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论快穿失败的下场初识

作者:碳烤鱼丸 来源:晋江文学城

昨天的班会课上做了自我介绍,介绍了大学生活,强调了校规校纪。整整下来一个下午过去,大家各自散去。独留下程大霖呆头呆脑的一个人犯痴。程大霖握着手里的课表,暗下决心,明天的第一节专业课,一定要坐在前面,这样才有机会去接近他的冰山女王。

第二天,余瑾瞳早早的起床,洗漱收拾完毕,竟试图叫宿舍的小姐妹们一起去操场跑步,余瑾瞳是个招人待见的孩子,只是骨子里藏匿不住的活泼与灵动会时而冒出来,让她放任下傻气,逗逗别人,开心下自己。

她背好书包,按着床铺的顺序依次叫醒了睡得正酣的的室友们,没有别的意思,只想告诉她们,她余瑾瞳要在太阳还没升起的时候出去跑步了,顺便可以带些早点回来,很荣幸为某些患了懒癌的姑娘们当个担夫。

1、2床的黎阿穆和于沁阳昨晚睡的很晚。一大早,承蒙这突如其来的“爱心呼唤”,犹如遭受了大雨淋头,一个个惺忪着睡眼蓬头乱发的咆哮着“啊……又来!余瑾瞳!”挥手摸起床上的毛绒玩偶齐齐砸向余瑾瞳.

余瑾瞳左右分别一个大跨步、再一个闪躲、“诶~1、2、3”,她用手指数着地上散落的炮弹,都没砸中。“哈哈哈……”,欢笑着扬长而去。

军训时段积攒下的友谊已经让这四个来自****的舍友熟悉了彼此的脾气秉性,对于彼此的套路都摸的门儿清。三个“炮弹”可不是出自三人之手,临床的肖骁可不在其中,她是个不折不扣的沙场勇士,系里出了名的大学霸,这会子早已坐在图书馆里奋发图强了。

人各有志,余瑾瞳看了看手表,带上耳机,直奔操场。

操场的清晨不算冷清,晨跑的人要比打球的人多。她沉浸在操场清冽的空气中,也沉浸在天边柔和的晨光里。她希望有一天能在太阳初升前化作一道清风,慰藉晨际勤劳的身影亦或是陪伴夜晚久读的人儿。

晨曦的太阳渐渐漏出端倪,余瑾瞳已经跑了很久很久,脖颈开始有些发热,她看了看手表,稍稍退下些衣领,慢下脚步。

不远处的篮球场上,几个矫健的身影晃来晃去。迎着太阳,有点模糊。

“咦!那个不是……昨天班会上犯痴的那位“好先生”么?旁边的那个应该是他的室友,余瑾瞳在心里推断着,她一边走一边望着,这位“好先生”的球技一般,只顾耍帅,旁边的那个还勉勉强强,但是总是会觉得有些禁锢、释放不开。余瑾瞳倒也无心再看下去,朝球场出口处慢慢走。

途径篮球场的时候,一个憨厚的声音从耳畔响起“余瑾瞳!”。“这么早起来跑步啊!”是“好”先生的声音。余瑾瞳还能清晰的记得昨天他鬼畜般地自我介绍:“大家好,我叫程大霖,雨林的霖,我妈希望我未来能大雨泽林,因为我…我…我是木命,五行缺水……”全班同学笑的前仰后合,解老儿甚至笑出了眼泪。就连他的冰山女王也忍俊不禁,笑出声来。余瑾瞳记得这匹妖怪。

余瑾瞳停下脚步,回道:“是啊,你们不也是起的老早出来打球么?哎!当心。”

陆坤回头看向余瑾瞳之际,被球砸中了脑袋。

他索性也没当回事,伸出手来。“你好,我叫陆坤,那傻子是我舍友,我们昨天在班里见过。”

余瑾瞳听着陆坤一本正经地介绍着自己,低头看了看他伸出来的手,抬起手臂爽快的拍了一下他的指尖,笑道:“陆坤么、坤子班长,我记得你,你怎么能叫大霖傻子呢?哈哈哈哈。”

