临门一脚的间隙精准判断了一次

  • 终极大反派第10章在线阅读

    那声音应该是一位老者口中所出,如梵唱一般,让人听了以后,心中气定神和,比起【水云斋】门前,施了清音咒的铜钟音,可不知要舒服多少倍。一连串的声音,飘入了张重的脑海之中,而与此同时,他的面前,也看到一张细长不大的纸张,慢慢的铺了开来,一只金色的大笔,挥舞得苍劲有力,一笔一划的在那纸上写了起来。浓墨在纸上

  • 大佬与他的贴身护卫第九章

    林桥是真的在哭了,除了睡觉,他几乎时时刻刻都在流泪,人多的时候他憋得很辛苦,独自一人的时候他终于可以嚎啕大哭。“你要不要喝点热水?”江荷说,“你这样我好心疼啊。”林桥拿着杯子站在镜子前,镜子里那个陌生的怪物五官扭曲,神情丑陋,林桥用力控制脸上的肌肉,企图让自己哭得体面一点,他又忽然觉得十分搞笑,他又

  • 凰朝第三章

    在某种意义上,卢天恒并不是一个靠得住的人。他英俊,聪明,正处于事业上升期,只要别出什么差错,可以预见,前途就会光明得一塌糊涂,怎么说也算得上一个优质男人了吧?可有趣的是,虽然在工作时认真谨慎,私底下的卢天恒却个性活络,很容易相处,和朋友一起玩的时候放得很开,混熟了玩笑话什么的都不是事,偶尔还会比较跳

  • 在末世荒原活下去之成功转职

    只见已然回到了自己的家中的零零发则是默默的拿出一些消肿的药往自己身后受伤的小菊花抹过去,一边抹着药一边思考着。“我究竟是忘记了什么东西了呢??为什么总有一种心理很不安的感觉呢??好烦啊!!不理了,反正迟早会知道的嘛!!!搞搞火药去。”随后便见到零零发抹好药之后,便直接朝着自己发明的实验室走过去,当零

  • 被邻居盯上以后“丑人多作怪?”

    两百米决赛没有名次,一百米跨栏预赛直接没有成绩算弃权,八百米决赛第二,一千米决赛第三,跳高决赛第二,乒乓球决赛第一,夜漆柏看着书桌上的这些奖状愣了:“可以啊,蛮不错的,小小成就,继续努力”他拍了拍初如声的肩膀。初如声为昨天都事还没有缓过神来:“这你就傻楞了?我要是告诉你,我一屋子的奖状和奖杯,估计这

  • 甜妻难过总裁关审问

    赵剑回到军部已是一周后的事情啦,光是在山下的小村里,他就整整躺了四天,其中三天还是人事不省。那个被鬼子折磨得不**样的老人,并没有因为赵剑救过他而手下留情,那一**砸下之狠,竟成了赵剑身上最重的一处创伤。如果不是赵剑坚强的求生意志,现在他早怕早进鬼门关啦。赵剑身上的众多的伤并没有成为他的救星,相反他

  • 我有一块金砖第八章在线阅读

    来到书生这里的第三天,也就是《神魔》开服的日子。三个人早早地吃了晚饭,各自回到房间带上头盔创建角色,当然,对于对**理解为零的李大牛和林月雨,书生可是费了大量的口舌来给他们讲解,就连创建角色这么简单的事,书生也讲了半天,李大牛和林月雨才一知半解。来到房间,李大牛躺在了一间小床上,小床上的床单什么的都

  • 网游火影之从今天开始当npc在线阅读第六章

    准备回自己宿舍睡觉的,可伏见刚走出校园大门,就看到了一个令他感到意外的人。那个男人倚在机车上抽着烟,肆意凌乱的红发随晚风轻轻拂动着,明明门口空无一人,但是压力铺面而来。不知道男人在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伏见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和男人打招呼。可男人看到了他,自然地站直身体向他走了过来。凉爽的风似乎有了温度,

  • 前夫总让我虐他在线阅读第十节

    J726尝试从地上站起来,经过刚才短暂的休息,手臂基本恢复行动能力了,尽管和之前的差距仍是天上地下,但是好歹可以拿住武器。“这东西应该需要一会儿才能具有行动能力的吧。”J726清楚,现在自己面前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快速逃走,或者是趁它在幼体的时候杀掉它。不知道为什么,一股生物原始的杀本戮能浮了上来,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