陆坤没想到会被余瑾瞳送上这样的见面礼,用闲在半空中的手挠挠后脑勺,也“呵呵”的笑起来。

旁边的程大霖见状,怒火奔上心头,对准陆坤的脑袋就是一巴掌,闷闷的骂道:“说谁傻子呢,小心打的连你妈都不认识你。”然后转头朝余瑾瞳憨憨一笑,“瑾瞳你好,我是大霖,坤子的舍友。”余瑾瞳也突然转用憨憨的声音回答,“你好,五行缺水的好先生。”三人纷纷笑爆。

打过招呼后,余瑾瞳径直去了食堂,她没有察觉,背后那个一直目送她远去的目光。

食堂里,收拾餐具的阿姨将回收的餐具磕碰的哐哐作响,诺大的餐厅,几个散落在角落的同学吃着早餐。余瑾瞳从兜里取出饭卡,抬头看了看头上的招牌:“炒菜、饺子、混沌、牛肉面、快餐、糕点、麻辣香锅、酸辣粉…呵!还蛮齐全的。”这个食堂,她第一次来。

余瑾瞳走过两个窗口停下,要了豆浆和油条,捡了一碟咸菜,找了个通透的地方坐下,专心的享受着她的早餐。她想起昨天班会时的画面,嘴角微微上扬。

退了餐具,她又带了两份同样的早点,余瑾瞳又看了看手表,嗯,时间刚刚好,回去收拾下书包,兴许还能坐在昨天的位子。新的一天开始了,很庆幸,窗外,有令她动容的风景。

走在回宿舍的长廊,又是逆光,看不清对面行人的模样。

刷卡进门,屋内两个舍友刚刚起床,见余瑾瞳归来,便劈头散发的迎面扑来,吓得余瑾瞳连连后退。于沁阳先到一步,一把搂住余瑾瞳的脖子,愤恨的咆哮道:“你这个花期未满的精神病患儿,不在医院好好陪院长,跑出来为祸人间,一大清早的坏了我的美梦,看我不替天行道,代表广大人民消灭你!”迟到一步的黎阿穆也将无形的“魔爪”伸向余瑾瞳,三人竟咿咿呀呀的入戏起来。

正在这时,门“叮”的一声被刷开,僵持的三人几乎同时望向门口,余瑾瞳清晰的意识到,自己半吐在嘴边的舌头正淋漓尽致的表现着自己的扭曲。

门口,站着昨天引得一阵喧嚣的冰山女王——丁雨晴。

丁雨晴直直地站在门口,注视着她们,她试探着问道:“刚刚敲门没人回应,你…你们这是.....?”

余瑾瞳忙收起刚才因入戏太深而半吐着的舌头,她挣脱了两人的压制,正了正衣领道:“雨,雨晴.....我,我们....是这样子的,她俩……哎吆,我的天……”余瑾瞳急着解释,却磕磕绊绊的不知道从何说起,手在半空中比划着,像只跳梁小丑

丁雨晴听着余瑾瞳语无伦次的说辞,只是简单的应了句:“哦”。

“这个是肖骁让我帮忙带回来的笔记本和门禁卡,放在哪里合适?” 丁雨晴看着三人问道。

余瑾瞳被这一句“哦”羞红了脸,她也顾不得说话,从丁雨晴的手里抢一般的夺过门禁卡,大步跨到肖骁的书桌前放好。

于沁阳在后面偷偷地掐了一下还愣在那里的黎阿穆,面带微笑的看着丁雨晴。补了一句“谢谢你啊。”

丁雨晴扬了扬眉毛,回道:“我就先走了,你们,继续。”一转身将门带上了。室内三人尴尬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不从容。

余瑾瞳刚要张嘴说着什么,突然,两个披头散发的“疯婆子”又齐刷刷的向余瑾瞳扑来。

“哎、哎,两位女侠高抬贵手……早餐、早餐、我给你们带了早餐……”余瑾瞳在这通混乱的“撕杀”中高高地举起双手,手上提着刚刚买好的早餐,企图结束这场以多胜少的战役。

程大霖将课表贴在床头,憧憬着下课后与丁雨晴相遇的场景,他幻想着有一天丁雨晴会向他款款走来,牵起他的手漫步在夕阳的余晖之下。他努力的握了握拳头,为了这一刻,他必须得主动做些什么,于是他早早的去了教室,坐在了昨天丁雨晴座过的位子,等待着他的女王驾临。

肖骁来了,余瑾瞳来了,于沁阳和黎阿穆来了,坤子和舍友也来了……匆忙的脚步声逐渐平静,大家在座位上相互打趣。程大霖环顾四周,还是不见丁雨晴的身影。

陆坤从本子上撕下一页纸,团成一团,向程大霖砸了过去,用唇语咒骂程大霖“重色轻友的东西!”

程大霖用厚厚地课本挡着脸,佯装着看的专注。

余瑾瑜看了看手表,还有一分钟,大家自觉的恢复了安静,走廊里传来哒!哒!哒!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清脆响亮。

“糟糕,老师来了,女王今天不会又要迟到了吧,还是知道我在这,不会来了?”程大霖犯着嘀咕。

吱——门被推开,着实吓了程大霖一个踉跄,丁雨晴身着一条酒红色连衣裙、一件黑色针织羊绒披风、黑铆钉蛇皮卷纹高跟鞋,手挎一红黑相间的香草编制手包,如瀑布一样泄下来的头发自然地垂在胸前,脸上的妆容浓淡相宜。

“哇——”一阵惊呼声在教室后方响起。

丁雨晴不动神色的途经过程大霖的身旁,坐在了余瑾瞳的身边。淡淡地香水味和着丁雨晴冷咧的气息一并收进余瑾瞳的鼻腔内。

余瑾瞳半张着嘴,刻意挺直了身体,向后仰着头,她偷偷看了看落魄的程大霖,耸着头示意程大霖座过来。可是天公不作美,没等程大霖反应过来,端着紫黑色保温杯的老教授便缓缓走了进来,程大霖与他的冰山女王便如此华丽的错过。

余瑾瞳直直地盯着讲台,认认真真地听着课,她转动着手里的笔,刚要停下来准备记点什么,笔便被不小心转落在了地上。她侧过身子低头寻找,看见笔恰好就落在丁雨晴的右脚边,那双黑铆钉蛇皮卷纹高跟鞋下。

余瑾瞳只带了这一支笔,她盯着笔看了一会儿,又看了眼丁雨晴,见丁雨晴没有帮她捡的意思,她侧着头扶着桌子去够,指尖离笔就差那么一小截,她又降低了身体的高度,努力地伸长了脖子,还是没有够到,可能是太过用力,她的脖子开始抽筋,她突然停住手,一手抵着脖子坐正了身体,痉挛在她的脖颈间扩散开来,她捂着嘴惦着双脚,皱着眉头向另一侧仰头矫正。

老教授还在上面滔滔不绝的讲着他的课,可是余瑾瞳像是被马蜂蛰了一样,神态扭曲。

好一阵折腾后,脖颈间的疼痛感逐渐消失,余瑾瞳松了口气,偷偷瞟了一眼丁雨晴,她发现丁雨晴正侧着头疑惑地看着她。她点头朝丁雨晴尴尬的笑:“抽筋了。”

丁雨晴转过头去,继续在草纸上涂涂写写,她认认真真地写着,依然没有理会她的笔。余瑾瞳用眼角的余光瞟了一眼地上的笔,她慢慢地点起脚,企图用脚趾去勾笔,她左右移动着脚,不小心碰到了丁雨晴的腿,丁雨晴低头看了看,转过头来,瞧着她。她立刻把脚收回来,咽了口唾沫,说道:“笔掉了。”

丁雨晴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又低下头继续做起自己的事情来。

余瑾瞳有些尴尬,她想说什么最终还是咽了回去,她坐直了身体,不甘心的侧眼看了下地面,她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笔已经安安静静地躺在了自己的脚下,她抬眼瞧着丁雨晴,弯腰将笔拾了起来。

丁雨晴还是埋着头,余瑾瞳只撇了她一眼,便侧过头去不再看她。

漫长的课程终于结束了,下课铃声响起,余瑾瞳迅速的收拾好东西,像是出狱了一样兴奋。丁雨晴起身,将一张纸推给余瑾瞳,她只是微微抬了抬眼角儿,并不看她,便拿着包离开了。

余瑾瞳望着丁雨晴离开的背影,她好奇地翻开草纸,一张人像素描清晰的印在她的眼帘,看上去惟妙惟肖,正是自己认真听课的样子。就连她左耳上那颗不易被察觉的痣都原原本本的被还原在了纸面上。素描旁干干净净地落着八个字——“瑾瑜匿瑕,瞳剪如玉。”余瑾瞳倒吸一口冷气,将画小心翼翼地夹进书里,她自嘲了一声,混在人群中。

程大霖一直幻想着与他的女王不期而遇,但几次尝试都以失败告终,程大霖不再占前面的位子,和陆坤两人坐在靠后的角落里。但他不会放弃,除了绞尽脑汁尝试各种办法逗女王开心外,还时不时的充当女王爱情路上的圣斗士,他时刻观察着女王身边的追慕者,只要有人想“图谋不轨”,他都会想办法“劝”退,如此也给丁雨晴招致了不少烦恼。

渐渐地,程大霖为丁雨晴献殷勤的事儿在周围传开,他俩的故事成了许多人茶余饭后的笑话,总有同学想着法子拿丁雨晴的事情调侃他,程大霖也不生气,甚至似乎尝到了一种满足。

转眼间,已经匆匆驶过半个学期,有了之前的接触,同学们渐渐的熟络了起来。程大霖还是一如既往明目张胆的“恋”着他的冰山女王,他以为他的地下工作做的很隐蔽,其实大家都知道。时不时偷偷摸摸的让肖逸文帮忙递个纸条,或者换着不同颜色的纸币折成一个个笨拙的心形悄悄夹进丁雨晴的书里。

而丁雨晴,每次都要把书顺着一角提起,轻轻的抖一抖,把散落在地上的心形纸币拾起交到讲桌上。她知道是程大霖夹的,即便没有程大霖,她的书本里、桌面上、手机下还是会有一个个陌生号码或者一封长长的情书。以及有下课后,门口、路旁、停车场那些个“偶遇”。

丁雨晴曾甩给程大霖一个冷漠的眼神,但都被程大霖理解成他努力的回报。又一次看见程大霖偷偷摸摸的将什么东西塞进丁雨晴的书里,余瑾瞳摇摇头,这个坚持不懈的大霖,要不要帮帮你……

期末考试就要到了,学霸肖骁的周围突然多了许多结伴的人,他们的突然靠近,以至于肖骁不得不更加的早起晚归,好多人都找借口托肖骁帮忙占座位。前两次,肖骁还是高兴的答应的,但是一来二去,帮人占位子,竟成了她这段时间的必修课,让她感到愤怒与疲倦。她在寝室里埋怨着:“你们说我整天的背着这么一堆书,还要起那么早给他们抢座位,占不到了她们还不愿意,占到了,她们又不来。”

“那就告诉他们你不愿意呗!谁啊?”黎阿穆愤愤的说道。

“是说了,只是他们还是会找借口要求帮忙。我都已经说的那么直接了……”肖骁嘀咕着,并没有回答黎阿穆后面的话。

“那就不给他们占啊!干嘛还这么愁眉苦脸纠结个啥?”黎阿穆理所当然的回道。

于沁阳挑了挑眉毛,偷偷指了指黎阿穆,摇摇头说道:“阿穆啊,如今像你这么文武双全的人可不多了,那骁博士拒绝了,不得得罪人啊,你说还能有谁?想想不就知道了么,再说,咱肖骁能说出拒绝的话么?这不是她风格。”于沁阳转过头来补充道:“不过骁博士啊,现在的人啊就这样,你的恩惠要适可而止,不然这恩惠吃习惯了,你不给了,她反倒比你仇人更恨你。这善良啊,总得带点儿锋芒。”

“那你们说怎么办,我这一天早起晚归的去自习已经很累了,还要想着为他们占座位,占到了还好,占不到,我反倒觉得亏欠。”肖骁抱怨着。

“要我说,不占!看谁能怎么样。”黎阿穆又重复道。

肖骁叹了口气:“当初就不应该答应他们,这明天还得早起。”

“那就只有装病在寝室里自习咯。”于沁阳只是调侃,但是话音一落,黎阿穆、于沁阳两个人便紧张了起来。她们知道,骁博士在寝室里自习意味着什么,她们将无法看动漫,也无法美美的睡上一天的懒觉。

余瑾瞳坐在一旁没有回应,低头翻阅着她的画册。片刻安静后,宿舍里继续响起黎阿穆公放动漫的声音,肖骁拿起书翻了几页,合上又放了回去,重重的叹了口气。

余瑾瞳应了句:“骁博士,明天早起占座带上我,我来给他们抢位子。”

延伸阅读

金利福珠宝加盟  http://www.gea-educatie.com/ak2j.shtml
金利福珠宝成立于2000年,是一家集黄金、铂金、钯金、钻石等研发、加工、生产、销售为

恒翔通风设备制造加盟  http://www.gea-educatie.com/a5wr.shtml
广州恒翔通风设备制造有限公司主要生产和销售智能化电动通风系统和电动遮阳系统。销售产品

建工教育网校加盟  http://www.gea-educatie.com/60kk.shtml
建工教育网校加盟品牌隶属隶属于北京东大正保科技有限公司,是专业从事建筑工程行业执业资

通江洗涤加盟  http://www.gea-educatie.com/gpo2.shtml
江苏省泰州市通江洗涤机械厂是销售制造纺织洗涤设备的专职厂家。现已成为中国的制造洗涤设

丝绸之府加盟  http://www.gea-educatie.com/s7tq.shtml
2010年湖州丝绸府携手国内品牌策划机构,对湖州丝绸府进行重新定位、包装、整合、策划

路易十四金尊XO酒加盟  http://www.gea-educatie.com/gjg5.shtml
路易十四金尊XO酒专注于为中国消费者引进来自各省市各地的一线精品葡萄酒;泰斯特酒行以

美之选门窗加盟  http://www.gea-educatie.com/u7kk.shtml
公司家简介佛山市南海区里水美之选门窗加工厂建立于十多年前,是集设计、生产制作、安装、

欧依派洗衣加盟  http://www.gea-educatie.com/sd6t.shtml
欧依派洗涤科技(上海)有限公司是在干洗、水洗、皮革护理、家居清洁等服务、特许连锁经营

显名教育加盟  http://www.gea-educatie.com/sdbi.shtml
显名教育加盟品牌介绍显名教育隶属于——北京显名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自成立以来,始终坚持

梦峥加盟  http://www.gea-educatie.com/df11.shtml
梦峥石榴石饰品是东海县牛山梦峥水晶商行旗下产品,是水晶手链、玛瑙手链、水晶雕件、玛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战烟云第五章在线阅读

    兰芳的话无疑是在提醒她投靠皇后是有多不妥,她一个刚入宫的小小嫔妃那比得上掌管宫务多年的皇后?更何况她的心思里不乏取而代之的念头——嫡庶之分犹如天壤之别,妻妾之分鸿沟万丈。想这些还为时过早。云漪按耐住心中思虑道“那姑姑觉得我该怎么做呢。”“小主姿容虽在宫中可谓是数一数二的,可皇上心里信谁,谁才能长久。

  • 大唐:我不装了,我是太上皇之记忆虽近人渐远(10)

    还穿着睡衣的九国联兵总指挥正气急败坏的询问各部是怎么回事。可无线电里根本没有声音回答,活着的正在小心翼翼迈着步子,生怕踩下去就响了起来。“该死,该死,怎么可能,他们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到了南疆。”金发男子有些气急败坏。听着外面密密麻麻的炸响,金发男子知道自己大势已去,所有阵地包括机场都没有人回话。金发男

  • 不醒的暗格在线阅读第五章

    要说弗莱伊·雷泽上辈子,那毕竟是赫赫有名的黑暗帝王、暗黑哨兵、破坏神什么什么的,当他还高居王位的时候,嗯,其实还得再往前推推,对,应该说,当他还在带着一帮兄弟在先灵大陆四处打天下的时候,他就已经拥有了吸引足够多名媛仕女的资本。尽管那个年代对于哨兵向导的认识充分不足,许多保守派甚至始终坚定认为拥有精神

  • (网王)少年颂×しょうねんへ在线阅读第七节

    ----------------------------------------------------“嗖!”的一声,随着一声惨叫,一支血淋淋的右臂“咚”的掉落在地上。那位被断臂的武者“啊!”的一声摔倒在地,疼痛使得他的脸抽搐了起来,左手紧紧捂着他那碗口大的伤口,但还是有鲜血从他的指缝中流淌出来。

  • 暴君的白鹿少年在线阅读第九节

    “好歹黄巾力士也是黄巾势力的隐藏兵种,获取难度太低也显不出它的优越不是。”说了句风凉话后,闫仁轩笑着安抚王皓道:“你也不用把任务想得太难,而且还有我们几个帮你不是。灯笼的上帝视角可以让你提前避开汉朝军队的主攻方向,虎子的祈福咒加持让你全状态提升,而我可以远距离射杀汉朝兵卒,只要你能确保自己坚持活到张

  • 我,创造了系统!在线阅读第三章

    由于李刚的关照,黄东的入职手续办理得非常顺利,更令黄东惊喜的是,李刚的极力推荐以及自己两年的粤省晨报工作经历,报社特任命他为经济新闻部主任助理。在李刚的带领下,黄东见过了经济新闻部除了韩鹏之外的12名同事,经过一天的熟悉,黄东大致了解了这个部门的架构与工作安排,他主要负责的,是重大经济新闻与事件的策

  • [skip]模拟人生。果然强大。墓府开启

    半空之中,一道人影,宛如闪电,飞速向前方掠去,看其模样,正是徐长歌。此时的徐长歌,体内的玄气疯狂释放,不断的加快着速度,在视线之中,一座高大的城楼,也是逐渐在瞳孔中放大。然而就在此时,徐长歌目光一愣,一道念头瞬间在心中闪过,出了这雷城,便是一望无际的荒野之地,而在那种视线开阔的地方,自己很容易被发现

  • 千重山在线阅读第十节

    将手放在红莲胸口,轻轻将积水按压而出。为了避免尴尬,韩非只好闭上眼睛,但是毕竟不是自己的身体难免碰到不该碰的柔软。一边给红莲换上化服,一边看着红莲熟睡的俏脸,原本就可爱的小脸更加朦胧美丽。许久,闭上眼前世的一切痛苦划过脑海。转而,看着那一泄千丈的瀑布,一跃而下,带起一片水花。冥轮眼使我的视力无意间也

  • 网游三国之最强败家子在线阅读第1章

    封玄界,青牛州,冷家。笑?不是要笑吗?怎么不笑了?继续啊——欺?不是要欺吗?尚待何时?来啊——战?不是要战吗?何故畏畏缩缩?哈哈哈……一声狂傲一声笑,一声愤怒一声吼。一声声狂笑和怒吼,皆来自冷家上空的少年之口。少年名叫冷无心,人如其名般冷而无心,亦或者说,姓冷的他,唯有如此,别无出路了。因为冷家的规

  • 除了胜利我们还在思考什么在线阅读第4章

    丑时一刻,彭都郊野树林,月光惨淡。“咯哒咯哒咯哒……”一人挂枪骑马在林间小路上飞驰,正是晴天明——他本来预想轩辕后人一行当在亥时左右到达家中,却是迟迟未见,心中便觉不妥,故而骑上自己的宝马“流光”出城接应。此次派去护卫的人中,正有自己的儿子:晴剑霄。这小子打小熟练家传武学不说,更是古蜀盟盟主“北极天